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鐘鳴詩作的重要詩選。--《垓下誦史--鐘鳴詩選》

2015/9/7  
  
本站分類:創作

認識鐘鳴詩作的重要詩選。--《垓下誦史--鐘鳴詩選》

「我要亮出標準化的斜肩,那是我沿著傾斜的北方鐵路/走得太多的緣故——我要用/它來丈量我的態度和自由。」——〈我只能這樣〉
中國當代詩人鐘鳴(1953-),本書收錄鐘鳴精華詩作99篇,其中包含作者緬懷已故知名詩人張棗的詩作〈畫片上的怪鳥〉。是本認識鐘鳴詩作的重要詩選。

 

內容試閱

中國雜技:硬椅子

1
當椅子的海拔和寒冷揭穿我們的軟弱,
我們升空歷險,在座椅下,靠慎微
移出點距離。椅子在重疊時所增加的
那些接觸點,是否就是供人觀賞的
引領我們穿過倫理學的蝴蝶的切點?
或在百善之首,本就該有這樣的形貌,
或是因為疊得太高而後傾斜的某種食物?
他們要爬得很高很陡峭來讚美這種配給。
這些攀登者,有那種讓影子入木三分的
功夫嗎?那得操練勇氣,把魚嘴上一塊
暈斑看作是椅子的玄學者,非常狡猾地
給他們的一種軟器械或一種哭訴的智慧。
當他們頭腳倒置,像一隻瘋狂的蜘蛛,
把它的網和目光傾吐在股掌最細的脈絡上,
血會逆流嗎?柔術輕身會讓人更加超然嗎?
問問青銅鑄成的先知,他滿口輕笑著的
肖形的渾天儀,是否就是那些青蛙、龍和星宿?
爬高者在椅子上,像侏儒般倒立,露出破綻來,
看它是詩,天梯,還是椅子,或椅中的偶人?

2
「皇帝最怕什麼,椅子。」
椅子繃緊的中國絲綢,滑雪似地使他滑向
冬天,他專有的嚴冬。深邃的目光,將要
對付他,將他以運動來打掃,靠椅子和他
用準確音調說的錯話,一種病的權力。
但,誰知道,人民該做些什麼呢?
這些傾覆之下的免於自由的好心人,
非常死板的緊緊地盯住他的不清潔,
因此我們有責任讓嘴和椅子光明磊落。
在皚皚而無雪的冷漠和空虛裡,
在繃得像陶土一樣的千人一面,
他坐出青綠,黃色,絳紫,制度,吃住軟硬,
兼施暴力和仁慈。他以硬氣功練出的頭面,
能夠發熱,把經筵像巨缸頂到我們旋轉的
頭上,我們便有了讀書月,有了豐雪兆年,
我們的勞動和王的親耕也將被認同,
文武嘴,筆直地出來,計較所得所失,
而王,在小事的交椅上則看到座次。

3
我們有「私」嗎?公開後將不會存在,
並非名義上這樣。我們能否有被公開後
仍然存在的那種「私」,那種恪守,
因傳種的原理而被愛和它的狹義橇動?
其中,有許多隱秘能被破解,你相信它,
就能果腹。我們真有「私」嗎,像椅子,
僅屬於那攀緣之手,唯一的,非別的手,
不是所有的時候,也不會在其他椅背上,
或靠著它難以理解地趨步昇至風險和
眾矢之的?在它私下沉落的光亮之中,
有輕抬的腕托給它永遠被遺忘的輪廓,
如今,他們的臉,薄如椅子所感受的那層
地板的空響,扣人心弦,但,這是誰呢?
僅在一個初春短夜就讓所有的人熬了
一千零一夜;一個處子裸露,大膽而無羞,
所有的女人便通感了他的裸露,是誰呢,
使得我們的面子像拼湊椅子的薄木板,
因為缺乏表情而被瓦解,讓鐵人和硬骨頭,
從雜耍裡走出來,而人間私事則成了「醜聞」?

4
她們練就一身的柔術,卻使我們硬到底,
不像肋骨在我們體內,能恕罪,得救;
不像一株蔓,牽引著鳥和它定時而歸的
幸福,災難已降臨,我們在藍羽支的
微微的血浸中就看到了,但,此刻,
卻是前所未有的寧靜。她們也不像
夏季的雪,靠著攀緣和呼吸的高度就
聳起它的凌亂和潰散,讓它最細的顆粒,
流過軀體的死角,在俗套的舞臺上,
像一根很瘦的腰帶拴住解悶的雜技團,
在那裡,加重它的表演,而實際上,
她們只是像忍受服裝一樣忍受刺激,
跳七盤舞,把鋒利的鋼劍舞成頭飾,
與箱子一起身首異處,還可以
讓醋把腰和對椅子的關照痠至腳跟,
一朵花就承受了她們全部的輕盈和美。
她們的柔和使椅子像要一個軟枕頭
似的要她們,要她們燈火裡的技藝,
要她們柔軟胸部致命的空虛。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