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國法律事務所」創所律師!--《第一個律師出身的司法院長:賴浩敏》

2019/4/8  
  
本站分類:創作

「萬國法律事務所」創所律師!--《第一個律師出身的司法院長:賴浩敏》

不管處在人生的哪一個位置上,
賴浩敏總是全力以赴,用穩健平實的風格,
留下俯仰無愧的法曹典範!
----------------------------------------
賴浩敏出生於日治時期,幼年時家道中落,過著靠人接濟、寄人籬下的日子。在逆境刺激與母親的身教下,賴浩敏養成了處變不驚的人生態度,奠定「關關難過關關過,做事只求全力以赴」的人生信念。自初中就確立以律師為志向的他,高分考取台大法律系,更以第一名成績成為日本東京大學的公費留學生,踏上法律人之路。
  留日回國後的賴浩敏,結合黃柏夫、范光群、陳傳岳等志同道合的夥伴,創辦本土最大的萬國法律事務所。四十多年來,靠著正派經營、維護正義與公益的創業信條,弘揚法治、投入民主化與法治化運動,締造台灣律師執業的新典範。
  二○一○年,賴浩敏獲時任總統馬英九提名,成為首位由律師出任的司法院大法官並為院長。六年任期中,賴浩敏積極推動《法官法》、《提審法》、人民參與審判制度及廢除最高法院保密分案等司法改革,試圖重拾人民對司法的信任,並以恪守法律、堅守原則與有話直說的態度,獲得不分黨派的信任。卸任後,更以其長年推動台日交流而獲日本天皇親授旭日大綬章之最高殊榮。
  本書回顧賴浩敏不屈不撓、多采多姿、豐富而穩健的一生,講述一位法律人在劇烈變動的時代下,把持著「做什麼,像什麼」的座右銘,遇到困難從不逃避,坦然面對。到該時,擎該旗,在人生的不同階段中,扮演好自己的每一個角色。

立即訂購《第一個律師出身的司法院長:賴浩敏》

 

內容試閱

│Ch.1│名實相副的殊榮:旭日大綬章

  大殿中的天皇,威儀莊重,讓人肅然起敬。
  (ライ コウ ビン)
  「賴浩敏!」
  聽到自己的名字從式部官口中宣達,賴浩敏慎重地行完鞠躬禮,容光煥發地從日本天皇手中接過旭日大綬章,也接過了橫跨一甲子的肯定與榮譽。
  這是一個典範的故事,這是賴浩敏的故事。

◆目的地:皇居正殿

  二○一七年十一月七日上午,司法院前院長賴浩敏與妻子古登美,搭乘東京帝國大飯店的高級禮車,緩緩駛向日本皇居。
  十一月的皇居外苑裡,楓葉染成不同層次的紅,配上松樹的翠綠,飽滿的色彩和生命力讓視覺和心靈都得到極大的滿足。
  在幾十年前,賴浩敏留學日本的時候,也曾經和妻子一起參觀皇居。那時皇居新宮殿剛落成,現任的明仁天皇尚為皇太子,他和太子妃美智子一起站在宮殿的二樓陽台向參觀的遊客揮手賀年。
  那次他們走的是一般的參觀行程,只是從宮殿外側的東庭經過。但這一天, 他們不僅要正式進入宮殿,還會進入宮殿最重要的地方──正殿松之間。
  就在一個小時後,松之間裡將要舉行「平成二十九年秋之敘勳──大綬章親授式」,而賴浩敏將獲頒旭日大綬章。大綬章在日本的勳章中是最高等級,由日本天皇親自授勳,當然是極為隆重。
  大綬章除了頒給日本國民之外,凡是對日本有傑出貢獻的外國人士也有機會獲得。這一年獲頒旭日大綬章的國際人士有十三名,而賴浩敏正是其中之一。
  賴浩敏望著皇居堅固穩重的城牆,想起兩個月前,他得知獲得授勳消息時的狀況。
  那天,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代表沼田幹夫親自來到賴浩敏在震旦集團的辦公室,通知他日本內閣已經將他列入敘勳名單,並且詢問他:「您有沒有意願接受?」
  賴浩敏鄭重地回答:「誠惶誠恐,但樂意接受。」
旭日章的得獎資格是「對國家公共事務有功勞者,且有受人矚目的顯著功績」,而賴浩敏所獲得的是旭日章之中最高級的大綬章。大綬章的受勳條件非常嚴格,不但要考量受勳者的功績、人品,還要達到一定的年齡,確保受勳者確實是年高德劭,人品和功績無可非議。
  雖然賴浩敏謙稱「惶恐」,但他對台、日交流的貢獻卻是有目共睹的。
  到底賴浩敏跟日本之間有什麼關係?為什麼會受到此一殊榮呢?
……

│Ch.2│典範的養成:走上學法與自主之路

  學法有成、剛走上獨立開業之路的賴浩敏,為了維持律師事務所,無論是民事、刑事、商事或商標案件,他通通都接。
  早上開庭、下午開庭,午餐時間用來接待客人。下了班回家吃飯洗澡後,又開始寫訴狀,起訴狀、上訴狀、理由狀、答辯狀……

◆才子的風範

  如果要賴浩敏形容自己的前半生,他會說是「平順的逆境」。逆境怎麼會平順呢?這當然就跟他的家庭背景和個性有關了。
  他在西元一九三九年一月二日出生於苗栗縣頭屋鄉獅潭村東新庄,那時是日治時代,當時的地名是新竹州苗栗郡頭屋庄。
  他的祖父是頭屋鄉的木匠,幾個兒子不幸夭折,只剩大伯和他父親這兩個兒子,和兩個女兒。
  賴浩敏的大伯在小學四年級時輟學,跟著賴祖父當木匠,賺錢貼補家計。原本賴浩敏的父親也應該在小學畢業之後跟著大哥步上木匠之路;但鄉長和賴父的兩位小學老師──一位台籍一位日籍,認為賴父在校成績優異,就此輟學實在可惜,因此,登門向賴祖父勸說,讓賴父繼續升學。
  「賴桑,你這兒子頭腦這麼好,應該要讓他繼續讀書才對。」
  「飯都吃不飽了,還讀什麼書?而且他哥哥四年級就輟學了,他還有讀到畢業,更應該補貼家裡。」賴祖父一口回絕。
  最後,鄉長和老師們召集地方上的有力仕紳,一起募款,籌措賴父上台北考試的費用,賴父才得以考入台北師範就讀。就讀師範學校完全免學費,還有公費生活津貼可以領,畢業後又可以立刻分發就職,這也才讓賴祖父不再反對。
  賴父在台北師範成績優異,每年都是第一名,並且年年擔任級長,頗得師長的賞識。在學期間,他一度得到腳氣病,被迫休學休養。復學之後,他成績仍舊出色,照樣得第一名。
  畢業之後,原本可以再到日本讀大學深造,卻因為健康問題不得不放棄,留在台灣就職。賴父對這件事感到非常遺憾,常說:「如果不是被這副身體折磨,我絕不是會困在台灣的人。」
  之後賴父被分發回到頭屋國小擔任教師,表現同樣驚人。當時的小學教師在官等上是勳八等,賴父則高了兩級,勳六等,而且不久之後,年紀輕輕就當了訓導主任,之後更升任副校長。
  賴父為人正直,對待任何人都是非分明,理直氣壯,即使對方是日本人也毫不退縮,自然也得罪了不少人。有一年,新竹州的知事(相當於現在的縣長)把他叫去。
  「賴君,有些人看你不順眼,到我這裡來舉報你。不過你放心,我支持你。」
  連日本行政當局都非常看重他。
  而賴浩敏母親娘家家境富裕,賴母是么女,最為受寵嬌貴,賴外公原本捨不得把女兒嫁到貧窮的賴家,回絕了來提親的媒人,但賴的大舅媽開口了:
  「哎呀,不要這麼堅持啦。她都這麼大年紀了,再挑三揀四,小心嫁不出去!」
  這話雖然刺耳,但賴外公轉念一想,女兒已經二十五歲,過了適婚年齡,賴的父親是這樣的才子,連鄉長演講都要找他寫講稿,把女兒嫁給他似乎也不是壞事,因此又找人去把媒人追回來,才成就了這段姻緣。
  只是,賴母就像賴浩敏的外公所擔心的一樣,嫁進賴家確實受了委屈。
  那時家裡除六分農地外,還有些菜園種植花生、地瓜等作物,家人都要下田工作,賴母是千金小姐自然做不來,常受人指指點點,並不快樂,加上孩子一個接一個出生,實在需要一個自己的家。直到後來,學校分發宿舍給賴父,一家人才終於得以獨立生活。
  西元一九四五年,二戰結束,日本退出台灣,賴浩敏的父親奉命接收頭屋國小,並擔任校長。原本前途一片光明,悲劇卻忽然來襲。
……

│Ch.3│理念的結合: 萬國法律事務所三十五年

  「你們這個事務所恐怕撐不過一年。」
  一九七○年代的台灣,已經有數個大型的合夥律師事務所,但台灣本地律師仍舊習慣獨立執業,稱不上真正的合作。當黃柏夫、范光群、陳傳岳、賴浩敏四位志同道合的法律人,合夥創辦「萬國法律事務所」時,法界人士大多不看好。
  四十多年過去,「萬國法律事務所」依然屹立不搖,且成為台灣本土合夥律師事務所的歷史標竿。

◆做對的事

  在某次律師公會主辦的新進律師訓練座談會上,賴浩敏和其他幾位律師一起受邀演講,與剛考上高考的律師們分享執業應有的態度。
  其中某位律師告訴這些新鮮人:「你們不需要為了當事人拚死拚活,反正他們又不是你的父母,幹嘛為他們那麼辛苦?」
  輪到賴浩敏發言時,他的說法完全不同。他說:「你們應該要把當事人的事情當成自己的事情,自己的事情怎麼處理,當事人的事情就該怎麼處理,這樣當事人才會信賴你們。當事人把自己的生命、財產和自由託付給你們,怎麼可以不盡力呢?一個律師的風評,必須要靠著平日累積當事人的信任建立起來。當事人可以由你們的談吐、態度,感受你們是不是真誠,這是裝不來的。」  
  這正是賴浩敏一貫的理念。他認為身為律師最重要的是兩個資格:第一當然就是實力,包括法學素養和個人品德。法律要讀通,品格要端正。第二就是態度, 也就是他不斷強調的「做什麼,像什麼」,把當事人的事情當成自己的事情,認真用心去處理的態度。
  從日本回國後,賴浩敏家中已經開始負債,他甚至沒有房子住。之前的客戶也幾乎都換了別的律師,等於是一切從頭開始。幸好他的同學也是連襟的范光群那時在當法官,住在法官宿舍裡,賴浩敏一家先暫住在他家,重新執業。後來在永和預購一間二十三坪的小公寓,事務所則是由震旦集團創辦人陳永泰幫忙在台北市重慶南路一段其公司樓上租了一間小辦公室,且代為預付一年份的租金而來。
  而他的資本,就只有在日本深造後得到的高水準的日語能力與豐富學識,以及為了當事人盡心盡力的態度。
也因為他的理念,讓他和司法系統展開了好幾場戰鬥。
……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1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