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貴史料重新點校,研究清朝史料不容錯過!--《晚清官場見聞:《春明夢錄》與《客座偶談》》

2018/8/23  
  
本站分類:創作

珍貴史料重新點校,研究清朝史料不容錯過!--《晚清官場見聞:《春明夢錄》與《客座偶談》》

清末廉吏何剛德,身於晚清朝中,熟知宮廷典故,看盡官場百態。尤其是任蘇州知府期間,曾有多項創舉;如舉辦博覽會、創設蘇州府官立農業學堂、建立警察制度等,其所著《春明夢錄》和《客座偶談》二書,所記多為親身經歷。

《春明夢錄》分上、下兩卷;《客座偶談》則有四卷,其意在補《春明夢錄》之缺漏。二書內容均以記載宮廷掌故、典章制度、名人軼事、科場見聞、社會風俗等為主,書中亦涉及中法戰爭、甲午戰爭等重大史事。此外,對近代史上的一些重要人物如恭親王奕訢、林則徐、曾國藩、左宗棠、張佩綸等人的言行亦有記述。
其中《客座偶談》尤以記述清代典制為詳,涉及宮制、軍制、學校、科舉、財政等各個方面,如對官員俸祿、養廉銀及軍費開支的記載及評論皆有,藉此可看到晚清時期的財政惡化,與官員們的貪污腐敗。

立即訂購《晚清官場見聞:《春明夢錄》與《客座偶談》》

 

內容試閱

《春明夢錄》

【恭親王重交情】
  
  恭邸與寶師同患難而贊成中興,後亦同日被譴,交情自屬較厚。寶師薨,詔入祀京師賢良祠,誠異數也。進主之日,余獲觀盛典。主未入祠時,恭邸即先往看視祭器祭品,示厚意也。未行禮而遂不見,余怪問滿人,則對曰:「皇子於廷臣,不能行跪拜禮。」其來也重交情,其去也重體制,蓋兩得其道焉。

【中法、中日之戰內因】
  
  甲申時之清流,甲午時之名士,皆翰苑高才也。論者謂當時軍機大臣若能收羅之,則群才不生怨望,未有不安然就範者,何至激成中法、中東之戰哉。人或疑此言為鍛鍊周內,不知履霜堅冰,天下事固有發端甚微,而貽禍至不可測者。君子所以貴知幾也。


《客座偶談》

【宮俸之薄】

  前清宮俸之薄,亙古未有。或曰:洪承疇有意為之,以激怒漢人。而不盡然也。一因滿人占額太多,不敷支配;一因人心厭亂,容易服從也。今試以京官言之:正一品大學士,春秋二季,每季俸一百八十兩,一年三百六十兩;是每月祇三十兩。遞減而至於七品翰林院,每季祇四十五兩,每月不及八兩也。至於六部,全部公費及官吏廉俸薪工,姑以吏部言之,每季二萬三千餘兩,以數百人分之。其餘小九卿十數衙門,十不及一二焉。
外官另有養廉,比京官為優,今舉其略言之:邊省督撫獨優,年支二萬。東三省新制,加至三萬。其餘大小省,均在二萬以下、一萬以上。藩、臬一萬,以下遞降。府則三千,縣則一千二百,亦以次遞減。外官俸與京官同,且皆坐罰不領。其餘丞倅雜職,統計不過數千而已。此為取於國庫言也。此外,藩司糧道及知府,有公費,取於州縣平餘,其餘特別差務,亦皆由此項供給錢糧,少則數千,多則竟將十萬。糧有多少,即平餘有盈絀,盈者年所入可數萬計。此外別無所謂政費名目。至若督撫,則有關稅、鹽務之津貼,然非有明文,受與不受,亦視夫其人耳。
惟收糧、收稅之機關,由道迄縣,不得謂之非弊。凡公款應甲月解者,遲至兩三月始解。則此兩三月,可以發商生息。公款以關道為多,此項息金亦頗可觀。然商欠危險,則責其自理,與庫款無出入也。若一歸庫,則成為庫款。藩庫道庫,皆由首府隨時查點,現銀向不能輕動。實缺外官支領庫款之實數,一省之中,無論如何,大省年不過二十萬,中小省可知已。此外,則候補供差各員薪水,皆由各局支管,而以藩司總其成,大概道員知府百數十金,州縣以次遞減。每班祇寥寥數人,歸諸二十萬之內,亦綽綽有餘。是此項支出,二十二行省,四百四十萬括之矣。京官自光宣年間,風氣漸濫,員缺推廣,部用漸繁,然尚不失之遠。而外省則依然支絀也。

【中國警察之創辦】

  庚子以前,中國無警察也。余到蘇後始創辦。端午橋制軍告余曰:「以中國地大,只求一里有兩個警察,年已需五萬萬。以全國歲入,辦一警察,尚復不彀(當時歲入未至四萬萬),何論其他?」渠倡言立憲,喜辦新政,所言竟與之相反,不知何意。嗣後各縣勉強興辦,小縣二三十人,大縣亦不過五六十人。民國成立,卻逐漸擴充。今者江西剿匪,以警察不足恃,又復勸行保甲。可知國土太廣,國力太微,遽廢舊法不可也。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3  累計人次:12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