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寫跌宕起伏的二十世紀末中國農村變遷。--《世紀末的誘惑--曾紀鑫長篇小說》

2019/3/29  
  
本站分類:創作

狀寫跌宕起伏的二十世紀末中國農村變遷。--《世紀末的誘惑--曾紀鑫長篇小說》

※這是一個沒有尾聲的世紀,是否燦爛輝煌,就全靠人類自身如何奮鬥,怎樣握持了。※

  故事發生在二十世紀末湘鄂交界之處的紫瓦村。
  鄒原退伍後回到村莊,因打抱不平而鬥毆,成了間接殺人犯。減刑出獄後意外成為黑道老大,又靠販賣銀元賺了大錢並沉浸於紙醉金迷之中。內心充滿困惑與惶恐的他,決定走上自新的道路,回村開辦紫瓦村第一家私營磚瓦廠。此時,無情的命運再次襲來,磚瓦廠因天災而被洪水沖毀。心灰意冷的鄒原決定遁世隱居,上山當一名護林員。
不久,紫瓦村治安保衛主任一職空缺,村民一致推薦鄒原擔任。後因政績突出被推選為村長,他便決心大幹一番,將紫瓦村打造成與時代同步的特色村莊。二十世紀末中國農民追求知識、崇尚權力、窮則思變的時代精神一覽無疑。其間,穿插著鄒原與姜么妹、桃子、雲兒的曲折戀情,鄒原的父親鄒啟明與臺灣商人姚一葦的恩恩怨怨,還有鄒原的記者弟弟鄒始與毛冰、戴潔的傳奇愛情。書中人物性格各異,情節高潮迭起,語言凝練俐落,可謂一部跌宕起伏的二十世紀末中國農村變遷史。

立即訂購《世紀末的誘惑--曾紀鑫長篇小說》

 

內容試閱

【一】

  鄒原退伍回到了紫瓦村。
  退伍後的鄒原仍穿著一身綠色的軍裝。這是一套嶄新的軍裝,鄒原穿著它走在秋天的山野裡,一團耀眼的黃。沒有了領章帽徽,他倒覺得自在極了。
  然而,內心深處,卻不時地湧動著一種莫名其妙的失望與惆悵。轉了一個圈,又回到了原來的起點,似乎得到了一切,又似乎什麼也沒有得到。
  於是,軍裝在他心中,便成了區別於普通農民的唯一標誌。
  只有穿上它,才覺得這幾年的日子沒有白過,才感到一種自尊、自信與優越,內心才得到一種安慰與平衡。沒意思,沒意思,真他媽的沒意思!鄒原在心裡說著,右腳將一片雜草踏平,一屁股坐了上去。摸出一支香煙,劃一根火柴,慢悠悠地吐出一口煙霧。秋日的太陽暖暖地照著,柔和宜人。鄒原感到全身無力,長長地扯了一個呵欠,伸伸懶腰,朝後一躺,融入草叢。
  什麼才有意思,怎樣才能有意思呢?他問自己。頭頂的天空很高很遠,藍得耀眼,幾朵白雲悠閒地飄蕩。
  好久沒有這麼望天了,西北的天空,硬是與南方的不同。一望無際的戈壁、沙漠、草原,天空像一個大蓋子,嚴嚴地罩著,憋悶、壓抑,哪有南方的天空高遠明朗?那一天,他和戰友王鴻彪迷了路,他們漫無目的地走著,除了戈壁灘,還是戈壁灘。而天空,就像一口倒扣的鐵鍋,將他們閉在其中。往前、往後、往左、往右,走來走去,就是走不出漫漫無涯的戈壁,走不出鐵鍋似的閉 鎖,那種透入骨髓的孤獨、渺小與絕望,他一輩子也忘不了。
  鄒原本來可以不回紫瓦村的。新建一個大規模農場,需要一批志願兵出力流汗,雖然仍是兵, 但可以十年八年乃至一輩子地留下來,幹下去。連長徵求他的意見,動員他繼續待在邊疆為祖國作貢獻。他說:「總歸是個兵,有啥當頭?要我說,還是回家好。」「滿腦殼的農民意識!」連長做不通他的思想工作,臨走時甩下這麼一句話。哼,我才不農民意識呢,又不是上軍校提幹,留下來屁用!在農場幹活,說到底,還不是個農民?一個既拿槍又種田的特殊農民!況且,還算個軍人, 規矩多,束縛也多,哪有回家好?於是,鄒原就回來了,回到了生他養他的紫瓦村。
  回來後卻覺得一切都沒有意思,百無聊賴極了。連長的臨別贈言──「農民意識」,一直在他腦裡嗡來嗡去,怎麼也揮散不去。農民意識、農民意識……難道我真的農民意識?不,我偏偏不能農民意識!就衝連長這句話,我也得幹出點名堂來,給他一個回應。我一定要連長有朝一日收回這句話,我偏不要農民意識!怎樣才能做到不農民意識呢?回到紫瓦村這個偏遠的山村,不農民意識又能有怎樣的高級意識呢?工人意識?幹部意識?商人意識?……鄒原困惑苦惱極了。回到村後的一些東西深深地糾纏著他,他感到孤獨寂寞,心灰意冷。好些天來,他像一個黃色的幽靈,沒有目的地四處遊蕩,無精打埰地與鄉人打著招呼。有時,遇到兒時的夥伴,興致來了,也會神吹海聊一番,大講而特講幾年來的軍人生活。其中吹得最多的是他如何如何地吃苦,練就了一身了不起的武功。他說,就是因為功夫練得太棒了,結果犯了一個錯誤,一次抓逃犯,上面要活的,碰巧那傢伙撞在他的手上,幾個回合下來,竟被他一拳給打死了。唉,要是弄個活的,我早就提幹了,也就不會退伍回到紫瓦村了。他很惋惜,聽者也無不為之感到遺憾。

(……下略……)

------

【二】

  當時的鄒原興奮極了。他覺得生活太有意思了,退伍回家,這一選擇實在是太高明了。否則, 就永遠與桃子無緣了。他在內心感謝冥冥之中的上帝,是它引導著給了他一次與桃子邂逅相遇、傾訴衷情的良機。他彷彿回到了童年,情不自禁地在草地上翻著八叉,顛來倒去地折騰自己。後來, 又開始練習在部隊學習的拳擊與格鬥。
  他累得氣喘吁吁,全身是汗。然後坐在草叢中,獨自回味與桃子相遇時的每一個細節,感到幸福極了。山風拂過汗溻溻的身子,清新、涼爽而舒適,像一隻溫暖的大手撫摸著他疲憊的身心。
  他不知不覺地進入了溫柔的夢鄉……
  一陣鞭炮炸響,飛舞的紙屑飄落在全身著紅的新娘桃子身上。鼓樂隊賣勁地演奏著,那嘹亮的嗩吶聲牽引著新娘輕盈的腳步邁入了富麗堂皇的新房。到處是喧鬧聲、歡歌聲、笑語聲。賀喜的客人,跑堂的幫工穿梭般來來往往,雜亂中透出有條不紊的佈置與安排。一切都按預定的設想進行著、發展著……客人散盡,燈火闌珊。他在朦朧的醉意中走向燦若桃花的桃子,呵桃子,一隻比王母娘娘蟠桃會上還要美麗的桃子!他與桃子相擁在一起。他將桃子抱上新床。他開始急促而粗魯地解除包裹著桃子的紅色服裝。他陶醉在一片耀眼的白色之中。滿地碎銀,滿地月光,滿地雪白。他感到他擁有世上的所有財富,他比百萬富翁還要富有,還要幸福……
  鄒原醒來時,太陽正慢慢地沉向西邊那遙遠的山巒。山風吹過,他感到一股涼意,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冷噤。又感到下身冷冰冰的,用手掏摸,裡面粘乎乎的一片濕漉。想到剛才的夢境,他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情,頓時覺得身子一陣虛弱。定定神,深深地吸了幾口氣,然後喝醉了酒似的搖搖晃晃走下山去。
  紫瓦村家家戶戶,屋頂皆蓋一層藍褐得近乎紫黑色的小瓦,但四周的牆壁,其質地、顏色卻迥然各異,或紅磚,或青磚,或土墻,或木板,或泥糊蓬蓽,因各家各戶的經濟條件和實際能力而定。村西臥一碩大湖泊,將毗鄰的南北兩個省份緊緊相連。湖曰牛浪湖,它靜若處子,碧波蕩漾,溫柔有加。若刮大風,則卷起滔天巨浪,那一個個浪頭猶如發怒的紅眼牯牛,可將一切舟楫粉碎得蕩然無存。每當大風來臨之前,牛浪湖總是死一般地寂靜,故而又有人稱之為死湖。死湖這個名字不甚吉利,沒有多少人叫它,但在內心深處,人人皆知牛浪湖還有這麼一個別名。一條無名小河牽引著牛浪湖清澈明淨的湖水從紫瓦村旁流過,流經無數村莊、集鎮,接納小溪流水,與幾條同類小河匯成一條名曰松西河的大河,然後注入滾滾東去的長江。每到春天,成群結隊的鴨鵝在水中嬉戲、遊玩……紫瓦村人,家家戶戶,門前皆辟一塊平展的稻場,屋後栽種翠竹、柳樹、楝樹、白楊。那些豬羊狗貓、雞鴨鵝兔,便在竹叢樹林間憩息,悠閒自在。各家各戶,自成一個獨立的生態 循環系統。
  紫瓦村有青翠的山,碧綠的湖,流淌的河,真可謂山青水秀景色迷人。那橫跨小河的小橋與清一色的紫瓦,更是給紫瓦村平添了不少別致與情趣。然而,它坐落在兩省交界之處,環境閉塞,交通不便,屬那種典型的天高皇帝遠的窮鄉僻壤,它的美實在難以為外人所知。而生活其中的人們整日為著生計奔波操勞,誰又有那份閒情逸致去欣賞它的優美呢?
  鄒原在緩緩起伏的山坡上走著,心情格外舒暢。近段時間,他還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激動興奮、舒適愜意。他一邊行走,一邊欣賞四周的風景,似乎第一次發現故鄉的美麗。
  村中家家戶戶,已嫋起炷炷炊煙。藍色的炊煙飄蕩著,與升起的薄霧融為一體。青色的紫瓦, 藍色的炊煙,青翠的山嶺,深藍的天空,它們組合在一起,構成一幅藍色風景,比那圖畫還要優美動人。
  鄒原在心中讚歎著,不知不覺就走進了紫瓦村。
  一進紫瓦村,姜幺妹的形象便凸現在眼前,心情頓時變得鉛般沉重起來……

(……下略……)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