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婚姻往事》(第五部分)

2015/8/31  
  
本站分類:創作

中篇小说《婚姻往事》(第五部分)

6

一近年底,單位顯得很忙,無事忙。述職,填表,年年都在重複同一內容。亞光握著筆,其實把去年的日期改一下,這個枯燥的遊戲,便可完畢。

有幾個人肯定跟她一樣,也是改了改日期,不然,不會交得那樣快。這些人近期更關心的,是人事變動。聽說書記要走,走一個,騰出一系列,如果旱地拔蔥,就盤活了全局。那些開會喜歡拿筆戳表現的,都有晉位的可能。亞光看著她們匆忙的腳步,神秘的背影,有些幸災樂禍。

她們教科所的《教育與研究》,錢副主編和孫副主編都在暗暗努力,錢編人長得不錯,對領導拍諛詞也恰到好處,但經濟實力不行。孫編來得晚,資歷淺,相貌也不佔優勢,但她家底厚,捨得砸錢。大家都覺得孫編更有勝出的可能。《教育與研究》看似個清淡的口兒,一年四季稿子發不完,只要職稱評定不結束,她們就永遠有生意,天天稿件的匯款像雪片……

    錢副主編最近在打扮上,是越加的投入,她一定是想在形象上,給自己增分。孫副主編也不示弱,但怎奈,她的披掛屬於使反勁,那兩截火腿腸一樣的短腿,插在靴子裏,實在不好看,露短暴怯。小李曾說,咱們教科所啊,全是當官兒的後代,你摸著腦袋數數,哪一個不是這家的兒媳,那家的弟媳,還有兒子閨女,倒不出三輩兒,都有來頭。

不用倒三輩兒,兩輩兒之內,都是親戚。亞光知道錢編的公公曾當過教育廳巡視員,現在沒勢力了。孫編的,婆婆的關係七拐八拐,也跟教育廳有關係。不說別人,就是孟亞光自己,沒有二姐亞明,她當年一個縣印刷廠的小校對工,能來到教科所?後來由於亞麗的事,二姐生她的氣,看她也不是當官的料,就由著她了。亞光進編輯部二十來年,連黨員都不是。二姐問過她此生的志向是什麼?她說要著書立說,當女魯迅。

同事小趙進來了,進來就出去了。小趙非常能幹,她除了編輯部這點事,一直在外面兼職做書稿,教材啊,輔導啊,都是出自她的手。

通聯小周進來了,進來拿了個什麼東西也出去了,亞光猜測她准是去了書記屋。教科所裏,書記和所長都當家,但平時,大家看得出書記的威力更大,更有權力。小周人乖,她一般的時候,是請示了書記,再去所長那彙報一遍,誰都不得罪。

曠大的辦公室,就剩了孟亞光一個人。望著窗外,她胡思亂想。大姐借的錢,什麼時候能還呢?還得寸進尺,舊債不還,又提新的。這些還都不是最愁的,現在亞光發愁的,是家蓓的高考。過了年,這個問題就直逼眼前。家蓓成績不好,上那種拿錢就上的三本,純屬瞎耽誤工夫兒,還浪費錢。周圍的同事,朋友,差不多提起誰家的孩子,都是出國留學了。家蓓在國內上不去好大學,能不能也留學呢?這個問題,讓亞光又一次想到了錢。留學可不是個小數目,一套房子錢吧。她這樣想著,手機響,是家蓓的老師,讓她中午來一趟。

“來一趟”,亞光養家蓓長大的十八年裏,被老師命令來一趟,已是家常便飯了。一接到老師的短信或電話,亞光就知道要“來一趟”了,家蓓又惹禍了。在家蓓小學的時候,亞光曾經用不再上學威脅她,而家蓓呢,她小小的年紀,也會反威脅,她說她要去找她的爸爸。

她哪有爸爸啊。聽到家蓓這樣說,亞光就沒脾氣了。她會抱起家蓓,說起別的話題,或者耐心教育她,聽老師的話,別讓老師總找家長。

家蓓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亞光發現了這一點。

這一次,她又犯了什麼錯誤呢?亞光看了看時間,決定路上吃碗面,就去面見老師。在她站起身,鎖抽屜時,錢副主編回來了,看她低垂的眼皮兒,不開心的嘴角,亞光心裏感歎,人生的不快,真是各有各的不同啊。

亞光熟門熟路,走廊上,已經站了三個家長,看穿戴,不是經理就是政府職員,都乖乖的站著,為了孩子,他們現在的身段都很低。一家一胎,真是把中國的父母給坑苦了,哪是養兒養女,分明是在供祖宗啊。有難同當,亞光的心理好受些。按順序,她站在了第三個人的後面,然後看手機上的時間,一個一個的叫,一個一個的教育,輪到她這兒,得什麼時候啊。

讓她驚喜的是,第一個家長出來,到了她們兒,一收,把她們都叫進去了。周老師還客氣,讓她們都坐。那個經理樣的人不習慣坐在小椅子上,他半倚半坐在椅背上。另兩個女人,都仔細的分辨椅子面,刮不刮她們優質的褲子,大衣,虛虛的將就著坐了。亞光是牛仔褲,她吹了一口,踏實地坐下。全體一致仰望周老師,等待教誨。

周老師先說高考這麼緊了,不但學生們要緊,家長也不能放鬆,你得比你的孩子還緊。然後,他說了學校的難題,升學率,他們的工資,獎金。這時候,他才把目光轉向了亞光,和另一個男人的臉,看完她看他,說你們,都不能大意了,這兩天,孟家蓓正和王唯一,打得火熱。

對面的男人看來是王唯一的家長了。

“你不學,也別拉別人的後腿,在這個節骨眼上。你——”他一指亞光,說我就直說了吧,你家孟家蓓,她放棄了,也拉得王唯一,沒心思復習,成績飛流直下。“還有,”他又看了另一位家長,叫她家孩子的名字,亞光沒記住,挺難記的一個名字,分不清是男孩女孩。他說那孩子本來學習挺好的,現在,也跟著孟家蓓一塊瘋,瘋得要命。“昨晚,那幾個瘋丫頭,半夜才回來。我真不明白了,現在的女孩子,怎麼比男孩還淘,還瘋,還難管!”

亞光的臉皮最熱了,瘋丫頭帶頭的,准是她的家蓓。老師在班上多次點名,說她腥了一鍋湯。一個小姑娘,總是像農民起義軍,首領。這些評價老師都給過。亞光低頭不是抬頭不是,她連羞臊都沒有了,自己養的孩子,不錯,她一直想把她培養成白天鵝,可是,這孩子……隱痛讓亞光的表情有些怪異,周老師接下來說的各家管好各自的孩子,孟家蓓的高考不作指望,如果家長能領回去,不參加考試,學校將會非常感激她們等,她都聽了個大概。最後,周老師還給她鞠了一躬。正是這一躬,讓亞光清醒並下定決心了。

從老師辦公室出來,亞光跛足一樣向大門口走去,那是很長很長的一段路,重點中學,外國語學校,紅頂,塑膠,這個漂亮豪華的中學,耗去了她多少銀子?到頭來,換得這樣的結果。亞光並不富有,她投血汗錢,一切的一切,只是為了彌補女兒沒見過父親的歉意。可是,可是,灰心讓亞光覺得自己的身體成了一片布,在飄,她走得很無力,沒支撐,在出校門的一刹,感覺後面有人,回頭,一個弱單的身影,兀地蹲在花壇後面了。

家蓓的一藏,讓亞光淚水終於湧出。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