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個殘酷而又帶有寓言性的故事。--《人蟲》

2019/4/24  
  
本站分類:創作

這是個殘酷而又帶有寓言性的故事。--《人蟲》

★這是個殘酷而又帶有寓言性的故事。
☆作者是清醒的觀察者,以虛幻莫測的新奇敘述,
★將當今中國光怪陸離的體制,用小說的形式重新包裝。

------

本書分為三篇,〈上篇:虛構的女人〉講述一位中學女生因為對現實不滿而逃離到一個乾淨的世外桃源,後因自身的文化烙印,又帶著她撫養長大的孩子回到社會之中,進而引發出與價值觀相牴觸的故事;〈中篇:活著的女人〉敘述的是「我」利用休假之餘出外旅行,在租屋處認識了一個「小姐」,並聽說了一個「人蟲」的故事,而這故事背後所牽扯到的人、事、物遠遠超乎「我」的想像;〈下篇:死去的女人〉則是「我」發現「小姐」與「人蟲」之間有某種連結性,想要再次找到她,了解其中因果,沒想到在尋找的過程中,發生了一連串匪夷所思的事件……在感嘆人蟲的同時,我們又該被誰同情呢?

立即訂購《人蟲》

 

內容試閱

【第四天】

  第二天早晨,我醒得很晚,直到本本來敲門。他站在門口樣子很疲倦。

  我說:「昨晚真不好意思,我一直以為自己對這個國家已經澈底絕望了,不會再與人爭辯,只是一個人獨自寫點東西以緩解心中的憤怒。沒想到卻還是一個憤青。」

  他說:「昨天晚上我想了很久……我想請教你一個問題,怎樣的作品才算得上是好的作品?文學的出路真的是下半身寫作嗎?」他猶豫著,「我以前也在寫一些下半身的東西,當然是為了賺錢。現在我正打算試著寫寫主流的作品,看看能不能擠進主流社會。可是昨天我們的一番對話使我對自己的選擇產生了懷疑。」

  我說:「從書刊市場表現出來的現象是這樣。在現象後面,還有另一面。」

  他問:「哪一面?」

  我隨手指了一下桌子上放著的一疊稿紙說:「那些通不過審查的作品。」

  本本看了一下稿紙,說:「你也在看〈那個人〉?這篇手稿我很久以前看過。是一個文學愛好者年輕時寫的。後來他放下筆不寫了。說是要『下海』賺錢,等成了有錢人之後再回來寫作。只是……有了錢之後就再也寫不出來了。」

  「這個世界很奇怪,文學往往和困苦捆綁在一起。生活一旦過得好了,心靈也就被油葷給堵塞住了。」

  本本沒有接我的話題,他指了一下桌子上的那一部手稿:「你覺得這個小說寫得如何?」

  「讀起來有新鮮感。看得出來作者想要探討人性中單純的那一部分東西―如果人性不受文化道德的干擾會是怎樣?只是,好像小說沒有寫完。」

  「是的,這是半部作品。小說因為作者沒有實際的生活體驗而寫得有些飄忽,缺少細節,只有靠唯美的語言來彌補現實的不足。」

  「這一點我跟你的看法一樣。但我更關心的是:那個女孩回到社會之後看見了什麼?經歷了什麼?她會不會再走上她不願意走的那條道路?」

  本本也覺得可惜:「唉!遺憾的是作者下海了。沒能完成這部作品。」

  我突然心生一個念頭:「你說,如果作者賺到了錢之後,再回來接著寫這個故事,他會怎麼寫?」

  本本說:「我猜……作者會寫她融入了這個社會。通過自我奮鬥,成為了一個有著成功的女人才能有的『煩惱的人』。」

  「是錢多得不知道怎麼用麼?這在旁觀者看來,都是些幸福的煩惱。」我沒有再說話了,也許這正是賺了錢之後就寫不出好作品的原因吧。因為這個時代只有極少數的成功者。成功的手段只有兩種:暴力、欺騙。成功的人也只有兩種:官二代、或者騙一代。

  說到這裡,本本猛地問我:「你認識這篇文章的作者?」

  我說:「不久前這個小說的作者死了,我一個遠房親戚將這疊稿紙拿給了我。他說,這個小說裡也許藏著一個祕密,想請我看看能不能從中發現些什麼。」接著我又問他,「你呢?」

  「我在中專剛畢業時,被分配到了一個偏僻的山村裡當小學老師。在那裡,給作者大兒子的女兒當過幾年家庭教師。」本本回憶著說―

  大兒子對家庭教師提出的要求很奇怪。定了一個四項基本原則:一、不許碰她的身體,否則哪兒碰的便砍掉哪兒(我雖然正值青春,但總不會對一個兩、三歲的女孩子動什麼壞念頭吧,於是便答應了)。二、要按照主人提供的內容進行教授,除了指定的內容,其他的東西一個字也不能多教。還特別強調,像魯迅那種鬥爭性強的文章更不能提(我想:你出錢,當然是你要我教什麼內容就教什麼。除了教唆人犯罪)。三、絕對保密,不許對外人說當家庭教師這件事(在外面兼職,我正好也怕被學校的領導知道。保密,正合我意)。四、不要打聽所教孩子的姓名,來了就上課、上完課就走人,不准過多地逗留(呵呵,不知道學生的名字也無所謂。我想,依我的水平也教不出什麼大人物來)。

  「他為什麼不請一個女老師來教?」

  「我也有這樣的疑問。回答說,要讓孩子知道這世界上不只有女人還有男人。」

  「不明白。」

  「你不明白?還有更讓人不明白的事。有一陣子,他們還給那個女孩子裹腳。用紗布將小女孩的腳裹得像個雞爪,使本來就走不穩的孩子更沒法走路了。看到就讓人揪心。只是很奇怪,腳裹了沒有兩個星期就不裹了。」本本繼續說,「他家有一個很大的院子。院子裡有一個游泳池,游泳池邊還有一個與泳池差不多大的沙坑。主人要求我教女孩子泳池就是大海、沙坑就是沙灘。我猜想,他也許是受佛教影響,所謂的一沙一世界就是如此吧。也就是以小見大。我照著教了,指著游泳池對孩子說:這就是海,那池裡的水就是海水;那沙坑就是沙灘,裡面的白色的細沫就是沙子。主人還常常會在夜裡丟一些衣物到游泳池裡,要我第二天去上課時對她說:這些就是大海上漂來的物品。主人還時不時在泳池裡製造出波濤,讓我對女孩說:這就是海浪、潮水。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22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