眷戀的原始初衷究竟是真愛還是假愛?! --《美麗的眷戀》

2019/2/21  
  
本站分類:創作

眷戀的原始初衷究竟是真愛還是假愛?! --《美麗的眷戀》

女生一直愛男生好多年,但男生卻渾然不覺,女生只好黯然放棄,離開故鄉。
不過從女生離開故鄉的那個時刻開始,換男生愛女生好多年……

鞏智恩和季凡諾,是隔壁鄰居,也是青梅竹馬。對於季凡諾的感情遲鈍,無法認清友情還是愛情,讓鞏智恩開始捨近求遠,上大學之後便到都市尋求發展,渴望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追求真命天子,尋找真愛。即使遇人不淑,為愛遍體鱗傷,她也從不放棄挑戰愛情的關卡。

每一次鞏智恩情傷後,總會約季凡諾出來,讓他修補她為愛犧牲所受的傷疤,然後又將他推開,置之不理。而季凡諾的關懷付出始終無法敲進她的心房,只能一直等待下去。

喬瑄,一個被曾經相戀的男人遺棄的女人,就在季凡諾決定北上找鞏智恩確認感情的那一天,兩人相遇了。 季凡諾那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吉他與熟悉的歌曲,恍然他就是那個遺棄她的人一樣,吸引著喬瑄想了解他更多,卻又害怕再次被愛所傷。

喬瑄和季凡諾的相遇,讓2個飽受情傷的人,一同追求下一個「愛與被愛」 ……

「愛情是場美麗的眷戀,妳所擁有的過去、現在與未來,有一個人會來接續完成它,眷戀再也不會遙不可及。」

立即訂購《美麗的眷戀》

 

內容試閱

第一章 沒說再見

描摹青春,是用什麼表情?
描繪出的景象,
是沉穩的河床,還是浩蕩的大海?
灑滿天際與人間的愛,
即使逝去了、錯過了、隱瞞了,
我還是不放棄。
不輕言放棄。
永不放棄。

「每年的相聚,總是那麼短暫啊……」
那年輕男子最近開始蓄起鬍渣,他望著滿是秋楓碎花的步道上,眼神是那麼哀怨。
年輕女子坐在他的身旁,不近不遠,大概還有一個人身的距離,從外人的角度來看他們兩個,有一種既熟悉又有點陌生的感覺,像是相識很久,卻又很無言以對的情境,是情人嗎?
不像。
因為感覺不是那麼親密。
是朋友吧?
好像是,但沒那麼有話講。
長髮隨風飄逸,她的淡妙,總刺著那男子的心。
「一定要那麼快離開嗎?」他的吉他,還來不及彈完那首〈偶然〉。
「嗯,謝謝你陪我一整個下午。」
「謝什麼,聽著妳的哀愁,我也快樂不起來。」男子露出一抹苦笑。
「別這樣,你只是個聽眾而已。」
「回鄉下吧!也許妳會快樂些!」
「並不會!凡諾,你不覺得這個地方很無聊嗎?」
女人準備起身要走,那金商吹起她的裙襬,細緻的雙腿掠過季凡諾的眼前,那一陣不能想像出答案的昏眩,只是風帶它不走。
「等等!我是真的不懂,既然過得那麼不快樂,那為什麼要回去那個令妳不開心的地方?」
女人背對著他,幾刻無語。
季凡諾好像問了不該問的話,但也欲言又止。
女人轉移話題,「嗯?天色已經那麼暗了啊,你不打算回家嗎?你媽媽應該已經燒了滿桌的好菜等你回去吃吧?」她顧左右而言他,刻意裝著笑臉說著。
「妳……可以聽完這首〈美麗的眷戀〉嗎?」
「曾淑勤的那首歌,是嗎?」她長長的秀髮似乎想要欣賞,逆著她的臉龐,直指地朝著季凡諾的方向紛飛。
「是啊,對我而言,妳就是我心中最美麗的眷戀!」
女人依然背對著他。沉默。
「可以嗎?聽我唱……」
她轉過身,有意無意地藉著風把臉藏在萬卷黑流之中,她的眼有著淡淡的霧,「每年,你都還會來到這裡陪我,聽我的心事,你總是那麼地不厭其煩。」
「那是一件美麗的事,我很願意!」他打斷她的話。
季凡諾的指間開始叮鏘地彈出第一個和弦。
「凡諾,你把時間浪費在我的身上太久了。」
女人的雙頰鼓起,像是不願意說出來又要強逼自己的那種無奈,想要點破癡心卻又沒有理由,她只能待在原地,讓風繼續紊亂她的長髮。
季凡諾輕輕地撥著六弦,一反原曲的極短前奏,吉他換了兩個和弦之後仍未進入歌詞,他揣摩著她的表情,尋著另一種感覺。女人終於忍不住,「我這身……因為嚮往走在城市中,滿是傷痕的樣子,並不適合你……」
他搖著頭,前奏終於走完開始入歌,他擰著眉唱著:

「真不知該是悲……還是喜?
久別重逢的時刻,該說些什麼?
道不盡的是,心中思念的苦,
訴不完的是,不曾熄滅的情。
啊~那年別離,你臉上掛著的淚。
來不及為你、來不及為你輕輕拂去。
今日相逢,許我吻去你的淚。
再將我的思念、我的思念……
一一附上。
相聚,雖然僅是如此短暫。
相愛,卻是無盡無盡綿長。分離,雖然充滿無奈,
只為他日的重逢,
亦可無怨無哀。
啊~千年傳說,說了千年不滅的愛!
是否我和你,也如同傳說般的無奈!?
長長來路,容我保留你的淚,
再將我的祝福、我的祝福,
一一附上。」

(原唱:曾淑勤/作詞:蔡忠男/作曲:蔡忠男)

「你別那麼傻!……不要等我!」
「智恩,這是我的決定,請讓我關心妳就好。」
女人就要走了,背影在男人的視窗內移動著,儘管天色已黑,他仍然惦著在數刻前秋陽下的美麗臉龐,儘管,他們已是默默無語。

男的比女的小一屆,是同鄉的隔壁鄰居。
鞏智恩,應該說是一位已經三十而立的女人了吧,但在都會區中幾次刻骨銘心的戀愛中,常被背叛、遭遇對方膩了、或是嫌她分不清友誼與愛情的情感界線而受了極大的傷害。原本不再選擇任何的戀情, 卻在一次因緣際會下轉職,而面試她的依舊是讓她無法拒絕深情對待的男人。
說要三十而立像在騙人,她其實一點都堅強不起來,反倒是懦弱不堪,沒有人陪伴的生活,即使工作成就再怎麼大,也無法填補感情上的寂寞。這次她新男友的誕生,常在她的心裡有一種像是撿到天上掉下來刻意要給她無價之寶般的驚喜。
他是一位高科技公司的年輕副總,有著高超的學歷與商業戰鬥力,他的父親就是這家公司集團的董事長。從小出生在富貴家庭的他,總是自信滿滿,英姿煥發,幾乎風靡所有的女職員,他是她們茶餘飯後的話題人物,待得越久的老鳥,越能說出他的故事,諸如他歌唱得好、尾牙盡情投入表演、說話客氣、開會時 從不罵人,但一不小心踩到龍鬚翻起臉來就會知道他的可怕。
鞏智恩尚在前一家公司任職時,他們曾經在某一次的商務活動中見過面,這位年輕的副總就已經對她印象深刻,沒想到就這樣巧合地,鞏智恩因為與前男友分手搞得滿城風雨之時,索性分手即刻等於永不相見,於是當辦公室戀情的自我消滅程式啟動之後,自投羅網地來到他的公司參加新的祕書職缺面試。

「我常常在想,妳一定是故意的!」
「什麼?」
剛進來擔任推廣部祕書工作的鞏智恩,看到這位年輕的副總竟然莫名其妙地走到她的辦公位置,也不管其他同事的眼光,只聽他又戲謔地說著:
「那天在國際商展的活動中,我知道妳有偷看我好幾眼。」
「我哪有!你是有妄想症嗎?」鞏智恩堅聲地否認她有做過這件事,雖然事實上她有做過,她真的有偷看他幾眼,只是矯飾的心態下不想被這樣輕易地搭訕。
「ㄟ,任何人在公司裡頭都不會對我使出這麼沒禮貌的口氣耶……」
「對……對不起,副總。」她立即掩滅音量,略微地往下壓了額角的高度。
「沒關係,給妳特權。」
「……」
「妳既然否認,那為什麼還想要來我們公司找我面試?」
「……」鞏智恩一時眼珠子化白,還真讓她有點哭笑不得,天曉得你會是這家公司的副總啊!當時遞過的名片轉眼就已經交給前一家公司的主管了,誰還會記得我要面試的公司就是你的公司啊!
鞏智恩在自己的內心小房間裡,拍著桌子吶喊著。

「這位先生,我怎麼知道你會在這裡啊!我只是剛好想要轉職!轉職!轉職!給你五秒鐘思考,這樣聽懂了嗎?」鞏智恩簡直爆氣的咧,不過,年輕的副總當下反而揚起了笑容。
「嗯嗯……」他稍作清理喉嚨,屈身下腰,用很淡的聲音說著,「我想,妳的口氣要……修正一下。」
「是你剛剛說要給我特權的!」
「也對,我是這麼說過。」
「不但有妄想,而且還有健忘。」
「哈哈……」年輕的副總揚起的笑頰更大了,而且這回還直接笑出聲音,周遭的職員都一臉驚奇,今天的副總感覺非常地愉悅。
「我記得那天活動結束後不是有交換過名片嗎?」
「有嗎?早就丟了!」
「是喔,真直接,但我還是覺得妳是衝著我來的,對吧?」
「才不,你面試我的時候我才在想,唉呀!真糟糕,我好像投錯公司了咧!」鞏智恩的表情演得誇張,惹得副總更開心了。
「呵,那好,換我承認一件事。」
「承認什麼?」 只見他立即收起笑容改換一臉正經,「是我呼喚妳來到這裡的!」
「神經病……」鞏智恩已經不想理這位副總先生了,轉頭假裝要撥起電話。此時話機卻被他給按住。
「我敢確定妳現在沒有男朋友,而且還是剛分手沒多久。」

咦?他怎麼會知道?難道他去我的前一家公司扒了八卦回來不成?我的履歷自傳上應該不會笨到寫了自己的私密生活吧?或者是我的情傷之類的故事已經被廣為流傳成了世間一種任人可以朗誦的詩歌了?
不可能,想也知道:不可能。
還是他有讀心術?
長髮俏麗的她,瞥了他一眼,意外發覺似乎有一道光芒正在照耀著他,不由得羞澀到回答不出任何話語,她立馬刻意地將長髮從頸背撫到右臉側邊,總之就是不要瞧見他那正在試圖散發致命吸引力的瞳孔就對了。
「別這樣,好歹告訴我有沒有猜對嘛!」
「不,對……」
她打算起身去茶水間倒水,這兩個斷字,讓年輕的副總堆起微笑,見她走進彎角處,他在她桌面的便條紙上,寫下了幾個字:「剛剛好,我目前也沒有女朋友。」
於是,沒有幾天的光景,他立刻展開熱烈的追求。直到對方的承諾與保證,永遠不會使她悲傷和難過,鞏智恩才答應了他的追求,重新開始了新的一段戀情。他不像其他的富家公子哥,給人感覺非常地單純,沒有糜爛的私生活也沒有複雜的交友圈,他只是受到家庭影響而盡力投入工作,他令她覺得年輕有為,帶給她許多不同的想法與經驗,也藉很多公務參展機會,不斷地私下帶她出國考察,對她的窺奇毫不保留地滿足,於是幾個月之後,她已深深地墜入豪門之子尹碩傑的情網。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