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本能夠輕鬆唱學的當下國學。--《樗下詠莊子--用道家智慧解決生命困境》

2019/6/27  
  
本站分類:創作

第一本能夠輕鬆唱學的當下國學。--《樗下詠莊子--用道家智慧解決生命困境》

火車快飛,火車快飛,
穿過高山,飛過小溪,
不知跑過幾百里,
搭到家裡,搭到家裡,
媽媽看見真歡喜。

戰國莊子,名周蒙人,
窮居陋巷,織草鞋維生,
涸轍鮒魚,持窮不失志,
千金重利,卿相尊位,
寧快意其志而盡逍遙。
──改自兒歌〈火車快飛〉

本書每章以寓言成語做為主題,列舉生活中淺顯易懂的故事來做為引導,便於讀者在短時間內理解《莊子》蘊含的人生哲理。其次,因《莊子》篇幅過長,不易抓住要點。而本書亮點便是有著令人耳目一新、獨樹一幟的「唱和呼應」。將耳熟能詳的歌曲抽換歌詞,再運用諧音來改編歌詞,成就獨特的創意巧思,使讀者熟悉並把握《莊子》的精微奧妙。最後,再以「精神主旨」和「反思討論」作為說解後的延伸學習,將先哲處世哲學的核心意旨牢牢把握。有心有志於國學經典的愛好者,欲提升古典語文的閱讀能力者,意將《莊子》書中的思想智慧,應用於處世生命者,歡迎皆因愛《莊子》而共同邁向當下人生不同且多樣完美的可能性。

立即訂購《樗下詠莊子--用道家智慧解決生命困境》

 

內容試閱

【第一章 莊子簡介】

  1.莊子其書

  篇章簡介

  《莊子》一書分內篇、外篇以及雜篇,戰國中晚期逐步流傳、揉雜、附益,至西漢大致成形,然而當時流傳版本,今已失傳。《史記》載莊子「著書十餘萬言」。《漢書‧藝文志》著錄「《莊子》五十二篇」。惟今存《莊子》一書,僅存三十三篇,約七萬餘言,經由晉代郭象整理刪定,篇目章節與漢代已有所別。傳統觀點認為〈內篇〉為莊子本人所著,大體可代表戰國時期莊子思想的核心;而〈外篇〉和〈雜篇〉的發展縱橫百餘年,參雜黃老形成複雜的體系,判為莊子後學所作。司馬遷認為莊子思想「其學無所不窺,然其要本歸於老子之言」。不過,即便被認為是後學所作的〈外篇〉和〈雜篇〉,其與〈內篇〉思想一致,亦有其研究價值,故本課程成語寓言的揀擇,亦多收攝其中。

  內七篇要點大意

  (1)〈逍遙遊〉
  〈逍遙遊〉是莊子著作的首篇文章。開宗明義便點出了莊子心中超越嚮往的哲學總綱,發揮提綱挈領的作用,展現思想高遠的境界與形象。逍遙即消搖,也就是消解、消融的意思。意思是化解世俗所畫地自限、自築困境的有用無用之爭,而達到逍遙自適的高明進程。
  傳說乾隆下江南,途經鎮江金山寺時,眼見如此繁華盛況,便尋問高僧:一天之中,究竟有多少船隻來來往往於長江之中呢?高僧回答:僅有兩條船。乾隆不解問道:怎麼可能只有兩條船呢?高僧答道:一條為「名」,一條為「利」,整個長江之中來來往往的,無非就是這兩條船。
  試問:多少世人盡其一生,無不為一個「我」字所拘?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眾人為了各自利益頻忙蜂擁、勤煩奔波,苦了一生,又何曾有其一絲真正的快活自在呢?
  莊子身處戰爭頻仍的紛亂時代,一般知識份子要不孜孜不倦的宣揚自成派別的伐異理論,要不就汲汲營營的追逐個人的利祿功名。至於國家領導,更是熱血於開疆擴土而不惜大肆殺伐,更遑論是為了人民百姓的幸福安樂,而高舉著保家護國的捍衛旗幟呢?
  莊子崇尚老子之學,以「無」為其學說宗旨,強調無心、無為、無待,即遊心於無所待的無有之境。簡言之,即要人放下執念、泯除成見、順應自然,打破世俗價值,入於世而超乎世,體會物我兩忘,讓心靈虛空無為而達致萬物齊一之境。唯其釋放消解,才能將心打開,人間天地寬廣,與造化者同其逍遙,則將無入而不自得。如此一來,終能隨遇而安、隨處可遊於自在自得的逍遙之境。

  (2)〈齊物論〉
  〈齊物論〉可視為莊子的方法論。為步上超越嚮往的逍遙,因而在思維上深刻著力,在觀念中神妙而行。打通智慧的障蔽,旨在泯除對於外物以其相對性的觀察方式,肯定一切人與物的獨特意義與價值。去除成心,揚棄我執,透過忘言忘辯的進路,超越彼此是非黑白的對立,順著萬物天生的自然,達到「萬物一齊」、「道通為一」的思想境界。
  簡而言之,就是不執著於人非我是,相互給出尊重的空間,化解人事物的存在差異。平等看待迥異於彼此視角之真、善、美的價值觀念;公平的對待不同的宗教信仰、地方習俗、家庭傳統以及成長背景等等。尤有進者,先跟不同微笑的內在呼應,包容差異,設身處地,形成共識;如此一來,將會是對於自我釋出最最溫暖的體貼和善意的和解了。
  心知執著,咫尺天涯;虛靜觀照,天涯咫尺。即是〈齊物論〉所欲消解人類對於世俗價值的盲從與執著,從而成就了彼此自相異相非的衝突與對立,進升至相生相融的涵容與諒解。

------

【第九章 庖丁解牛】

  1.勞神傷身有恆養生

  故事引導:三種變形的人生境界
  尼采以自身體驗,試圖對跨越深淵的方法提出解釋。在《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一書中指出人生精神境界的三種變形,同時也是對於超脫於人間世中的超人誕生,與其精神三變的過程來做為變相呼應。三種變形分別為:精神如何變成駱駝,駱駝如何變為獅子。到了最後,獅子再如何變成了孩童。

  第一境界:沙漠之舟的駱駝
  代表著人類精神的最初階段,象徵著忍辱負重的入世性格,被動聽命於他人並承受命運的宰制。
  駱駝孤獨地在荒漠中行走,為了覓尋滋養生命的綠洲,為了突破逆境的堅毅生存,必須長期忍受烈日烤炙以及乾涸無助的揪心苦難。即使面對漫漫滾沙,前路茫茫,依舊肩扛傳統、屈膝承受。成就了只能負載,只有敬畏順從;不能創造,沒有抗爭能力。儼然是一個任重而道遠,死而後已的悲劇形象先驅。
  如同初初入行的社會新鮮人,工作物件認識不清,實務經驗不足,面對排山倒海的壓力,身不由己的隱忍,卻又不知為何而戰。以其「應該如何」照單全收的全然宿命觀,來做為長期生活及成長的價值指標,這便是所謂的駱駝精神,即人生修練的初階技法。

  第二境界:森林之王的獅子
  在諸多的無力感以及崩潰邊緣不斷地與之招手,終於在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下,於精神上蛻變成反抗格鬥的獅子。而一說到獅子,便讓人聯想為主動犀利,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敢於天下先,一怒而為天下懼的萬獸之王。勇於挑戰權威,扭轉價值,抨擊道德,爭取自由。成就了一個戰鬥力強,能夠主宰他人,勇敢做自己的主人。
  就職場而言,此時對於工作認識精確並有效把握,亦積累了足夠人生閱歷的實務經驗,懷抱人生,活出夢想,開創嶄新局面,處於高階熟技的光芒象徵。
  可人生豈有著絕對如駱駝般被動承載的宿命,又或是如獅子般義無反顧地勇闖宣戰。卸載傳統價值強加的負載,實現精神的自由解放,便意味著更要有著敢於承擔責任的風險與擔當。拳拳服膺誰與爭鋒之下的「我要」信條,在諸多困難的抉擇中,便不免於在蠻橫廝殺的野心上,聲嘶力竭的疲憊下,創造新價值的披荊斬棘裡,終於了終於,終於迷失了自我。

  第三境界:反璞歸真的孩童
  從傳統弱者、消極被動、敬畏順從、拳拳服膺並一直被賦予「你應該如何」的駱駝境界,進化為重拾生命主導權的開創強者、積極主動、挑戰權威、懷疑否定,從而開展出「我要如何」的獅子境界。
兩端不斷拋擲的駱駝和獅子,在歷經千錘百煉的成長艱辛路後,終於能夠回歸生命原點而再次出發。
  老子說:「復歸於嬰兒。」「專氣致柔,能嬰兒乎?」孟子亦言:「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超越了駱駝和獅子的被動至主動,脫胎換骨從而活活潑潑的在自在當下中展開心靈生命的新境界。風雨過後沉靜,破壞轉成創造,流放化為依歸,喪失終將回復。「我是!」「我在!」的聲音回蕩,這便是內在催生、主體確立,精神完善了意志。於是,天真爛漫的孩童境界於焉出現。
  孩童純真的誕生,是狂暴肆虐,是掙扎搏鬥之後的和解。生命有了神聖肯定,天地大美至善存在的當下,「依乎天理,因其固然。」便是個體超人真切湧現的使命。此刻反璞歸真的孩童境界,代表著內心的寧靜、和諧,天空澄明、大海湛藍。不再自我糾結,不與天地萬物對立,拋擲陳舊故步,才能更上層樓,才能將其自我生命,安立在含德之厚的心靈本真當中。
......

  2.存乎技中之道之心

  原文對焦

  庖丁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觸,肩之所倚,足之所履,
  膝之所踦,砉然向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
  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經首》之會。
  文惠君曰:「嘻!善哉!技蓋至此乎?」
                   《莊子‧養生主》

  踦:抵住。
  砉然:骨肉相離的聲音。
  騞然:比砉然更大的操刀切割聲。
  桑林:傳說中商湯王的樂曲名。
  經首:傳說中堯樂曲《咸池》中的一章。
  會:旋律、節奏。

  廚師替文惠君肢解牛。他手所接觸的,肩所依靠的,腳所踩踏的,膝所抵住的,無不嗶嗶作響。
  刀插進去,霍霍有聲,沒有不符合節拍音律的,既是配合《桑林》舞曲,也吻合了《經首》樂章。
  文惠君說:啊!真是太厲害了!此一技術,究竟是如何達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呢?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7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