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愛恨交織的愛戀。--《錯愛,我親愛的妳》

2019/3/6  
  
本站分類:創作

一段愛恨交織的愛戀。--《錯愛,我親愛的妳》

他從未想過,有一天她會猝不及防地竄進他的生命裡用熾熱的愛與恨拯救他……

十六歲盛夏,高中時期的他們,本該盡情擁抱絢麗璀璨,洋溢青春綻放的生命光彩,但事實並非如此。

她,左湛漾,這個在班上最低調、毫無存在感的女孩,擁有一雙總是棲息悲傷的深邃眼眸,身上似乎隱藏著不可言說的祕密。

他,紀辰影,班上的高調分子,標準的高富帥,女孩們的愛慕對象。他不想愛人也不想被愛,從不相信幸福的存在。

是命中註定,或純粹巧合,同班卻從未有過接觸的他們,在某次偶然的契機下,開啟了第一次的凝視與對話;縱使,這是一段愛恨交織的錯愛。


「謝謝妳,沒有放棄我!我們一定能再見到幸福──屬於妳和我的幸福。」

立即訂購《錯愛,我親愛的妳》

 

內容試閱

│楔子│

假如愛是一種救贖的方式,
就讓愛,澈底治癒有罪的我們。

「我,一點也不想愛人,也不想被愛。

因為,我不想要像那些人們一樣,
為愛所傷,
變得如此狼狽不堪。

然而,
那晚,我卻向惡魔許願,希望妳能愛上我,
等妳真正愛上我之後,
我將消失到一個妳再也找不到的地方。」
*
坐在教室最角落的窗邊位子,他不選擇眺望窗外的風景。
他寧可望向她的方向,好奇她今天又做了哪些事情。

她,左湛漾。

他在筆記上寫的不是老師要大家抄寫下來的數學公式,而是她的名字。
彷彿是強迫症,不然就是偏執狂,他把她的名字反覆地寫了好幾十遍。

也許只是為了消磨時間,或者是好奇這個名字的主人隱藏著什麼樣的祕密,等待他去解謎。

盡可能地做到低調並不容易,可是到目前為止,那個她,做得還不錯。
左湛漾,這個謎樣的女孩,她的眼裡總是棲息著難解的憂傷,身上似乎隱藏著某些不肯言說的祕密。

她像是個獨來獨往的幽魂,幾乎可說是班上隱形的存在。
沒有什麼人會特別提到她。
她,簡直就是一位離群索居的透明人。
從來沒想過,有一天,她會猝及不妨地竄進他的生命裡,用熾熱的愛與恨拯救他……

│第一章 妳的名字,銘刻在我的心上│

1.

至於紀辰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發現她的存在呢?
想來好像是上次課堂分組的時候,美術老師要大家自己找伴,倆倆為一組,在期末前,必須合力製作出一件饒富創意的藝術作品。
而那天,很不巧的,紀辰影上課又遲到了。
所以他剛踏進教室,就聽到一些同學發出惋惜的聲音,他們早就已經找好自己的同伴了。
同學們沒料到紀辰影作為班上的高調份子,會在這麼關鍵的時間點遲到。
而所謂課堂的分組活動,對那位向來是獨行俠的低調女孩左湛漾而言,則是最惱人的事情。
雖然每次都流浪到不同的組別,對她來說,早已是家常便飯,可是還是很傷腦筋。
特別是當大家都各自找好伴的時候,她終究還是落單。她感到萬分困窘,恨不得消失。
遲到的紀辰影才剛把書包放下,就聽到幾位女同學發出的咕噥聲。
「 不會吧,左湛漾真的要和紀辰影一組啊,我看她一定會嚇死……」
「不要拖累紀辰影的分數就好了,聽說是共同成績耶。」
左湛漾?
名字雖然有聽過……
可是卻沒有一個清晰的影像浮現出來……
誰啊?
班上有這號人物嗎?
紀辰影歪著頭,納悶地想著,可是就算他怎麼左思右想,都覺得班上不存在這個人。
直到他抬起頭,往人群議論的某個點望去時,他發現有張似是陌生的臉孔同樣望著他,臉上寫滿了焦慮和不安。
她,左湛漾,就像是隻無助又可憐的小貓咪瑟縮在不起眼的角落。但不全然是如此,她的眼神中布滿「拜託,不要理我」的倔強表情。
小貓咪不會這樣,小貓咪通常都會對願意伸出援手的人,露出期待又無辜的可愛模樣。
紀辰影撇撇嘴,他並不打算搭救她,愈是這樣的態度,他就愈不想管她怎麼想。
我幹嘛要好心幫妳?
他自私的想著,沒錯,我就是妳這種人眼中的大壞蛋。
算妳好運。
他向來奉行反其道而行的古怪觀念,人家要他往右,他偏偏就要往左……左湛漾,妳要是不露出那種表情,說不定我還會對妳手下留情,妳真是太不上道了。
紀辰影站起身來,走到正在等候同學提報分組名單的美術老師前面,他輕聲地對老師說:「老師,我和左湛漾一組。」
「哦?你要跟湛漾啊,那太好了,剩下的時間你們就可以開始構思作品的雛形了……」老師在紙上把他和她的名字寫在一起,隨即老師似乎想起了什麼,停頓了幾秒才說:「我記得舒映下星期不是就會回學校上課嗎?你們乾脆就三個人一組吧?她是你的女朋友,不是嗎?」
紀辰影聳聳肩說:「不是女朋友……就三個人吧。」
於是,老師就把芮舒映的名字寫在紀辰影和左湛漾的中央。
紀辰影倒覺得有辦法把多出來的名字擠進兩人的中央,還真不愧是字也寫得很藝術的美術老師做得出來的事。
連老師也誤會芮舒映是他的女朋友?
也許是因為芮舒映跟他總是無所不談,通常男孩和女孩之間鮮少有純粹的友情,被認為是男女朋友也是很理所當然的事。他通常不太愛解釋,可是,這次不曉得為什麼,他覺得不否認的話,好像對不起自己。
三個人的名字一起被寫在紙上,彷彿成為了一種象徵永恆連結的儀式。
他把這種錯覺理解成,因美術老師的藝術字體和鬼畫符差不多程度,所以可能也兼具某些部落民族施展魔法的特殊影響力。
回到位子上,他再次往低調女孩的方向望去,卻發現人沒有留在原處。
躲到哪裡去了?
紀辰影皺起眉頭,困惑地左顧右盼,卻沒見到那個透明的存在。
「喂!不是還沒下課嗎?」紀辰影轉頭問旁邊一位正在與同伴討論作品概念的男同學。「我們班有人消失了。」
「誰啊?」男同學疑惑地反問。
「就左湛漾啊……」紀辰影說。
「左湛漾?她不是有來沒來都一樣?」對方用理所當然的口吻說。
有來沒來都一樣?
說的也是,他幹嘛因為偶然跟她同組,就開始關心起游牧民族的生活模式了?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30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