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學良機要秘書的第一手史料!--《晚清民國聞見錄:《睇向齋秘錄》、《睇向齋逞臆談》、《睇向齋談往》》

2019/4/22  
  
本站分類:創作

張學良機要秘書的第一手史料!--《晚清民國聞見錄:《睇向齋秘錄》、《睇向齋逞臆談》、《睇向齋談往》》

看盡清末民初人物百態、官場趣事、奉系軍閥內幕!

《晚清民國聞見錄》包含《睇向齋秘錄》、《睇向齋逞臆談》及《睇向齋談往》。
《睇向齋秘錄》所談為清末民初的人物掌故,確是聞所未聞的實情實事。每則文字不多,或記一事,或記數事,具體而微,生動有趣,可作為清末官場外史。
《睇向齋逞臆談》主要記民國初年政界要人,如岑春煊、饒漢祥、楊度、熊希齡、康有為、梁啟超、錢能訓、程德全、周學熙、張一麐、趙秉鈞等人之軼事及政治活動,間或涉及政壇內幕。
《睇向齋談往》專記陳灨一在張學良幕中之見聞。除了記述張氏父子及奉系中諸要人名士之軼事,對內部派系間之關係、郭松齡反奉事件等均有論及,史料價值極高。

立即訂購《晚清民國聞見錄:《睇向齋秘錄》、《睇向齋逞臆談》、《睇向齋談往》》

 

內容試閱

〈曹錕軼事〉
  曹仲三〔珊〕上將(錕),性躁急喜怒,素有瘋子之號。一言不合,輒曰打嘴巴,打屁股。其任第三鎮統制時,有人密告某軍械官舞弊營私。曹大怒,立縛之,自打軍棍數十。旋悉事莫須有,仇者故為誣陷之言,遂升某為管帶,且慰之曰:「吾輕信人言,打爾屁股,良用歉然!今爾屁股已消腫否?諺云越打越發,已升爾官矣。」有行類如此。王君潤琴曾執事三鎮,目睹之。

〈伍廷芳〉
  渡美求學最先,博士之名最早者,當推伍廷芳。既歸國,為律師於香港。香港固中土,而租借於英吉利,故律師註冊,例得英官許可。廷芳多識彼邦人士,遂不勞而獲也。時清廷競談外交,而謂之曰「洋務」。直督李鴻章宣導尤力,耳廷芳名,招入畿疆,畀以交涉重任,累薦至道員。已而奉使歐美諸邦,還朝授外務部侍郎,不附權要,數歲未遷一官。乞退去,家於海上,築廬曰「觀渡」,有終老意。辛亥軍興,南北當局以和議待解決,廷芳被推為南方總代表,力持民主共和。北代表唐紹儀為所動,以電達項城,謂舍是則和議不諧,卒從其議。中山就臨時總統於南京,以廷芳為長司法部。統一政府立法,設稽勳局,贈廷芳以勳一位,嘉其功也。自是五年間未預政事,而於政局起伏,間列名通電而已。項城薨,黎元洪繼承大位,易內閣,任紹儀為外交總長。疆吏張勳、倪嗣沖聯名攻訐,紹儀憤不之官。元洪念廷芳翊贊共和,功在國家,遂使繼任。其子朝樞方為斯部參事,知乃父將至,請回避。廷芳既抵任,謂久未聞政,老不耐煩,宜得朝樞貳部。元首許之。父子同官,傳為美談。廷芳之舉,不避親,固不讓古人也。時膺揆席者段祺瑞,政見與黃陂不洽,府院之爭彌烈。黃陂罷祺瑞,命廷芳權國務;旋退,入粵任軍政府總裁。長年茹素,自稱將活至二百餘齡。卒以羊城之變,驚悸成疾,未克長享歲月,殆天意歟!

〈大元帥〉
  古稱軍隊最高之主曰帥,亦曰元帥。清代督撫之稱帥者,則以兼軍符故。帥而曰大,尊之之詞也。中華民國例以元首兼陸海軍大元帥,黨治以還,航空之機驟增,則代以陸海空軍總司令,猶大元帥也。大元帥單獨之稱,自中山建政府於廣州始,其後作霖襲其名。高拱燕都,遣師南下,有秦皇兼併之志,而無其謀,且無其勇也,遂致一敗塗地。作霖起山寨,其貌秀若吳越間人,雖躁急之性不免,而事上敬,遇下厚,恩必報,義必返,為人若此,未可以其出身之微而短之也。矧前有切肉之卒,賣布之夫,已捷足而登極峰,以視作霖奔波湖海,或不及焉。作霖畢生之事業,自其放下屠刀始。語有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作霖死後,成佛與否不可知,而以身殉國,則事蹟要不可掩。殉國與成佛,其間相去之重輕,誠未易一言。作霖之事趙爾巽、張錫鑾、增韞也,如慈父、如嚴師;既顯,猶呼三人曰大帥,每歲饋贈稠疊。爾巽歿,作霖以元首之尊臨其喪,叩首哭失聲。爾巽七十後得子,以為天之賜予麟兒也,名之曰「天賜」。學良承父志,以其妹妻之,兩親家相見地下,或當含笑。作霖於文武百僚,無所謂信否,倘遇事能服從,文則視為賢吏,武則視為福將,雖間有凶終隙末者,初不必出諸作霖本心,未嘗非左右、浸潤之潛。黨同伐異,利己損人,一人固難滿千人之意,千人之行為又豈一人所能盡察。凡人不能無短,作霖之短似無容諱,不然吾揭其長,而不舉其短,或疑吾之護短也。其短則煙、賭、色三者,常人犯此不過博荒唐鬼之名,以作霖之位尊勢盛,徒開僉壬奔競之路,何能免白圭之玷?於是有求全之毀,以平康里鴇媼之賤,挾雛伎出入公門;以某某材其下駟耳,乃恃樗蒲躍登仕版;以某某粗獷之資,竟以販土僭居高位。政治不修,紀綱不振,未姑非是三者為厲階。年復一年,積重難返,無形之患難消,不測之威莫逞。
  作霖一生之軼事,不可勝數,姑舉其一端。某日,集吉督張作相、黑督吳俊陞、直督褚玉璞於懷仁堂竹戲,俊陞條子三碰置案上,已待和矣,眾失色。適作相執一同一張,揚言曰:「誰要?」作霖曰:「我要!我要!」隨手攤牌而出。則一索吊頭,斷無和一同之理,僉指為詐和,應罰。作霖徐徐曰:「麻雀吃鴿蛋,諸君不懂耶?此例自我創之,行不只一次矣。」三人卒如值以償,乃得終局。嗚呼!作霖以垂暮之年,竟不克保偏安之局,固不能盡責敗軍之將,而自身戕於嗜好,實一大原因。吾敬其人之義矣,吾終以其不檢細行為可惜也!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