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傷秋」,邁向不捨的感人大結局!--《路過你的時光漫漫:留春》

2019/8/29  
  
本站分類:創作

接續「傷秋」,邁向不捨的感人大結局!--《路過你的時光漫漫:留春》

單戀是這世界上最孤獨,也是最快樂的事。和他在一起的瞬間,我覺得自己是這世上最富有,也是最空虛的人。在妳覺得孤獨的時候,請不要忘記當時熱切地追著他的自己,不得不說,單戀是年少時期最值得紀念的一件事。
2018POPO華文創作大賞決選入圍話題作品──《單戀日記》最終改寫版!
作家絢君全新加筆三篇番外.收錄最完整故事實體書的唯一典藏!
接續「傷秋」──《路過你的時光漫漫》,邁向不捨的感人大結局!

「我單戀過一個男生整整三年--如果是暗戀的話我應該會好過一些。」

三年時光漫漫,歲月像是一部狗尾續貂的偶像劇,沒有一個合乎觀眾想像的結局。
那是一場獨角戲,又或者說是一齣默劇,演員不夠敬業,永遠壓不住張口的渴望。
我從未想過,未來的某天,我們間的距離會從一個窗台、兩間教室變成一道海峽、1721公里。
故事就這麼戛然而止了。
我記得那場六月的大雨,那個彷若一束光的少年,美麗得令人眩目,好像就要泫然淚下了。
或許不過是因為那個瞬間,那個唯一不像低配肥皂劇的瞬間,好似我曾經路過的那段漫漫時光,都染上了絢爛的色彩,值得我念念不忘這麼多年。

「那個男孩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能夠讓妳掛念那麼多年?」
「他太普通了,說來還怕被妳嘲笑,他的缺點一大堆,自大、好強、遲鈍......可正因為我喜歡他,正因為我如此地喜歡他,那些缺點都因這份喜歡而填補起來了。」

「雖然說簡介寫是一個女孩晦澀的青春情書,但看到後面我覺得這是一個很耀眼的青春。不僅是情書,也包含了她和他們的青春。無論如何,都謝謝他們在最後勇敢了,後面的結局很美。喜歡這個故事,讓我看見了一段很閃亮又貼近我們的青春。」
──作者能雪悅 感動推薦

立即訂購《路過你的時光漫漫:留春》

 

內容試閱

第二十二章 時光匆匆

我作了一場夢。
夢見高中時代,我走進了翰青高中的校園,那兒大家都還在,張文茜跟林書榆拉著我,特別雀躍地告訴我搶到了EXO演唱會的票,吳睿鈞等一幫男生一如往常討論《英雄聯盟》,杜嫣然和陳芷珺正在交換唇膏,看誰的顏色比較好看。
一切一如往常。
然後他走了過來,我的目光就這麼被他給牽引著,時間就這麼停滯了,歲月就這麼安靜了。
他朝我笑,「李如瀅。」
呼喚我的聲音依舊一如既往。
一切都如此的美好。
直到班導走進來,朝大家罵:「早自習吵什麼啊?都不知道今夕是何夕了嗎?」
然後她把黑板上的日期給擦掉,用力寫上一○六年,還未寫日期,我就被這個粉筆聲給嚇得慌,忙舉手,問道:「老師!現在不是才一○二年嗎?」
只見班導蹙眉,拿著粉筆,一切都是我熟悉的高中,她卻否定了我所有的遐想,輕輕地說:「早就二○一七年了,你們該去上大學了。」
「現在臺灣的貿易困境在於外交,相信大家都知道,有人預估,要是第三次世界大戰肯定就是打經貿戰……」
臺上教授正滔滔不絕地講課,我從睡夢中驚醒,隔壁的沈于瑄見狀,忍不住奚落我,「大作家昨天又寫作寫到不眠不休啦?」
我望著眼前的階梯教室,望著臺上講國際貿易的教授半禿的頭頂,看見旁邊外系的同學正拿著手機,手機螢幕上顯然是最近很紅的手遊《傳說對決》。
明明剛才還在翰青高中,怎麼現在就到臺灣大學了呢?
我按捺住內心的失落感,從包裡拿出手機,立起厚重的原文書,將手機藏在課本後面,雀躍地敲敲點點螢幕:
「《永晝歌》總銷量突破萬本了!感謝支持我的書迷們!說實話,我真沒想到這本書能得到這麼多喜愛,謝謝大家對鄭永還有郁晝的支持,對了,大家知道鄭永這個角色的名字來自於哪個韓國明星嗎?逢縈最近在他作的歌裡出不來呢!」
打完後,我輕輕點了下上傳,嘴角噙著笑,喜孜孜地望著螢幕中的上傳進度條越來越長,貼文就這麼出現在我的面前,照片上的「2017推薦新書」特別惹眼。
「如瀅學壞了,居然會上課玩手機。」坐我旁邊的Benjoe操著不熟練的中文,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齒,跟黝黑的皮膚成了鮮明的對比。
我不知不覺也有了菲律賓腔,學他的語調說:「如瀅一直很乖,是Benjoe不乖。」
「所以如瀅的小說什麼時候要出英文版?不然我都看不懂,而且妳每次都解釋得不清楚,害我都不知道在演什麼。」他鼓起腮幫子,我忍不住笑,怎麼會有人到了大三還這麼可愛啊?
「都來臺灣那麼久了,還讀臺大呢!你要好好學中文啊!等你學會了,自然就看得懂了。」我笑。
話語剛落,手機忽然震動了一下,我打開來看,剛才貼文有了一則新留言,是徐以恩的留言:「逢縈啊,妳不是在上課嗎?」
我差點就大笑出聲了,好在有憋住,不然被教授看到就尷尬了。
我長按她的留言,傳了個憤怒的表情符號給她,打下:「不要隨便污人清白!我可號稱臺灣學子榜樣呢!」

教授宣布下課後,旁邊的沈于瑄朝我笑說:「李大作家又上課po文了,所以我說,易殊到底何時會找到他的生父啊?妳就不能按照套路來寫小說嗎?」
我煞有介事地搖頭嘆氣,「易殊啊,唉,真的要隨緣了。我就只能說到此,堅持不劇透。」
「李如瀅妳真的很不夠意思耶!」她喊,跟面試時那個諾諾的樣子完全不一樣,果然在教授面前才人模人樣,她忽然想起了什麼,雀躍地朝我們說:「你們這個星期日有空嗎?我想去看新上映的電影!」
聽見沈于瑄的提議,Benjoe立刻附和:「好哇!如瀅也去嘛!」
他們倆一臉殷切地看著我,活像等待主人帶出去散步的小狗,我忍不住笑,各拍了他倆的頭一下,然後抱歉地說:「我這個星期日沒空耶!行程有點滿。」
「妳要幹嘛啊?」Benjoe失望地問。
我笑答:「編輯找我談接下來的出版計畫,我還要跟高中的朋友見面。」
「那我們翹掉今天下午的課吧!」沈于瑄不死心,看來真的很想去看電影。
「今天嘛……」我揚起苦笑,「我家裡今天有事。」

爸媽離婚將近六年了,前幾天,媽媽突然有些侷促地說:「如瀅,媽媽有話跟妳說。」
正在洗碗的我探出頭來,「怎麼了嗎?」
只見媽媽露出了我認識她二十一年來罕見的緊張的表情,「媽媽想帶一個叔叔回來吃飯,給如瀅認識一下。」
聞言,我愣了一下,任憑水龍頭的水流不止而不去關上。
她見我沒有回答,便逕自問:「可以嗎?」
我這才恢復精神,笑答:「嗯,可以啊!」
她像是如釋重負,朝我笑說:「那我就去通知他了。」
我看著她一副小女人的樣子,心底有些複雜。
從爸媽離婚那天我就預料到這天的到來,沒想到等到真正到來時,卻還是感到有些不安。
回到房間後,我從抽屜裡拿出我們一家三口的照片,當年打包行李時,我從衣櫃裡翻到這幀照片時害怕它孤零零地留在家裡等我回去,便把它和日記一起帶上臺北了。
我看著照片,忍不住嘆,李如瀅,妳都二十一歲了,妳媽都四十八了,妳還執著什麼?

回家後我有些後悔沒有答應沈于瑄跟Benjoe一起去看電影,深怕等一下來的叔叔跟我不合,然後等我媽跟他結婚後我就會被逐出家門,要去投靠沈于瑄或徐以恩,正好徐以恩成天抱怨宿舍難住,想要找朋友出去合租,只是他們的房子在木柵,要來臺大還是有點麻煩。
我就這麼腦洞大開,在心裡開始了小劇場,自從開始寫小說後內心戲更多了,唉。
正當我開始想要怎麼跟媽媽說搬出去的事時,家門就這麼被打開了,媽媽領著一個高大而斯文的男生進門。
真可惜這個叔叔長得不是滿腦肥腸的樣子。
我還是禮貌地向他打招呼:「叔叔好。」
他朝我笑笑,然後媽媽叫我去收一下餐桌,她買了牛肉麵回來。
我忍不住皺眉,第一次帶男朋友回家跟女兒見面,居然是吃外帶牛肉麵?
我忍著沒說,乖乖地聽從媽媽的吩咐把桌子收乾淨。
這個叔叔小媽媽兩歲,正好也姓李,不說我都以為媽媽對姓李的有特殊的執著,他是媽媽的同事,我不敢相信媽媽這個年紀了居然還敢玩辦公室戀情。
一頓飯吃得和樂融融,李叔叔非常健談,找不到話題就會開始跟我聊臺大,聽到我有在寫小說時還特別跟我聊現在出版業的困境。
「我聽妳媽說,妳會寫小說純粹只是因為妳媽嫌妳遊手好閒,要妳找事做,妳就開始上網連載小說了。」
聞言,我差點就要把口中的麵條給吐出來,斜睨媽媽一眼,「妳怎麼連這種事也說了?」
媽媽無辜地回答:「我又沒說錯。」
「哈哈,改天叔叔也會去看妳的小說的,聽說寫得很好,現在很暢銷,搞不好妳能成為下個九把刀。」
我乾笑,要是李叔叔知道我寫的是那種常被書迷在網路上寫同人H文的小說會怎麼樣?怕是他一查詢就看到鄭永跟郁晝的同人文,還誤會是我寫的,到時候我跳進怕是黃河也洗不清。
我們幾個的話沒有少過,不知是這個叔叔特別能言善道還是怎樣,也沒有我想像中的尷尬場面出現。
這就是我媽愛的男人。
我怎麼可以小氣地耽誤我媽的幸福呢?
媽媽送李叔叔回家後,緊張地跑來詢問我的意見,「妳覺得這個叔叔怎麼樣?」
我想了想,說實話,我想要的不是這樣,我希望的是能和爸爸、媽媽一家三口一直生活下去,可是這個願望早在六年前就粉碎了。
曾經有個少年跟我說:「讓兩個不愛了的人互相折磨一輩子,這才痛苦。」
閉眼就能想起那天他對我說的話還有那天雨水的氣味。
我一副無所謂地朝媽媽笑說:「挺好的,不用擔心我。」
媽媽忽然紅了眼眶,上次看到她這樣是六年前她離開家裡,抱著我大哭,我上前輕拍她幾下,告訴她:「沒事的,妳要幸福。」
在媽媽之前,她還是一個離過一次婚,渴望愛情的女人,我知道,早在六年前他們倆簽下那張離婚協議書時她的幸福就與我、爸爸無關了。
我們早就天一邊,各自走了。

等到李叔叔回家後,我才敢放下戒備,回到房間裡發呆。
我打開手機,漫無目的地瀏覽各個通訊軟體,最後看到還沒回覆徐以恩,就摁下語音通話鍵,話筒那端的「嘟」聲並不長,徐以恩很快就接起了電話。
「喂?」語調慵懶,看來今天又被課堂深深折磨了。
「妳在幹嘛啊?」
「沒幹嘛,剛從山下回宿舍,妳也知道我們宿舍餐廳是出了名的難吃。」
她開啟了話匣子就停不下來,絮絮叨叨政大安九食堂有多難吃,她和同學們總是去校外買東西吃,偏偏學校附近根本沒有什麼東西可吃,因此他們老抱怨當初學測要考好一點,去臺大,不然就要排除萬難去另外幾所頂大。
「那妳最近在幹嘛啊?」徐以恩顯然是發現了自己太多話,便轉了個話題。
我想了想,「也沒幹嘛,我的生活很無聊,每天不是讀書就是寫小說,假日當家教,我的學生也準備學測了。」
「我看妳乾脆也去申請個海外交換好了,像我的室友就申請上了北京清華大學,可憐的我下學期就要沒有室友了。」
北京清華大學。
我驀地想起他也在那兒。
「怎麼了?」
徐以恩的聲音將我的思緒拉回現實,我隨口答:「沒什麼,我覺得挺好的啊!北京是個好地方。」
「那妳幹嘛半分鐘不說話?」她的語氣裡帶著濃厚的無奈意味,肯定是知道了我的心思。
我受不了尷尬,就又想要轉移話題,可是想來覆去,最後還是說:「我媽要再婚了。」
這回換她沉默了。
「不用安慰我沒關係,我可以的。」我打圓場。
她嘆了口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如瀅,加油。如果妳想要的話我也可以趁沒課的時候去找妳玩。」
不知道該說什麼,那就說加油吧。
「嗯,我沒事。」我笑,隨即又想徐以恩怎麼可能看得到呢?這個笑容不過是用來安撫我自己罷了。
我已經足夠成熟,能夠面對這些了。

星期日我依約到臺北車站附近的咖啡廳,一到餐廳門口就看見剛燙捲頭髮的林書榆還有塗了大紅口紅的張文茜。
張文茜最終指考還是只考上了世新、輔仁,為了學費著想她選擇了輔仁,原以為會被她爸打死,好在她在大學期間都拿書卷獎金,她爸才沒有把她那些明星周邊全部拿去燒掉,雖然張文茜為了籌學費已經把好幾張專輯拿去賣掉了。
他們一看到我就朝我打招呼,張文茜突然可憐兮兮地說:「怎麼辦,我買不到之前賣掉的厲旭solo專輯,我當初到底為什麼要那麼白癡,連裡面的簽名照那些也賣掉了?」
「我們隔了半年沒見,第一句話居然是買不到專輯!張文茜妳好意思啊?」聞言,我忍不住罵。
「好嘛好嘛!那改聊應援棒吧!我的愛麗棒……」
見她沒救的樣子,我跟林書榆便無視她的碎念,拉著她就往咖啡廳裡走。
「我還是不敢相信這種整天只知道追星的人居然能拿書卷獎。」一坐下來,林書榆就忍不住扶額,嘆:「我們系上的書卷獎都是讀得要死要活的,我自從高中以後就沒那麼努力念書了。」
「我們系也是。」我說。
到了臺大真的遇到了很多天才型學生,我以為高中的蘇墨雨已經是天才中的天才了,沒想到到了臺大到處都可見這種人。
「我每天一邊看韓綜一邊剪片,從裡面學習到剪片的精華,書卷獎捨我其誰啊?」張文茜碎念。
不得不說,她真的很適合讀傳播,現在的她比起高中那個要死不活的樣子實在好太多了。
等待上菜的同時,我們無聊地滑起手機,對科技冷漠毫不在意,我猜路人看到一定會嘆:「又是一群被手機綁票的朋友。」
「啊!」張文茜突然大叫,我跟林書榆立馬抬頭看她大驚失色的樣子,她的聲線顫抖著,指著手機螢幕說:「你、你們去看看鹿晗的微博。」
我立馬打開微博,畫面還沒載入完成,就聽見林書榆的尖叫聲,惹得我越來越心急,總算載入成功,看見鹿晗的貼文瞬間傻眼了。
「不是吧!鹿晗交女朋友了!」張文茜抱頭大叫,惹得整個咖啡廳的人都在看我們。
「嗚嗚嗚,我的鹿哥。」林書榆看著手機桌布,極其悲憤地說。
「我的本命啊!」我摀著臉大叫。
聞言,張文茜突然問:「等等,李如瀅妳的本命不是邊伯賢嗎?」
我佯裝不知情,「啊?是嗎?我一直都很喜歡鹿晗啊!」
林書榆一臉無奈地看著我,「怎麼會連自己的本命都記不得啊?」
我乾笑,「我一直很喜歡鹿晗啊!只是感覺不能跟朋友喜歡同一個偶像,就隨口說我的副命伯賢了。」
他們倆呆看著我,然後爆發似地朝我喊:「妳是白癡嗎?怎麼不能跟朋友喜歡同一個偶像了?」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時光匆匆,我終於能大方地承認自己喜歡鹿晗。
這個瞬間,我忽然想起高二那日練習班級進場時,我們幾個人聚在一塊聊喜歡EXO的誰,我本想回答鹿晗的,但是看見旁邊的林書榆紅著臉說自己喜歡鹿晗,那句「我喜歡鹿晗」就鯁在喉中,怎麼也說不出口。
這麼多年過去了,EXO成為韓國樂壇的傳奇之一,吳亦凡、鹿晗、黃子韜也退出EXO好幾年了,各自走在各自演藝事業的康莊大道上。
而我呢?當初在我身邊的「鹿晗」早就去北京闖蕩清華多年,和我斷了聯繫了。
不得不說,無論哪個鹿晗和我從不可能。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9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