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豐富的歷史、地理、文學史料還原鄱陽湖的古今樣貌。--《鄱陽湖--從人文深處走來》

2015/10/15  
  
本站分類:創作

透過豐富的歷史、地理、文學史料還原鄱陽湖的古今樣貌。--《鄱陽湖--從人文深處走來》

本書從《史記》、《漢書》、《戰國策》等史書中挖掘鄱陽湖的歷史與地理環境變遷,再從李白、謝靈運、朱熹、范仲淹等古代文人的唐詩宋詞中,看見他們在鄱陽湖遊覽、生活的樣貌。作者透過大量的史料,還原了鄱陽湖的古今樣貌,帶領你我追尋古人的蹤跡,真正地認識這座千古大湖──鄱陽湖。

鄱陽湖,地處江西省北部,長江中下游南岸,以松門山為界,分為南北兩部分,上承贛江、修河、饒河、信江、撫河五河之水,下經九江市湖口縣城注入長江。湖面平時浩瀚萬頃,水天相連;枯水時水退灘出,蘆葦叢叢;湖畔峰嶺綿延,沙山起伏,候鳥翩飛,牛羊倘佯,孕育了棲息湖畔的萬物生靈。為中國第一大淡水湖。
此外,鄱陽湖還是一座蘊含深厚歷史人文味的湖泊。從《戰國策》中追尋其歷史,在西元421年以前,古彭蠡澤的東岸,松門山以南的廣袤地區,原是一望無際的鄱陽平原,楚考烈王手下的諫議大夫吳申曾被貶至此。或是李白的〈下尋陽城泛彭蠡寄黃判官〉中,「浪動灌嬰井,尋陽江上風。開帆入天鏡,直向彭湖東。落景轉疏雨,睛雲散遠空。」,描寫的就是鄱陽湖浩瀚壯闊、水天一色的景緻。

 

內容試閱

第一輯 輕聲漫步過鄱陽

鄱陽湖,從歷史的深處走來

冬陽日暖的一天,我徜徉在乾涸的鄱陽湖底深處。獨自走在被三輪車輾壓出來的轍線之內,讓我產生了一種幻覺,彷彿是走在鄱陽湖的歷史時空隧道中,有了一種穿越歷史時空的感覺。這種感覺對我來說,真的很強烈,也很讓我震撼。
注視著眼前無限延伸的車轍線,我的思緒竟然也不由得跟著它飛舞飄揚起來,彷彿自己已置身在鄱陽湖的歷史深處,正在沿著歷史的時空隧道,穿越出來。
在距今約12000―9000年前的新石器時代(新石器時代,是石器時代的最後一個階段,是以使用磨製石器為標誌的人類物質文化的發展階段。年代大約從1.8萬年前開始,到距今5000多年至2000多年不等的時間裡結束),古彭蠡澤的東岸是一片廣袤且富庶的地區。從那時候開始,就已經有人類在此居住。他們用湖草蔽體,棲茅而居,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過著刀耕火種的農耕生活。並且,他們還早就在開始製造和使用磨製的石器來幫助生產,燒製陶器來改變生活。於西元1998年,在今江西省都昌縣萬戶鎮塘美村委會段家咀自然村鳳凰寨對面的,鄱陽湖中的「烏山島」上出土的,一大批新石器時代的石斧、石刀、石鐮以及一些陶罐、陶片等文物的出現,便是早期人類在鄱陽湖平原活動的最有力的佐證。
在中國的長江中下游地區,一直是中國古代的水田農業經濟文化區。位於江西省東北部、鄱陽湖東南岸,萬年縣的大源仙人洞、吊桶環遺址,是當今所知世界上最早的栽培稻遺址之一。這裡稻作文化元素的發現,並不僅僅只是證明瞭長江中下游地區是中國稻作農業文化的重要起源地,它還證明瞭長江中下游及其附近地區是中國也是世界水稻栽培文化的起源地和中心地區,這將世界栽培稻作文化的歷史上溯到了12000―14000多年前。
鄱陽湖上的「烏山」,古屬番邑(古讀PóYì)。番邑,春秋時的楚國地名,主要指今天的贛東北一帶,中心地域在今鄱陽縣鄱江一帶的整個鄱陽湖盆地。《史記》載:楚昭王十二年,吳取番,楚恐,去郢徒鄀。秦時置番縣,吳芮為番令,俗稱番君。到了漢代,改為番陽縣。高祖十一年,追斬黔布於番陽鄉民之所,即今天的江西省都昌縣周溪鎮泗山村。
根據清同治年間編撰的《鄱陽縣誌》記載:「考春秋時輿地(番邑),南接豫章,西接楚,東姑蔑(今衢州府),北鵲岸(今舒城縣),東北鳩茲(今蕪湖縣),西南艾(今寧州),西北灊今九江府。漢魏以來,屬易經界,猶帶宣歙,延袤千里。後漸析置廣晉(今廢)、鄡陽(今都昌)、新平(今浮梁諸縣)」。
我們從中不難看出,春秋時代的番邑十分廣袤,不但囊括了今天的贛東北全境,還包括皖南、皖西南的部分地區,其中就有後世的宣州、歙州(即徽州)等地。
一路敘述到這裡,我們就看到了這樣一個歷史的問題:「後漸析置廣晉(今廢)、鄡陽(今都昌)、新平(今浮梁諸縣)」。鄡陽縣,就是今天鄱陽湖上的都昌縣。鄡陽縣又是從何而來呢?我們不妨來探究一下。
鄡陽的出現,與一個歷史人物有關,這個人是誰呢?他就是英王鯨布。
據《史記‧黥布列傳》,鯨布(生年不詳―西元前195),又名英布。中國秦末漢初名將。六縣(今安徽六安)人。秦朝時為布衣,因犯法而被刺黥面,故後人稱其為黥布。被官府捉住後,被罰往驪山的秦始皇陵工地上服勞役。由於他在工地上聚眾抵抗官府,遭鎮壓時,被迫逃亡至長江下游躲了起來。陳勝起義時,英布舉兵響應,繼而轉投項梁,再臣項羽。巨鹿之戰時,英布受命率2萬人為前鋒,先渡漳水,截斷秦軍糧道,為項羽大軍隨後渡河圍殲秦軍作出了重要貢獻。漢王元年(西元前206)二月,因軍功卓著,被項羽封為九江王。在以後的楚漢成臯之戰中,被劉邦拉攏,舉兵反叛楚霸王,從南面鉗制項羽,為大漢朝的建立立下了汗馬功勞。隨後,他跟隨劉邦轉戰各地,因功勛卓著,被漢高祖封為淮南王。漢高祖五年,英布率舊部與劉邦、韓信、彭越會師於垓下,圍殲西楚霸王項羽於垓下(今安徽靈璧南),一舉奠定了大漢朝的百年基業。高祖十一年七月,因韓信、彭越相繼被朝廷所殺,英布心懷疑懼,遂舉兵反漢。於次年十月,戰敗後被殺於番陽(同鄱陽,今江西景德鎮西南的都昌縣周溪鎮泗山)。
再查《漢書》和《資治通鑒》等史書,不難發現,淮南王黥布就是在番陽被殺的。漢高祖十一年,韓信、彭越接連被誅。黥布心恐,遂舉兵反。劉邦帶兵親征,鯨布與百餘人敗走江南。劉邦令別將追之。番君昊芮曾將女兒嫁給鯨布。吳芮之子長沙成王吳臣是鯨布的妻弟。在鯨布兵敗,漢將窮追的情況下,吳臣假意要和黥布亡走東越。鯨布信而隨之,結果被吳臣殺於茲鄉民田舍。茲鄉,《史記索隱》註釋為「鄱陽,鄡鄉縣之」。
據《史記‧高祖本記》所載,書中記為「追得斬布鄱陽」。可見,英布被斬殺在鄱陽是沒有錯的事了。我們要注意到《黥布列傳》中還寫道「於次年十月,英布敗,殺於番陽(今江西景德鎮西南)。這個次年應該就是高祖十二年。
於是,朝廷在高祖十二年剿滅鯨布以後,為了向天下揚威,讓後世永遠記住剿滅英布之歷史事實,典章以記其事,便分別從鄱陽和彭澤兩縣中,各劃出了一部分的土地,新置一縣,取其名曰鄡陽之地。鄡指鄡首,鄡即為斬殺;陽是首級,即為頭顱。鄡陽,亦指英布被斬殺頭顱的地方,這就是鄡陽置縣的經過和由來。
由此,我得出這麼一個結論:鄡陽置縣的具體時間就是在漢高祖十二年的那一個時間節點上,這同時證明瞭當時的鄱陽湖平原是一片人煙稠密,物產富庶的地方。
通過對以上史料的究探,我們知道鯨布是番君吳芮的女婿,長沙成王吳臣的姐夫。那麼,我們不禁要問,這個番君吳芮又是何許人也?番君又是個什麼樣的官職呢?我們不妨再來探究下去。
春秋前期,江西北部(其時江西中南部尚未開發)為楚國所有,有《左傳》及地下出土的文物可以為證。到了春秋後期,據《史記‧吳太伯世家》載,楚昭王十二年,「吳王使太子夫差伐楚,取番。」這裡的「取番」二字很有講究,一是說明番處於楚國東端,彭蠡湖之東;而是說明番地有可能是一個番國甚或是一個治所。在此戰之後的西元前504年至前475年,江西北部彭蠡湖周邊地區已經盡為吳國所佔有,這有吳公子光出居於艾邑(今永修艾城)可以為證。後來,越國又剿滅了吳國。在戰國初期,楚滅越後,江西的北部仍為楚所占據,直至戰國末期,楚為秦國所滅時止。」
到了秦朝時,朝廷於番邑之地置番縣,任用吳芮為番縣令,後人俗稱番君。這與他為吳王夫差之後以及管轄的地域之廣,還有一點就是秦朝的君王對吳芮是特別地看重,這裡面有著很大且直接的關係。
我們不難從史料中看出來,番邑在秦朝統一之前所管轄的區域,並不僅僅是一個贛東北這麼一小塊地方,而是現在的合肥、安慶、宣州(宣城)、歙州(徽州)等地,亦曾都是番邑之屬地,可見番邑之大,非一般同。那麼我們就有理由懷疑過去的番邑就有可能是一個番國甚或是一個番王的封地。我們鄱陽湖區的這些子民,都應該是番人的後裔。
在當時廣袤的鄱陽湖平原上,有兩個縣治是同時存在的。即已經沉沒於湖底的鄡陽縣以及它南邊緊鄰的海昏縣。它們一直在鄱陽平原上存在了幾百年,只是到了南朝時期的永初二年,也就是西元421年的時候,一場大地陷,使彭蠡湖東岸的松門山斷裂、沉陷,浩浩彭蠡湖水一下子就淹沒了古鄡陽和古海昏兩個縣治,湖水逐漸南侵至鄱陽城腳下,形成了今天人們看到的自松門山以東的廣袤湖區,即東鄱陽湖,將整個鄱陽平原淹埋在了浩浩洪水之中。形成了現代鄱陽湖的雛形。番人的後裔們失去了賴以生存的土地,過起了失所流離,漂流於湖水之上,艱難的漁耕日子。
以上的突變,讓人們記住了在鄱陽湖區流傳至今的「沉鄡陽泛都昌,落海昏起吳城」的神奇傳說。
從那個時候開始,彭蠡湖就慢慢地易名為鄱陽湖。自唐代開始,中國的瓷器在景德鎮裝船起運,由昌江南下到鄱江的入湖口進入鄱陽湖,然後經過鄱陽湖出湖口入長江,最後由長江的吳淞口出海;另一條路則經昌江到鄱陽港口,然後穿過鄱陽湖上溯贛江,翻過梅嶺再從廣州口岸出海。當時的鄱陽非常發達,是一個繁榮的口岸,名聲在外面叫得很響,所以彭蠡湖的名字就逐漸地被鄱陽湖給取代了。我們試想,這也許就是彭蠡湖易名為鄱陽湖來歷的一個方面吧?
一千六百多年來,鄱陽湖區的老百姓與鄱陽湖結下了不解之緣。他們的血管裡面流淌著的血液是和湖水攪在一起的,浸透了鄱陽湖深厚的歷史和文化的元素。長期以來,鄱陽湖區的民眾,撒網打漁,以湖為家;築屋在湖邊,倚湖棲居。一千多年來,鄱陽湖在中國航運史上,寫下了輝煌的,不朽的篇章。鄱陽湖區的興衰與鄱陽湖水乳與共,息息相關。
長期生活在鄱陽湖區的人們,無論是說話還是吃飯、喝酒等等的民風民俗,都和湖與湖水水有極大的關係。在漁耕生產過程中自覺形成了開湖、禁湖、祭湖等優良的傳統,於此同時,還在打漁撒網的過程中,形成了漁歌、漁鼓、漁舞、漁號等原生態的漁耕文化。享譽省內外的饒河戲、饒河調,還有磯山湖上的漁歌等,就是在今天,也給我們提供了最好的明證。
在過去的時光和年代裡,物資的流通以水上運輸為主體。鄱陽湖上的水上運輸非常繁榮,每日舟船不斷。鄱陽湖中的吳城鎮,早在中國的宋、元、明、清各個時期裡,就是名揚天下的大商埠,大碼頭。一千幾百年來,中國大地上流傳著這麼一句話:「裝不盡的吳城,卸不盡的漢口。」鄱陽湖上的吳城鎮,就一直享受著世人對它如此的贊美。
那時候的鄱陽湖上,真可謂說是泱泱大湖之中,好一幅帆影片片,舟船點點,槳搖櫓唱,鶴舞鷺翔,水天一色,天在水中,水在天上的四時美景,四季風光。只可惜的是,如今,我們要想再見那舊時的風景,卻只能是在畫家的筆下和癡情的夢中了。
隨著彭蠡湖水的不斷南侵,東鄱陽湖的水域面積不斷地擴展和延伸,再加上每到汛期,鄱陽湖上都會有頻繁的洪澇災害在發生,這給生活在鄱陽盆地上以及鄱陽湖區周邊的人們的生產、生活帶來了極大的阻礙與傷害。我們這些世代生活在湖區的人們都知道,我們的先民們,除了以捕撈為生之外,靠的就是耕作一些湖田湖地來向老天要飯吃,一旦碰上了洪澇災害的降臨,田地裡的莊稼就會被洪水吞噬得顆粒無收,令大家血本無歸。所以,自宋代開始,生活在湖區的人就開始了出外打工謀生的征程。
他們一路搖著小船,穿過煙雨蒼茫的東鄱陽湖,征服腳下的風浪,入鄱江後,進入昌江水道,一路逆水行舟,艱難而上,來到昌南古鎮寄居下來,他們有的人給窯廠打工討生活,有些人自帶資本,立窯、建廠,挖泥、製坯、開窯、燒製瓷器,一爐爐通紅的窯火,燒開了中華文明史上的一朵奇葩:「白如玉、薄如紙、聲如磬」的陶瓷之花。
就拿都昌人來說吧,這一千多年來,都昌人拋妻別子,背井離鄉地出外謀生、經商等,就好像是歷史上的山東人闖關東,山西人走西口似地,搭船出鄱陽湖走饒州赴景德鎮,從事於燒製瓷器的工作。他們不辭勞苦地取高嶺土、和泥、製坯、蕩釉、燒窯,將一窯窯燒出來的好瓷器,在裝船後,經過昌江、饒河,然後進入鄱陽湖,再出鄱陽湖口入長江出吳淞口,再飄洋過海,送到世界的四面八方,擔當起了傳播中華文明的重任,將中華文明播撒到世界的四方。在中國與世界之間架起了一座連接友誼的橋梁,讓全世界的人民都知道,在地球的東方,有個叫做昌南的小鎮,那裡是個燒製瓷器的好地方,更是人們心中永遠嚮往的聖地。從這一點上來看,我們可以毫不驕傲地對世人說:「是一代又一代的都昌人造就了景德鎮,讓景德鎮名揚了世界。同時,也讓China―昌南,這個名字製造了一個偉大的名詞―中國,讓中國唱響了世界」。
到了元末明初的時候,小明王朱元璋和南漢王陳友諒在鄱陽湖上大戰了十八年,在鄱陽湖區掀起了血雨腥風,拉開了愁雲慘霧,迫使湖區人民被迫流離時所,紛紛外出躲避戰亂和逃出生天,使湖區的資源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壞和損害,更是給整個鄱陽湖區的人民群眾帶來了深重的戰爭與生活災難。
到了上個世紀的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期間,隨著大修水利工程以及工業現代化蓬勃興旺發展的步伐,原本狂野、浩闊的鄱陽湖在一時之間,被新建的一座座攔湖大壩,肢解了整個湖區,使得鄱陽湖的主湖區面積嚴重縮減。在隆隆輪機聲的震吼與濃濃黑色煙塵的浸染下,古老的鄱陽湖,無可奈地邁進了一個由劇烈陣痛帶來的後鄱陽湖時代。特別是隨著現代公路、鐵路運輸事業的蓬勃興起,興旺和它的快速發展,內陸的水上運輸逐漸地衰退和沒落了下去,被龐大的陸、空二位一體的物流業所取代,使鄱陽湖失去了她在歷史長河中,原來所佔有的區位優勢和她應該站立的位子。
特別是近三十年來,鄱陽湖上到處是機聲隆隆,黑煙蒸騰,無序的採砂隊伍和淘金人群,將鄱陽湖的體膚撕裂得是千瘡百孔,體無完膚。漁民們使用各種不同的現代化捕魚手段,比如使用迷魂網陣,電力打漁等等方式,在鄱陽湖上進行非法的捕撈,使得漁業資源大量地損失和滅絕,整個鄱陽湖區的漁業生產失去了後勁和發展的潛力。漁業資源的空前與極度匱乏,導致了鄱陽湖區的漁業生產受到了極大的影響,給湖區人民的生產生活帶來了無法估量的損失和難以消弭的深深苦痛。
近十年來,隨著長江上游又新修建起了幾座特大型的水庫、水利、水電工程的大壩之後,它們大量地攔水蓄洪,使得長江的水位大幅地下降,原本應該為長江起到調洪作用的鄱陽湖,也基本上自覺不自覺地喪失了為長江調洪蓄洪的功能。
縱觀鄱陽湖一千六百多年來的歷史,湖水的平均深度均在7米以下,是標準的濕地型地貌及季風性氣候。
由於鄱陽湖的湖盆是由地殼陷落、不斷淤積而形成的。所以,每到洪水季節,鄱陽湖的水位攀升,湖水漫灘,湖面寬闊,碧波蕩漾,蒼茫一片;一到枯水季節,鄱陽湖的水位就下降,湖水落槽,湖灘顯現,湖面變小,蜿蜒一線與河道無異。洪、枯水時的湖體面積、湖體容積相差極大。據查證相關的水文資料,湖口水文站歷年來的最高水位22.59m(為1998年實測最高洪水位,吳淞高程系統;本報告未特別標註者均為吳淞高程系統)時,湖面面積約為4500km2,相應容積為340億m3;湖口站歷年最低水位5.90m時湖平均水位為10.20m,其相應湖體面積僅約146km2,相差31倍,湖體容積僅4.5億m3,相差75倍。
以都昌的西山和松門山為界,鄱陽湖的湖體通常以都昌和吳城間的松門山為界,分為南北(或東西)兩湖。松門山以東稱南湖。松門山西北則被稱為北湖,或者稱西鄱陽湖。湖的東(南)部寬闊,湖水較淺,為主湖區;西(北)部狹窄,為入江水道區(即古代的彭蠡湖)。全湖最大長度173km,最寬處70km,平均寬度16.9km,入江水道最窄處的屏峰卡口寬度僅約3km,湖岸線總長約1200km。湖盆自東向西,由南向北傾斜,高程一般由12m降至湖口的約1m。鄱陽湖湖底平坦,平均水深約6.4m,最深處在蛤蟆石附近,高程為-7.5m;灘地高程多在12~17m之間。以致於形成了「夏秋一水連天,冬春荒灘無邊」的特殊地貌,使數百萬畝的湖灘地不能進行大面積的耕種,而且,還容易在草灘上孳生釘螺,而釘螺是血吸蟲的寄生體,嚴重危害到了湖區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
鄱陽湖湖區地貌是由水道、洲灘、島嶼、內湖、汊港等組成。鄱陽湖水道分為東水道、西水道和入江水道。贛江南昌市以下分為四支,主支在吳城與修河匯合,為西水道,向北至蚌湖,由博陽河注入;贛江南、中、北支與撫河、信江、饒河先後匯入主湖區,為東水道。東、西水道在諸溪口匯合為入江水道,至湖口注入長江。
鄱陽湖的北湖區湖面狹窄,實際上是一狹長的通江港道,長40km,寬3~5km,最窄處約2.8km。鄱陽湖在平水位時,湖面高於長江水面,湖水北洩長江。經過鄱陽湖的調節,贛江等河流的洪峰可減弱15~30%,這樣就直接減輕了長江洪峰對沿江兩岸的威脅。鄱陽湖及其周圍的青山湖、象湖、軍山湖等數十個大小湖泊湖水溫暖,水草豐美,有利於水生生物繁殖。
鄱陽湖區在秋冬季節受修河水系和贛江水系等水源不足的影響,每年進入秋冬季節後到第二年的仲春,鄱陽湖真正進入枯水期,形成「碧野無垠接天雲」的廣闊草洲。河灘與小湖泊相連接,成為北方候鳥遷徒越冬的最佳之地。每年的這個季節,湖州上蘆花飛舞,藜蒿飄香,蓼子花開,絢麗爛漫,紅殷殷的一片。曾經有一首詞這樣寫道:「水退寒來洲起,沼成浪靜冰封。綠氈百里染霞中,懷抱幾盤彩鏡。輕步藜蒿沙地,鶴鵝濺起無蹤。微風飄近賣魚聲,圓我佳餚舊夢。」1992年,鄱陽湖被列入「世界重要濕地名錄」,主要保護對象為珍稀候鳥及濕地生態系統。
如今,鄱陽湖在受到來自各方面的破壞和影響之下,她的自身已完全失去了自我療傷的功效和能力。長江上游以及鄱陽湖湖區內大量的水利設施的建成,讓鄱陽湖茍延殘喘,生命的聲息微弱。現實中出現了鄱陽湖有史以來,最殘酷的枯水期甚至是無水期,讓整個鄱陽湖區的人民群眾有了對生命之水需求的極度恐慌。廣大的湖區民眾的生產和生活用水問題,已經嚴重地擺到了我們的眼前,被提到了各級政府的議事日程之上。
在2012年的12月12日,在一派溫馨的暖風吹送下,在一片氤氳的花香中,傳來了中國國務院正式批覆鄱陽湖生態經濟區的規劃建設的好消息,把鄱陽湖的生態經濟區的建設上升到了國家的戰略高度,這給深陷危險境地之中的鄱陽湖帶來了一片光明的前途,給鄱陽湖的新生和未來注入了強勁的活力和美好的希望。
中國國務院嚴格要求各級政府,要以促進生態和經濟協調發展為主線,努力把鄱陽湖地區建設成為全中國生態文明與經濟社會發展協調統一、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生態經濟示範區。這是一次對生態與經濟協調發展新路的探索,這是一次對大湖流域綜合開發新模式的構建,對中部地區戰略崛起的具體落實。讓鄱陽湖這一湖清水在未來更清澈,更純凈,讓鄱陽湖來見證,在今天的中華大地上,生態文明的建設之路是多麼地令人振奮和欣慰。
如今,人們已開始自覺不自覺地從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的,戰天鬥地,從征服大自然,挑戰大自然的認知誤區中走了出來,懂得了與大自然和諧相處的必要性和緊要性,深深認識到了對於環境的破壞,終將會給我們人類自身帶來巨大的災難和無法挽回的損失。
獨自行走在穿越鄱陽湖歷史的時空隧道中,我彷彿看到了鄱陽湖上的先民們那佝僂,苦難的背影,船行舟搖,帆翔於浪花之上的歷史畫卷;我彷彿聽到了來自歷史深處的槳吟櫓唱,原汁原味的湖上漁歌;特別值得我高興的是,我彷彿看到了未來的遠處,鄱陽湖以其嶄新的面貌出現在我們的眼前,那是一湖真正的清水,天是那麼地藍,水是那麼地清,清的那麼純凈那麼透明,讓人分不出哪裡是藍天,哪裡是湖水,是雲在天上還是雲在水中,水天一色,美不勝收。
我的眼前,依稀看到歷史深處的鄱陽湖正在向我走來,走過我的面前,向著未來的,充滿希望的遠方走去,走出一個新生的鄱陽湖來。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