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當年上海生活史不可或缺的珍貴材料。--《生活在民國的十里洋場:《上海鱗爪》(風俗篇)》

2019/1/22  
  
本站分類:創作

研究當年上海生活史不可或缺的珍貴材料。--《生活在民國的十里洋場:《上海鱗爪》(風俗篇)》

豐富、有趣的人文風俗,令人拍案叫絕的生活側寫!

書中所談的為二、三○年代上海社會。包括食、衣、住、行、育、樂種種方面,至於煙、賭、娼、匪也是有所記載。因此它成了研究當年上海生活史不可或缺的珍貴材料。

「風俗篇」主要是記載當時的庶民生活和風俗習慣,在上海千變萬化的風情中,庶民生活更能真實地呈現這個繁華都市的風貌。書中以日常生活為基底,透過作者描述,了解當時的社會與文化。如同卸下精緻妝容的女性,以其毫無修飾的真實面貌展示於眾人面前。

◆【十六開】
  十六開的定期訂本刊物,在上海曾盛極一時,其數量已有一百多種。但是每種刊物,有了其特定背景,其壽命必不能悠久,以故這許多刊物中,除掉《禮拜六》和《生活》以外,大都旋起旋滅,極少有持久至二、三年以上者。

 ◆【跑狗隱】
  賽馬不稀奇,還有賽狗讓你選!有許多愛好玩耍的上海人,對於跑狗的興趣真是非常的濃厚,到禮拜三、六的晚上,非去一趟不可,賽過抽鴉片煙一樣,不去是不能過癮的。

◆【小便三角、大便一元】
  隨地大小便,當心受罰!按照租界章程第十七款載:「馬路上不能大小便。弄裡之無大小便處者,亦不得大小便。否則拘送捕房,大便罰一元,小便罰三角。」因此人們偶然便急,一時得不到便處,在馬路上或弄堂裡便一便,倘被探捕瞧見,是要拘到行裡去照章處罰的,如果你沒有錢的話,那就要禁錮你四小時了。

◆【女裁縫】
  裁製衣裳的工匠,除普通縫工、紅幫縫工外,還有一種女裁縫。女裁縫並不自己開設店鋪,人們要請教她,她會上門來做,只要供給她飯食,每一塊錢可做四工。不過她們的手術技能總比男縫工低劣,故叫女裁縫做工,都屬於布衣服和小孩服裝,還可勉強應付。

立即訂購《生活在民國的十里洋場:《上海鱗爪》(風俗篇)》

 

內容試閱

【十六開】

  十六開的定期訂本刊物,現在又盛極一時了,其數量已有一百多種。人們說起報界的情形來,必道小報真多,其實小報雖多,只有幾十種光景,那能及得來十六開式的刊物多而且盛呢?
  這一百多種的刊物之中,論起資格來,要推《禮拜六》週刊和《生活》週刊兩種最老。《禮拜六》創始於民國十二年,到如今整整有十二個年頭;《生活》開創於民國十四年,也有好幾年了,不過《禮拜六》和《生活》創始當口,都是四開式的散張,像現下流行的小報相同,經過了許多年月才改為十六開的訂本式了。
  講到這許多刊物當中,真能無黨無派、代表民眾說話的,實在很少,差不多的都有背景在內,或以政治作背景,或以宗教作背景,或以什麼派什麼系作背景。至於替一個人擁護,做留聲機的也有。但是每種刊物,有了背景,其壽命必不能悠久,以故這許多刊物中,除掉《禮拜六》和《生活》以外,大都旋起旋滅,極少有持久至二、三年以上者。(《生活週刊》現亦因事停版)。
  至出版日期,有三日刊、週刊、旬刊、半月刊等區別,但以七天一出版的週刊為最多。因他們是用一張報紙分為十六開訂成的,故一般讀者稱之謂十六開刊物。
  最近出版的《十日談》旬刊,卻用八開式訂本,聞係邵洵美等主辦,紙幅特大, 他們的意思是表明和十六開式的刊物有些不同罷了,後來也改為十六開式,今也因故停版。一九三四年的一年中,這種刊物很為發達,故人們目謂「雜誌年」,恰是一個確切的比喻。

【一席菜值三百元】

  常言說得好:「生在蘇州,穿在杭州,吃在廣州,死在柳州。」因為廣東人對於別的問題都滿不在乎,唯獨對於吃的問題,是非常華貴、非常考究,一席酒菜值到幾百塊,一碗魚翅值到二十塊以上,在廣東人看來很平常希鬆的事,以故「吃在廣州」一句俗語,早已膾炙於人口了。
  上海菜館,要算廣東館子最多,整席菜肴的價目也最大。最上等的一席菜定價要三百元,在吾們一般窮小子看來豈不要噴噴稱奇,而在他們館子裡既然有此名目,必定有人來嘗試的。據說這種奢侈豪貴的菜肴價值在五十元以上,菜的原料是摒除豬羊雞鴨常見的肉類,都用山珍海味、奇禽異獸等貴重之品,價值越大,選用的原料也越貴。古人說:「富家一席酒,窮漢半年糧。」若以三百元一席的菜肴而論,要超過窮漢好幾年的糧食了。

【女裁縫】

  海上裁製衣裳的工匠,除普通縫工(即蘇、廣成衣匠)、紅幫縫工(即專做西服及大衣工匠)外,還有一種女裁縫。
  女裁縫並不自己開設店鋪,人們要請教她,她會上門來做,只要供給她飯食,每一塊錢可做四工。不過她們的手術技能總比男縫工低劣,故叫女裁縫做工,都屬於布衣服和小孩服裝,還可勉強應付;倘使上等綢緞衣和皮衣服,她們便要遜謝不敏了。

【小便三角、大便一元】

  按照租界章程(即洋涇浜北首租界章程)第十七款載:「馬路上不能大小便。弄裡之無大小便處者,亦不得大小便。否則拘送捕房,大便罰一元,小便罰三角。」因此人們偶然便急,一時得不到便處,在馬路上或弄堂裡便一便,倘被探捕瞧見,是要拘到行裡去(即巡捕房)照章處罰的,如果你沒有錢的話,那就要禁錮你四小時了。
  本來不到廁所裡去大小便,不但太不雅觀,而且有礙衛生,稍知自重者,必不願故違禁令,不過有時便急起來,得不到廁所地方,也只好拆一回洋濫污了(這種拆洋濫污的辦法只有小便而已,大便是很少見的)。作者有一辦法,倘使人們在馬路上走路,一時便急起來,得不到廁所地方,可找尋一家茶館或菜館,跑進去便一便,就得了。因為茶館、菜館裡邊不但有尿池,且有便桶,不論你要小便、大便,只要口頭上客氣一點, 他們總可以允許你便一便哩。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4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