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你我的激勵之書。--《走自己的路:為身障者倡議爭取權益的阿里大哥》

2019/5/10  
  
本站分類:創作

寫給你我的激勵之書。--《走自己的路:為身障者倡議爭取權益的阿里大哥》

疤痕是美麗的!
曾經陷入絕境,在痛苦與掙扎中度過漫漫長夜,
如今擁抱自己,面向陽光,更勇敢的向前走。

1974年,因為一場化學原料槽機器爆炸,讓陳明里全身百分之三十八的部位遭受三度灼傷,歷經二十六次的手術重建。
本書與讀者分享他災後身心復健過程,以及如何找回勇氣並走過人生的低潮。重新回到社會後,陳明里致力為弱勢人士爭取人權與身障福利,書中更分享他的職涯境遇、工作態度與參與社運過程,忠實的記錄平凡中的不平凡事蹟。曾經在生離死別邊緣掙扎後,一度失去所有,如今他相信「疤痕是美麗的」,他擁抱並更加喜歡全新的自己,也積極的發聲為身障者爭取權益,勇敢的面向陽光。

立即訂購《走自己的路:為身障者倡議爭取權益的阿里大哥》

 

內容試閱

PART 1 接受挑戰,人生變化球

  ▍日常,愛情、親情伴隨成長家庭
  結婚成家是奢望,創造機會及時達陣,皆大歡喜,珍惜這個家。
  喜歡過平凡的家庭生活,生活上沒有什麼交際應酬,一切以家庭作息為中心,假日得空就安排全家出遊,或帶著小孩南下探視阿嬤,順便操練小孩的臺語程度行不行,說來二位從小的表現就很得長輩與同儕們的喜愛。
  日常,一件平淡簡單的事,定型化的工作,上班、下班接送妻小進出是一種生活習慣,以及必要擔負的家庭事務責任。
  回家做飯,在雙薪家庭已然很少見,然我家是例外。大部分在家用餐,偶而會出門聚餐,如過生日,懶得燒飯,或家裡沒有菜下廚時。但是,二度遷居後,晚上作飯的時間更少了。
  小孩在國中以前,日子總是這樣過,早上先送小孩去搭捷運到學校,下課後則由他(她)們自己搭捷運或轉乘公車,再走一段路回家,同時訓練小孩自我管理生活;另外下課後,安排轉往補習班進修,待課程結束再去接他們回家。
  七點二刻出門,先送太太到工作地或轉車站牌處,再進辦公室處理會務。
  對家庭完全負責,完全付出照顧,數十年如一日,永遠不厭倦,體驗享受「甜蜜的負擔」,不分寒暑刮風或下雨與體能狀態出勤,扮演無公休父親角色,甘之如飴向來沒話說。
  自己學習與摸索如何成為人父、人夫角色。
  自幼失怙,羨慕他人有父親可以呼喚,遺憾自己沒有請益對象,以及近身學習父親的角色與如何扮演的機會。
  不一樣的家庭生活,辛酸的「單親家庭」不以為苦,唯有苦澀的「單親家庭」歲月相伴,這就是命運乖舛捉弄莫怨尤;偶而靈光乍現想起無緣父親的圖像(唯一畫像早已不知去向),襁褓歲月未曾留下最初的印記,莫名思念常在身旁圍繞、遺憾時起相伴,認知一人一款命,命中無時,莫強求。
  常見媒體報章裡有些人似是而非的論述單親者社會事件,慣以「單親家庭」生活環境如何困苦作為藉口逃避真相問題,就個案犯下違法的行為時作為掩飾犯行的理由,或裝無辜強詞奪理卸責、言詞狡辯迴避問題的根源,是為不可承受苦難之重也。
  不喜歡這種論調與不負責任的態度,覺得是個人藉口、不自愛罷了!
  一個人要學壞、學好與單親家庭無必然關係,倒是與父母教育態度有正關係。不然「孟母三遷」遷假的!所謂「近朱則赤;近墨則黑」是真的。
  規律睡眠,日出而醒,入夜睡覺,少有熬夜。

------

  ▍疤痕拉扯,另一個結局
  苦難,病痛,打不倒生命的張力。
  二○○五年,掛號腦神經外科門診,這是「頸椎鬆脫壓迫神經」症狀,李醫師石增說。
  做過頸椎牽引復健,為什麼還是不間斷舊疾復發?
  因為「頸椎鬆脫壓迫神經」症狀,在復健療程後一段時日,會自然的跑掉移位,只有短期效果,要澈底解決才有效。
  「如果不開刀,後遺症會如何?」問李醫師。
  「將來會四肢麻痺、痛、酸,嚴重會無力!」李醫師說。
  「頸椎壓迫神經問題」愈來愈嚴重!
  「這是長久以來姿勢不良所導致」李醫師說。
  「會不會是頸部疤痕萎縮拉引有關?」
  「有可能」李醫師說。
  要不要會診整形外科楊瑞永醫師,二者一次手術連同疤痕放鬆。
  您怎麼受傷?多久了?何時發現肩痛、臂麻,手麻現象多久了?
  大約五、六年前,感受到頸間及肩胛隱隱作痛、輕微麻的感覺!看過復健科,照X光,醫師診治說:頸椎椎間突出,長「骨刺」情形,壓迫神經所致。
  陽光重建中心治療師曾經幫忙「頸椎間牽引」復健,每次十五分鐘,病情亦逐漸獲得緩解與改善。
  一年後,病情復發,從頸間、肩胛處隱隱作痛,左手延伸到手肘間會酸麻,偶爾出現肌肉痙攣反彈現象,再次依醫師指示做「頸椎間牽引」復健。另外,飲食方面;開始強迫自己多喝牛奶、吃小魚乾及魚類等豐富性鈣質或帶膠質性食物,補充不足之處。
  二年間,病情更形惡化,酸麻症狀延伸到手指指尖(母指、中指、無名指)處,去看復健醫師,持續「頸椎間牽引」復健。
  復發頻率縮短,約隔半年發病一次,開車時,左手麻到不行,無法抓握方向盤,要不間斷抬高手勢(作投降姿態),或是按摩後頸椎間部位,以緩解酸麻之痛!另外,復健醫師表示「如果痛到不行,就掛骨科看診。」
  二○○五年中,頸椎發炎,酸痛及頸項僵硬狀,夜晚無法睡覺,經常處於半睡半醒狀,睡眠品質很差,生活造成很大壓力。
  病情惡化,心裡擔憂與掛慮!心想要經營維持一個家,絕對不能倒下來!無端讓小孩及淑女受到衝擊與傷害,再三思量嚴重性,必須儘速安排治療計畫,找醫師手術開刀。
  燒傷後萬萬沒想過會有這情事發生,過去看診時,未請教復健醫師問明病因,自己開始懷疑會有酸麻現象,一定是身體那處不對勁!一定有因果關連,不可能無風不起浪。
  二○○六年初,春節前夕掛腦神經外科李醫師門診,其專攻「脊椎神經」,人很親切,視病如親,解釋病情,清楚易懂。照X光片,經李醫師初步判讀說明,手術風險評量後,當下決定做手術。
  隨即安排「核磁共振掃描──簡稱MRI」檢查,從電腦斷層掃描造影一一解剖壓迫神經部位及分析病情,從頸椎三、四、五節處柱狀椎體剖面看,確實有三節椎間壓迫神經現象,只是各節點壓迫神經強度有差異。
  還有關鍵的頸椎鬆脫之因素,為疤痕拉扯自然形成,周而復始異位移動壓迫神經,難怪過去做完復健後,只會短暫緩解麻痛跡象,無法解決問題根源。
  李醫師說:頸椎鬆脫部分置入鈦合金材料骨釘固定,加一處墊片「施行頸椎椎間盤切除併人工錐體支架自體骨融合手術。」
  聽診後,略有猶豫!李醫師看出心理壓力,語帶輕鬆說:下次帶家人一起來看報告,我們再來敲定手術時間。
  心想也好,慎重將事,不失為上策。立即跟淑女與主管說看診結果,與宋有礪職能治療師(幫我復健)交換意見,邀她陪同看影片。
  「這樣子手術,以後要做頸椎間牽引有沒有問題?需要注意的地方?」宋治療師問。
  「經過六個月,人工錐體支架自體骨融合成一體後,就沒事。這段時間要帶頸圈固定做復健(除睡覺外),三個月內避免開車(因煞車前後瞬間搖晃與左右快速移動),頭部要與身體同時轉身移動,不可提重物等動作。」
  手術成功,李醫師先下第一刀,施行頸椎椎間盤切除併人工錐體支架自體骨融合手術;再交由楊醫師進行第二刀,施行頸部疤痕放鬆手術。
  三月三日下午一點四十分上麻醉藥,開完刀已六點半,近七點甦醒過來,送回恢復室觀察,李醫師過來看我,指示我動四肢活力度,問我左手還麻不麻?回說:不會了。八點左右被推回病房,又渡過一關了。
  整個咽喉部腫脹,像引擎搪缸,塞滿咽喉鼻腔上下方,滴水及米飯不能進,咳嗽加痰如湧泉般分泌,四天用掉五包衛生紙。
  無法正常飲食或服藥,晚上無法安穩入睡,僅靠點滴食鹽水維持生命,心中自是覺得不太對勁!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29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