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對日常生活與人文歷史的細膩體悟。--《火花旅館--啞石詩選》

2015/9/7  
  
本站分類:創作

詩人對日常生活與人文歷史的細膩體悟。--《火花旅館--啞石詩選》

「有一天 我會躺在山谷永久睡去/只為成為另一個眾神樂意品嘗的甜橙/成为駐留於塵土深處的微型月亮」——〈青城詩章.守護神〉

本書共分九輯,分別收錄中國當代詩人啞石於1997年~1998年、2001年、2004年、2006年~2008年、2010年的創作作品。詩中透露出詩人對日常生活與人文歷史的細膩體悟,是認識啞石詩作的重要詩選。

 

內容試閱

青城詩章

〈進山〉
請相信黃昏的光線有著濕潤的
觸鬚。懷揣古老的書本 雙臂如槳
我從連綿數里的樹蔭下走過
遠方漫起淡淡的彌撒聲。一叢野草
在漸濃的暮色中變成了金黃
堅韌 閃爍 有著難以測度的可能。
而吹拂臉頰的微風帶來了錚鏦的
泉水、退縮的花香 某種茫茫蒼穹的
灰塵。「在這空曠的山谷待著多好!」
一隻麻鷸歇落於眼前滾圓的褐石
寂靜、隱秘的熱力彎曲它的胸骨
像彎曲粗大的磁鍼。我停下來
看樹枝在瞑色四合中恣意伸展―
火焰真細密 繪出初夜那朦朧的古鏡。

〈滿月之夜〉
現在 我不能說理解了山谷
理解了她花瓣般隨風舒展的自白
滿月之夜 灌木叢中瓢蟲飛舞
如粒粒火星散落於山谷濕潤的皺褶
有人說:「滿月會引發一種野蠻的雪……」
我想 這是個簡樸的真理:在今夜
在凜冽的沉寂壓彎我石屋的時候。
而樹枝陰影由窗口潛入 清脆地
使我珍愛的橡木書桌一點點炸裂
(從光滑暗紅的肘邊到粗糙的遠端)
曾經 我晾曬它 於盈盈滿月下
希望它能孕育深沉的、細浪翻捲的
血液 一如我被長天喚醒的肉體
遊蕩於空谷 聽山色暗中沛然流泄

〈雷雨〉
被一根充滿靜電的手指緩緩地
撫摸 沒有不安。這是先兆:
山谷中的雷雨來得總是那麼自然!
微風催促微褐、溫存的指頭
沙沙地 將萬物包裹的細小靈魂
從裡到外摸了個遍:黃葉肥大
漿果正把油亮的脂液滴落如絨的苔蘚……
接著 雷雨會在漸漸空闊的身體裡
升起、釋放 引發出山谷巨大嗡鳴的震顫
也許 這裡的雷雨與別處沒什麼不同
我能肯定的是 幽暗與明亮交錯的山谷裡
雷雨會使飛鳥的骨骼變得硬朗
而彷彿突然間冒出的花花草草
在喊:「嗨 讓我流水般活上一千年!」

〈黎明〉
勿需借助孤寂裡自我更多的
沉思 勿需在鏡中察看衰老的臉
其實 那鏡子也和山谷的黎明
一樣朦朧。今天的黎明就是
所有的黎明。露水、草霜、清淨山石
偶爾會洩露礦脈烏黑的心跳。
「你未來之前它就這樣做了。」
現在 你是一粒微塵溶在黎明裡
築一間石屋 只是為了更為完滿地
體驗肉體的消亡 體驗從那以後
靈魂變成一個四面敞開的空間:
昆蟲、樹木在這裡聚會、低語
商議迎接沐風而至的新來者
就像鏡子迎接那張光茫四射的臉。
野蘋果樹林
石屋背後的山坡上 有一片
野蘋果樹林。大概占了半畝地左右吧
去年 我用山溪裡搬來的圓石
壘堆石屋時 還不覺什麼異樣。
今年春天 一個藍霧散盡的清晨
山谷才指點給我這美妙的景觀:
密密匝匝的白花如浴女羞怯的凝脂
正在屋後攝魂地晃閃……「怎麼這樣粗心呢
即使作了祕密之美的鄰居也不知曉?」
我想:不能隨便去探訪這片果林
要等到初夏 一個大風驟起的黃昏
當成熟的果子劈劈啪啪墜落屋頂
我會飲著溪水 品嘗那賜予我的
直到一種甜澀的滋味 溶在骨髓裡面……

〈交談〉
今天是個晴和、新鮮的日子
撥開齊腰深的草叢 在山谷裡
我找到了那些鳥蛋藍幽幽的聲音:
暗褐是野鴿的 銀白是雷鳥的。
作為山谷中萬千事物恬靜的一員
我站得如此之近 又深深注視著……
或許 我真的領悟了植物們
潦亂中的精確有序 領悟了動物
溫順隱忍、但又迥然相異的命運―
瞧 山體裡潛伏的鎢礦正沙啞地
悸動 其額頭潤澤、堅韌……
而當我試著與周圍徹夜地交談
那雙宏大之手就會使一切變得簡拙
像流泉 轟的一聲將星空、微塵點燃。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5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