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屆周夢蝶詩獎」獲獎作品! --《憂鬱共和國》

2018/12/25  
  
本站分類:創作

「第二屆周夢蝶詩獎」獲獎作品! --《憂鬱共和國》

「第二屆周夢蝶詩獎」獲獎作品!
詩人王東東認為詩歌不只包含了對人性的希望,同時也是一種抵制荒謬和悖論的力量:「我相信,詩歌的困難就是生活的困難,詩歌的幸福就是生活的幸福,真正的詩人應該是真正在生活的人。」
周夢蝶詩獎授獎詞形容其詩風:「舒緩的節奏、從容自在的口語,卻能建構出詩質濃密的作品;平實的文字、低調的修辭手法,卻能帶給讀者耳目一新的感受;可以說是一種高難度的書寫成就,而主要關鍵就在於:作者對於靈視或洞見(insight)的經營與表現。靈視是詩創作中特殊的思維方式,藉由詩人破格的弔詭語法所進行的觀察、思索與表達。它往往可以精確有效地呈現出作者的觀點與態度,也可以讓讀者在日常生活的慣性環境裡受到美感的衝擊與啟發。作者的心思細密、觀察敏銳、對於意識領域的邊陲地帶也有熟練的掌握能力,所以可以勝任這原創性相當高的書寫策略,此外,他也勤快地閱讀生活與歷史典籍,使得作品中的情感和思想顯得更有憑據與說服力。」

立即訂購《憂鬱共和國》

 

內容試閱

〈憂鬱共和國〉

「這是一種普遍的憂鬱,憂鬱共同體。」
然而,是誰糾正說:「憂鬱共和國。」
區別在哪裡?你認識最多的樹
但這種知識無益於公民的美德

甚至因此難以成為合格的公民
樹,比人多。樹的種類更是
多於人的種類。但這不會讓你氣餒
而是更加興奮:可以用一生去認識……

作為一名不可救藥的唯名論者,
也許只有上帝才能將你寬恕。
反對他就是反對自己,而不去命名
就連憂鬱的上帝也喪失了部分語言;

果實一般落進詩人的夢裡,成為詩
剩下的語言巋然不動,成為教科書。
你在大街上和友人輪番撫摸一棵榆樹
的樹瘤,由一個兒童的膝蓋撞出

可有人卻想要挖出它去換一所房子,
嚶嚶嗡嗡,如蜂巢,而又突然安靜。
它的哭泣氤氳著來自災難的美,暫時遺忘
對於繁忙採蜜的人民,它就是傷害的首都。

你送給我一本野菜圖譜,我深知
你並不是李時珍,隔膜於治療的意涵。
在江南,你分泌完你的多巴胺,你的快感,
圖畫中的古典女子讓你從蘇州追隨到杭州。

盛世路不拾遺,只有醉漢臥倒
垃圾桶旁桂花樹下有人講故事。
唯名論者孔子也許是憂鬱的博物學者,
你是他的不合格的信徒,片面的信徒。

人人都張開嘴咬走一塊憂鬱的圓桌,
我告誡自己不要皺眉。你聲調高昂,
引起我的擔心,彷彿站在水邊
但每一個人都免不了自作自受。

前妻家族勢大,從法院滲透到派出所
將你剪除出家庭,安排好長大的兒子。
多少年後,你仍將宣揚她的美貌和
與你競技的另一位詩人的妻子齊名。

她是一名律師,那麼也應該是你的律師
卻經常站在法官那一邊,也許正為此
你才喪失了對法治的信心,幻想並呼喚
她仁慈的人治,講道德,談詩寫詩的青春。

當你的憂鬱成為一部著名的憲法,
我們都應該唱和,像喝醉的官員。
翻閱憂鬱的詞典,憂鬱的百科全書
我們將更像一本憂鬱小說中的憂鬱人物。

我伸出了遼闊的手掌,仔細辨認
漢人的文明在河南一帶掙扎。
而看到我的子孫無限,正向海外蔓延
流播:那時,我終於學會古國的溫柔。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4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