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畏縮的女孩與毒舌銀行員共同創業奮鬥的浪漫故事!--《為你縫補的翅膀》

2018/9/6  
  
本站分類:創作

性格畏縮的女孩與毒舌銀行員共同創業奮鬥的浪漫故事!--《為你縫補的翅膀》

角川華文輕小說大賞作家/戀愛、輕腐、奇幻多棲名家2018全新力作!
前作《完全省錢戀愛手冊》IP版權火速售出,重量級連續劇即將正式開拍!

《三明治女孩的逆襲》X《種菜女神》類型IP.性格畏縮的女孩與毒舌銀行員共同創業奮鬥的浪漫故事!結合作家自身職場經驗,治癒所有在工作與愛情、家庭間努力奮鬥的女孩們的都會戀曲!

「這個旋律,將會帶著我們一路飛翔──
因為,我們已經得到一對足以穿過任何黑暗,閃閃發亮的翅膀。」

兩年前拋下杏榕不告而別的戀人,曾紅極一時卻也如同流星般迅速殞落的創作歌星家豪再度現身了──卻是在病床上的彌留狀態。抱持著無數的疑惑與傷痛,杏榕在家豪的好兄弟鴻鈞的幫助下處理後事,並在對方親友的鼓勵下決定放棄公務員的鐵飯碗、離開千篇一律的工作,重新追逐自行開業的夢想:籌資開設一間充滿歡笑與溫暖的拼布教室。
大學時期便對杏榕十分冷淡、開口總是吐嘈沒好話的鴻鈞以完成家豪的遺願為由,以他銀行員的專業來企劃並資助杏榕開業所需的各項準備:教室場地、裝潢、課程規劃……然而逐漸產生曖昧情愫的兩人卻在教室開張後遭遇重重困難,知名拼布工坊的分店在旁成立即將搶走大部分學生、教室樓上有愛吵鬧的惡鄰破壞了學生的課堂環境、為了收入必須硬接超出時限能完成的委託案、甚至連教室的房租都突然要上漲……以家豪的暢銷名曲「光的翅膀」為名,乘載著眾人夢想的「光之翼」拼布教室,陷入風雨飄搖的困境之中。原來,小資女想當個經營者是這樣地困難!
另一方面,總是對其他人太過友善、甚至因此被不少銀行「催收戶」視為救星捲入不少風波甚至欠下感情債的鴻鈞,竟然在壓力下與杏榕爭吵過後消失無蹤。而杏榕也在尋找鴻鈞的過程中,逐漸發現他自求學階段以來隱藏的秘密、深沉心湖下不為人知的辛酸、以及曾經無比接近的兩人之間巨大的鴻溝……他們能夠在錯過的漫長青春後重新相逢嗎?彼此能夠鼓起勇氣舉手伸向握不住的愛情嗎?

立即訂購《為你縫補的翅膀》

 

內容試閱

第一章
一覺醒來,深愛的男人已經消失無蹤,連一張紙條都沒留下,此後音訊全無;這種事對一個女孩來說,應該已經算是難堪到極點了吧?
萬萬沒想到,她居然還得在醫院的安寧病房和他重逢。
張杏榕一大早接到電話,告訴她前男友林家豪已經病危。她立刻衝進主任辦公室口頭請假,也不等主任答覆就衝出辦公室,連脖子上的工作證都忘了拿下來。
兩年不見,她完全認不得眼前這個人。
皮膚黃得嚇人,手臂只剩皮包骨,臉卻嚴重浮腫,五官全部變形。
不可能的,這怎麼可能是家豪?
那個只要淺淺一笑,就能讓她忘掉整個宇宙的家豪……
她不由自主地摸他的手。好瘦,好乾。就像一副枯骨,上面包著像紙一樣又薄又脆的皮膚,要是力道再重一點,那隻手可能就會化成粉末飛散。
她還記得被那隻手牽著到處走的感覺。家豪總是緊緊地握著她的手,手心的溫暖將她重重包覆。那感覺始終刻在她腦海深處,即使在這種時候,杏榕仍然能輕易地憶起他指尖因為彈吉他而磨出的厚繭,輕輕摩娑她手背的觸感。
「杏……榕……杏榕……」
乾裂,粗啞,帶著痰音,不仔細聽完全聽不出他說什麼。被歌迷們稱為「會讓人飛進天堂」的聲音,居然變得如此淒慘。
家豪並沒有看她,空洞的眼睛瞪著空中,顯然已經什麼都看不到了。
「對不起……杏榕……教室……拼布……對不起……」
雖然沒頭沒尾,杏榕還是懂他的意思。
之前家豪跟唱片公司發生糾紛,大筆的訴訟費跟和解金不但用掉了第一張專輯賺的錢,杏榕準備用來開拼布教室的多年積蓄也賠進去了。
「開……業……拜……託……鴻鈞……鴻……拜……」
站在病床另一邊的羅鴻鈞,伸手握住他另一隻枯骨手,輕輕點頭。
「你放心。」
鴻鈞是家豪和杏榕的大學同班同學,也是家豪的死黨。家豪入院後一直是他在照顧,打電話通知杏榕來見家豪最後一面的人也是他。
不知是不是聽到鴻鈞的保證,原本焦躁不安的家豪逐漸放鬆下來,閉上眼睛,呼吸也不再急促。
「杏……」
然後就結束了。
醫生護士宣布死亡時間就出去了,鴻鈞走出病房打電話,留下杏榕呆呆地看著已經離開的家豪。
就……這樣?
兩年來沒有一封信一通電話,好不容易有了消息,她居然只能看到他剩一口氣的樣子,聽他最後一句「對不起」?
她眼前發黑,抓住床邊的欄杆才沒昏倒。
這算是家豪的最後一個玩笑嗎?不愧是家豪,真的很難笑。
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家豪就跟她開了個無聊的玩笑。
那是大學入學第一天,她在台上自我介紹,才剛報完名字,家豪就在台下插嘴。
「『杏榕』啊,就是『紅杏出牆巴在榕樹上』的意思嘛。」
才剛開學就被當面吐槽,杏榕漲紅了臉,完全不知該怎麼應對。最後她只好假裝沒聽到他的話,快速講完自介匆忙下台,努力忍著不哭出來。
過了一會她才想到:紅杏又不是爬藤,怎麼會巴在榕樹上?真是沒常識!
不過,都已經下台了才想到這點根本沒有用。況且就算她剛才及時想到,她也不會開口反擊。杏榕從小就不擅長跟別人衝突,不管受到什麼委屈,她總是自己默默忍受。
下課以後,家豪過來道歉,卻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態度。
「好啦,我承認,我是因為自己被取了個超土的菜巿場名,所以一碰到別人的名字很好聽就會嫉妒,然後就故意找碴。這位美女就原諒我吧,妳名字這麼美,心地一定也很美才對。至少妳不會三不五時跟新聞裏面的公車色狼撞名啊。」
什麼跟什麼?
杏榕忍不住笑了出來,氣也消了。氣消之後,只留下對家豪的強烈印象,然後印象一天天加深,等她注意到的時候,已經無法自拔了。
後來家豪向她招認,他是有預謀的,先故意講話激怒她再去道歉,藉機引起她的注意,結果這招確實有效。
聽到他的自首,她白了他一眼,心中卻覺得受寵若驚。男孩為了接近女孩,使用一點甜蜜的小心機,並沒有什麼不對。
當她明白家豪的種種輕浮舉止,只是為了掩飾內心的創傷的時候,更是無法自拔地陷了下去,只希望自己能給他一點安慰。
結果到頭來,她救不了他,反而把自己弄得滿身傷痕。
這一切她都可以忍受,至少在家豪離去的兩年之中,她不斷說服自己:是我自己要愛他的,是我自己選的,沒有什麼好怨的。
但是,她可沒有選擇要忍受眼前這一幕!
為什麼是現在?為什麼不早點跟她聯絡?如果有她在旁邊照顧,也許他的病不會惡化到無藥可救。至少她可以看到清醒的他,可以多聽他說幾句話。她也有好多話想對他說啊!
鴻鈞走進來。
「禮儀公司馬上就到了。」
杏榕仍然看著家豪,感覺到身邊的世界像浸水的沙雕一樣,一點一點地崩解。
「為什麼……」
她想問鴻鈞為什麼這麼晚才找她來,問題才出口就停住了。根本不用問。
鴻鈞是家豪的死黨,既然是死黨就會無條件挺他到底,不管他到底做了什麼事。
也就是說,鴻鈞認為家豪跟杏榕分手全是她的錯。
當初他聽到家豪失蹤的消息,居然指著她大罵。
「一定是妳對他說了什麼難聽的話,他才離開的!我真不敢相信,妳居然會在他最悲慘的時候傷害他!」
搞了半天,原來在睡夢中被拋棄是她自己的錯?
鴻鈞開始動手收拾家豪的私人物品,杏榕這才把視線從家豪臉上轉開,打量默默做事的鴻鈞。
他臉色慘白,眼中全是血絲,西裝外套皺得亂七八糟,看來是好幾天沒換了,領子也沒翻好,頭髮更是亂得像被狗啃過。
鴻鈞是杏榕見過做事最有條理的人,任何時候都把自己打理得整潔清爽,畢業後進入銀行工作,對儀表更加注重。看他狼狽成這樣,顯然這幾天全心照顧家豪,過得非常辛苦。
雖然如此,杏榕還是無法原諒他沒有早一點通知她,剝奪了她跟家豪相聚的最後機會。
打從大學時代開始,鴻鈞就一直看不起她,認為她家境貧寒配不上家豪,而她總是一看到鴻鈞就神經緊張,連開口向他打招呼都不敢,更別提跟他吵架。
不過,都已經畢業這麼久,連家豪也不在了,她還有什麼理由要畏懼鴻鈞?就算她是全世界最沒用,最害怕衝突的張杏榕,在世界崩解的這一刻,還有什麼好在乎的?就算要直接上前給他一巴掌,她也做得到。
但是,不行。
她不能在死去的家豪面前做這種事。
禮儀公司的職員也來了,準備送家豪去殯儀館。
「妳先回家吧,等日子決定了再通知妳。」鴻鈞這話應該是對她說的,眼睛卻完全沒看她。
「我也要去!」
她從來不曾在鴻鈞面前這麼大聲地講話。
「妳去幹什麼?又不是家屬。」鴻鈞想也沒想地回答。
她不服氣。「你也不是家屬啊。」
「對,我不是家屬,只是朋友。不過,至少不是『前』女友。」他刻意加重「前」字,
想強調她跟家豪早就沒關係了,但杏榕不肯退讓。
「我要去。」
大概是懶得跟她吵架,他沒再表示意見。
杏榕跟著推床走向電梯,一個沒留意,肩上的包包被勾住掉落,裏面的東西嘩啦啦掉了一地。
「你們先走,我馬上跟上。」她已經連羞愧的力氣都沒了。
鴻鈞仍舊看也不看她一眼,跟著禮儀公司的人一起帶著推床離開。
杏榕手忙腳亂地撿起地上的東西塞回包包,旁邊有個中年男子也蹲下來幫她撿。
杏榕向他道謝,快步走向電梯。只要搭下一班電梯,應該可以很快跟鴻鈞他們會合。
幫她撿東西的中年男子也跟她走同方向。他沒有穿白袍,顯然不是醫護人員。
「小姐,很遺憾妳家人往生,請節哀。」
杏榕勉強向他點頭,一面加快腳步。但是這人的話還沒有說完。
「我想請問一下,妳那位親人,是不是姓林?就是以前那個寫『光的翅膀』的林家豪?」
杏榕不由自主地停住腳步,盯著那男人。他一臉同情,卻遮不住眼裏的興奮。最重要的是,他寬鬆的外套裏面,掛著一台照相機。
顯然醫院裏有人通風報信,狗仔居然已經上門了。
「不是,你認錯了,抱歉我現在很忙。」
她加快腳步想遠離這人,對方卻不肯放棄。
「小姐妳別這樣,我沒有惡意,真的沒有。我以前就是林家豪的歌迷,他寫的歌我都很喜歡,聽到他往生我也很難過。我覺得他一直被人誤解,應該要還他一個公道。妳要不要跟我談談他呢?妳是他女朋友吧?」
杏榕拔腿跑開,沒時間等電梯了,她衝向樓梯間。那狗仔還在後面追她。
「小姐,在安寧病房這樣跑不好啦,我只想佔用妳一點時間談談林家豪,只是談一下有什麼關係?」
男人的一隻手已經搭上她肩膀,杏榕使勁掙脫,卻沒留意腳下,直直從樓梯上摔了下去。
她眼冒金星,模糊的視野裏仍然可以看到那狗仔拿著相機朝她猛拍,然後一個人影用力推開狗仔。
「杏榕!」
是鴻鈞。他一把將她抱起,衝向急診室。

*     *     *     

檢查的結果,杏榕右腳扭傷,頭部有輕微腦震盪跡象。
安寧病房的主任向杏榕和鴻鈞道歉,很顯然有人洩密,才會讓記者跑來騷擾杏榕。
杏榕躺在急診室床上,頭痛得要命,雖然閉著眼睛,仍然感到頭上的燈光非常刺眼。
耳邊聽到鴻鈞的聲音。
「妳先在這裏休息一下,我去把家豪的手續辦好,再來送妳回家。」
這天他也真是夠受了。先是家豪過世,他連哀悼的時間都沒有,就為了自己最討厭的女人忙得仰馬翻。接下來還得再奔波好幾趟,光是想像都覺得累。
杏榕把手靠在眼上,不敢看他。
鴻鈞繼續說:「妳不用擔心,急診室主任跟我保證過,絕對不會再讓人進來吵妳。」
他心裏一定在想:「都到了這種時候,這個女人還來給我添亂!」
鴻鈞又囑咐了一大串,只要有一點不舒服就一定要通知護理師,盡量撐著不要睡著之類的,才匆匆離開。
真是可笑的場景。拋棄她的負心漢死了,照理她應該哈哈大笑,慶幸老天有眼,或是放聲痛哭哀悼失去的戀情。然而她卻躺在急診室裏,頭上跟腳踝上都紮著繃帶,整間急診室裏只有她沒有家人陪伴,身邊人來人往,每一個腳步聲都像打雷一樣敲在她頭上。
她的眼睛乾乾的,沒有眼淚。家豪失蹤後,她幾乎每晚哭著醒來,眼淚不到兩個月就流乾了。
好不容易意識有些模糊,頭痛也稍微減輕,卻聽到旁邊幾個護理師議論紛紛。
「好可憐,男朋友死了,還被狗仔偷拍。」
「話說回來,自己要跟演藝界的人在一起,就應該要習慣這種事啊。總不能每次有人要拍她,她就嚇得摔斷腿吧?」
自己應該要習慣。以前也有人對她說過類似的話。
某天晚上,她跟家豪一起去樓下的小吃攤買宵夜,被狗仔拍到。家豪面不改色,她卻嚇得轉身就跑,不小心撞到路人,手上的麵也灑了一地。
雖然家豪想盡辦法跟狗仔交涉,告訴他們杏榕是圈外人,很重視隱私,拜託他們不要登出照片;但幾天後報紙還是刊出了她出醜的糗樣,讓她恨不得當場化成血水消失。
杏榕非常難受,好幾天都悶悶不樂,也不敢再跟家豪一起外出,不管家豪怎麼安慰都沒用。
最後家豪只好放棄說服她,他的助理卻毫不客氣地對她說:「既然要跟演藝圈的人交往,妳自己就該調適,努力習慣這種事啊!」
可是早在家豪進演藝圈之前,我就跟他交往了啊!杏榕很想這麼回答,卻說不出口。
不管再怎麼努力,她就是沒辦法克服她對演藝圈的厭惡。
老是有一群漂亮又有魅力的女性在家豪身邊晃來晃去,還有大批的女粉絲,動不動寄一堆肉麻的情書給他,還有人寫「你那個女朋友一點也不漂亮又不性感,你還是快點甩掉她比較好。」
「演藝圈」就像隻大章魚,用長長的觸角抓住她心愛的人,把他越拉越遠,讓她無法觸碰。它還把家豪變成每個女人的公有財產,不再專屬於她。
他明明說過,他做的每一首歌都是為她寫的啊!
雖然很希望家豪退出,她卻說不出口,只能用沉默抗議。拒絕接受訪問,拒絕陪他出席公開場合,也不肯跟他的演藝圈朋友打好關係。
這樣看來,她真的是個很差勁的女朋友。
鴻鈞說的沒錯,被家豪拋棄是她活該。
她用被子蒙住臉,露出淒涼的苦笑。

*     *     *     

杏榕的腳踝腫得很嚴重不能使力,鴻鈞必須背她上樓。
「鴻鈞,今天謝謝你。不好意思家裏沒東西招待,你那麼忙,儘管先走沒關……」
話還沒說完,鴻鈞已經打開她的冰箱,把昨天的幾盤剩菜和剩飯拿出來。
「拿這些來做鹹粥可以吧?比較好入口。」
杏榕慌了,「你不用幫我弄午餐啦,我自己處理就好。你應該還有很多事要忙吧?」
「醫生說了,妳可能有腦震盪,二十四小時之內一定要有人陪著,讓妳保持清醒,所以我不能隨便離開。當然啦,如果妳有其他人可以看著妳最好。還是有新男朋友?號碼給我,我請他過來。」
哪來的新男朋友?
杏榕氣昏了,卻沒力氣跟他爭。
「那就……拜託你了。」
鴻鈞煮好了鹹粥,兩人坐在餐桌兩頭,一聲不吭埋頭用餐。
自從家豪走後,這張胡桃木色的橢圓餐桌前再也不曾出現兩個人同桌用餐的景象。不記得有多少次,杏榕盯著家豪的空座位,幻想著那椅子的主人回來坐在上面的景象。
現在這張椅子上面有人了,卻偏偏是這個跟她最不對盤的人,實在是尷尬到極點。
她會對鴻鈞敬而遠之,並不是因為他個性很兇惡或很冷淡的緣故。正好相反,羅鴻鈞向來是系上公認的大好人,待人非常親切又熱心,幾乎是專門為了照顧朋友而出生的。
像今天這樣,擔任司機又兼挑伕把人背上樓,還附帶準備午餐,對他根本是家常便飯。幾乎全班每個同學遇到困難的時候,都會享受到他無微不至的照顧。
杏榕例外。他對杏榕向來採取無視的態度,就算杏榕主動跟他攀談,他也只是隨口敷衍,愛理不理。鴻鈞是家豪的好友,所以她也想跟他打好關係,不斷釋出善意,卻每次都受挫。到後來她只好放棄,不再去招惹他。
一開始,杏榕完全不知道他到底為什麼這麼討厭她。不斷自問到底做錯了什麼事,得罪了他,只是她怎麼也想不出答案。
直到有一天,她無意間聽到鴻鈞跟家豪交談。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7  累計人次:13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