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愛清末民初歷史的讀者們,不容錯過的好書。--《辜鴻銘談張之洞:張文襄幕府紀聞》

2018/8/8  
  
本站分類:創作

喜愛清末民初歷史的讀者們,不容錯過的好書。--《辜鴻銘談張之洞:張文襄幕府紀聞》

「余為張文襄屬吏,粵、鄂相隨二十餘年,雖未敢云以國士相待,然始終禮遇不少衰。去年文襄作古,不無今昔之慨……」
──辜鴻銘

《張文襄幕府紀聞》是辜鴻銘在張之洞死後第二年(1910年)寫下的筆記小說,記述他任張之洞幕僚長達二十年期間的所見所聞七十則。張之洞乃晚清重臣,其實施新政、編練新軍,重視高等教育種種措施,背後都有著辜鴻銘鼎力謀劃的身影。

辜鴻銘與張之洞都信守傳統儒家文化,對舊文化抱著難以割捨的情誼,在《張文襄幕府紀聞》中盡可看出辜氏對國家存亡的憂患意識。並且,在紀聞中不乏辜鴻銘對張之洞的著墨,代表兩人既密切且複雜的關係:諸如張如何倚重辜、辜又將張與袁世凱、端方大作對照,也記錄了辜對張在支持維新變法上時有微詞等事蹟。此外,辜鴻銘記錄對曾國藩、文祥的誇讚,稱許他們為大臣,褒郭嵩濤為上流人,而對端方、盛宣懷、袁世凱等,更用以幽默、挖苦,甚至毒辣的筆調加以評論。

本書乃根據《張文襄幕府紀聞》新編而出,除重新分段、點校以便閱讀外,特請文史專家蔡登山做專文導讀,是喜愛清末民初歷史的讀者們,不容錯過的好書之一。

立即訂購《辜鴻銘談張之洞:張文襄幕府紀聞》

 

內容試閱

§不排滿

或問余曰:「曾文正公所以不可及處何在?」余曰:「在不排滿。當時粵匪既平,兵權在握,天下豪傑之士半屬門下;部曲及昆弟輩又皆梟雄,恃功驕恣,朝廷褒賞未能滿意,輒出怨言。當日情形,與東漢末季黃巾起事,何大將軍領袖群雄,袁紹、董卓輩飛揚跋扈無少異。倘使文正公稍有猜忌,微萌不臣之心,則天下之決裂,必將有甚於三國者。天下既決裂,彼眈眈環而伺我者,安肯袖手旁觀,有不續兆五胡亂華之禍也哉?」孔子曰:「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我今亦曰:「微曾文正,吾其剪髮短衣矣。」

§愛國歌

壬寅年,張文襄督鄂時,舉行孝欽皇太后萬壽,各衙署懸燈結彩,鋪張揚厲,費資巨萬。邀請各國領事大開筵宴,並招致軍界、學界,奏西樂,唱新編愛國歌。余時在座陪宴,謂學堂監督梁某曰:「滿街都是唱愛國歌,未聞有人唱愛民歌者。」梁某曰:「君胡不試編之?」余略一佇思,曰:「余已得佳句四句,君願聞之否?」曰:「願聞。」余曰:「天子萬年,百姓花錢;萬壽無疆,百姓遭殃。」座客嘩然。

§亡八蛋

學部侍郎喬君謂余曰:「君所發議論,皆是王道。其如不行於今何?」余曰:「天下之道只有二端,不是王道,就是亡八蛋之道。孟子所謂『道二,仁與不仁而已矣』」。

§倒馬桶

丁未年,張文襄與袁項城由封疆外任,同入軍機。項城見駐京德國公使曰:「張中堂是講學問的,我是不講學問,我是講辦事的。」其幕僚某將此語轉述於余,以為項城得意之談。予答曰:「誠然。然要看所辦是何等事。如老媽子倒馬桶,固用不著學問。除倒馬桶外,我不知天下有何事是無學問的人可以辦得好。」

§狗屁不通

近有西人名軌放得苟史者,格致學專門名家。因近年中國各處及粵省常多患瘟疫之症,人民死者無算,憫之,故特航海東來,欲考究其症之所由來。曾遊歷各省,詳細察驗,今已回國,專為著書。其書大旨,謂中國疫症出於放狗屁,而狗之所以病者,皆因狗食性不相宜之雜物。蓋狗本性涼,故凡狗一食雜種涼性之物,則患結滯之病。狗有結滯之病,臟腑中鬱結之穢氣,既不能下通,遂變為毒,不尤其糞門而尤其口出。此即中國瘟疫之毒氣也。總之,此書之大旨,一言可以蔽之,曰:中國瘟疫百病,皆由狗屁不通。噫!我中國謂儒者通天地人,又曰一物不知,儒者之恥,故儒者是無所不通。今若軌苟得史者連放屁之理都通,亦可謂之狗屁普通矣。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5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