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膩刻畫從校園生活到職場生態的「女孩轉大人」故事。--《我與你的緣分,未完待續》

2019/10/8  
  
本站分類:創作

細膩刻畫從校園生活到職場生態的「女孩轉大人」故事。--《我與你的緣分,未完待續》

「愛情是建立在條件之下的,不管是一見鍾情,或是因日夜相伴而日久生情,都是建立在條件之下而有的感情。雖然聽起來有點務實,可學生時代的喜歡可以靠感覺靠相處,但到了適婚年齡,更多的條件都要加進去了,好像原本純粹的愛情,變得沒有那麼純粹了……」
POPO華文創作大賞佳作/閃亮星主打作家.倪小恩,粉絲苦候一年的2019全新代表作感動推出!融入作家自身工作經驗,細膩刻畫從校園生活到職場生態的「女孩轉大人」故事,媲美大獎偶像劇《稍息立正我愛你》設定與趣味性的都會愛情IP!
人氣青春作家Lavender、席雪、黏芝麻──悸動推薦!

高中時期的曾宇凡,因為中性的名字、男孩子氣的個性以及那一頭的短髮,「美麗」、「氣質」這些詞語與她根本沾不上邊,甚至被同學們取了「凡哥」這個綽號。那時候的她在班上與霍梓晨非常的要好──但僅僅只是在哥兒們的關係上。其實她偷偷的喜歡他,用死黨及是哥兒們的角色待在他身邊,卻不願意說出自己的感情。愛慕彼此的兩人因為誤會而漸行漸遠,畢業後就這樣斷了聯絡,直到十年後──無預警重新在醫院的職場上再次相遇。
擔任部主任醫師秘書的她留了長髮,稍微會打扮了,霍梓晨也蛻去了過往的青澀,雖然還是那樣的冷漠,但已經是位幹練的住院醫師。曾宇凡原本以為自己早已忘了這段初戀,卻又莫名其妙地在意起對方,到最後甚至重新喜歡上他。
面對這位曾經進駐在她青春裡面但似乎從來不把自己當作是女生看待的好友,高中時期的她沒有說出喜歡,現在的她又能有勇氣說出來嗎?
如果再次相遇是老天爺給她的機會,那曾宇凡決定放手一搏──

「徐徐時光,又能重新遇上你,甚至再次喜歡上你──」
如果這是老天爺給她的機會,那曾宇凡決定放手一搏──我與你的緣分,未完待續。

假如妳/你在學生時期,也曾有那麼一個忘不掉的人,不妨拿起此書,和曾宇凡、霍梓晨一起踏入回憶的長廊,尋找相愛的可能性。

立即訂購《我與你的緣分,未完待續》

 

內容試閱

『妳留了長髮,看起來變小女人了,霍梓晨他沒有什麼想法嗎?』
下班後一直跟李懿瓴通訊息,對方突然丟了這樣的一句話,這時候的曾宇凡正在租屋處附近的小麵店裡面吃麵,筷子頭含在嘴裡,看著李懿瓴的這句話,再度回想今天中午時刻與霍梓晨見面的那短短的瞬間。
當時對方很快就認出了她,但應該不是因為長相而認出,而是因為羅少菲寄給大家的信,信件上面很簡單的歡迎她這位新來的秘書──曾宇凡。
高中時期的曾宇凡剪了顆男生頭,短髮加上瘦巴巴的骨架,再加上名字偏中性,班上的人幾乎都把她當作是男生來看待,甚至,她高中時期的綽號就叫做凡哥。
即便她不斷的強調自己是喜歡男生的,可還是有人認為她喜歡女生,甚至還有女生跟她表白過,可高中那三年,她不曾有過想要留長頭髮的想法,只因為想要一直待在霍梓晨的身邊,以好兄弟或是哥兒們的角色來遮掩著自己對他的喜歡,這樣一來就可以永遠待在他身邊了,高中的時候她是這樣想的。
因為,那時候的她默默的喜歡著霍梓晨。
這份喜歡她不敢讓對方知道,怕的就是對方會遠離她。
喜歡就是這麼一回事吧?喜歡的感情像是奇珍異寶小心翼翼的捧著藏起,深怕讓對方發現,可又期望對方真的會注意到。
回過神,曾宇凡咬著下唇,將口中那口麵吞下,快速的將剩下的湯麵給吃下肚,然後結帳離開麵店。
在等待紅綠燈的時候她垂下頭望著自己的鞋子,今天如羅少菲給的建議,她穿了一雙全白的帆布鞋,下半身穿了一件深藍色的長裙,即肩的長髮因為她的動作而垂落在她眼前,她不禁抓起她的髮,想著今天霍梓晨在見到她時臉上的表情--只是那張面無表情的面孔她讀不出任何的訊息,雖然從高中的時候他就是這樣子的面癱臉,散發一股冰冷不親近的氣質。
對於她的長髮,他會怎麼想呢?高中三年她以好兄弟的角色待在他的身邊,可是霍梓晨……他到底有沒有把她當作是女生來看待過啊?除了那件事情的發生,在他的眼中,她是不是一直都是個不像是女生的人?
想起那件事情,曾宇凡的表情就一臉困窘,她咬著下唇,拿出鑰匙走入租屋處裡頭,鎖上門後將電燈全都打開,疲累的躺在沙發上面。
那件事情她非常的不想要想起來,可是一旦回憶起了,就有如觸動了某個開關一樣,所有的回憶像海浪一樣的朝她的腦中襲捲過來……
記得是高三時期的某天,某節下課李懿瓴拉著她的手要她陪她去福利社,「凡哥,陪我去福利社。」
當曾宇凡正要答應她的時候,一個男性的聲音插進來。
「曾宇凡,妳今天是值日生。」這聲音平平淡淡毫無感情,就這樣在她們之中插了進來,李懿瓴原本拉著她的手鬆了,一臉抱歉的表情看著她,接著跑去找別的女同學一同陪往。
曾宇凡看向霍梓晨的方向,一個白淨的男生倚在講桌旁邊,目光淡淡地望著她,他眉目清秀,散發著一股清冷氣質,臉上毫無表情,在與他對上眼的時候對方的眼珠子往黑板方向投射,暗示她此刻就是要擦黑板。
「吼,霍梓晨,你兇什麼啊?」她不悅的瞪著他,身體卻還是聽話的往黑板處走去,為了表示不滿,她在擦黑板的時候刻意擦得很大力,一堆粉塵直直落下,讓她忍不住打了聲噴嚏。
「我在提醒妳。」霍梓晨稍微往後退,想遠離這些塵埃。
「那你等等陪我去福利社。」她說。
「自己去不就好了?為什麼走到哪裡都要人陪?又不是小孩子。」他嗤之以鼻。
「你管人家啊?」她作勢要拿板擦往他身上丟,見到他後退的行為,她的嘴角微微翹起,像是抓到了對方把柄,一臉得意的表情顯現在她的臉上,但卻也因為得意過頭,沒有注意到講台的階梯,下一秒就直接跌落。
霍梓晨在她即將要跌落的那一瞬間,眼明手快的接住了她的身體,兩個人卻紛紛愣住。
曾宇凡感受到自己的胸部被一隻大掌給包覆住,霍梓晨只感受到掌中的一陣柔軟,當意識到這些的時候兩人瞬間分開。
「死變態啊!」她拿起手上的板擦往他身上扔過去。
板擦近距離無情的直接打在他身上那潔白的制服上,留下筆灰的印子,他的耳根子整個變紅,「我是看妳要跌倒,好心的想扶妳……」
結果曾宇凡臉紅的跑離教室,根本不聽他的解釋。
高三那一年自從這件事情的發生,霍梓晨再也不與她勾肩搭背了,可若不是有這件事情的發生,霍梓晨豈不是一直把她當作是個男生嗎?
一直喜歡的男生沒有把自己當作是女生來看待,她多麼的欲哭無淚啊?

也許因為重新遇見了昔日的高中同學,這幾天的晚上曾宇凡都夢到了高中時代的那段青春歲月,在高中時期的她妄想著自己想要趕快長大,可現在年近三十歲的她卻妄想著能回到那段回不去的歲月時光裡面。
若人可以回到過去,她想緊緊的抓住那男孩身上的潔白制服,對他好好地說聲她喜歡他。
赫然睜開眼睛,她瞬間從夢中驚醒,腦袋沉重,整理一下思緒後,曾宇凡從床上起身,看了一眼鬧鐘,快速的收拾準備上班。
打完卡走進辦公室,椅子還沒有被她坐熱,一個男生的聲音響起,「嘿,宇凡。」
她抬頭,是蕭旻言。
「這文件妳可以幫我傳真一下給對方嗎?」他指著一台複合式的影印機,結合列印、影印、傳真的功能,可就是因為功能複雜,所以沒人用的上手,「我不知道怎麼傳真,而且少菲今天請假,可以麻煩妳嗎?」
「好,我傳真完畢再放蕭醫師您的桌上。」她微笑的接過文件。
「都說不要叫我蕭醫師了,可以叫我旻言,不要覺得彆扭,大家都這麼叫的。」
「我……」但直接稱呼異性的名字,她還是覺得有點彆扭,更何況他們之間沒有這麼熟啊!才認識幾天而已……
雖然他叫她宇凡,也叫羅少菲叫少菲……
「暱稱慢慢改,傳真完畢東西放我桌上。」蕭旻言給她一個台階下。
「好。」曾宇凡一臉尷尬的笑容,這時候電話響起,她接起電話,「喂,外科部您好。」
「急診室這裡需要骨科的診斷單,關於兒童骨折跟上肢骨折。」對方說完立刻掛上電話,曾宇凡傻了眼,回神過來後只剩下電話被掛上的嘟嘟聲,完全沒有聽懂對方的話語。
而這時候蕭旻言人早就走了,她只好頂著混亂的腦袋走進住院醫師辦公室找人求救,一進去,就發現穿著醫師袍的霍梓晨人低頭望著筆電,他的神情認真到讓曾宇凡不敢打擾他。
可是,來自於急診室的電話,應該是很急,若沒有即時處理的話不知道會不會發生什麼事……
她不自覺地踱步來又踱步去,沉重的嘆口氣。
「曾宇凡。」
這冷漠的聲音讓曾宇凡的背立刻挺直,怯怯的回頭,對上那如夜色般的眼眸。
「沒事不要在這走來走去,惹得我分心。」霍梓晨面無表情的說。
見曾宇凡一臉委屈的模樣,霍梓晨愣了一下,他記得她高中的時候即使不甘心,可也不曾在別人面前呈現自己的柔弱,因為她的心很好強,不想讓旁人知道脆弱。
曾宇凡鼓著腮幫子,沒有說話的要往門口離開的時候,霍梓晨再度叫住她,「等等,妳怎麼了?」
曾宇凡聽到他的聲音,轉過頭眼冷的看著他,語氣微微顫抖,「霍梓晨,你還記得我們是高中同學嗎?嗯?」
「我當然記得。」他心中想著:她沒頭沒腦的在說什麼?
「你既然記得,怎麼都不會想找我聊天?吃飯也好,聊天也好,我們可以聊起高中的往事,難道這些事情只有我在期待嗎?」她看著他,「你知道我是你高中同學曾宇凡,可是這幾天你從來沒有關心過我,我知道當醫師很忙,忙到沒有時間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可是你忙到―連簡單的招呼都不打嗎?」
蕭醫師就不會這樣子──她在心中補充著。
霍梓晨沒有說話,他的眼眸直盯著她,蹙眉,帶著茫然。
「算了,也許對你來講,我們的友誼就只有這樣而已,但對我來說,能夠再次遇到你,我可是蠻開心的欸……就當我一個人窮開心,自己暗爽,就這樣子了,你這位獨傲王子。」曾宇凡丟下這句話離開住院辦公室,走沒幾步,卻又想到急診室那邊的事情還沒有解決。
她不禁摀住自己的腦袋,她到底在做什麼啦啊啊?
轉身看著剛剛被她關上的住院醫師辦公室門,她可沒有任何勇氣再次打開了,反正獨傲王子這麼喜歡獨傲,那就讓他繼續獨傲下去好了──她是這樣想的。
但是急診室的事……怎麼辦才好啦?
辦公室門再度被打開,但這次是被人從裡面打開的,霍梓晨人站在門口那,看著她。
「曾宇凡。」
「……啊?」
不知道霍梓晨為什麼此刻朝著外頭東張西望的,明亮的走廊什麼人都沒有,安安靜靜的,最後他伸手抓住曾宇凡的手臂,將她整個人拉進辦公室裡面。
「欸……你幹麼?霍梓晨,你―」男人的力量很大,曾宇凡因為手臂被抓疼而忍不住哀叫,見到他關上辦公室的門,她忍不住蹙眉,「霍梓晨,男女授受不親,你把我抓進來還關上門,孤男寡女的,你、你想做什麼啦?」
「孤男寡女?男女授受不親?」霍梓晨冷笑了一聲,一手撐在門上,一手輕放置在她的肩膀上,臉靠她靠得很近,「高中時期妳跟我都會勾肩搭背了,那時候妳怎麼就不說男女授受不親這個詞語?」
「那是因為──」曾宇凡這才發現自己被困在霍梓晨與門之間,這男人知不知道他此刻的行為是在對她壁咚啊?
見到對方那微微滾動的喉結,與領子處露出來的鎖骨,曾宇凡突然覺得臉頰一股燥熱,她的視線不知道要放在哪裡好。
「因為?因為什麼?」見到她的反應,他竟然覺得有點好玩,臉甚至不自覺地靠近,拉近與她之間的距離。
「反正那時候你也沒有把我當成女生看待啊!」曾宇凡雙手推開他的胸膛,卻意外發現這男人的身材挺結實的。
什麼?醫生不是都很忙嗎?竟然還有時間練身材?她記得高中時期的霍梓晨瘦瘦高高的,可沒有什麼身材啊!
「我沒有把妳當成女生看待?」霍梓晨人就這樣被她些微的推開,用一種讀不出的神情凝望著她,「妳怎麼會這樣想?」
「啊?」曾宇凡眨眨眼睛,「你高中不是一直把我當男生嗎?當兄弟啊!當哥兒們什麼的。」
霍梓晨沒有說話,可表情卻顯現的凝重。
「我沒有說錯吧?」曾宇凡說:「你不是也凡哥凡哥的叫我嗎?」
「曾宇凡,妳高中那時候穿的是裙子還是褲子?」
「裙子啊……」雖然當時的她也想穿褲子,因為穿裙子有好多的動作都要受限,很麻煩的。
「妳穿裙子就表示妳自己都知道自己是個女生,那我怎麼可能把妳當做男生看待啊?」他一臉奇怪的表情。
「可是很多人都以為我喜歡女生啊……你……你不是也一樣這樣想嗎?」
「我?」霍梓晨一臉不信,「怎麼可能?」
「有,你就是有!」曾宇凡咬牙,就是因為有!所以高中那時候她才遲遲不曉得該怎麼讓他相信她喜歡的是男生,該怎麼讓他知道她那時候喜歡的人是他啊!
「我真的有?」
「有,你就是有!」曾宇凡再度說一次,語氣非常的強調。
這下霍梓晨完全無言以對了,因為他再怎麼回想也回想不起這件事情。
「好啦……過去的事情就算了,我現在鄭重的告訴你,我是貨真價實的女生好嗎!?」她拉了拉她自己的頭髮,「還有,我的性向正常,我喜歡的是異性是男生,你可不要亂講話……」
「我亂講話?」霍梓晨皺眉。
曾宇凡直接忽略他那充滿疑問的表情,直接轉移話題,「欸,我剛剛接到電話,是來自急診室的,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你能不能幫我啊?」見對方不語,她又補了一句:「好同學、好朋友、好同事?」
「急診?急診會打給秘書不就是要妳印製診斷單嗎?」
聽到關鍵字,曾宇凡一臉欣喜的擊掌,「對,就是診斷單,診斷單我要去哪裡找啊?」
「員工系統上面都可以抓,有個空白表單可以下載,裡面一堆分類,妳找行政處裡面的外科部門應該會有,診斷單有分好幾種,這次是要什麼診斷單?」
曾宇凡垂下臉,「我怎麼都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什麼員工系統?那是什麼?」
「妳還沒有上過員工訓練嗎?」
她搖頭,心中想著:那是什麼?可以吃嗎?好吃嗎?
霍梓晨嘆口氣,「妳跟我來。」他走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坐好,操作起自己的筆電,在網頁處打了幾串英文字母後,一個頁面跳了出來,「這個是我們醫院的員工系統,任何的表單都可以在上面查到,而且也可以查詢其他員工的分機與聯絡資訊等等的,也可以查到自己的薪水,或是員工餐廳的菜單,還有各個單位的重要公告。」
按了幾次滑鼠,他抬眸看著曾宇凡,接觸到她一臉認真的神情,表情雖然是認真,可是卻又包含著一堆疑惑。
「簡單來說就是這樣。」霍梓晨講解完畢後,再度抬眸,「急診室要妳印什麼診斷單,妳還記得嗎?」
「記得,兒童骨折跟上肢骨折。」她回答。
「好。」他快速的找到那兩份診斷單,按了列印,同時不遠處的列表機發出聲音來,接著他起身走到列表機那裡拿著表單遞給曾宇凡。
「謝啦──」曾宇凡說:「霍梓晨,你好神啊!跟高中的時候一樣,不管什麼事問你總是能解決。」
霍梓晨卻反而問:「妳現在要去哪?」
「拿去急診室啊!」她一臉不解。
霍梓晨不自覺的扶了額頭,「不是這樣的,急診室來來去去有好多病人,妳拿一份診斷單怎麼夠用?」
曾宇凡微微瞪大眼睛,「我……我不知道……」
「我知道妳不知道,可能少菲還沒有交接到這一塊,走,我帶妳去教材室列印,那邊列印速度比較快。」
「可是……你不是在忙嗎?我會不會打擾你工作了?」曾宇凡突然覺得良心不安。
「妳是打擾了。」他冷酷的說:「但面對新同事,加上是昔日的高中同學,我可不能見死不救。」
這句話聽起來應該是要感動,可曾宇凡怎麼有種被他挖苦的感覺?
「快走。」他催促著,走出辦公室後,在醫院走廊繞來繞去的,搭上電梯前往十樓,又是繞一堆路,最後終於抵達了教材室。
「霍梓晨,醫院這裡有夠複雜的,你怎麼都知道路啊?」曾宇凡往後看著剛剛走來的路,她有點擔心自己找不到回辦公室的路,那可怎麼辦啊?
「待久了自然就知道路。」他從她手上抽走剛剛的那兩張紙,向教材室裡面的人打聲招呼,「廖姐,可以借用印表機嗎?這是外科部新來的秘書,她要列印急診室的診斷單,少菲今天請假無法跟她拿影印卡。」
「霍醫師,當然可以啊!你請用吧!」
對方這位年長的姊姊朝著霍梓晨眉開眼笑的,曾宇凡想起剛剛一路走來就有不少人對他打招呼,看來霍梓晨在這間醫院的名聲還不錯,雖然他的回應都是冷冷淡淡的,但眾人的反應似乎很喜歡他。
「曾宇凡,妳有沒有在看?」他的聲音打斷了曾宇凡的思緒,她瞬間回過神,見到霍梓晨一臉撲克牌臉,表情甚至有一些些的不耐煩。
「有……有啦!我有在看……」才怪,她剛剛一直在想霍梓晨的事情,根本就沒有認真看他操作,可是印表機不就是這樣子的嗎?按一按資料就會印出來了。
「那我講解完畢了,妳來操作。」霍梓晨往後退了一步,讓出印表機前面的位置,要她過來。
曾宇凡低著頭走向前,在靠近霍梓晨的時候她聞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這是在經過他位置時會有的味道,很像是天然的肥皂味,聞久了都不會覺得刺鼻。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8  累計人次:12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