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音樂性與結合中西方詩體的創作。--《卯》

2019/10/19  
  
本站分類:創作

充滿音樂性與結合中西方詩體的創作。--《卯》

「我先是個詩人,然後才是女詩人。」──張心柔

《卯》承襲前作《寅》而來,
歷經了黑夜中漫長的冥思,一個更加自覺的靈魂正在誕生。

吟遊詩人張心柔首次採用體裁式分類,將之分為「抒情詩」、「歌行」、「頌」和「短詩」四類。「抒情詩」即lyrics、是西方詩歌;「歌行」有如樂府詩的長篇敘事詩;「頌」依照《詩經》定義的祭祀歌曲,闡述個人心靈獨白式的祈禱;「短詩」則為十行以內的小篇幅作品。

詩集收錄了二〇一五至二〇一九年初的作品,音樂性強烈的詩句中飽含女性意識的自覺。是當今少見赤裸又真誠的性靈書寫。

立即訂購《卯》

 

內容試閱

〈卯〉

明天在你臂彎裡
那時我就分不清眼淚與海水
究竟哪個使我發出腥鹹
很久以後我才發現
女媧補天時遺留了一顆石頭
名字叫做:悲哀
天亮的時候
它生了我

          二○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 臺北

──────────

〈祕航〉

我獨自一人走在街上
剛剛讀過一首關於飛行的詩
在耳邊嗡嗡作響
無人知曉的祕密航行
僥倖而暗自竊喜
獨自穿越了那麼深的幽暗啊
只為了與黑暗本身相合
只為了遇見 更好的自己
發亮的岩石 在海潮深處超升
崇高 美 無限 在虛空中應聲
撕裂成浪花千片 我忘了自己曾經
是個女人 在黃昏的時刻
有什麼在天空中聚集 又遙遙散去
一如那首古老的謠曲 你欲回神諦聽
它已消失無影

          二○一六年三月二日

──────────

〈春天,在大理〉

春天,在大理
時光是洱海上緩步移動的雲
雍容的唐代女子
對清澈的明鏡解開襯衣
純潔而不羞澀
一尊安詳睡臥的玉佛
被陽光照得金光四射
在古往的世界裡做著好夢
遠方,群山靜默無語

那是另一種唐代女子
霓裳羽衣,玉羅輕袖
善舞的琵琶和彩帶一起
飛成蒼山上的千萬棵松
看哪,當大風把那蓊綠的纖纖素手吹將起來
彷彿聽見傳自長安的笑聲

          二○一六年二月九日 年初二 大理


──────────

〈她一個人坐著〉

她整日地一個人坐著笑
一定有什麼事出錯了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十日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5  累計人次:16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