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來看看主角中了上億樂透之後。--《億萬副作用 PURE GENERATION》

2015/9/16  
  
本站分類:創作

讓我們來看看主角中了上億樂透之後。--《億萬副作用 PURE GENERATION》

「當金錢開始說話時,事實就閉上了嘴。」
但如果閉上了嘴,原有的幸福就可以延續下去嗎?

在阿純快要研究所畢業的時候,他中了史上最高的樂透獎金二十億。
跟每個得到樂透獎金的幸運得主一樣,如何使用這筆意外之財已經成了他生命中最迫切的問題。最開始,他試著把一部分獎金丟入網路賭場,體驗著大量金錢進出的快感。他也想過要把錢捐出去、或是拿回家好好照顧家人,讓家裡衣食無憂。但是,這都不是他最想做的。
於是,一場看似普通卻不尋常的旅程展開了。

在自我放逐的過程中,他決定拋下一切,回歸最初,與人相遇、交談、深入了解,不讓世俗影響他找尋的決心。
但是突然冒出的樂透得主殺手與未知的終點,都在逼迫著他做出決定。

友情、愛情與親情,恐懼、利益與快感,擁抱著這一切無奈與期待,
最後終在這個世代找到屬於自己最初與最終的純粹。

 

內容試閱

01 Something About Lottery│關於樂透

  有人說,當把一個有錢人所有的財富一瞬間掏空於無物後,過了一段時間,這個有錢人很快的就會再度匯集起他應有的財富,可能還不到當初這麼富有,但是快了,逼近了,甚至,很快就超越了。
  而當一個窮人突然擁有一筆意外之財後,過了一陣子,他大概會比原先還要來得窮,失去的更多,那是因為他還不會駕馭這筆財富,他的窮習慣帶給他的化學變化,不是樂透,而是糟透了。
  當然也有特例,但是從美國眾多樂透得主的統計資料看來,大部分的人還是無法運用這筆財富,最後反倒被財富吞噬,婚姻毀了,失去健康,或是遭遇到更悲慘的苦難。
  那天我又讀到了一則新聞,日本兩個家庭,因為醫院的疏失,把兩個新生兒搞錯了家庭,原本應該含著金湯匙的孩子被誤放在窮人家,而那位本應該在窮家庭成長的孩子,則落到了資源富足的有錢人家。
  或許有了資源,一個人可以完成更多的夢想,也或許反倒是因為他落在有錢人家,忙碌的父母只用金錢填補他的童年,其實他並不幸福。電視機前看新聞的我們,只能看到媒體的片面解讀,幸與不幸,只有那兩個孩子,還有那兩個家庭才知道。
  這化學變化太過刺激了,隨著時光輪軸的運轉,在多年後的今天,新聞報出了這醫院的疏失。
  那位本該含著金湯匙的孩子,在窮家庭的照護下,他是一位沒有顯著好成績的小小螺絲釘,沒有得到這普世社會所定義的成功,不幸嗎?新聞直說他不幸;幸運嗎?或許他在父母的愛下成長,心智健全,健康善良。亦或窮孩子放進了富裕家庭之後,剛好踩著資源飛黃騰達,成為一個可以照顧無數家庭的優質企業家?
  我們都不知道這之中發生了什麼故事,但是沒被人關注的其實是我現在腦中想的,在醫院疏失中,要負擔責任的那位護士,不知道她得知多年前的一個疏忽造就了兩個家庭不一樣的人生後,會有多大的衝擊跟懊悔。媒體不追究,觀眾當然也只能繼續無知。
  有錢跟沒錢,跟能力有關係嗎?我想是的。那一個人追求卓越的過程中,背景資源重要嗎?我相信是很重要的。但是有沒有特例呢?

  我相信一定有的。
  因為那個人就是我,阿純。

  我是阿純,長的不醜也不特別帥,就像你鄰居家的小孩,就像你搭捷運時擦身而過的路人,不會特別讓你抬頭多看兩眼,但是至少你撞到我,還是會說聲抱歉,那樣的平凡又正常。
  我生在一個最棒的世代,是的,我想強調的是,我這個年代是末代聯考,學測的前身,一樣要填鴨式的受教育,然後卯起來寫模擬考卷,人生就在那單選複選以及答案寫無解的畫面上停留駐足良久,考試,是童年以來每每想到都會皺眉頭的陣痛。
  接著上大學不久,過個一兩年,媒體已經高呼大學錄取率破百,好不容易上了大學,大家都說在路上出了一個車禍,可能就死了兩個大學生跟一個碩士,而肇事的那位是博士生,因為大家文憑都很高,滿街跑。
  而當我們這世代的人即將要到社會上躍躍欲試的時刻,科技公司的股票費用化,科技新貴這位置輪到我們來坐的時候,已經是科技碗稞了,沒有股票領,分紅也越來越少。
  然後金融海嘯爆發,我們必須去面對一個經濟衰弱的市場社會。不知道為什麼輪到我們的時候,就開始很多困難與競爭,難怪從小大家都說我們是未來的主人翁,輪到我們的世代就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漲其房價,冠上草莓族名,吃其塑化劑與毒奶粉,然後癌症三人就出現一人。
  好險,我們可以看著電影《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來呼應一下「悲慘」,而且電影特效比早期好很多。
  好險,我們有號稱做公益,但是卻對我們大多數人從來不救濟的彩券,只要一券在手希望無窮,帶著希望過日子總是好的,畢竟《祕密》(The Secret)這本書中教我們的是,我們多了解一下吸引力法則這件事情,作者抽版稅絕對可以抽到我們結帳的貢獻。
  所以這個世代的我們,不管大家堅不堅強,我是努力定了,我不怕自己不優秀,我只怕自己不夠努力,而失去可以優秀的機會,所以我遇到任何事情都很努力。
  慶幸的是,努力沒有白費,我一路都是考著第一名,念著第一志願。這有什麼好處呢?在台灣,你愛護小動物,或是扶老奶奶過馬路,其實都絕對沒有比「好好念書」並且「念好書」這件事,會被稱做好孩子的次數還要多。因為路上遇到老奶奶過馬路機率不太高,但是考試考好絕對是屢試不爽。
  不會有人管你流體力學那門課是不是曾經作弊過,頂著台灣大學,我就是被三姑六婆過年時刻誇獎吹捧的好孩子。
  從小到大所有人都愛問你念哪裡?你考第幾名?卻沒有人會問你快樂嗎?
  不過無妨,透過這世代唯有讀書高的風氣,我也得以運用政府給頂尖大學五年五百億的經費,讓我在學校按著滑鼠,遙控著機械手臂來代替我做實驗,安全方便,更不需要熬夜,這都是好成績好學府換來的資源。
  那麼流體力學我有作弊嗎?有的!我把我的答案偷偷塞給身旁的好朋友阿燦,讓他可以至少少當一科,那麼我也功德無量了,不然他暑修越多,陪我打籃球的時間就會變少,義氣、球友、做功德,三種願望一次滿足。
  阿燦是我最好的朋友,除了成績不太好純粹是因為他太混之外,在我面前最顯著的形象就是總喜歡喊我麻吉,總覺得他會成為我最好朋友的很大原因,就是他一直不斷的叫我麻吉,另外我想他應該也是世上唯一真心欣賞我、崇拜我的人,因此也是最聽我話的人。
  麻吉喊著喊著,好像凡事我不幫幫他,就不符合「麻吉」這邏輯,因此,潛移默化的相處後,我似乎下意識的就是該默默照顧這個傻瓜,這位永遠挺我的麻吉。
  就在研究所畢業前夕,研究室的大家聚在一起看《24小時反恐任務》(24)。
  當影集中的傑克(Jack Bauer)神奇的擊破所有恐怖組織的當下,我獨自在隔壁研究室默默看著網頁上的大樂透號碼,下巴快要掉下來的重新細數了一遍。
  一字不漏。
  我竟然中了台灣史上最高金額的樂透,二十億!
  在震驚之餘,我還聽到隔壁研究室的阿燦看影集太過激動的大喊:「喔!傑克!炸彈要爆炸啦!」

  是啊!Boom!
  我果真生在一個最棒的世代!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