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華日報、中央日報、歐洲日報總經理 李在敬 最動人的真情告白。--《落花無言--十年一覺失智夢》

2015/6/26  
  
本站分類:創作

前中華日報、中央日報、歐洲日報總經理 李在敬 最動人的真情告白。--《落花無言--十年一覺失智夢》

「她不能行走了,幫她坐上輪椅;不能自食,一口一口的餵她,一餐飯要花費近一個小時。大小便換尿布,為她洗澡換衣,更是一天不知多少回,時時噓寒問暖,一點疏忽不得。試想,如果不抱著多一個女兒的心情,又如何能數年如一日呢?」
當陪伴自己走過大半人生、結髮幾十餘載的妻子,逐漸因為阿茲海默症的侵襲,慢慢退化成像是一個小孩;當最摯愛的親人,不再是熟悉的模樣──
事業再成功、個性再堅強,都無法免除這漫長而煎熬的過程所帶來的折磨。

本書第一部「風雨同舟」,記述了作者坎坷一生之回憶──九歲離鄉、稚齡即坐過中共的牢獄、十二歲參加流亡學校,浪跡大江南北,吃盡苦頭。來到台灣後,自力更生讀到大學畢業,靠著一股不服輸的努力,留學法國,服務於新聞局,站在外交的第一線;而後歷經中央日報的九位社長交替,堪稱為「九朝元老」,看盡人生冷暖。
第二部「落花無言」,深刻地描繪了作者晚年陪伴罹患阿滋海默症的病妻十餘年,歷盡艱辛、痛苦折磨,但始終無怨無悔的心路歷程,有溫情流露處,卻不失新聞專業的冷靜與井井有條。對家有阿茲海默症患者的家屬,不僅多有可借鏡之處,更是多有慰藉。

 

內容試閱

十四、愛在今生無怨悔
民國九十四年台灣失智症協會,在內政部及衛生署補助及民生報協助下,辦了一項徵文活動,主題是「親愛的!你知道我是誰嗎?親愛的!忘記你不是我的意願!」我得知消息,乃寫了一篇「我多了一個女兒」來參加,共襄盛舉,其文如下:

阿茲海默症使我失去妻子,但它在我將邁入老年時,卻送給我一個排遣寂寥的小女兒。我常對坐在輪椅上,一臉茫然的妻子說:「親愛的!你記得我是誰嗎?」她通常是茫然以對,如有笑意,我則泫然欲泣。內人病前是某報的中級幹部,在她五十八歲那年,經醫師診斷患了阿茲海默症,當時我是一個失魂落魄、六神無主,不知如何面對未來的丈夫。在經過無數個長夜的沉思,無數個白天的繞室徘徊,面對無助的妻子,我決定面對現實,信守夫妻之間的承諾,做一個無怨無悔的丈夫,陪她走那段漫長而艱辛的路。
阿茲海默症是世紀之病,分期演變:由行為怪異,到生活不能自理;由失憶失語,到坐輪椅。每一個階段都需人耐心照拂,一點大意不得,真是「病者已矣,家人何堪!」。
在妻病之初,她辭去了工作,我也提前退休,日常帶她登山健行,她喜歡唱歌,就陪她唱歌,做她喜歡做的事情,我們如同回到初戀,那段日子是痛苦中夾雜甜蜜。
隨著病情的變化,內人漸漸的由失憶到失語,面對家人一臉茫然,這時要常常對她問話,逗她開心,如能贏得燦然一笑,內心則感到無比的快慰。
她不能行走了,幫她坐上輪椅;不能自食,一口一口的餵她,一餐飯要花費近一個小時。大小便換尿布,為她洗澡換衣,更是一天不知多少回,時時噓寒問暖,一點疏忽不得。試想,如果不抱著多一個女兒的心情,又如何能數年如一日呢?

這項徵文,投稿者共有一百多篇,該會邀請知名作家吳若權先生,神經科醫師,失智症護理專家及資深家屬們共同評選,我幸運的得到第一名,全家人都非常高興,臉上掛的笑容,在內人患病之後就很難看到。
頒獎活動由該會理事長陳榮基主持,他致詞說:「由於失智症族群的記憶喪失,時常與老化健忘混淆,社會大眾對這種疾病認識不清,形成負面標籤效應,患者家庭顧慮遭旁人指指點點,而降低求助及使用社會資源的意願。失智患者及家屬未能獲得足夠疾病及照護資訊、不知有那些社會資源可以使用以及如何使用,無法得到適時適當的支持,往往造成患者家庭生活品質低落,甚至陷入痛苦深淵。」
陳理事長特別強調說:「台灣目前有超過十一萬的失智老人需要協助或照顧,相當於一個鄉鎮的人口,受影響家庭人口將近二百五十萬;隨著人口老化,三、四十年後,台灣將有三、四十萬的失智老人,相當於一個縣市的人口,大家現在就應積極妥善規劃未來失智長者的長期照顧,打造一個失智者的天堂。」
陳理事長致完詞後,接著頒獎,並由謝雷,張琪兩位名歌星歌唱助興,是一項很溫馨很成功的活動。
張琪當年是紅遍台灣及東南亞的歌星,現在已自歌壇退出,但她充滿愛心,像孫越叔叔一樣,從事社會公益活動,表現積極,令人敬佩。
張琪家也有失智老人,她道出了失智者家屬的心酸,提供了許多經驗與建議,均極寶貴。
在與失智者家屬相互交談時,一位家屬說:「家中有了失智親人,家屬的心理調適很重要,但有人就是想不開。」
他舉例說:「他有一位自軍中退伍的朋友,他的夫人也在五十歲罹患阿茲海默症,並且曾走失過一陣子。他常怨恨上天的不公平,為何這種倒楣事會找上他,每天自怨自艾,悶悶不樂,面對病妻心煩意燥,有時以喝酒,喝的酩酊大醉來麻醉自己。他因為想不開,不到兩年,他夫人未走,他先走向另一世界,這真是一個令人嘆惜的人間悲劇。」
這位家屬很難過的說:「先生先走了,留下失智的妻子無人照管,處境非常可憐,一個獨生女已嫁人,拖家帶眷,生活已過的不好,如何承擔照顧,最後只有送到政府社會救濟單位去安排,真是可憐!」
我聽了這個悲慘的事例,心中無限感慨,也很悲傷,我很理解他這位友人的心情,但不贊成他這種逃避,自殘的做法,他似乎對這種來自上天的挑戰,沒有一點反抗的決心,這種面對命運的軟弱怯戰,不但對妻女不公平,對自己一生的奮鬥,也在最後繳了白卷,豎了白旗,非常可惜,也非常可悲。
我很欣賞與欽佩美國的麥肯金博士,他曾任南卡來納州哥倫比亞大學校長,長達二十二年之久,也是美國有名的作家與演說家,他的妻子茉莉是很受歡迎的電視主持人,她在五十五歲那年,發現罹患了阿茲海默症,病情逐漸惡化,麥肯金博士毅然放棄了一切功名利祿,專心一致,無怨無悔的陪伴看護他的妻子,走過一段最艱辛難行的日子。
麥肯金博士在下這一決定時,告訴友人說,他與妻子在結婚典禮上,許下了不論富裕與貧窮,健康與疾病,順境或逆境,都愛她、照顧她、呵護她的承諾,這一承諾他要信守不渝。他對妻子不但付出至情至愛,並寫了一本名為「守住一生的承諾」的書,這本書不但在美國暢銷,迻譯成多種語言,在世界各國發行,也拍成了電影名為「珍貴的誓約」,曾獲國際電影人學會,推評為最佳編劇,最佳影片皇冠獎。
︽守住一生的承諾︾這本書,已譯成中文發行,文字並不長,我花了三、四個小時的時間,一口氣把它讀完,一面讀一面熱淚直流,有時激動的不能自己,因為我與他有相同遭遇,相同的想法與做法。
「當橫逆來臨時,既無法逃避,就勇敢地、坦然地面對它!」—這是在妻子罹病之後,在悲傷、失措之餘,在長夜中思索,所產生的一個信念,讓妻子受到最好的照顧,平順的走完人生路,則是我信守的做法。
內人已受了九年多病魔煎熬,每年都有不同的情況出現,從一個聰明人,一個受過高等教育,曾任聯合報系世界日報台灣辦事處編政組長的她,變成動作遲緩,失智失語,處處需人照料的病人,一些美好的過去,已不能在她殘破的記憶中尋找,或是夢中去捕捉,想想這是多麼慘痛的事。
內人對家庭有不可磨滅的貢獻,她應該得到一切的補償,上天對她有不公平的待遇,家人應為她出頭爭取。這是我與家人達成的決議,秉持的原則。目前內人無憂無慮,事實上已不知什麼叫憂慮,時時刻刻需人陪伴,需人扶持呵護,使她在不幸中享有幸福,這也是家人僅僅能做的事。
對內人與家人而言,面臨的是一個長夜,無法期待有一個黎明,因此開一盞燈,點上一支蠟燭,使她不在黑暗無助中孤獨,這是做為一個丈夫所能做的,應該做的,這也是麥肯金博士所說的「守住一生的承諾」吧!
麥肯金博士利用寫書道出他的心聲,表達出對妻子的愛,以及知識份子應有的高貴情操。我雖然沒有他的才華與社會地位,但對他所表現的真情至愛,說的每一句話,都與我心相契合,我有一個心願,除了像他對妻子信守一生承諾外,也要把陪伴照顧病妻的心路歷程,妻子在生病時,每一階段的變化與煎熬,用文字表達出來,與麥肯金博士的大作相呼應,這樣或許對日下的世風,對污染的人心,對眾多阿茲海默症患者的家屬,有些啟示與助益。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3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