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湧入對歐洲社會的震蕩/麥勝梅

2016/7/13 上午 09:30   資料來源:麥勝梅   
本站分類:作家面對面
難民湧入對歐洲社會的震蕩/麥勝梅

圖片來源/麥勝梅

英國「脫歐」主要原因之一是拒絕接受難民,然而,現行的政策無法阻止難民潮,難民危機顯然在英國「脫歐」公投後並沒有減緩,管理英法海底隧道的歐洲隧道公司開始擔心,滯留在法國北部的難民可能將不顧一切危險湧入英國。

人們正在關心英國下一位首相是誰之際,就在7月5日這一天,意大利海警就在地中海營救了超過4500名難民,這都意味著舊的難民潮無法解決,新的又掀起來了。

() 難民潮是一種「緊急狀態」也是「巨大災難」    

難民潮對於歐洲來說,一直是摔不掉的包袱。自上世紀90年代因巴爾幹戰亂,難民就不斷由東、南歐湧入中歐經濟穩定的國家。到了2008年,金融危機橫掃全球,陸路的逃亡路線也因歐盟國家收緊移民政策而一度收斂起來。然而,金融危機一過,鬧得沸沸揚揚的希臘的歐債跟著來了,就在歐盟為絞盡腦汁解決歐債問題之際,沒想到另一怵目驚心的難民潮卻悄悄來到。

說到湧入歐洲的難民潮,不能不提起2011年的突尼斯難民潮,他們由利比亞坐著單薄的木船橫渡地中海,企圖登陸歐洲尋求庇護,於是,一道以利比亞作為跳板的水路,成為湧入歐洲的重要路線了。

義大利因此被稱為北非難民前往歐洲的「南大門」 。

以擁有5000多居民的蘭佩杜薩小島爲例,從突尼斯國內動亂至2011年,已經有6000多名突尼斯人從利比亞冒著生命危險渡海踏入小島。對這樣大規模的難民潮,不僅是居民感到慌張,連市長也高喊「城市即將崩潰」。其它鄰近的島嶼如西西里島、馬爾他亦遭遇同樣命運,成為難民湧進歐洲的中途島。

2015年沿著水路湧入歐洲的難民人數急增,被稱為二戰以來最大難民潮。根據國際難民組織報告,在第一季己有上萬的難民登陸義大利,這只不過才開始,到了4月西西里島收容了一萬一千名難民。又於4月10-13日短短時間內,義大利海警攔截了8500名從北非來的難民;4月15日一艘載了550名偷渡者的船隻在籣佩杜薩南方120公里沉船,142人獲救;4月18日,一艘偷渡船隻在籣佩杜薩南方193公里發生翻覆事件,造成七百餘人的死亡。

為什麼北非人要逃離他們的家鄉?所謂北非人是指馬格裡布Magreb地區的摩洛哥、突尼斯、阿爾及利亞、利比亞、毛裡塔尼亞等非洲國家。馬格裡布是非洲西北部的一個地區,在阿拉伯語中,是「日落之地」的意思。在那裡最大的問題,除了貧窮外,還有腐敗、 迫害記者和酷刑。

長年為經濟和債務的危機所困的希臘也不能倖免。

在第一道逃難路線吃緊的時候,出現了第二條由土耳其地區出海的路線,它以靠近的希臘離島作為進入歐洲的中途站。於2015年,計有12萬難民湧入科斯島(Kos)、希俄斯島(Chios)和萊斯沃斯島(Lesbos),造成「全面混亂」局面,希臘這三個離島已經無法提供最基本的住宿、清潔飲用水和衛生條件。

到了希臘離島,要達到目的地必須走一條很長的陸路,那是要從義希臘內地經過馬其頓、塞爾比恩、或阿巴尼亞、匈牙利等國,最後才能到達中歐和北歐。在這阿勒幹路線上逃難的,有一半數的是來自敘利亞的,百分之二十是自阿富汗的,百分之七是來自伊拉克的。

敘利亞內戰是2011年3月15日爆發的。起因是不滿阿塞德政權的示威遊行,後來轉變成大規模衝突,到了3月15日,政府軍與反政府勢力將事件演化成武裝衝突,這場戰爭不僅造成47萬人喪命,也讓「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等恐怖組織乘虛而入,利用反政府勢力擴大自已勢力和基地,以至於上千萬人流離失所,使鄰近各國面臨前所未有的難題,形成自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規模最大的難民潮。

有人說「難民的問題」比希臘引發的「歐債危機」更是棘手。大量的難民湧入歐盟國家,勢必帶來了嚴重的社會問題。在解決湧入的難民問題上,歐洲各國卻有不同的態度,義大利和希臘兩國呼籲歐盟不能拋下他們不管。

面對難民海上驚魂和生死關頭之際,站在人道主義角度來看,歐盟國家是不能不伸出援手。無國界醫生組織(Medecin Sans Frontieres) 創辦人暨法國前外長庫希內(Bernard Koucher ) 認為「見死不救是歐盟的罪過」。

然而,部分的歐洲國家不願承擔這個責任,他們顧慮到將有伊斯蘭極端分子,喬裝西亞逃亡者混入歐洲,以難民身份在定居國,分享歐洲人百年來努力經營的社會福利,還進一步,從心所欲地做出對歐洲有傷害性的破壞行為,形成日後不可收恰的勢力。

為了阻止難民大量的湧入,以匈牙利、斯洛伐克為首的東歐保守國家首先發難,紛紛在邊界設鐵絲網阻止難民越境,東歐路線一旦受阻擋,難民就轉往奧地利再進入德國,事實上,絕大多數的難民都選擇去德國尋求庇護的。

8月27日,又有讓人震撼的事發生了,奧地利在高速公路上發現一輛棄置貨車,內有71具敘利亞難民屍體,「人蛇走私」問題再度成為歐洲國家的關注點。                                           

 (二)德國女總理登高一呼為難民敞開大門      

歐洲難民問題愈演愈烈,各國紛紛關閉邊界或加強遣返。德國女總理不顧外界和來自黨內的反對,堅持開放邊界接收難民。她認為在協助難民一事上,如果歐盟國家沒有達成一致的意願,把之前緊關的門戶打開,攜手安置大量的難民,歐盟的政策可能便是岌岌可危了。

2015年09月,德國政府作了一個重大決定,將增列三十三億歐元預算,當作協助難民融入德國社會的經費。

然而,每天數以千計的難民湧入德國,令到德國感到不堪負荷。到了2015年09月13日德國宣佈將暫離申根,重啟邊境管制,主要是恢復奧德邊界的進入管制。匈牙利總統歐班對這項措施表示支持,強調這將能保護「德國與歐洲」。

這對梅克爾來說,無疑是一個大諷刺,因為她曾經批評巴爾幹之路國家和奧地利等國關閉邊境,她說:「關閉邊境是一種幻想政策,不是解決難民危機的整體政策」。

法國費加羅報對此反嘲說:在奧地利關門後,進入德國的難民人數顯然銳減。梅克爾成為了這一政策的最大得利者。

2016年3月15日,歐盟同意撥款四十七億英鎊給土耳其,讓土耳其阻斷難民經土耳其進入希臘的路線,並於3月18日和土耳其簽訂了一項難民協議,計劃把抵達希臘的難民都送回土耳其,經過篩選後的敘利亞難民,可分配到歐洲其他國家,不屬於戰區來的,或不具有申請條件者則被遣返。這協議被稱為「梅克爾計劃」。此計劃不外是終止難民沒完沒了的逃亡和溺斃於愛琴海。

2016年5月,難民湧入已減少,再沒聽到難民葬身於海的消息,而一意孤行的「梅克爾計劃」被証實是「成功」了。

事實上,這麼一個整頓難民潮的計劃,每天遇到的困境是難以置信的多。從小處看,例如Moria難民營是萊斯沃斯島上的一個收容所,被批評為延誤、不透明和超出承擔的管理機構。這裡辦事的只有16人少,而要看管八千多的難民,他們都想盡快離開這裡到第三國定居,其實所謂第三國全都是指去德國。在難民營中某些角落,看管人在晚間也不敢去巡視,什麼毒品販賣、娼妓、暴力和人口販賣的勾當都有,希臘一些慈善志工因為害怕被搶劫而離營而去,甚至部分的員警也從這裡被撤走了。

難民暫時收容處的擁擠和窘態.jpg
●難民暫時收容處的擁擠和窘態

從大處來看,「梅克爾計劃」是受制於土耳其政客。

由於與歐盟談判並簽約的土耳其總理艾哈邁德•達武特奧盧因和總統埃爾多安意見不合而突然宣佈辭職,同日,埃爾多安表示對歐盟提出的修改反恐法律不滿,導致難民協議夭折的可能。

6月2日,德國聯邦議院通過決議,把一百零一年前奧斯曼土耳其帝國集體殺害亞美尼亞人事件稱為「種族大屠殺」,引起土國總統大發雷霆,撤退駐德大使,這樣一來,兩國關係變得緊張。

另外,土耳其與希臘之間一向有矛盾,由於希臘法官在判定難民申請資格時,並不認為土耳其是「安全第三國」,所以並沒有把難民全送往土耳其。而土耳其被認為有意只讓殘疾弱勢群族送往歐洲,卻不讓有敘利亞的高等教育人才或壯丁離境。這些種種問題,把難民協議幾乎變成一張空文了,人們擔心難民潮將捲土重來,湧入歐陸。

基於上述種種原因,2016年6月,德國內政部部長對外宣稱,德國、奧地利、丹麥、挪威、瑞典等國家邊境管制將延續到2016年10月底。這樣的決定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歐洲外圍邊界防衛失效,阻擋不了難民的湧入,那麼中歐的國家自然必須把關口緊守,以便阻擋難民潮的氾濫。

(三)讓難民數字說話

也就在2015年,難民潮的聲勢達到頂峰,光在德國就有477,000人申請難民(簡約47,7萬)。數字頗驚人,梅克爾要承受更大的壓力。試想保守的德國人怎能袖手旁觀,讓女總理如此無限制接受難民呢?

照統計數字來看,這一年製造難民最多的國家,首推敘利亞。直至2016年四月為止,43,2%的難民申請者是從敘利亞來的。排第二位是來自伊朗地區的難民,佔15,9% ;排第三位是來自阿富汗區的佔14,2%.

就性別來計算,2/3 的難民是男性,72,3%是低於30歲的人。一旦登記申請難民就可領取補助金,每月145€,2016年將會雙倍的增加。

而在未來三年就難民融入社會造成地方政府重大的負擔,德國16州紛紛要求德國聯邦政府額外撥款,數額估計高達80億歐元之多。

匈牙利是一個小國家,人口不多,卻接受了大量難民,平均人口每一百萬人就有17699 難民,如果以人口比例來計算的話,它是歐洲接受難民排第一名的國家。排第二是奧地利,每一百萬人就有9970 難民,第三名才是德國,每一百萬人就有5441難民。

按照2015年9月歐盟規範難民政策的"都柏林協議",難民必須在踏上歐盟土地的第一個國家申請庇護。拒收難民的歐盟國家,對其拒絕的每一名難民須支付25萬歐元。這一改革方案還要由各成員國和歐盟議會批准。但是,這一草案遭到匈牙利、捷克和波蘭拒絕,匈牙利更是明確地稱歐盟委員會的計畫是"敲詐",是無法讓人接受的"無理要求"。

2016年七月五日,匈牙利總統阿戴爾·亞諾什(Janos Ader )宣佈將非法進入匈牙利境內的難民立即遣返回塞爾維亞和克羅埃西亞,並將於10月2日舉行全民公投,這將是歐盟繼英國脫歐公投後,要面對的最大難民危機。

 (四)歐洲排外現象加劇

與人道主義背道而馳的右翼極端主義,在短短數年中迅速崛起,主要是反對在歐洲進行「伊斯蘭化」和仇視外來的難民,他們是一群情緒高漲的保守民眾,擔心自已的退休金和其他社會福利被拖累,或是失業的「弱勢群族」,並將自身的生活問題強加到有色的非、亞外國人身上。

最常見到的排外現像是頻頻發出語言的惡意攻擊,甚至施暴、蹤火燒難民營。只要有收容難民所的地方,不論大城小鎮,這些事件都會發生的。

在離開荷蘭Utrecht市不遠名叫Geldermalsen的小鎮,發生一件令人震撼的暴力示威。於17.12.2015當日,右翼份子當著民眾面前,向市政廳投石頭、鞭炮、罐頭和瓶子,以抗議當時正討論如何在該鎮安頓一千五百難民的計劃,並中止了市議會的進行。

2016年2月6日,德國右翼份子PEGIDA以「歐洲堡壘」的口號在德勒斯登Dresden舉行大規模遊行和集會,對難民和「伊斯蘭敵意」提出嚴重抗議,引發了布拉格、格拉斯等歐洲大城市右翼份子大規模的排外遊行,和繼之演變成暴力示威。

鑑於德國內部發生多宗縱火燒難民營、暴力示威抗議以及公然仇視難民現象,意味著右翼極端主義的急速膨脹,而站在另一方的「人道主義」者也不示弱,造成雙方在許多遊行示威中起衝突,人們擔心這些事件難以收拾,事實上,整個歐洲社會己經一步一步走向分裂。

2015年法國地方選舉中,由極右派勒龐女士領導的國民黨得到大量支持者,由邊緣小黨一躍成為全國性大黨,直接威脅到執政黨的威信。

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德國,2016年的省議會選舉中,默克爾總理所屬政黨選票下降,一個只有三年黨齡的「另類選擇」政黨(AfD) ,居然以反歐洲反移民政綱一躍成為第三大黨。

()是蛇頭、人口販賣者惹出來的禍

製造大批的難民潮的推手不外是蛇頭、人口販賣者,他們從中獲大利後,卻不顧偷渡者的生命安危,讓超重的木船或救生艇,飄忽在汪洋大海中,即使在大船上也難以忍受的擁擠之苦,加上惡劣的衛生環境,很多在船艙和甲板上的難民活活被悶死或感染疾病致死。

為了阻止大批難民葬身於海峽,意大利政府發起「我們的海洋」的搜救行動,每年耗費一億二千九百萬美元,歐盟國家集資,以「海神」為代號的邊境控制行動,除此之外,歐洲各國打壓蛇頭的人口販賣的行動也在進行中,只是到目前為止,由於蛇頭分佈於許多國家,在偵查中遇到很多困難而沒有產生應有的成果。

難民潮是一種緊急狀態,也是歐盟國家的巨大災難,這是不可置疑的事實,下一步歐盟將有什麼對策是大家關注的焦點。

2016-07-08

本文參考數據取自「鏡報」、「德國時代周報」和「德國之聲」等網站

延伸閱讀
經典卡通「湯姆貓與傑利鼠」是伊斯蘭教暴力化的原因?
布魯塞爾遭遇恐攻!6大重點迅速理解伊斯蘭教

看更多作家談時事文章!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553  回應:0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