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同的角度檢視自己與社會的關係。--《從電影中發現社會學》

2019/6/17  
  
本站分類:創作

從不同的角度檢視自己與社會的關係。--《從電影中發現社會學》

電影觸動人們的感官,
延伸心靈與思維層面的敏銳度,
引領觀影者從不同的角度檢視自己與社會的關係。

本書討論了五部電影:在《雙面勞倫斯》中,探討「跨性別」者在生活中實質困境與自我印象形塑的兩難,從社會各層面敵意與歧視的眼光,來檢視當代社會文化中的規範與行為體制;而《完美陌生人》是由人性弱點、窺視欲望、個體與他人互動、和諧與真實等面向切入,解剖的是婚姻長久經營的疲乏真相與各種困頓障礙;《悲慘世界》則是由影片思考社會中無處不在的偏見及對權力的傲慢,引出社會真實與假象的防護機制,釐清善惡與權力的界線;《飛越杜鵑窩》揭露體制衍生的社會議題與意識形態,本片的意涵早已跨越時空的限制,值得當代社會再行反思;《東京奏鳴曲》以普羅大眾「夾縫中求生存」的敘事內容,展現父權違建以及家庭與社會的偽善,揭露現代社會的壓抑與苦悶。

立即訂購《從電影中發現社會學》

 

內容試閱

Chapter 7 被動的人生--在夾縫中生存的《東京奏鳴曲》

被動的人生--中產階級的恐懼

導演刻意以長鏡頭呈現出「集體式」的畫面,一大群穿著黑西裝拎著公事包的「上班族與偽上班族」在早晨的街道如行軍隊伍般的來來去去,刻意的表現其一致性與毫無感情的機器感行進著;多幕的片段都在敘述哀傷的偽上班族們聚集的狀況,有在圖書館各自翹著二郎腿看報紙、有在公園魚貫的排隊領午餐、有在職業介紹所長龍跟進,他們不交談,更無目光接觸,只是無聊的各自打發時間,比較著誰隱瞞外人的手法更高明,比如對於自己「設定手機一小時響五次」等小動作的洋洋得意,也算是影片中笑中有淚的黑色幽默。無所事事的龍平碰到也被解僱的舊同學黑須,帶著他到處打發時間,教他如何利用不時的手機響聲假裝忙碌,掩飾失業,傳授他要如何把相關資料在期限內繳齊,否則會領不到失業補助,以及要另開一個新戶頭,免得有其他打工收入會露出馬腳等,這是一個嘲諷性極濃的片段表現;從互動的分析來看,人們都是根據他人「是誰」來決定自己的角色,每個人都是操縱者也是被操縱者,都必須依賴對方所給予的線索來互動,在此層面上沒有人可以超越其他人之上。

諷刺的是,越是想要維持尊嚴,就越是碰到挫折,當龍平找工作越來越不順利,壓力不斷增加時,竟然遇見一位刁鑽的面試員, 問了一個簡單又明瞭的問題,「你有什麼專長?」聽起來面試者的問話再簡單不過,但面部表情卻並非如此,這位年輕的男性昂頭站立在卑微緊張又面露惶恐膽怯的龍平前,以張揚的聲調與咄咄逼人的口氣追問著:「你有哪方面的能力?你能做什麼?請展現你的才藝讓我看看?」已無鬥志又被嚇壞的龍平,竟然怯生生的問道: 「你說的才藝能力,是指會唱卡拉OK嗎?」面試者怎會放棄這個羞辱的機會,他拿筆遞給龍平示意當成麥克風,叫他唱首歌來聽聽,當作加分;求職心切的龍平在萬般無奈下竟然也屈辱照做,可以想見他的走投無路,這是一場心境轉折的戲,從非主管不做的堅持,到逃避失敗後願意面對現實,雖然氣憤的龍平在離開應徵公司後將一切的憤怒屈辱對著公園廣場的垃圾桶又踢又打宣洩,但恍惚間,高傲的龍平彷彿已脫下「表演」的外衣與一直未卸下的「面具」,導演黑澤清就突然神來一筆的瞬間讓失業問題變成一場鬧劇。不久,難兄難弟的黑須因為妻子懷疑他,只好找龍平到家中進餐,以談公事為由不斷的互唱雙簧企圖繼續掩飾,但席間氣氛凝結,黑須妻子狐疑的眼神與女兒的壓抑充滿空間。餐後,龍平逕自到浴室梳洗,黑須的女兒則突然乖巧的遞上毛巾說:「這個給你用,叔叔,你也辛苦了吧?」此時電影中的小女孩是以邊說話邊躲藏的動作對照於因心虛愣在鏡子前無法動彈的龍平,原來一切早就被發現,導演巧妙的運用黑須的出現鏡映反射出龍平的心情,自有其安排連貫,直到某天,那位高中同學不再出現,龍平到他家附近張望時,才知夫妻倆已自殺身亡的殘酷現實,劇情以黑暗的手段呈現這一家人的奇特遭遇,彷彿也在預告龍平謊言後的未來是看不到任何曙光的。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54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