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最深沉的吶喊!--《幽暗的歲月三部曲之三:海平線》

2018/12/18  
  
本站分類:創作

人性最深沉的吶喊!--《幽暗的歲月三部曲之三:海平線》

曾參與策畫《活著》、《我的父親母親》、《千里走單騎》、《十面埋伏》等電影,有「張藝謀御用編劇」之譽的小說家王斌,
以文學與歷史昂首對峙,引領讀者近身感受幽暗的歲月中,人性最深沉的吶喊!

【幽暗的歲月】三部曲之三──《海平線》,在命運無情輾壓的縫隙中,看見小人物毀滅、破碎後的重生與希望。

一場荒唐的「為子選妃」大戲,折射出那個崢嶸歲月的荒謬。
那些人們以為早已消失了的青春記憶,只是被短暫的忘卻,
它們,仍頑強固執的存在著。

一九七○年,王若若離開了下鄉勞改的母親,和姊姊、父親在縣城團聚,沒過多久,姐弟倆一前一後從軍去。氣質出眾的姐姐一度成為高層「為子選妃」的候選人,但事實上,姐姐王群與彭副司令的兒子彭延平情投意合,兩人無畏政治勢力的壓迫,勇敢相戀,甚至未婚生子。

經歷勞改、從軍……到退伍,王若若也從一個懵懂無知的男孩蛻變為成熟的男人。

「我姐姐為什麼會這麼有名?」若若臉紅了。
「那你得先問問你姐姐在跟誰談戀愛。」賀苗苗怪笑地說。
「就因為這個就該有名?」若若問。
「那是因為人們更願意聽故事,而且是一個讓人感到傳奇的故事,更何況你姐那麼漂亮,還加上了關於林立果選妃的傳說,這個故事沒人感興趣才怪呢。」賀苗苗調皮地說。
「那你呢,你也因為有了這個故事,才會跑來看我的嗎?」若若瞪大眼睛反問道。
「你以為你是誰?你是那個傳奇嗎?」

立即訂購《幽暗的歲月三部曲之三:海平線》

 

內容試閱

---------------------
序曲
---------------------

「會是這兒嗎,是這嗎?」
崔永明問,目光變得迷茫了起來,四下裡看著,尋找著。
「或許是我們的記錯了,找錯地方了?」若若說。他眯縫著眼,望了望不遠處奔騰不息的大海。大海被清晨冉冉升起的太陽染紅了。他又轉過身來,疑惑地向從海岸邊緣延展開來的一片綠色的叢林地帶望去。這裡的景致讓他陡生出一種奇異的陌生之感,就像無意中闖入了一座迷宮―一座在他的人生旅途中從未涉足過的令人暈眩的迷宮。
「我們再轉轉吧,」崔永明說,「再找找,或許……」他的手臂有力地揮舞了一下。或許只是一個下意識的動作,但若若卻看出了他情緒的沮喪。
「再轉轉吧。」若若說,他知道這句回應的話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他預感到他們的此行將會徒勞無功,但他就是想來看看,走走,即便這裡的一切都已被澈底改變,什麼也沒發現,就像過往的歲月,消失在了這一片陌生的風景中。他們還是想來看看的,依然固執的幻想著能幸運地找到往昔的哪怕一丁點的遺痕。
若若與崔永明幾年前就有了一個約定,由於雜事纏身,直到現在才履行了他們彼此的承諾,正式成行。他們都有一個強烈的願望,人到中年了,往事如夢而讓他們揮之不去,他們都想找一機會重返當年, 那個屬於他們的青春歲月,他們渴望沿著當年走過的足跡,再一次地檢測一下自己的人生旅程。
若若是從北京出發的,崔永明則在一天前就從南昌提前到達了榕州,租好車,等著與若若會合,然後正式開始了他們倆約定中的尋找之旅。
他們上了停在一旁的「大眾」轎車。崔永明點燃了引擎,馬達聲轟地一下嘶鳴了起來。
「再去哪?」崔永明問。他沒有偏臉看向若若,目視著前方,顯得有些猶豫。車頭的前方正對著籠罩在淡淡薄霧中的平靜的海平線,能隱約聽到海浪撲上岸沿的波濤聲,嘩啦啦地拍擊著犬牙交錯的海岸。這時的大海亦籠在了一片淡淡的晨霧中,而遼闊的海平線,在旭日的映染下泛起了一道道淺淡的橘紅色。
「那時我們沒事喜歡出來觀海,常能遇見這樣的薄霧,這樣的陽光,對嗎?」若若答非所問地說,神情有些凝重了。
崔永明沒有回答,而是一蹬油門,將汽車開動了起來,接著向右猛打了一把輪,拐向了太陽升起的方向。若若被刺目的陽光扎了一下,眯縫起眼,然後側過臉來搖下了擋風玻璃。
一股強勁的海風吹了進來。風是鹹澀的,裹挾著一股濃烈的海腥味,讓若若一下子彷彿又回到了從前,宛若往昔的記憶經由海風的浸泡,突然間變得膨脹了起來,在急遽地擴張、蔓延,以致將他淹沒了。這種感覺如此強烈,他的身體有點不受自控地顫抖了起來。剛才為什麼就沒有嗅聞到這海風的味道呢?他有些納悶,亦有些恍惚了。
「你怎麼啦?會冷嗎?」崔永明突然問道,搖了搖頭,「這不是一個會讓人感到寒冷的季節,畢竟是春天了!」他臉上浮現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沒有,」若若有點尷尬了,「我只是……」
「只是又想起了過去!」崔永明側過臉來瞟了一眼若若,他亦有些感慨了,目光一下子變得銳利了起來。「我們第一天來到這裡時天氣是寒冷的,天空陰森森的,還以為要下雪了呢,還記得嗎?」他緬懷地說。
「可是沒下,我們後來才知道這座城市地處亞熱帶地區,難得見雪!」若若說。
「那時我們還年輕,你像個沒長大的孩子!」崔永明感嘆般地說。
他們沉默了。
汽車在植滿了榕樹、棕櫚樹和玉蘭樹的林蔭道上無聲地滑行著。清潔光滑的柏油馬路曲曲彎彎地通向遠方,泛著刺目的青光,馬路兩旁已然被改造成了園林一般,蔥籠茂密,茸茸的青草坪,就像一片賞心悅目的綠色地毯。和煦的陽光暖洋洋地潑灑了下來,給這片茂盛的植物鍍上了一道淡淡的金黃色,以致像是披上了泛著金屬光澤的輕薄的鎧甲,而那一望無際的綠意,亦變得更加地生機盎然了。
若若忽然覺得眼前的景物變得模糊了起來,似真非真,他彷彿一下子又踏入了記憶的河流,身不由己地被捲了進去,內心泛起了一股五味雜陳的滋味。
「我們這幾個人裡,你是最小的,那時你多大?」崔永明問。
「十五歲,」若若說,「可我為什麼又覺得那個日子離現在並不遙遠呢?我總會時不時地想起當年的情景,彷彿歷歷在目!」
崔永明意味深長地瞥了若若一眼。

---------------------
第八章  風雲突變
---------------------


「我剛聽到這個消息時,還有點不信呢。」崔永明笑說。
這時,他倆坐在濃密的樹蔭下,夕陽正在緩緩沉落,一輪巨大的橘紅的落日染紅了天際,投下了一抹玫瑰色的光澤,彷彿大地亦被塗抹上一層絢麗奪目的光彩;八一湖的湖面在夕陽的映照下泛起一道道瀲灩的波紋,流光溢彩,輕風微拂,讓人多了幾份愜意。
「所以你跑來問我。」若若說。他掏出煙,遞了一支給崔永明。香煙點燃了,青煙裊裊,在寂靜的空氣中升騰著。「我當時不知怎麼回答你,因為那時我姐姐的年齡還沒到適合談戀愛的時候,那時我們的觀念還很傳統。」若若說。
「我們感到驚奇的,不是你姐姐的年齡,是她戀愛中的那個具體的人―你的姐夫,他可是彭司令的兒子,在當時聽來就像是天方夜談,你那時不就是支隊機關的一個毫不起眼的小兵拉子嗎?可因為這件事卻成了機關裡的著名人物。」
「那時你也與我拉開了距離,我能感覺到。」
「或許是羡慕,或許是一種莫名的嫉妒,沒人願意再走近你,因為從那一天起,你身上開始有了是非,只能躲遠點。」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這事一直讓我感到了納悶,好像我與周圍的人際關係在一夜之間坍塌了, 在眾人的眼中,我成了一個被另眼相待的人,戰友們投來的眼神讓我感到了不舒服,這其中也包括你。」
「因為我們都不想有攀附之嫌,你姐姐與彭延平的戀愛,幾乎也讓你在機關一夜之名,在大家的想像中,你有可能藉著這個東風青雲之上,我承認那時會有一些潛在的妒忌,因為我們只能靠自己奮鬥,而你,憑藉這一層突如其來的背景與關係,就可以扶搖直上了,這讓我們感到了不屑。我說了,這種心態的根子還是妒忌。」
「可我並沒有因為姐姐與彭延平家的關係而改變了命運,不是嗎?」
「那是因為隨後發生了『九一三』事件。」崔永明冷靜地說。
他們沉默了。周圍一片寂靜,如同大地亦停止了喧囂,空氣流動的噝噝聲清晰可聞,還有樹葉在風中擺動時發出的撲簌簌的微響。若若側過臉來瞥了崔永明一眼,發現他直視著湖面,表情冷峻,就像沉浸在往事的追憶中。若若狠狠地吸了幾口煙,然後將煙蒂使勁地在乾燥的泥巴地上撚滅。煙頭像是不情願似地噴出最後一裊青煙,寂然熄滅了。
「我始終忘不了宣布林彪事件的那一天。」若若說。
「我清楚地記得,是在一個清晨,早餐後不久,我們被召喚列隊出發。」崔永明說。
「對,突然,機關的操場上來了好幾輛大卡車。」若若說。
「各個部門的領導在催促我們趕緊上車,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異乎尋常,這種不祥之感,是從支隊長和政委嚴峻的表情中透出的,他們緊蹙眉心,顯得有些焦灼,站在吉普車旁,盯著大家上車而又一言不發。」崔永明說。
「一開始我倒是毫無覺察。」
「那是因為你年齡還小,不那麼敏感。」
「嗯,也許!」若若說。



那天只留下各科室的值班人員,整個支隊機關傾巢出動,在若若的印象中這種陣勢還是頭一回。他們分乘好幾輛卡車嗚嗚地駛向了一個陌生的地點,車上的戰友們還有說有笑,如同一次例外的郊遊讓大家感到了輕鬆和快樂,彼時已是秋風送爽的十月了,陽光燦爛,天高氣爽。
汽車行駛了約莫二十來分鐘,忽然拐彎,駛向了一座軍營。進入時若若還不經意地向崗亭瞥了一眼,見軍營的哨兵似乎多出了好幾位,且個個荷槍實彈,頭上的鋼盔在刺目的陽光下閃爍著炫目的光斑,見他們來時集體行了一個軍禮,開欄放行。汽車繼續前進,只是速度在放緩,經過林蔭夾道兩旁的宣傳欄時, 若若清晰地看見板牆上貼著幾個巨幅畫像,除了偉大領袖毛主席和林副主席的標準照外,毗鄰的是一幅毛主席和他的親密戰友林副統帥的雙人照―他們各自坐在一個單人沙發上,頭部湊得頗近,似乎在認真商討國家大事。這幅畫像若若瞅著眼熟,因為在支隊部的宣傳欄上,也張貼著同一幅一模一樣的畫像。
卡車在禮堂的門口戛然而止,還沒等大家跳下車來,已見支隊長與政委神情嚴肅在站在不遠處盯著大家下車了。當若若跳到地下抬眼張望時,感到這裡氣氛的異乎尋常。
禮堂的正門站滿了全副武裝的士兵,頭上戴著冷冰冰的顯得有些駭人的鋼盔,煞有介事地繃緊了一張透著冷峻肅殺的面孔,如臨大敵。若若感到了詭異。發生什麼大事啦?若若心想。
「一定出事了!」一個聲音在他的耳畔響起,他側臉瞅了一眼―是崔永明,他的神情顯得有些迷惑。「會發生什麼?」若若小聲問。「不知道,」崔永明若有所思地晃了晃頭,一臉的迷茫:「看起來不會太小,」他說,「一會兒就知道了。」
(未完)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26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