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堡論壇:柏林城市的新地標/麥勝梅

2016/4/27 上午 09:30   資料來源:麥勝梅   
本站分類:作家面對面
洪堡論壇:柏林城市的新地標/麥勝梅

圖片來源/黃雨欣

自東西德統一後,柏林一直不斷處在施工之中,不僅是老建築物得到維修,新的建築如更是雨後春筍。在過去短短二十年中,柏林的市容煥然一新,布蘭登堡門、博物館島、市政廳、洪堡大學、國家歌劇院、柏林劇場、尼古拉教堂和國會大廈等先後已被修復或重建,讓人感受柏林這個城市,正在呈現出它空前的光芒。

坐落於城市中心的城市宮,繼之也在緊鑼密鼓中進行重建,高達近六億歐元的重建的資金,正在依期準時匯到重建歷史建築物的負責部門,如果沒有任何建築細節上的改變的話,嶄新的城市宮將於2019年開幕。然而受到世界注目的卻是,這裡將成為「洪堡論壇」的所在地,一個必將擁有國際影響的世界文化對話的地方,也是德國最雄心勃勃的文化項目。 

2.jpg

3.jpg
●城市宮是柏林目前最繁忙的施工地

「洪堡論壇」和它的策劃人

頂著洪堡兄弟的盛名而命名的洪堡論壇,讓人緬懷科學考察旅行家亞歷山大·馮·洪堡的世界觀,和柏林洪堡大學的創始者威廉·馮·洪堡的人文思想。除了博物館、圖書館和大學要回到城市宮外,目前還在特勒姆展出的民族學博物館和亞洲藝術博物館的藏品也將在這裡的4萬平方米展覽面積上全新呈現。將於2019年開幕的洪堡論壇有雙重意義,一方面是結合柏林博物館島的展館,展示民族藝術和德國科學,另方面又要超越博物館的範疇,建立新的世界文化對話平臺,這一切策劃由尼爾·麥克格瑞格(Neil Mac Gregor)負責,借用德國文化國務部長格呂特斯(Grütters)的話,“能爭取到他來承擔這項在柏林的新任務,真是太幸運了”。

藝術史學家麥克格瑞格無疑是當前的博物館紅人。他的傳奇故事應該由他的學歷和經歷說起。他曾在牛津攻讀德語和法語,在巴黎高等師範學校攻讀哲學,顯然他的外文能力很強,並對於歐洲如法國、德國文化有深度的認識。然而他研究的興趣又轉移到社會法治方面去,於是又在愛丁堡大學攻讀法學,最終回歸到倫敦大學考陶爾德藝術學院完成了藝術史的學業。

在主管倫敦國家美術館之前,麥克格瑞格曾在大學任教並擔任著名Burlington藝術期刊的主編。也曾在BBC(英國廣播公司)上做過好幾檔藝術收藏的節目,對於如何推廣歷史文物已經非常熟悉了。麥克格瑞格的成就,主要是因為他博學多才,敏銳地掌握了媒體對傳統博物館的影響,同時也致力於國際文化交流。

2002年,麥克格瑞格剛上任大英博物館館長便立了大功。

當年由於管理不當,大英博物館負債700萬英鎊,被迫關閉了三分之一的展廳,而尼爾·麥克格瑞格接任大英館長後,擴建了一個臨時的新展廳,在短短的時間內扭轉乾坤,開創新局面,2003年正逢大英博物館250周年紀念。除了重建了最古老的國王圖書館外,並推出了一項「啟蒙運動:探索18世紀的世界」為主題的展覽,觀眾人數逐年增長,2006年的亞述珍品展,“秦始皇帝—中國兵馬俑”的展覽是繼古代埃及展後的又一次轟動展覽。2014年突破6700萬,令大英博物館成為全球僅次於盧浮宮的最受歡迎的博物館。

讓人不能忽視的是,麥克格瑞格在任大英博物館館長十三年中,他的著作《100件物品中的世界史》以及2015年初的展覽“德國,一個國家的記憶”等曾引起轟動。

洪堡論壇將是麥克格瑞格新的考驗。柏林博物島己經有五個嚮噹噹的博物館,今後洪堡論如何走向世界,如何脫熲而出,成為炙手可熱的新地標,恐怕也難不倒他,由2015年10月起,麥克格瑞格將和藝術史學家霍斯特·佈雷德坎普(Horst Bredekamp)和考古學家赫爾曼·帕爾青格(Hermann Parzinger)共同為洪堡論壇設計內容重點和結構。 

4.jpg
●柏林城市宮前新蓋了一棟臨時的諮詢大樓,到洪堡論壇開幕時便拆除

柏林城市宮歷史淵源

緊貼在巍峨的柏林大教堂附近的城市宮,在很多史學家眼中,是一個無法磨滅的記憶。人們期待2019年的來臨,成千上萬的遊客慕名而來,瞻仰著一座充滿濃厚歷史氣息的建築的重現,一座高聳宏偉的圓鐘樓,和無數麗華的雕飾。畢竟長達四百年的時間裡,這裡一直是顯赫一時的霍恩佐倫王室宮邸。

城市宮的興建要追溯到1443年,那年侯爵弗里德里希二世在施普雷河畔的科恩北面建造一個宮殿,這個宮殿隨著歲月不斷得以擴建,它的建築風格也隨著時代的變遷而不同,最初的後哥德式逐漸變為文藝復興式。從它的發展,意味著普魯士王朝政治勢力和經濟蓬勃的發展。如今,人們可以從城市宮造型模型中,看到大宮殿景觀及附屬建築,如大教堂,憩遊花園等。

從1699年到1713年,城市宮開始呈現了華麗堂皇的巴羅克風格面貌,是依據當年建築師安德莉亞斯·施呂特 (Andreas Schlüter) 設計的藍圖而建造的。而今日重建的城市宮是新舊混合式的風格,雖然內部是現代化,但它的外觀仍然保持巴羅克風格的原貌,在它迷人的建築群中,人們還可見到多元化的施呂特庭院。

早在上世紀,城市宮可以說是歷盡滄桑。1918年霍亨索倫王朝崩潰後,君主政體也結束。隨著威瑪共和國的誕生,它也洗盡鉛華,成了一個博物館。二戰時,城市宮遭嚴重損毀,於1950年東德政權以它為普魯士式的帝國主義代表的宮殿,徹底被拆除,宮殿廣場更名為馬克思-恩格斯廣場,進行閱兵和遊行,並將其更名為馬克思-恩格斯廣場。再沒有憩遊的花園,代之的是閱兵、遊行和當局權勢的展現。

1976年在宮殿的原址15.300平方米上建成了共和國宮,命名為國民議會大樓和文化宮。1990年,卻因大樓有石棉致癌之毒而被封閉。1998至2003年柏林市曾經致力拆除被污染的樓房,直至聯邦政府決定將之完全拆掉,拆毀工程至於2008年底才完成。

2013年城市宮終於動土了,柏林也開始走進了一個嶄新的精神時代。

歷盡滄桑的城市宮消失又華麗重現,無疑是柏林市的盛事。一個跨文化的洪堡論壇就將落戶到這裡來,推動科學、藝術、文化活動和對話,樂觀的德國人都認為,帶給城市很好的遠景,中外人士也對洪堡論壇呈現的新魅力寄予厚望,相信2019年柏林不僅多了一個新地標,並且提供千萬旅客尋訪和閃爍著世界文化的聖地。

5.jpg
●城市宮殿及附近建築群全貌

延伸閱讀
作家麥勝梅帶你走遊德國、認識文化

歐華作協在秀威的部落格

秀威與旅行相關的專區
旅行地圖:把世界裝進人生行囊

歐洲華文作家協會相關書籍
9789865729547_01.jpg 9789865871475_01.jpg 9789862218044_01.jpg 9789866094057_01.jpg

更多歐華作協的作品集

今日人氣:0  累計人次:133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