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讀者了解這種沉重到不忍撩揭的「國家傷疤」。--《紅色史褶裡的真相(五):士林紅色·域外紅感》

2018/8/8  
  
本站分類:創作

供讀者了解這種沉重到不忍撩揭的「國家傷疤」。--《紅色史褶裡的真相(五):士林紅色·域外紅感》

叢書集結作者二十年發表的「紅色」主題,縱向展示中共滴血針腳,具體剖析紅色謬根。叢書史料經歷時間檢驗,滴珠折光,具備各項參考價值。
中共指罪為功、認邪為正,數代士林迷陷赤潮,走至自批其頰的「思想改造」、自誣其罪的「反右」、觸及皮肉的「文革」,豈非歷史必然?匯成中國共運一時滾滾的歷史成因不值得挖掘麼?不該將文化與革命的關係警示後人麼?
麵包、情戀、革命、內訌、死亡、冤屈……斑斑紅跡,紅事墜繫紅根,紅冤栓連紅謬,紅色醜陋真正「少年不宜」。

立即訂購《紅色史褶裡的真相(五):士林紅色·域外紅感》

 

內容試閱

托起海倫•凱勒的人文天幕

每一位讀過〈假如給我三天光明〉或海倫•凱勒自傳的讀者,都會深深震撼,感歎這位盲聾姑娘的自強不息、驚訝她的驚人天賦。不過,我更關注托起這一人文奇跡的社會天幕,使這位盲聾女子得到:
讓我的缺陷轉變成享受正常人所享受不到的美好特權。(《海倫•凱勒自傳》結語)
美國姑娘海倫•凱勒(Helen Keller ,1880~1968),19個月時因病盲聾,從此沉入黑暗寂靜,感知外界的途徑只剩下觸覺嗅覺。不可思議的是:她不但進了劍橋女中,而且畢業於哈佛大學德克利夫學院,拿到健全女孩也很難獲得的哈佛學位。她精通英文,兼通法文、德文、拉丁文、希臘文,修習歷史、地理、英法文學,甚至攻克對她來說高不可攀的代數、幾何,一生14部著作,一篇名世散文―〈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高度重殘的海倫•凱勒不可思議地「站立」起來,意志超強、素質優異、內驅強烈、個性倔強、記憶非凡、理解敏銳……沒有這些綜合素質便不可能到達光輝峰巔,任何一處小坎便攔住她了。但是,僅有個人主觀條件遠遠不夠,還需得到相當的社會支持。海倫•凱勒的奇跡必須依賴社會的整體托舉,凸顯美國對生命的深刻理解。
社會扶助的首功歸於偉大女教師―安妮•曼菲爾德陽•莎莉文(Anne Sullivan,1866~1936),她以基督慈愛與超凡耐心為七歲海倫•凱勒啟蒙,一步步將她領入知識殿堂,從識字解詞到學會唇讀,最後不可思議地使海倫•凱勒能開口說話(本人聽不到)。沒有莎莉文小姐全心全意的陪讀―將每堂課內容寫在她手心、自修時幫她查生詞,海倫•凱勒既不可能進劍橋女中,更不可能修完大學課程。海倫•凱勒自傳:
所有的人都在不同程度地幫助我,然而不以為苦、反以為樂的只有莎莉文老師一人。
也只有莎莉文小姐不離不棄,默默承受海倫•凱勒心煩意亂時的粗暴。莎莉文不僅是海倫•凱勒的教師,也是她的全程陪同,與她下棋,陪她划船……為了這位重殘學生,莎莉文貢獻了自己的一生。莎莉文乃虔誠基督徒,永不放棄的宗教精神成為信念支柱,幫助她堅持下來,使她謙卑順從,從奉獻中得到慰藉。然而,莎莉文不可能隻手托擎這位重殘女孩,一路走來,還需要許多人的伸手扶助。
經濟基礎乃第一要素。海倫•凱勒的家庭原為瑞典移民,中產階層。南北戰爭期間,父親乃南軍上尉,母親有一定文化,讀過狄更斯的《美國札記》,從書中得知盲聾孩子也能接受教育,通過醫生接觸到貝爾博士,再由博士寫信給波士頓柏金斯學校的安納諾斯先校長,這位校長為海倫•凱勒找來家庭教師莎莉文。沒有經濟基礎,海倫•凱勒一家不可能從南部阿拉巴馬州小鎮趕到巴爾的摩,再移居華盛頓,不可能雇得起家庭教師莎莉文小姐。
不過,經濟僅僅只是基礎,只是必要條件,還不是最重要的必充條件。托舉起海倫•凱勒最重要的力量乃是西方現代人文精神―平等博愛、重視生命、「在乎」每一個體生命。
首先,父母得不放棄,得「在乎」女兒的生存質量。其次,每位老師也得「在乎」海倫•凱勒。劍橋女中校長吉爾曼、德語教師葛洛,用手語教她,葛洛老師每週為她單獨上兩節特別課,每次課前寫出教學內容,以便莎莉文提前「備課」。海倫•凱勒邁出的每一步,都需要有人支付愛心。如每一場考試,得為她單獨設考。
反觀我國,至少目前尚不具備托起海倫•凱勒的「巨手」。我們對健全生命尚且無所謂,健全孩子的教育都顧不過來,教育資源這麼緊張(全國尚缺30萬學歷合格的教師),還會為一位盲聾女孩耗費大力麼?哪怕她再有奪人天賦!更可怕的是,我們將「不在乎」視為可風可詠的「仙風道骨」―無欲則剛。試想:一個對自己都不在乎的教師,會在乎盲聾女生麼?
截止2008年,中國殘疾人8300萬,其中盲人1300萬,上海就有殘疾人90萬。衛生部透露:中國殘次嬰兒出生率很高,先天殘嬰80~120萬/年,占每年出生人口4~6%。全國現有1600萬精神病患者,4400萬白血病患者,5600萬智障兒童。從概率上,中國殘疾人比例遠遠高於其時僅3000萬人口的美國,但我們卻沒有一位「海倫•凱勒」。這當然不是我國殘疾人中沒有「海倫•凱勒」,而是我們不具備托起「海倫•凱勒」的社會基座。
剖析海倫•凱勒奇跡的社會原因,筆者心情沉重,無法不承認祖國的人文落後。百年國史,一路走向互掐互鬥的階級鬥爭,破壞性的革命成為社會主旋律。面對本國醜陋,官家至今規定「淡化」―必須回避,專用詞「辯證看待」、「識大體」。不看缺陷,缺陷就不存在了麼?我並不認為「月亮也是外國的圓」,美國也存在種種卑鄙罪惡,但人家畢竟百年前就出了海倫•凱勒,就有這麼一片蔚藍天空。多看看人家的長處比盡琢磨別人的短處有益,自己的發展不可能建築在發現別人的短處上。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祖宗之訓呵!
無論如何,中國是我們的祖國,歐美再好也是人家的,那兒並不需要我們「在乎」,我們也不會太「在乎」那兒的風景,但我們必須「在乎」中國,或者說中國最需要我們「在乎」。當然,中共不「在乎」我們,只有我們「在乎」中國。是的,不是中國離不開我們,而是我們離不開中國,我們的文化、我們的血脈使我們只能屬於這一片土地。
「在乎」,一切追求的起點,「在乎」才可能追求品質,才可能出現「海倫•凱勒」。中共鼓勵國人成為一顆顆「永不生銹的螺絲釘」,不能「在乎」自己,整個滿擰,完全走錯了道。一個不「在乎」自己的人,還會「在乎」別人麼?

2008年春•上海
原載:《中國社會科學報》(北京)2009-11-26(刪削稿)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5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