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現著萬物與心靈消逝和再造的過程。--《幻聽:穎川詩選2012-2019》

2019/9/17  
  
本站分類:創作

重現著萬物與心靈消逝和再造的過程。--《幻聽:穎川詩選2012-2019》

《幻聽》為青年詩人穎川首次較完整的作品集結,收錄其2012年至2019年間的部分詩作。在近年來的創作中,穎川試圖賦予其所信任的古典觀物模式以全新的能量,憑借體驗者的在場意識,聆聽、甄別並書寫駁雜混沌之當代景觀中的真實聲音(或幻聽)。在對時空流變與物事成毀的極度敏銳中,穎川始終將目光專注於人,從自我出發再回到自我,以詩為介質與通道,觀照愛與死、孤立與整全、消逝與永在、有限與無窮、俗世與彼岸等母題間的衝突、撕裂、對稱和同一。詩人對感受力深度及語言精確度的持續探索,呈現出其寫作內與外的純粹和激進。

立即訂購《幻聽:穎川詩選2012-2019》

 

內容試閱

〈純淨的時刻〉

時值盛夏,有人向廁所灑一把釘子——
那是空腹中有汽水的琴手踱步走來——
沿樓梯昏暗的膛線他在準星裡站穩——
球場灼亮,搶食蚱蜢的人沒有面容——

我有無數位鄰居不缺乏千百類怪癖
可是琴手,琴手,為何你獨獨又少又遠?
昨夜發情的母貓,疑已懷上野種
當我注視良久,何物回以凝望?

〈晚宴〉

已是新的一天了,城市也迎來新語言
未曾現身的雨具,像蝙蝠在暗中期待

聽見嗎:當的士游過路口,那異響
彷彿海的聲音逼近落水的船員:
迎來又送離,也擦亮隔岸低空的冷

遙遠。此刻對望的幻景,也有一瞬間
奇崛、陡峭,斑斕如冥想的晚宴,但
——風暴擁有它克制的美德

可那究竟是什麼樣的聲音?迎來
又召喚?仍還在叮咬、追逐,不放過
茫然無窮向黑暗伸出的每一雙手?

是的,晚歸者收傘的動作無限長:
只還有寥寥數人,在寒雨初降的夜。

〈晚宴〉

「你我的區別,就像松鼠
和高高的水杉,飲雪的人與砍花的人。」
昨夜燈光穿過雨水,落在這海的城市。

他整夜
聽著眾天使們輪廓消失的聲音
想像他們越過夢裡的燈塔、屋頂和餐桌。
堆積如山的鯨魚僅僅是一次道別。

「我沒有我的船。我的岸在喊我。
我在赴約的路上,遇見另一些溺水的我
平靜而安詳,並不期待救援。」

天亮後,他去看退潮。
一個人,溼著身子,他看藍色的雲。
那從高空降下的光線不斷延伸著
在某處,在一個最低的角落
暗中洗亮所有過去的失敗和沉淪。

「昨夜燈光穿過雨水,落在這海的城市。」
海水起伏,托著他一生的睡眠。

〈偽輪迴史〉

當無限逼近,一位年幼的世尊正醒來:
「引力邀約我,領我回到火山的清晨。」

每一次反轉中跳躍,玻璃傀儡閃亮的肉身死於日常
他們反覆輕淺的重生,也在演繹中消逝,並沒有

和解的顏色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2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