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自身觀察與親身經歷死亡的過程,紀實呈現。--《在另外一個世界死去--鄭南川文集》

2019/3/12  
  
本站分類:創作

將自身觀察與親身經歷死亡的過程,紀實呈現。--《在另外一個世界死去--鄭南川文集》

作者的文章充滿了對人性精神與生活本質的反思。〈在另外一個世界死去〉描述了他在古巴親眼看到的「死亡」故事;〈病房日記〉記錄了自身從鬼門關前走一遭的「猝死」與「康復」過程;〈讓•克里夫先生的六封信〉揭露了一段奇妙的際遇,也是人生重要的轉捩點。作者運用非虛構方式記錄生活中的人物與事件,並以紀實文學的風格呈現三篇故事的獨特性。

立即訂購《在另外一個世界死去--鄭南川文集》

 

內容試閱

日記(一)
二零零九年的三月四號,蒙特利爾的寒風還保持著強大的生命力,雪在飄著。其實,春天已經來了,只是春天來得不易,生活在這個城市的人已經習慣了這種「倔強性格」的加拿大季節。
我,在這座城市生活了超過二十年,是在這座城市認識北美的,帶著在中國結婚的老婆出國生活了幾年,在這裡又離了婚,外面的日子過得心酸苦辣,那滋味包裹了生命,幾乎足夠人生了。下班回到家,那個新的樓房,是我那些年出國後最溫馨的家,我和新的愛人剛剛同居不到半年。鑽進溫暖的被窩裡,我一把抱住丹妮,立刻感到非常衝動,她把臉貼近我,讓我把呼吸的氣流通過她的耳洞,溫柔地走過她的全身。丹妮是古巴籍的加拿大人,她身上有著我喜愛的拉丁人直爽熱情的性格,自從認識她,我相信找到了愛。我說,又衝動了。她就嘰嘰地笑,說,就熱血激情吧!我們又做愛了。那些天的工作確實有點累,越是累的時候做愛的情緒越高,這是不少男人的感覺,可能這樣會休息的更好。我開始摟著愛人,這是一個完整的海綿體,性事後的睡眠很平靜,連個夢都不會有,呼吸聲就是小舟輕輕蕩著的夜光。
凌晨四時左右,我起身到洗浴間方便,每天幾乎都是這個時候起床,丹妮也醒了,她工作時間早,要準備一天吃的(通常都是帶飯),這會兒她還躺在床上。我無法記起當時發生了什麼,「轟」的一聲,我昏倒在了地上,發生了猝死。那聲音很響,像一塊大石頭砸在地板上,在床上被驚嚇的丹妮喊著我的名字:「阿南(家人和朋友都這樣稱呼我),怎麼了?出什麼事了?你到底怎麼了?」見沒有回音,爬起來走進浴室一看:我的頭倒栽在浴池裡,身子卻側躺在廁所的馬桶上,眼睛死死地閉著。她開始喊叫著我,想挪動我的身子,可是那倒去的身子像是被雕琢的軀體執意僵躺著。心臟停止了跳動,這就是事實。天還在漆黑著,萬籟肅靜,只有這個居室裡亮著燈,丹妮開始哭了起來,她知道眼前發生了大事,一個可能走向死亡的男人和一個必須把他生命拉回來的女人在面對著挑戰。
(旁白語:)天有些微微弱弱地翻著光亮,一個生命卻悄悄地走向黑暗的小道上。彷彿陰魂的筆,在那飄然而去的空白上寫著胡思亂想的文字,問道:阿南,這是怎麼了,人好好的怎麼就想要走了呢,也太突然了,這些年你的生活匆匆忙忙,也算辛苦有餘,還沒有顧得上好好歇一會,再說,現在不是剛剛感到好一些,美好和愛正開始擁抱著你。
丹妮在哭喊聲中突然「醒來」,畢竟在古巴時做過護士,她明白此時必須做什麼。拿起電話,她立刻打通了911急救中心,又打給了她最好的兩個朋友,叫他們立刻過來。接著,把我拉到地板上平放著,開始做起了人工呼吸搶救。丹妮是他們家裡唯一的一個孩子,因為母親在醫院裡做的是護士工作,也就提供了機會讓丹妮做了同樣的工作,不過,她從未經歷過這樣「現時」版的搶救,她知道自己很害怕,但面對的是自己的男人,變得毫無選擇的勇敢,她沒有猶豫。雖然不知道做的這一切是否奏效,那一刻,根本不知道眼下這個生命的心臟是否還在跳動,只有一個理念,堅持等待救護車的到來。沒有多久,住在附近兩位朋友趕到了,他們輪流做著搶救。牆上的鐘在滴答地走著,點擊著一刻又一刻,他們為拯救一個生命的力量越來越弱,眼前的這個男人像睡死了過去,是一個拖不起疲憊的身子,無心打理他們的情意那樣,「執著」地睡著。丹妮用勁傾聽著心臟的跳動,卻不知所措地期待一個結果,到底是還呼吸著,還是已經停止。
救護車和員警趕到時,已經是二十分鐘以後的事了。當他們用心臟記錄儀測試,跳動的頻率是零,也就是說,此刻心臟沒有了跳動。那人說:「有些晚了,心跳已經沒有」。丹妮說:「我們一直都在做人工搶救,應該還有希望。」那人說:「讓我們試試,就算是不行了也要試試。」他開始用心臟起搏的機器,開始振動,一次,兩次,三次,電腦螢幕上,竟然開始出現了新情況,心臟有了復甦的頻率變化。救護車幾分鐘之後,拉到了蒙特利爾大學附屬醫院急救病房。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3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