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版的開膛手傑克。--《似罪非罪》

2019/7/9  
  
本站分類:創作

現代版的開膛手傑克。--《似罪非罪》

留日新銳導演作家.胡仲凱,突破前作範疇的獵奇開展,
以傳說中的殺人鬼為名,深入臺灣社會人性黑暗面的衝擊性問題作品!

位於臺中的某棟公寓曾發生一起奪去四人性命的慘案,林亦菲的姊姊也在這起意外中喪生。
十三年後,亦菲成了刑警,她的志向可想而知。

某日,河堤旁的橋下出現一具女性遺體,駭人的是,遺體被狠毒地開胸,心臟也從遺體內被取出。
亦菲接獲通報後趕往現場,就此開始了沒日沒夜的調查,加入專案小組,與前輩羅德華共同著手辦案,疲累感卻壓得她喘不過氣。
還沒找到有利的線索,警局又收到來自自稱兇手的包裹和信件。包裹中是被害者的心臟,隨信署名為「開膛手傑克」。
宛如世紀謎團重現的案情陷入膠著,被害者卻又接二連三地出現……她們犯下什麼必須遭受「懲罰」的罪孽?又是誰不惜讓雙手染滿血腥,也要肅清過去那段被遺忘的罪惡?

而深藏在亦菲心中那段慘痛的記憶,也逐一被喚醒。

立即訂購《似罪非罪》

 

內容試閱

序章

穿越車馬如龍的大馬路,昌瀚一手提著公事包,一手扣著西裝外套的衣領掛在肩膀上,因為剛入夜,暗藍色的夜空中還殘留著些許餘暉。
轉入巷子後,彷彿穿過一道無形的隔音牆,大馬路上吵雜的引擎聲完全被隔絕在外,當耳邊回復寧靜,昌瀚的身子也像是即將熄火的引擎,頓時失去動力,工作一整天的疲憊在此時毫不留情地侵襲昌瀚的身心。
這天的空氣潮濕悶熱,昌瀚暗自慶幸只有通勤時需要身在戶外。
還是快點回家開冷氣吧。他暗自思考,同時決定該如何解決晚餐。
昌瀚在巷內的某家便當店前停下腳步,招牌下掛著條列便當種類的簡易看板。明明種類不多,昌瀚卻遲遲無法作出決定,或許是疲憊感已經漸漸影響了他大腦的運作。最後,他選了排骨便當外帶。
等待的時間說不上短,這個時間點正好是外食族會出門買晚餐的時刻,排在他前面的客人自然不少,這段空檔,他點起了菸來抽。拉了拉襯衫領口,濡濕的汗水使他的身體和襯衫黏在一起,渾身不自在。
現在是八月初,對昌瀚來說是一年之中最難受的時候,他不喜歡夏天這種會讓人煩躁鬱悶的季節。
拿到了排骨便當,昌瀚便直往住處的方向前進,他就住在下一條巷子的日式舊公寓,那棟公寓很像是日本電影中常出現的那種,以一條長長的走廊連接每一戶的大門。那棟公寓是他從小到大生長的地方,現在更成了父母留給他的遺產,約五層樓高,每層只有五戶,但真正在住的也只剩下兩到三戶,不少住戶早已搬離那裡。公寓的外觀破舊不堪,看得出來屋齡已高,而現今街道上也已經不常見到這種形式的公寓了。
或許這棟公寓再過個幾年,也會因為都市更新被拆除吧。昌瀚時常會有這種想法。
到了公寓前,按下了電梯的按鈕。這棟公寓的電梯是直接設置在騎樓下方,也就是說,任何人都可以打開這棟公寓的電梯,但若是要上樓,就必須用感應式磁扣,所以在維安上沒有任何問題。雖然這棟公寓也有樓梯,但卻是在騎樓的另一頭,這是因為電梯是在公寓興建完成後一段時間才加裝的,考慮到建築結構等因素,電梯才會設置在與樓梯口相對的另一頭。
按鈕旁小螢幕上的數字從5變換到4,接著到3的時候暫停了數秒,才變換到2。
數字變換成1,電梯門一開啟,只見三名女子神情慌張,伴隨著喘息衝了出來,接著頭也不回地衝向街上。
昌瀚不以為意,只瞥了一眼便泰然走入電梯,按下四樓的按鍵。他回想那三名女子的面容,他認得其中一位,是住在五樓的女大學生,偶爾會碰見,也打過幾次招呼。而其他兩位則未曾謀面,看起來與女大生年齡相仿,昌瀚猜想應該是她的朋友。
走出電梯是一條開放式走廊,不長不短,昌瀚的住處就在第三戶。
當昌瀚正要打開家門時,赫然聽見樓梯口的方向有些騷動,似乎是從樓下傳來的。聽起來是急促的腳步聲,而音量漸小。
原本不想多加理會,但某種意識卻忽然觸動了他的腦神經。
這時他想起,剛剛電梯確實在三樓停留了片刻,而到一樓時,從電梯出來的卻只有五樓的住戶和她的朋友,且又帶著慌恐的表情,怎麼想都覺得奇怪。
好奇心驅使,昌瀚將家門重新鎖上,決定走下樓梯一探究竟。
到了三樓,他望向筆直的走廊,起初只是帶著隨興的心態,但當他看到眼前的景象時,卻令他張口結舌,不寒而慄。
一名女性倒臥在圍牆邊,全身佈滿鮮血,看上去已沒有任何氣息。
倒胃感竄上喉嚨,接著冷汗直冒。昌瀚又望向走廊深處,另一名女性倒臥在走廊正中央,身上穿的白色制服已被染成鮮紅色,胸口能明顯見到如同開胸般的大道傷痕。昌瀚認出來了,那是住在這層樓的女高中生。
再回過來看,倒臥在圍牆邊的那名女性,的確也是住在這層樓的住戶。
還來不及反應眼前的狀況,這時的他大腦已完全空白,手上的公事包、便當以及西裝外套摔落在地,發出聲響的同時,似乎吸引到什麼東西的注意,走廊的更深處傳出動靜。
昌瀚注視著更遠處,一名男子轉過身面向他,男子的白色汗衫上沾染著血跡,眼神直勾勾地狠瞪著他。
昌瀚硬拖著無力的雙腿,緩緩向後退。
男子發出野獸般的喘息,手上握的西瓜刀反射月光,隨同著血漬映照出令人忐忑不安的光芒。

1
林亦菲喝下了最後一口咖啡,身穿灰色圍裙的男服務生正好走了過來。
「請問需要幫您收拾嗎?」服務生看著亦菲,卻絲毫不看坐在她對面的王詠蓁一眼,明明詠蓁的咖啡早已喝完。
「嗯,麻煩了。」
如亦菲所想,服務生只收了亦菲的杯子。原本亦菲想讓服務生也收走詠蓁的,但詠蓁以手勢示意不用了。
詠蓁待服務生離去後,繼續了剛剛的話題。
「妳還是找時間去看一下醫生比較好吧。」
「不要緊啦,這點程度還不影響生活。」亦菲望著坐在對面的詠蓁,鎮定回應。
「那只是目前的狀況而已啊,要是哪天突然變得嚴重就來不及了,這說不定是身體給妳的某種警訊。」從詠蓁的語氣和表情,能感受到她發自內心地為亦菲著想。
亦菲心中一股感動油然而生,活到現在,很少有朋友能如此關心她,無法言喻的情感觸動心頭,暖意十分。
其實亦菲最近不時會有頭痛的困擾,但每次發作頂多持續數秒,所以她並沒有特別在意,最多只是到藥局買了口服的止痛藥。
「好啦,我會找時間去看的。」
亦菲就算以再正經的語氣回應,詠蓁的表情仍像是感覺自己被敷衍。
「要是妳不想一個人去,我可以陪妳。」詠蓁的神情認真。
「那等我有時間去的時候,我再聯絡妳吧。」
「千萬別這樣說了就算了喔,我隨時等妳的電話。」詠蓁說完後看了一下手錶,時間是晚上九點半。她接著說,「今天先到這裡吧,妳工作也累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亦菲也看了自己的手錶,時間確實不早了,她再看向詠蓁,白淨的面容配上看起來不怎麼和善的五官,要是不認識她的人絕對想不到她內心是如此溫柔。
她們並肩走出咖啡廳,店員向她們道了聲「謝謝光臨」。
「我順便送妳回去吧。」亦菲問。她今天是開車過來的。
「不用啦,妳就趕快回家休息吧。」詠蓁灑脫地說,同時推了亦菲的肩膀,將她推向停車場的方向。
「我沒關係啦,花不了多久時間的。」
「今天真的不用了,我剛好想散散步,下次吧。」
即使亦菲不確定詠蓁是否真的想散步,但既然她都這麼拒絕了,也實在不好意思再堅持要送她回去。
「那妳路上小心喔。」
「嗯。」詠蓁簡易地回應,走向街上。
看著詠蓁的背影,一股暖意又湧了上來,從她們認識以來,亦菲就時常受到詠蓁的照顧,雖然有時候亦菲會想做點什麼來回饋詠蓁,但詠蓁總是大方地要亦菲照顧好自己就好。比起自己不易外放的性格,亦菲一直希望能像詠蓁一樣坦蕩豪邁。就連當初準備考警大的時候,也是詠蓁給了亦菲極大的鼓勵和勇氣。
亦菲坐上白色豐田ALTIS的駕駛座,發動引擎,開往位於勤美術館附近的租屋處。
路途上,亦菲播放著西洋樂曲,她特別喜愛古典類型或是聲樂的音樂,這能有效舒緩她工作或是生活上的疲勞。
回到住處後,亦菲換上輕便的T恤和運動短褲,什麼也沒做就先跳了上床,她側躺著,一邊滑著手機。
亦菲的住處是單人套房,簡易的格局配上木質感裝潢。雖然她從開始工作後就沒有與父母同住,但偶爾還是會回家看看父母,她的父母住在市中心外圍,開車大約要花上一個小時。
些許的休息後,亦菲才到浴室卸妝洗澡,接著在吹頭髮時邊用筆電上網。
睡前,她走到靠牆邊的矮櫃前跪了下來,矮櫃上放著一張相片和小香爐,相片中是亦菲的姊姊。亦菲的姊姊在十三年前死於意外,她大亦菲兩歲,要是現在還在世的話,今年剛好滿三十歲。
上香時,亦菲的頭痛又持續了數秒,但不影響她的動作,照樣順利地將香插上小香爐。
上完香後,正準備關燈就寢時,手機響了。
這種時間點也太剛好了吧。亦菲這麼想,同時走到書桌前拿起手機。一看來電顯示,不出所料,是局裡打來的。
「喂。」亦菲接起手機。
「亦菲嗎,抱歉這時間聯絡妳,現在有緊急案件,因為人力不足必須加派人員,妳睡了嗎?」從手機另一頭傳來的是偵查隊長許慶明的聲音,那粗獷的菸酒嗓非常好認。
亦菲做好出勤的心理準備。
「還沒,請問要到哪裡集合?我馬上出門。」亦菲嚴謹地回答。
亦菲的工作是刑事警察,也就是俗稱的刑事或刑警,隸屬於臺中市政府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隊的偵查第一大隊,主要負責殺人、非法槍械、強盜等重大案件偵查,警階是警正二階,職別為偵查正。
看來今晚不用睡了。亦菲有這種預感。
果然,是一起殺人案。隊長慶明簡明扼要地說明後,要亦菲直接到現場,鑑識組及轄區行政警察等也正在趕去的路上了。
掛上手機後,亦菲打開衣櫃,因為刑警不需穿著制服,她換了件深藍色襯衫和牛仔褲並帶上刑警背心,上了簡易的妝後匆忙出門,整個過程不到五分鐘。
這次開車的途中,亦菲沒有打開音樂,現在不是該放鬆身心的時候。
從成為刑警以來,亦菲偵辦過不少殺人案,並都在不長的時間內破案,但這次不知怎麼地,內心似乎有某種想法正告訴她,這次可不像以前這麼容易。
輕微的頭痛又再度發作。

2
現場是大里區河堤旁的橋下,橋面與河堤垂直,雖然河堤是連接到主要交通幹道,但因為附近一帶土地多利用來設置工廠,平時不太會有人經過,路燈的照明也極為不足,無形中便成了貨物運輸的專用道路。
從不遠處就可以看見橋下外圍設置了許多交通錐和警示燈,也能看到人力管制,為的是提醒經過的貨車事先減速,並防止非相關人士逗留。
亦菲將駛來的白色豐田ALTIS停在現場附近,再步行至現場。橋下外圍已拉上封鎖線,周圍停了數輛警車也派駐數名轄區員警,亦菲向管制人員出示刑警證後,著上防護裝備便進入現場。
轄區分局長忙著指揮工作,偵查隊長和幾位前輩已在現場進行勘察,亦菲打過招呼後環視現場,橋下空間不大,約兩個車道寬,長度則約兩輛公車長左右,外圍雜草叢生,附近僅有一座鐵皮建築,應該是工廠用的倉庫。
當亦菲看到屍體時,即使有多年刑警經歷,嘔吐感還是不禁竄上喉嚨,胃部不停翻攪,被害者的死狀比想像中慘重得多。亦菲深吸一口氣試圖抑制倒胃感,而深夜的蟬鳴又不斷刺激她的感官,使她身體產生些許不適。
被害者是一名女性,身形偏瘦,穿著黑色襯衫和西裝外套,下半身也是黑色的窄裙,靠坐在橋樑圓柱並置身於血泊之中。她的胸口被狠狠地切開,傷口大小足以讓一名成年男子的拳頭伸進去,除此之外,胸骨和肋骨也被嚴重破壞,行兇手法相當殘忍。
除了胸口的傷痕外,身體其他部位沒有受到任何一點傷。
「嚇到了嗎?」偵查隊長許慶明在亦菲旁肅穆地問。
亦菲想故作鎮定,但面對已有數十年刑事經驗的慶明,她還是誠實地點了頭。
慶明接著說:「就算是做了大半輩子的警察,看過多少屍體,也很少會遇到像這種的。」慶明雙手抱胸,看著正在鑑識屍體的法醫,眉頭深鎖。
這種的?是指被害者胸口的刀傷嗎?亦菲在心裡發出疑問。
雖然手法確實兇殘至極,但以慶明的經驗,這應該還不至於讓他道出此話。亦菲暗忖。
亦菲再次往屍體的方向望去,這次她忍住身體不適,仔細端詳。她注意到屍體靠坐的圓柱上方,有著以紅色塗料畫出的同心圓,同心圓共有三圈,最內層的圓為空心。沒猜錯的話,紅色塗料應該是被害者的血液。
「是指那個……暗號?」亦菲問。以第一反應判斷,這同心圓的圖案或許是凶手留下來的。
歷年來的刑案中,幾乎很少見到兇手會留下暗號的。兇手會這麼做,似乎代表著什麼特殊意圖。亦菲不禁開始思考,又張望了一次周遭。
「那也是其中一個原因,還有另外一點讓人在意的是,被害者的心臟不在體內。」慶明說著,看得出心中藏著些許不安。
亦菲聽到時,差點忍不住大聲驚嘆。除了震驚,她也終於了解慶明所說的「這種的」是怎麼回事。她暗自祈禱,希望不要是起難辦的案件。
發現屍體的是一名貨車司機,目前正在局裡做筆錄。發現時間為午夜十二點左右,也就是約五十分鐘前。
慶明將目前大致的情況和待辦工作告訴亦菲後,亦菲便開始著手搜查,她負責距離屍體有點距離的橋下外圍,以現場狀況來判斷,應該不會是兇手或是被害者的動線,主要目的是搜索兇手可能丟棄的兇器或任何可疑物品。
現場周圍並沒有任何監視設備,距離這裡最近的監視器也是幾百公尺外的大馬路上了。知道這點後,不少人都不禁嘆氣。
不久後,各電視台的記者也紛紛趕到現場,轄區分局長派慶明向記者說明案情狀況。儘管透露的消息不多,但任誰都能想到,電視台一定會大做文章。
目前初步的搜查,依據被害者身上的證件判斷,被害者名為吳莉安,三十三歲,未婚,戶籍地址位於大甲區,距離被害現場有一大段距離。
另外,除了手機,被害者身上的錢財都還在,可知兇手的目的並非竊盜,而被害者也沒有被性侵過的跡象。
亦菲一面進行偵察工作一面思考,除了被害者的死狀外,遇害地點也值得留意,以一般人的正常活動範圍來說,根本不太會跑到這種地方。
兇手是在殺害被害者後才將屍體運到這裡?不對,不太可能。亦菲思忖,回頭望了屍體周遭。以被害者那樣的死狀,胸口被剖開又大量出血,且以現場血跡判斷,應該是現場遇害沒錯。
亦菲又推測,這起案件是預謀犯案的可能性較大,兇手一定是用了什麼手段將被害者引導致此地。
「有發現什麼嗎?」一名男性的聲音傳入耳邊,亦菲蹲著身子回頭望去,說話的是他的前輩羅德華。德華同隸屬於偵查第一大隊,資歷較亦菲深三年,警階是警正一階。
德華的皮膚白淨,眼神深邃,看似隨性的外表下卻也帶著一份理性,那雙眼底下彷彿能看透任何事。
「兇器或是其他證物的話……」亦菲搖著頭邊說,「目前沒有發現。」
德華泰然地點頭,一副亦菲的回答早已在預料之中的樣子。當德華打算開口再說些什麼的時候,屍體的方向開始有較大的動作,他們同時望向那處。
法醫鑑識人員正搬運屍體,看來已結束初步鑑識,接下來就是進行進一步的解剖調查吧。
「被害者的遇害時間似乎是六個小時前。」德華說道。
「也就是今天晚……」亦菲中斷了自己的話,又馬上接著說,「昨天晚上七點左右。」
「對,八月三十一日的晚上七點。」
「從遇害到被發現,竟然足足有五個小時啊。」亦菲思索著,但仔細一想這點其實也不足為奇,這條路本來就沒什麼人潮,而且就算有車輛經過,行駛時速想必也不低,加上七點過後天色已暗,被害者又是穿著深色系的衣服,要注意到也是件難事。
「先不論被害時間與被發現時間相隔多久好了,這起案件感覺就不是普通的殺人案,目前有太多事情需要確認,接下來的日子可有得忙囉。」明明事態嚴重,德華的態度卻相當從容,從他身上感受不到一絲焦躁,反倒是該保持鎮定的分局長已表現得心神不寧。
從亦菲認識德華以來,德華的做事風格一貫是如此,或許就是因為他隨時都能異於常人地冷靜,才會在他的警察生涯立下許多功績,要是維持下去,馬上就能陞遷警監。
這種穩重的性格,也是當初吸引亦菲的原因。德華同時是亦菲的前男友。
「總之,早上應該就會成立專案小組並招開偵查會議,到時候再來好好統整情報吧。」德華說完便準身離去,同時扭了一下脖子,亦菲能聽到他骨頭摩擦而發出咔咔的聲響。
深夜的蟲鳴和蛙鳴依舊不斷,現場的搜查工作也一刻不休地持續著。亦菲看了下手錶,一點十七分。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86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