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鋒與古典交錯的漢語詩學張力。--《革命要詩與學問--柏樺詩選》

2015/9/7  
  
本站分類:創作

先鋒與古典交錯的漢語詩學張力。--《革命要詩與學問--柏樺詩選》

本書分為上下兩卷,上卷為《在南京》,主要寫於2012年,下卷為《飛魚武庫時》,全部寫於2013年,全書共收錄詩193首。詩中暗示或乾脆地指向了一種詩的新學理,同時特別以上下部的風姿展現和前調了先鋒與古典交錯的漢語詩學張力。

 

內容試閱

對酒

操琴者在夢遊中摸水,醒來;
而魚嘴已老了,在哭。
破曉的古銅聽見
一個身體,又一個身體。
磨光的金屬天空有何不妥?
轉眼,消息正好:
濃蔭下,光陰裡
那滷味不錯,恰外遇酒肥人肥詩肥。
2012.8.12  星期日清晨
------
在南京

比起我們走過的地方,我們的生命顯得那麼短暫,彷彿我們不曾來過。
―赫塔‧米勒《物件,皮膚盡頭的地方》
冬天,他的皮膚發燙,得有個去處
去哪裡呀,1988,惟餘孤紙或孤枝。
一封信寄自西德的特里爾―
讓我們來聽那乒乓,一聲、兩聲。
此地水包皮很近,某人已注意了:
這孤子,這山楂,這酒,這燙
這中山門外,這衛崗,這南京農業大學。
1988,我沒有辣油,也沒有陌生的拖鞋
我只是在南京,在南京,在南京……
2012.8.13
------
重慶之憶

有時,我們用脊椎來記憶,而非腦筋
用膝蓋、肩膀,甚至指甲來記憶
用足、用眉、用耳、用齒、用唇……
1972,重慶上清寺聚興村的一個中午
楊君和他父親的眼睛同時天真地鼓起
春陽臨窗,宛如民國無事的一天……
劉項原來不讀書嗎?多年後,坑灰已冷
又一個點燈的陰天中午,2012在成都:
突然,我用鼻子記起了這一幕……
2012.8.30
------
問堂客

聽詩享受的可是語調
沽酒珍惜的卻是春錢
賤荊、拙荊、山荊呢
媳婦、老婆、愛人呢
那學生舌大不苟言笑
開口問你家堂客如何?
2012.9.1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