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作家范煙橋近40年的人生見聞。--《茶煙歇--范煙橋的人生見聞》

2019/7/19  
  
本站分類:創作

民初作家范煙橋近40年的人生見聞。--《茶煙歇--范煙橋的人生見聞》

「夜上海 夜上海 你是個不夜城
華燈起 車聲響 歌舞昇平」
──〈夜上海〉(原唱:周璇,作詞:范煙橋,作曲:陳歌辛)

范煙橋,在文史研究與小說、電影、彈詞、詩歌、作詞、猜謎等雅俗新舊文學領域多有建樹。他也是電影編劇,更是流行歌詞的寫手。「金嗓子」周璇所唱的〈夜上海〉,歌詞即為范煙橋之作。

1933年,范煙橋以歷年筆記整理成專集《茶煙歇》,由章太炎、吳湖帆題字作扉頁。書籍收集了范煙橋近40年的人生見聞,200多篇隨筆;說的是近代風雲人物,各地小處美食,登山遍覽之情,拍盡欄杆之意。人物軼事,有況周頤、石達開、翁松禪、胡雪巖、陳蛻庵、蘇曼殊、汪笑儂、畢倚虹、吳湖帆等;另有小說家言,《孽海花》、《三笑》、《珍珠塔》、《儒林外史》、《品花寶鑒》等;還有飲食之道和典故,談拙政園、燕子礬、瞻園牡丹、莫干山日出諸景物,述碧螺春、雞頭米、麥芽塌餅、閔餅、狀元糕、鴨餛飩與喜蛋等。書中所述均為其數十年間所經歷之事,又多涉及南社風流,說林軼趣,尤屬娓娓動聽,堪稱掌故筆記之佳著。

本書重新排版、點校,文史專家蔡登山專文導讀,精彩重現原書風貌!

立即訂購《茶煙歇--范煙橋的人生見聞》

 

內容試閱

│蘇州頭│
  蘇州頭,揚州脚,爲以前女子所艷稱。光復後,尙天足,揚州之脚,便成落伍,蘇州之頭,依然不減其聲譽,雖曾有數度之變更,而光滑可鑑之致,猶未失其向具之美點。有貧家婦專執此業者,稱梳頭娘姨,日蒞理髻,月取一二金不等,蘇州女子之愛其頭。亦云至矣。自截髮風行,蘇州之頭,起大變化,雖小家碧玉,亦鮮有蟠雲簾下者矣。

│鴿之性道德│
  兒輩自外家攜二鴿歸,一灰色;一白色而黑尾,合處籠中,粥粥如雞雛,去其豐羽,恐其破籠飛去也。鄰有甲,愛鴿成癖,故能知鴿性,見余家二鴿曰:兩雌不殖,且易消瘦,宜爲之擇偶,他日以一鴿來,雄也。處兩雌間,初弗諧,既而與灰色者暱,白色而黑尾者避之若凂,後雄者不容其同食,每以喙啄其冠,冠羽片片落,血涔涔下。雄者猶弗舍。甲至,謂宜去白色而黑尾者。如其言,果兩兩相安,時比翼親暱如人之有畫眉之樂也。

│長春宮之剩粉殘脂│
  陳佩忍先生於十四年北上,參與清宮古物之整理。於長春宮見宮女內室有高底繡履,錯雜於地,几上案邊,亦遺下脂盒粉盝,紅白斑爛,有如落花狼藉,復於宮外遇一宮女,垂辮插花,長袍高履,別有風韻,據云:此是平時裝束,若逢令節,至各宮后妃處慶賀,則垂辮者須易爲蟠雲高髻也,溥儀出走,較之後主之揮淚對宮娥,更爲匆迫,若輩長在深宮,無一技之能,一旦被遣,何以生活,故有墮落而爲神女者。

│豆餅│
  無錫人稱葉子戲爲豆餅,或云係鬥倂之諧聲,言各以零牌鬥出俾倂合成對,猶之蘇州人稱馬弔爲碰和也。或云爲鬥牌二字之轉變。戲時須得四人,一人洗牌,牌置銅船中,其式如靴,依次取牌,鱗比手指間。牌之兩端繪點,中飾五彩,或天官,或美人,不讅其名。他處鮮有嫻此者,梁鴻溪畔,則家喩戶曉,傾蓋相逢,每以「日來曾喫豆餅未?」爲問,不悉者必驚愕,因豆餅爲農家肥田飼牛之物也。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