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时光倒流》(三)

2015/10/20  
  
本站分類:創作

中篇小说《时光倒流》(三)

第二章

姥姥的一生有過很多名字,大丫,張黃氏,李藝,黃太太,李綿綿。姥姥叫大丫的時候,她還是關內熱河省李家灣的一個小姑娘,弟弟妹妹,一大家子人,要靠她照顧。在她十四歲那年,連續乾旱,兵亂,眼看著弟弟妹妹要餓死,大丫懂事,半袋小米,她把自己變成了張黃氏。張家老二,是個跛腿的小兒麻痹,當地俗諺是瘸子狠,瞎子愣,一隻眼睛拔橫橫。老二又狠又愣,比她小十歲的姥姥,時常被他小雞一樣攆得滿院子跑,追上了抱住一頓狠揍,拳頭落哪兒不計。他主要是嫌姥姥幹活慢,飯做得不夠好,雞食剁得不夠碎。姥姥小腳,跑不過跛子,當她懷孕了,還要做很多重活,當牛馬一樣使。有一次,從山上往回背柴,到了家門口,實在背不動了,她坐下喘息。這時,她的跛腿丈夫悄悄過來了,他認為她在偷懶,上來就打,打得劈頭蓋臉。勞累使姥姥增長了憤怒,也壯大了膽量。她竟然輪起了斧頭,與男人相拼。然後,抱著隱隱作痛的肚子,踮著小腳,向娘家跑來。

她告訴她的母親,說她想帶著弟弟妹妹逃活命。

“去哪兒?”

“去關外”。

“你這身板兒?”

“聽天由命”。

“他張家答應?”

“我把瘸子砍了,不跑也不行了”。

姥姥帶著她的弟弟妹妹,闖了關東。路上,腹中的孩子掉了,變成了一路的淋漓鮮血。一個弟弟被兵痞沖散了,下落不明。到她們幾姐弟丐幫一樣逃到哈爾濱時,姥姥給自己起了新名,隨她母親的姓,叫李藝。妹妹李園。

她還叮囑兩個弟弟,那個瘸子生死不知,怕張家人追來,他們以後也姓李,叫李二李三。

姥姥叫李藝的那段時光,是她人生中最艱難的日子。身體虛,妹妹弟弟等著吃飯。她們落腳在了一家“春來”旅店,店主是個瘦幹的老頭,交過押金,姥姥就躺倒了。

未來靠什麼度日,姥姥還沒有想好。瘦幹的老頭暗示她,趁年輕,和妹妹掙點兒好掙的錢。老頭兒還一呶嘴,對著街角那個佝著背縫窮的女人,說看見了嗎,到了這歲數兒,想賣,都沒人要了。吃糠咽菜,苦日子你就熬吧。

賣春?這是打死姥姥她都想不到的營生。帶著弟弟妹妹跑出來,哪能幹這個呢,別說妹妹,姥姥一個掉過孩子的人,都不願意跳這個火坑。正經人家的女兒,誰願意幹這個?掙再多的錢,也不行啊。姥姥猛喝熱水,企圖讓身體有些力氣。跑來關外,一是逃命,二是活下去。老爹老娘,還留在關裏呢,她打算站住了腳,安生了,就派弟弟回去接他們。

沒等她想出營生,李三跑回來報告,李二被抓了,員警,綁著白腿的,說李二是小偷,把他連踢帶打拽進了一個大門。李三邊說邊抹眼淚,姥姥蹭地就坐起來了,一個弟弟已經失散,又一個,被抓了,她心急如焚。梳光頭髮,洗淨臉,跟店主老頭兒求教。瘦幹老頭兒出的主意,是讓她和妹妹去局子裏要人。“不能光說好話,還得有銀子。有人也行”。

姥姥沒讓李園去,她吃頓飽飯,自己去了。

李二被她領回來了。

還跟來了一個員警,叫王東山,從此,他是姥姥的靠山。

“春來”旅店改叫了“滿堂春”,瘦幹老頭兒既是茶壺也是大當家的,李二李三成了護院。姥姥為了妹妹,為了一家人,她下水了。

有員警保護,有店老頭指點,有李二李三的能幹,還有姥姥年輕妖饒的身體,照章納稅,按諾分成,小小的滿堂春,很快就紅火。水漲船高,一個叫劉香香的姑娘,循聲而來,她願意借姥姥這個碼頭,棲一段身。她是從奉天跑過來的,做這一行已有時日。

香香的到來為滿堂春錦上添花,姥姥發現她不僅是同行,還應該稱她為老師。因為姥姥身體上的一次次碩果累累,遠遠超出了她的營業範圍,有一次,打一次,打一次,病一場。那種殺雞取卵式的掏血搗肉,讓她害怕了男人,恐懼起這個行當。好了傷疤,也難忘疼。是香香,傳授給她避孕的辦法,並能一勞永逸。也是香香,指點她如何侍候男人省力。還是香香,幫她制定了“滿堂春”八條:一是價錢要公平;第二公買公賣勿強行;三呢損壞東西要賠償;第四兵痞作風克服掉;五,嫖客妓女都是人;六,有情有義日日新;七,制度面前人人都平等;第八,和美睦愛滿堂春。

生意很紅火,銀子嘩嘩的來。可是,姥姥越來越擔心,這一行,弄不好,是斷子絕孫的飯。姥姥不能想像,自己一生,都會沒有孩子,沒有孩子叫她一聲娘。第一個掉了,她還沒覺什麼,逃命要緊。第二個,掉了也就掉了,因為她根本不知道,那個是誰的。到了第三個,綁腿的員警狗子,白占老娘便宜,他的壞種弄掉,也是應該。到了第四個,一個商人,長袍馬褂,人還不老,乾淨溫和,一看就是小心行得萬年船的那種人。他每次來,除了嫖資,還另外給姥姥獻上情意,一條絲巾,一塊綢緞,甚至,一件略顯值錢的首飾。來了,不慌不忙,不急著抓扯女人上床,而是安適的,坐下來,品著香茶,跟女人聊天。用涼帽扇風,那份閒適,就像一個遠遊歸來的丈夫。打問姥姥家鄉的情況,中間還有因同情而微蹙的眉,無力這世道而發出的輕聲歎息。有時聊著聊著,姥姥也忘記了自己的本行,那刻意的豔笑,消失了,拿捏的細腰,也不再搖曳,說著說著還會冒出幾句老家的土話,和牢騷,那神態,儼然是一個良家婦女在跟丈夫報怨這個世道,很家常。待人走屋涼,姥姥看著地上的水盆兒,桌上的空杯,她會發一會呆,恍惚一陣,許久許久,淚水,漸漸盈滿了她的眼眶……

即便沒有富商當丈夫,找一個窮漢,肯幹的,正經人,能掙飯吃,能養家,也好啊。姥姥打定了主意,在未來的賓客中,她要培養一兩個可以當丈夫的人。同時,她勸兩個弟弟,不能一輩子陷在這個泥窩,終是好說不好聽。她讓李二當了員警,偽滿洲國的路警,專門守護鐵路不被抗日分子扒掉。李三回去接母親,這裏,總算安生了,有一口熱乎飯了。妹妹李園送去了護校,讀書的女子總歸比自己有出路,畢業後留洋或是工作都不成問題。然後她自己,買了一處帶院子的小平房,待母親接過來,一家人,要過良民百姓的日子。

今日人氣:7  累計人次:8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