第一位站在第一線的工作者以生死學觀點寫詩的人。--《綻放與凋謝--雨弦生死詩研究》

2014/10/22  
  
本站分類:創作

第一位站在第一線的工作者以生死學觀點寫詩的人。--《綻放與凋謝--雨弦生死詩研究》

生死學在近年來成為熱門的話題,曾經擔任高雄市殯葬管理所所長的雨弦,則是第一位站在第一線的工作者以生死學觀點寫詩的人,詩人將他的工作與生活融合在詩作中,寫出一首首真實而貼近人心的詩作,反映台灣社會面對生死的價值觀。
在他的生花妙筆下,殯葬管理所是「死亡詩學」的背景,它造就了以寫死亡著稱的詩人,從而填補詩歌創作的空白。他的詩作,無不在探討人活着的意義,尋求生命的自在與超越。

 

內容試閱

第二章 雨弦的生平與創作歷程
孟子曰:「誦其詩,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成長背景、家庭環境、職場經歷往往影響一個人的寫作主題與風格,本章介紹雨弦的生平與創作歷程,記錄他如何從一位鄉野村童,一步一腳印成為政府公僕,又能為社會寫出一首首動人的生死詩,安慰無數悲泣的讀者心靈,成為台灣生死詩界的先驅。

第一節 生平背景
雨弦,本名張忠進,一九四九年生於嘉義縣鹿草鄉重寮村安溪城隍廟邊的土埆厝,是家中長子,下有五個弟弟,其中兩個弟弟是父親後來納妾所生,彼此感情融洽。父親名為張天賜,曾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當時日本以「大東亞共榮圈」的理想為名,行軍國主義欺凌弱族之實,欲遂其獨霸東亞的野心,身為殖民地的台灣,島上許多年輕人遂被日軍派到南洋一帶,當「東亞共榮圈的皇民戰士」,詩人的父親也不例外,看他在父親過世後所寫的〈阿爸,我想和你聊聊〉:

阿爸,我想和你聊聊/當年你去南洋當軍伕的事/什麼椰子樹姑娘軍艦/如何越過戰場的狂風巨浪/留下一條小命凱旋歸來/娶了母親生下我們

就可以了解當時身為殖民地的台灣人民的苦澀。苦難的環境下,父親熬過風雨,終於等到勝利,凱旋歸來,在另一首詩〈一件血衣〉也提及:

在古老的衣櫥裡/有一件綠色的血衣/都三十七年了/比我還要大幾歲呢//老軍伕說/這舊衣上的血跡/是在南洋濺染的/不會褪色//我想/就永遠典藏吧/讓子孫永遠記得/這件血衣

歷史的血淚不能忘,父親留給詩人的,是永遠不朽的愛國精神,一件血衣,是最無價,無可取代的傳承。
詩人的「阿爸」從南洋回故鄉不久,成家立業,在家鄉城隍廟邊買下店面,開設雜貨店並取名「光復商店」,以紀念台灣的光復。而父親年輕時曾當過城隍爺乩童,城隍廟是祖先從福建安溪城隍廟分靈而來,是當地村民的信仰中心,乩童則是台灣傳統民間信仰中一個重要角色,因此父親在當地幾乎無人不曉。雨弦認為父親是個菩薩心腸、熱情善交際的人,沒有在學校讀過書卻識得很多字,而且口才極佳。台灣於民國三十九年開始實施地方自治,而因為家裏經營雜貨店事業有成又熱心公益,父親遂參加重寮村村長選舉,當上村長,如〈年輕村長〉一詩所寫:

四十多年前他很年輕/他是我們的村長/村子裡的人都愛他//他沒讀過什麼書/而在我的心目中/他是萬能博士//他是個好村長/村民大小事都找他/婚喪喜慶找他/農事找他/美援領麵粉找他/夫妻半夜吵架也要把他吵醒//他經常發動義務勞動/修馬路清水溝/整個村子像一個大家庭/每月一次村民大會/在我們的教室裡/他在台上主持會議/我在台下看著他/有點不像我阿爸/他是我們的村長

在詩中,父親幾乎村內大小事全都包辦,熱心盡責的性格展露無遺,從「他是萬能博士」、「他是個好村長」、「他在台上主持會議/我在台下看著他/有點不像我阿爸/他是我們的村長」更可以看出父親不但是村子裡的大家長,也是詩人深深引以為傲的對象。豪氣干雲、外剛內柔的父親,從詩人小時候就帶著他去應酬,並訓練他喝酒;也訓練他獨立壯膽,讓他在中學放學後獨自一人走二公里夜路經過公墓回家,到家後才發現父親原來一直跟在後頭,這件事讓他感受到父親深切的愛與期望。另一次則是在詩人高中畢業後,因家中破產,於是至嘉義大埔國校擔任代課教員,報到時父親陪詩人走了七小時山路,回程又獨自走了七小時山路,此事一直讓詩人感念在心。詩人父親晚年罹患肺癌,化療期間兒子們輪流看顧,離世前勉勵雨弦:人快樂來到世上,也要快樂地離開。雨弦在父親身上學到的除了服務社會的精神,還有正面樂觀的生活態度。
他的母親―林井,則是一位有愛心、多愁善感、慈悲溫和的傳統婦道人家。據詩人回憶,母親從未發過脾氣,丈夫好客,她盛情款待,納妾後她依然無怨無悔,和二房也相處融洽,身為長子的雨弦則為母親抱不平,替母親叫憐,唸小學時有一次曾與二房爭論以保護母親。不過,懂事的雨弦也承認,他不但不懷恨「阿姨」(指二房),甚至有點喜歡她,雨弦也了解納妾是當時的社會文化,也不曾以此埋怨父親。因為母親是家管,兩人相處的時間較長,因此與母親感情特別深厚,個性也多遺傳自母親,他說母親就如他的前世情人。一九八六年母親因跌倒引起腦溢血而不醒人事,隨後於長庚醫院辭世,在母親過世後,雨弦寫了多首懷母之作來紀念母親,也表達自己的愛與慟。

在詩中,父親幾乎村內大小事全都包辦,熱心盡責的性格展露無遺,從「他是萬能博士」、「他是個好村長」、「他在台上主持會議/我在台下看著他/有點不像我阿爸/他是我們的村長」更可以看出父親不但是村子裡的大家長,也是詩人深深引以為傲的對象。豪氣干雲、外剛內柔的父親,從詩人小時候就帶著他去應酬,並訓練他喝酒;也訓練他獨立壯膽,讓他在中學放學後獨自一人走二公里夜路經過公墓回家,到家後才發現父親原來一直跟在後頭,這件事讓他感受到父親深切的愛與期望。另一次則是在詩人高中畢業後,因家中破產,於是至嘉義大埔國校擔任代課教員,報到時父親陪詩人走了七小時山路,回程又獨自走了七小時山路,此事一直讓詩人感念在心。詩人父親晚年罹患肺癌,化療期間兒子們輪流看顧,離世前勉勵雨弦:人快樂來到世上,也要快樂地離開。雨弦在父親身上學到的除了服務社會的精神,還有正面樂觀的生活態度。

了解更多請至購書頁面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3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