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異鄉而思念故居的農鄉。--《大平原上一顆閃耀的星--農鄉散文家林鵬來傑作選》

2018/12/12  
  
本站分類:創作

旅居異鄉而思念故居的農鄉。--《大平原上一顆閃耀的星--農鄉散文家林鵬來傑作選》

此書由國家文學博士林政華教授,精選林萬來(林鵬來)校長四十年間十本創作裏的四十一篇傑作。
每篇傑作,除正文外,又有林教授的詮釋──精心的導讀與賞析,點出文章的真義及特色所在,添加了文字的魅力與光彩。
全書共分七輯:第一輯「戀戀故鄉園田」,第二輯「生命強者」,第三輯「面對新一代」,第四輯「愛屋及烏」,第五輯「別開生面」,第六輯「田園四季」,第七輯「親情招喚」。顧名思義,皆有不同凡響的主題內容。
作者旅居異鄉而思念故居的農鄉,回味徜徉在鄉土的風情,感受到鄉野的氣息。他從農村景致到家庭親情的描寫,以及教育工作者的心情展露等等,在在都豐富他筆下的人生,很值得一讀再讀。企盼讀者能從文中,也從林教授所詮釋的文字中,獲得更多的思想啟迪,為生活所用、為生命增輝,進而尋得幸福的泉源。

立即訂購《大平原上一顆閃耀的星--農鄉散文家林鵬來傑作選》

 

內容試閱

【幸福,在油菜花海中邂逅】

  每當看到那一大片的油菜花海,盛開在我嘉南平原,就感覺天空突然開闊起來,天色突然亮了起來,彷彿天天都是天藍。但,過完元宵沒幾天,附近的田野,竟已是一畦畦的水田,一幅幅春耕圖已映入眼簾。而過往一層層滿地金浪湧動的黃花,幾乎是同時間在眼前消失殆盡!令人有點措手不及。
  回想去年十一月起,田野中,大大小小塊的田地,穿起一片片碧綠的衣裳;也彷彿一夜間,耀眼的一片片金燦燦的油菜花,排山倒海的流洩在眼前,令人不敢直視;過了十幾二十天,才逐漸適應眼前狂野的燦爛光景。每天上班,都會經過田野一片又一片的花海,心情特別舒爽,直想吹起口哨來。
  從早年至今,崙背鄉親和我家,幾乎年年都種油菜,作綠肥用,增加土壤養分。但它的葉子、菜心和花瓣鮮嫩,營養豐富,炒起菜來特別香甜可口,所以也可採食,或送到市場販售。每年秋收季節一開始,老農不約而同的種油菜,農會也會給農家一些購買種籽的補助。只要灑下種籽,不必費心照顧,更不必施肥、灌溉,翠綠的油菜兩週就可長起來,不到一個月後,就能開花開成一片片的花海。
  我深覺油菜花樸實無華,沒有國色天香,更不是雍容華貴。花是帶著泥土香味的,是與農民感情相繫相隨的莊稼花。雖然油菜花沒有風姿綽約的形體,色澤也單調;然而,每當秋風拂來,彷彿就在一夜之間,天地變得亮麗起來:黃色的浪潮鋪天蓋地而來,有如黃金海洋的鮮亮熱烈。就這樣,在單調的秋收後的廣闊土地上,喧鬧起來;招蜂引蝶的飛舞景象,是那樣的悅人心目。那種壯觀氣勢和生機無限,怎不讓人心眼震撼?怎不令人想要向寬闊的田園大地吶喊?
  婚後,攜妻子回雲林老家,兩個小女生陸續出世。每年油菜花盛開的季節,全家總要一起走在村莊盡頭的花田裡;不管是自家人或是村人的田地,我們都會身著鮮豔紅裝,踩踏到花田中間,擺著各種姿勢,照相攝影;那種等待是快樂的、是幸福的,時間就靜止在那一刻間。在照片沖洗出來之後的品頭論足,添增平淡生活的一些閒趣,也凝聚一家人的情感。
  油菜花影也歡唱著我的童年。我們放學以後,在油菜花的田埂上放風箏、奔跑嬉戲;在金色的花海中,不時傳出童真爛漫的笑聲。在藍天白雲的襯托下,金黃色的花海綿延,一望無際,生機蓬勃;漫步其中,彷彿自己是一位天地間的大富豪。
  如今,無論走在哪裡,每當我看到油菜花,都會一樣的興奮,怦然心動的想要與家人共享,歡心的拍照留影。不僅是花田的綺麗壯觀,那溫暖著人間的金黃色彩,是那樣無私的奉獻。這時,幸福滿溢的情懷,感動著自己,也在那瞬間,把我的思緒帶回魂牽夢繫的童年過往,再次的享受著田園油菜花海的清香。

(二○一一、三、十七,青年日報副刊)

  ▍導讀與玩賞

  由童年起至今近六十年,「一層層滿地金浪湧動的」油菜花田,就佔據著作者的心,「無論走在哪裡,每當我看到油菜花,都會一樣的興奮,怦然心動」,幸福洋溢。
  鵬來描寫油菜花,非常生動、傳神,他這麼寫說:

每當秋風拂來,彷彿就在一夜之間,天地變得亮麗起來:黃色的浪潮鋪天蓋地而來,有如黃金海洋的鮮亮熱烈。

就這樣,在單調的秋收後的廣闊土地上,喧鬧起來;招蜂引蝶的飛舞景象,是那樣的悅人心目。那種壯觀氣勢和生機無限,怎不讓人心眼震撼?怎不令人想要向寬闊的田園大地吶喊?

  在臺灣,賞花成為一種時尚,所以春天的波斯菊、櫻花、魯冰花、桃花……,都熱鬧喧騰一時。而秋天,則是油菜花的天下;它兼有提供蔬食、綠肥和賞美三大作用。在鄉間更是常見,是秋天大地的寵兒,備受男女老少的喜愛。
  鵬來此文,還連結起他的童年與二女全家的幸福,使文章更見出境界:

我們放學以後,在油菜花的田埂上放風箏、奔跑嬉戲;在金色的花海中,不時傳出童真爛漫的笑聲。在藍天白雲的襯托下,金黃色的花海綿延,一望無際,生機蓬勃;漫步其中,彷彿自己是一位天地間的大富豪。

攜妻子回雲林老家,兩個小女生陸續出世。每年油菜花盛開的季節,全家總要一起走在村莊盡頭的花田裡;不管是自家人或是村人的田地,我們都會身著鮮豔紅裝,踩踏到花田中間,擺著各種姿勢,照相攝影;那種等待是快樂的、是幸福的,時間就靜止在那一刻間。

------

【牛車上的童年】

  我家的三合院前,停著一部四十多年前的骨董牛車,兩個車軸鐵製部分已有些斑駁銹蝕,牛軛也已毀損。牛車上的木板雖然有一、二塊已經脫落,但大部分依然完好,所以成為數位鄰居孩童的大玩具:他們總是在那兒爬上爬下的,圍著它跑來跑去,捉迷藏,甚至爬上牛車,在車上用木劍廝殺起來,童聲吶喊,顯得非常熱鬧。而大人們偶爾也坐在上面,聊天說笑談八卦,把農村的俗事暫拋一旁。恬靜祥和村居的氣氛,不禁讓人憶起我們家的那段牛車歲月。
  早年甚少有機車,腳踏車之外的交通工具便是牛車。我們一家人曾經和許多人家一樣,一起搭牛車,一路朝聖般的往媽祖廟前去。那個年代,坐上牛車,是最高級的享受,也是貧困孩童生活樂趣的想望。每次鎮上的媽祖生日,許多載著全家人的牛車,便絡繹不絕的行走在石子路上,一時熱鬧非凡,成為當年的時尚。
  讀國小時,每個週末下午和週日,全家人常坐上牛車下田。父親也順便將一些農具像肥料桶、農藥桶和肥料等,一起載運到田間的工寮備用。一行數人和牛兒一起邁步在鄉間小路上,有說有笑的,滿心歡喜,好像是要到田裡野餐似的。離家兩公里的田裡,路程不遠,但也需要半小時的車程。坐在牛車上,雖然有時會有些顛簸,身體也隨之一搖一晃的,但那種全身按摩的感覺,頗有一番趣味!
  兩旁都是三十多年的老木麻黃樹,陽光透下一圈圈的樹影,灑落在牛車上,有一份清幽之美。一晃眼的時光,屁股尚未坐暖就到田裡了。
  春夏之交,鄉野兩旁的農作,蔥蘢盈眼的綠意,一畦畦的稻子已有半人高。一路望去,甘蔗、高麗菜、綠花椰、花生叢,以及結實纍纍、紅通通與脆綠交雜的小番茄等等,數也數不盡。以農業為正職餬口的老爸,照著農民曆的時序耕作,沒有晴雨之分,他們是真正的大地之子!
抑遏不住心中的童心,工作勞累時,躺在牛車上看藍天和悠悠變幻的雲彩,感覺精神舒坦多了。拔除田間的雜草和看顧牛兒吃草的工作,剛開始的新鮮感是一種美好;但久而久之,就視「作田」為苦差事了。
  一綑綑鵝黃、脆綠的牧草,是養牛的好食物;買來的豆餅飼料、自製的乾料和甘藷簽,也是牛兒愛吃的。牛兒堅毅刻苦的精神是我們一家人的倚靠,因此我們都很疼惜牠,以及和牠共處的時光。父親最善待牠,已把牠視為家中的一份子,每早一定先餵飽牠,再做其他事。因為牠養活我們一家人;不吃牛肉,變成我們一家人的共識與默契。
  牛與牛車已逐漸消失在農莊,只能偶爾幸運的看到農耕的機械―鐵牛車搬運著牛兒,心中有一份親切感。而今,我們再也聽不到老農駕駛牛車的吆喝聲、看不到牛車逶迤而行的緩步歲月,似乎代表著質樸年代逐漸遠去。
  一陣陣的嘆息聲,再也喚不回純真無憂的童年……。牛車載送著我的童年,也載送著一家人的歡笑,彷彿在吟誦著一首首的詩歌,令人感懷不已。

(二○一二、十二、十二,馬祖日報鄉土副刊)

  ▍導讀與玩賞

  牛車歲月話童年,只有在三/四○年代出生的孩子,才有這樣的福份。鵬來就是這麼幸運,靠牛吃飯,貧苦度日;他不以為苦,反而能寫出其中的樂趣,像說:

那個年代,坐上牛車,是最高級的享受,也是貧困孩童生活樂趣的想望。每次鎮上的媽祖生日,許多載著全家人的牛車,便絡繹不絕的行走在石子路上,一時熱鬧非凡,成為當年的時尚。
這是何等難能可貴的藝心文情!

  本篇由鄰居小孩來家玩骨董牛車寫起,帶入自己的牛車童年,甘甘苦苦,在筆下都活生生的:坐牛車慶媽祖生、全家下田、躺在牛車上看藍天白雲……,都是令人耳目一新的經驗。尤其對主角「牛」的愛護:

一綑綑鵝黃、脆綠的牧草,是養牛的好食物;買來的豆餅飼料、自製的乾料和甘藷簽,也是牛兒愛吃的。

  真是知牛、視牛如親了:這,也是捧讀此篇給讀者最大的啟發與獲益之處。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0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