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覆傳統的童話故事。--《AURORA 7 希望之子:光之繼承者》

2018/12/27  
  
本站分類:創作

顛覆傳統的童話故事。--《AURORA 7 希望之子:光之繼承者》

顛覆傳統的童話故事,拯救被奧茲王破壞殆盡、邪惡力量猖狂肆虐的童話王國!
《功夫全明星》、《流星蝴蝶劍.net》昱泉國際,傾力打造首部全自製超人氣手遊獨家小說版!
七種顏色的光之碎片,交由七位童話故事守護者保管。當歐若拉翻開灰色的塵封童話書,便是回應了「光之繼承者」身分的呼喚。她必須穿越黑色的世界夾縫,為每一位守護者解決難題,收集七色的光之碎片方能破除白女巫的封印。
為了尋找失蹤的弟弟朱拉,熟讀童話的歐若拉運用知識,在各個故事中穿梭,被迫捲入奧茲王和黑女巫爭奪世界統治權的戰爭之中。
歐若拉努力躲避機械兵的追捕,通過邪惡女巫的考驗。然而,她能趕在奧茲王和黑女巫瓜分大陸前,釋放白女巫讓世界重返平衡嗎?
歐若拉不知道的是,深陷其中的自己的身世其實和白女巫密不可分,且朱拉已被邪惡勢力悄悄訓練為秘密武器!
顛覆傳統認知,虎克船長、藍鬍子、賣火柴的女孩、鐵樵夫和花衣魔笛手等角色紛紛出籠,以創新視野揉合成更為龐大的故事陣容。歐若拉的冒險即將開始……

【流暢打擊快感,動作童話全方位出戰】
流暢的招式動畫創造最萌3D動作遊戲!充份展現童話中經典角色特色技能!

【經典童話角色,日系風格全新體驗】
以日系風格全新打造,幽默風趣的日語聲優配音,輕鬆詼諧的動漫風格配樂!

【豐富多元玩法,最炫童話全面打造】
施放技能、屬性搭配、操作手感均能夠影響每場戰鬥輸贏,多種玩法等您挑戰!

立即訂購《AURORA 7 希望之子:光之繼承者》

 

內容試閱

這幢建於十七世紀的古老大宅在奧德河畔矗立了三百年,擁有造型古典優雅的石柱和山牆,是斯德丁為數眾多的古老房子之一,冬季來臨時水管還會凍住。
一直以來,斯德丁好比德、波交界的衛兵,不過根據滿天飛的傳言,此時此刻,這美麗的小鎮更像是立場不夠鮮明的牆頭草,未來也只有淪為砲灰的份。
要是戰爭打到大宅門前會如何,歐若拉連想都不敢想。
「別擔心啦,我知道妳最怕獨自一個人,至少有我陪著妳呀。」朱拉擠出微笑。
歐若拉望進弟弟沉鬱的瞳孔,看見與自己彷若復刻的相似面容、相似髮色以及相似的身形,她們倆是雙胞胎,看著他就像在照鏡子。
然而,兩人的性格卻截然不同,行事衝動的朱拉常常表現得更像哥哥,歐若拉則理所當然地躲在朱拉身後,好比怯懦的小妹妹。
歐若拉對於即將面臨的戰事憂心不已,幸好朱拉宛若堅定的磐石,是所有不確定因素中唯一不可能產生變動的因子,就算敵軍來了、大宅毀了,至少他們還擁有彼此。
「朱拉,謝謝。」歐若拉寬慰地笑了笑。
「快去找妳要的書吧。」朱拉點頭。
歐若拉點頭,抬起腳跟繞過滿地陳舊的箱子,走向位於牆角的整排書櫃。據傳為了躲避戰火波及,院長在閣樓裡藏了不少好東西。
朱拉則東踢踢西踹踹,沿著姊姊的足跡替她清出一條方便往回走的路。
「院長幹嘛不乾脆開放讓大家都上來參觀算了,借本書也要偷偷摸摸,好麻煩。」朱拉抱怨。
「院長總得保護這些東西慘遭毒手吧,哈,找到書了!」歐若拉自不起眼的角落裡抽出一本金屬裝禎卻沒有書名的古老童話書,拍去皮革封面鬱積的灰塵。「就是它。」
童話書在歐若拉悉心擦拭後大放光彩,裝飾的藍綠色寶石散逸耀眼星芒,彷彿清澈山澗落入湖水,激起碧綠的水花。
「看起來很貴,換作是我,就會把那本書上的寶石挖出來變賣,可以換好多配給券呢。」朱拉說。
「不可以啦!」歐若拉瞪了弟弟一眼。
剎那間,寶石變得極為燙手。
歐若拉嚇得縮回指尖,某種異樣的熟悉感驀地襲上心頭,讓歐若拉的心臟彷彿漏跳一拍。她瞄了弟弟一眼,朱拉卻僅是意興闌珊地來回踱步,手指拂過每一本藏書的書脊。
「妳有沒有想過,如果我們不是襁褓中被丟到大宅門口,而是有錢人家的少爺小姐,或者出生在沒有戰爭的地方,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呢?」朱拉問。
歐若拉置若罔聞,她滿腹狐疑地再度觸碰寶石,指腹卻傳來再正常不過的冰涼溫度,她凝神檢查書本封皮,又高舉書本晃了晃,沒能旋開鎖頭,反倒抖落更多灰塵。
「喂,妳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有啦。」歐若拉感到好氣又好笑,道:「傻瓜,想這些又有什麼用呢?我相信我們的爸媽一定有所苦衷,才會把我們送給別人。」
「我們的爸媽一定把兩人份的樂觀都生給妳了,哼,不對,我才不要稱呼遺棄我們的人為『爸媽』呢。」朱拉賭氣悶哼,隨即又道:「其實,我一直覺得我們的命運不該只是窩在孤兒院裡,真希望擁有截然不同的人生啊。」
「我記得童話故事中的小木偶就是不甘於只當個小木偶,所以把老木匠搞得天翻地覆不是嗎?」歐若拉繼續搖晃書本。
「妳真的很愛讀童話故事。」朱拉撇撇嘴,又道:「雖然小木偶做出很多犧牲,最後仍然得償所願,我覺得很值得。」
突然間,尖銳的空襲警報劃破戶外的寧靜。
突兀且洪亮的聲波形成一道道轟擊兩人的音浪,幾乎吞沒了他們的聽覺,這波隱形浪潮讓腳下的地板猛地晃動起來,使他們全身上下雞皮疙瘩莫名聳立。
「天哪。」歐若拉驚慌地捂住耳朵。
下一秒,轟然巨響再次降臨,嚇得兩人往後一跳。
這回更清楚了,炸藥的爆破聲比空襲警報搶先一步,世界像是炸開了一道缺口,所有聲響爭先恐後流洩而出,尖叫、爆炸伴隨著螺旋槳的聲響混合成雜亂的喧鬧。
歐若拉把童話書摟在胸前,臉色慘白呆立原地。「朱……朱拉?」
朱拉轉過頭去,發現前後不過眨眼的時間,窗外的萬里晴空竟被密布的煙霧取代,彷彿有張霧濛濛的網子罩住了整個城市。
他再低頭一看,這下不得了了,整個城市被裹在晦暗的濃霧之中,火舌四處蔓延,炸彈好比一拳捅破了蜂窩,逼得躲在屋內的居民紛紛湧上街頭。
「快走,這次是真的!」朱拉衝向姊姊,握住她的手拔腿就跑。
姊弟三步併作兩步衝向伸縮梯,幾乎是用滑的跳下閣樓,也不管會不會讓人看見。
他們繞過轉角,沒想到正好和急忙跑向他們的院長撞個正著。
「歐若拉、朱拉!我從剛才就在找你們,蓋世太保來了!」年邁的院長氣喘吁吁地扶著膝蓋說。
「對不起……我們……」歐若拉心虛地臉頰酡紅。
「你們自己上去找到書了?」院長注意到她懷裡的童話書,便道:「也罷,這本來就是要還給你們的。」
「什麼意思?」朱拉問。
「孩子,仔細聽著,這本書是你們媽媽留下的物品,帶上這本書,或許有朝一日能和你們的媽媽團聚。」
爆破聲此起彼落,下一刻,一道如雷貫耳的巨響撼動了大宅,這棟百年建築終於承受不了摧殘,窗戶玻璃被震波炸飛,搖搖欲墜的天花板則落下大量粉塵和碎片。
「沒時間解釋了,快跑!」院長使勁推了兩人一把。
「院長?」
「不要管我,年輕人跑得快,能跑多遠算多遠!」
又一個爆炸。
「走!」朱拉牽起歐若拉的手,扯著她往樓梯口奔去。
儘管厚重的衣物拖慢了他們的速度,他們仍舊傾全力邁開步伐,朱拉領著歐若拉跑過起居室轉往廚房,打算從後門穿越庭院離開大宅。
然而,歐若拉卻被門檻絆了一跤,懷中的童話書隨之滾落後院草地,鎖頭也意外地自行滑開。
同一時間,一顆砲彈落在幾個街區之外。
耳鳴之後,世界轉為靜音。
「啊,書……」
歐若拉聽不見自己的吶喊,她強迫自己爬起來,怔怔地望著書本像是擁有自我意志似地迅速翻頁,最後停留在一張插圖上。
在視線對上插圖的瞬間,歐若拉的靈魂彷若凍結。
朱拉轉身想要幫忙,卻也在回眸的剎那暫停了一切動作--
「這女人好眼熟……」朱拉的眼底浮現困惑。
插圖上是一名微笑的女人,那女人的耀眼笑容宛如融化冰川的熾烈陽光,一雙揉合了智慧與慈愛的明亮眸子更是似曾相識,彷彿每晚仰望夜空時閃動的星星。
朱拉和歐若拉忍不住看呆了,更古怪的是,女人的肖像旁,漸漸浮現一行小字……
歐若拉深受吸引,不自覺地唸出字句:「從前從前,在奧茲大陸--」
「砰!」
一顆流彈在附近爆開。
刺眼的光束屏蔽了一切。
歐若拉放聲尖叫。
「我看不到了,我也聽不到了!朱拉?」
白光好似灼傷了歐若拉的雙眼,她慌張地胡亂伸手撲撈,卻什麼也沒抓到,反而像是一腳踩入漩渦裡,被捲入一團深不見底的黑暗之中……
飄浮,她像是失去了重量,飄浮在半空中。
漂浮,她彷彿存在於某種能夠呼吸的水中。
難以估算的光陰自指縫流逝,漸漸地歐若拉的視覺恢復了,她發現自己好似一片枯葉,被看不見的力量推著向前,一路游過或者吹過某條失去重力的隧道。
接著,她的眼前出現許多鮮豔斑斕的螺旋狀光影。有緞帶的桃紅,檸檬的綠,雲霞的紫,燭台的銀,色彩彼此交纏,像是黑色的虛無內飄散著彩色的混沌。
「我一定是在做夢。」歐若拉恍惚說道。
一頂歷史久遠的海盜帽漂過歐若拉面前,緊接著是一顆咬了一口的金蘋果和一盞殘缺的水晶吊燈,遠處還有一座破爛船塢和半座毀損的壁爐。
這個詭異的隧道似乎擷取了各個年代的碎片,以獨特的美感將亂七八糟的古物拼貼成為一幅作品,並且不時調整作品呈現的角度和姿態。
隨後,歐若拉降落在一條石板步道上,她站穩身子摸索方向,忽地在眼尾餘光中瞥見一抹疑似朱拉的影子。
就在前方,朱拉就躺在那彷若教堂彩繪玻璃、綻放妖異光彩的大圓盤上,不省人事。
「朱拉?」
聽覺也恢復正常了,但是歐若拉不確定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因為除了她自己的嗓音以外,她還聽見了一連串細索輕盈的跫音,好比很多隻腳同時且迅速地移動著。
對於聲音的來源,她還沒決定好該是消極逃跑還是積極尋找,雙腿便自行做出判斷,選擇奔向她昏厥在地的弟弟。
歐若拉沿著步道奔向前方漂浮在半空中的大圓盤,卻看見朱拉居然也移動了,他被一股朦朧不清的黑影拉著,往反方向沿途拖行。
「那是什麼?」
戰慄般的驚恐在歐若拉的體內流竄,她拚命加快腳步,但是無論她怎麼努力,黑影總是以更快的速度拉開兩者之間的距離。
「啊……」
歐若拉躍上大圓盤,身後的石板步道倏地碎裂,石片彼此碰撞,發出風鈴般的哐噹聲,最後成為四散在空中的拼圖。
她衝向圓盤邊緣,卻在懸崖邊緊急煞車──
下方什麼也沒有,只有無底深淵,歐若拉沒有能力也沒有勇氣跳入半空中追逐朱拉,她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弟弟被黑影拖走。
「朱拉……」
命運沒有給歐若拉多少時間傷心,因為,那倉促、亂糟糟、節奏毫無規律的跫音似乎更接近了,活像一批在宿醉中行軍的士兵。
新的恐懼襲上心頭,歐若拉噙著淚匆匆退至圓盤中央,尋找著一個靈感或一條退路,她踢到一件硬物,低頭一看,驚見那本媽媽留給她的童話書。
她抹抹眼睛,下一秒也將腳步聲的主人給看清了,只見密密麻麻的長腳從圓盤下方攀著邊緣,毫不費力地跳至歐若拉面前。
歐若拉失去血色的慘白面頰更是慘澹到無以復加,她被一整群漆黑多毛、與人同高的大蜘蛛給團團包圍了。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6  累計人次:9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