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壘全集系列的最後一集!--《魚‧漁‧愚--四十前集》

2015/5/29  
  
本站分類:創作

潘壘全集系列的最後一集!--《魚‧漁‧愚--四十前集》

收錄潘壘整理自己至四十中旬所寫作的寓言小說《獨語集》以及另外十篇短篇小說。

獨語集
潘壘與自己對話、書寫孤獨的紀錄,時至今日雖已無法完整收錄,仍可窺見潘壘在當時內心所經歷的掙扎與徬徨。

我想,這就是他理想中所要釣的魚了。
我以為我已分嚐了他的快樂。──〈魚‧漁‧愚〉

短篇小說
潘壘擷取自己生命的軌跡與記憶,讓故事除了有越南那濃郁的咖啡香,有台北過去巷弄間的小人物行跡,也有對人事的淡淡關懷與嘲諷。

因此,對於我,我請求法官,為了我們這合理的法律的尊嚴,宣判警察局有罪!亦即是說;如果黃牛能夠遵守這合理的百分之二十,就是合法!如果他們超過了百分之二十,就殺他們頭!──〈曹高律師〉

 

內容試閱

魚‧漁‧愚

從我的住處跨過鐵道和一條防波堤,再經過那小小的竹林和葱綠的稻田,便是淡水河上游的河道了。在那個地方,我可以看見遠處的川端橋,被一排低矮的老榕樹掩映著。水位低的時候,河心便會露出一條狹長的圓卵石灘;偶爾有一隻白鷺輕輕地落在水邊,輕得像一片枯葉,然後,牠輕輕地收回牠那白淨而曼美的翅膀,將牠的頭昂起來……
當我從煩囂中搬到這介乎都市與鄉村之間的地方居住之後,我總喜歡在黃昏的時候於岸邊漫步,雖然暮色是令人惆悵的。這時,像夢一樣,四周已升起昏茫的霧靄,捉蝦的老人走遠了,川端橋的黑影漸漸溶解在落霞的殘輝裡。於是,整個宇宙在轉瞬間沉沒了。
驀然,我感到生命的寂寞。
但,我知道我是為尋找寂寞而來的。
直至有一天,我從這澄潔的河水中窺見我那乾渴而憂愁的眼睛,我才記起我原是愛水的。我是一個漁夫的兒子,我有全部屬於海的秉賦。於是,我又記起故鄉的潮汎;魚船那粗壯的桅的臂膀;在歡笑的風帆……
我還記起,父親曾經送給我的一根很好的釣竿;它教我堅忍,在這醜陋的人世中。
於是,我在小竹林裡找到一根可以作為釣竿的青竹,用白線代替釣絲,浮標是掃帚的蘆莖,我將一枚大頭針彎成一隻釣鈎,以小蚯蚓為餌,然後帶著一種奇異的熱望和激動的心情到河邊去。
然而,兒時的歡樂,像所有我曾經獲得而又失落的歡樂一樣,流水般過去了!我要以記憶的腳步在時間的狹徑上將它追回來嗎?我只不過是倔強地噙著眼淚,微笑著,繼續在這渾濁的人世中找尋一個更大的、愚人所擯棄的寂寞而已。

在河邊,我選擇了一個沉靜的灣流。經驗告訴我,魚大多是生活在這種地方的。當我開始垂釣的時候,我才發現有一個年輕人異常安靜地坐在離我不遠的小樹下。
他有一副美好而可親的智者的容顏;他的頭上覆蓋著厚厚的黑髮,有一種執拗的光澤從他那深沉的眼睛裡透射出來。他的手上拿著一副很好的魚具,只要從魚竿的色彩和竹節的環套上看,便能證明它是被他加意愛護著的;他的身邊,放著一隻用精細的斑竹編織的魚筐。他坐著,異常安靜地坐著,全神專注於水上的浮標,彷彿並沒有發覺我在他的附近似的。直至我在黃昏前回去,他依然沒看過我一眼。
第二天,我一早便到河邊去。那個年輕人已經坐在那兒了,好像在兩個鐘頭之前,他已經坐在那兒似的。我故意用種種動作和聲音去引他注意,而他仍然跟昨天一樣,異常安靜地坐著,全神專注於水面上的浮標。
這樣過了幾天,從旁觀察,我已經認定他是一個有怪癖的人了。這並不是指他不理會我,而是說他的目的並不在釣魚。因為當他將魚釣起來的時候,不論大的或是小的,他幾乎是不屑一顧地,便將那條魚放回河裡去。
這樣又過了變天,我發現我以前對他的推斷錯誤了。因為,假如說他的目的不在魚,而是為了消遣的話,那麼,他應該帶著快樂來,然後帶著快樂回去。但,他並不這樣,每天當他回去的時候,都帶著失望和憂愁。
那麼,他到底是為什麼而來的呢?
這是個謎。為了這個謎,我愈加注意他了。有時,我比他早到河邊,看著他帶著幸福的笑容和腳步走來;有時,我讓他先走,看著他馱著疲乏和哀愁回去……
難道說,他也和我一樣,是為了尋找寂寞而來的嗎?

半個月後的一個早上,我突然發現他的容貌和意態變了,變成一個失意的中年人;他的容貌憔悴,意態蕭索;雖然他的眉宇間依然有那種超脫的神采,但我仍能從他那略含憂鬱的眼睛和微微鬆弛的嘴角發現他變了。
我想:也許是因為他病了。
而他,他證實自己並沒有病,他仍然和以前一樣,每天都到河邊來。
有一天,一條我認為這條河最大的魚被他釣起來了。可是,他猶豫了一陣,終於又將魚放了,然後帶著更大的失望和更深更濃的憂愁回去。
又是半個月後的一個早上,他來得比較遲,當他向河邊走過來的時候,我簡直不敢相信這就是他了。雖然我能從他臉部的輪廓和神態上證實,這個老人就是他。他的腳步沉重而遲滯,傴僂著背,鬚髮斑白。然而他仍帶著那幸福的笑容和那奇異的熱望。顯然,我被他的容顏和老態驚嚇了。一個年輕人會在一個月中變成這樣衰老嗎?忽然,我懷疑他是一個水的精靈,但,我是不信鬼神的。
以後的幾天中,他的運氣很好,他釣到許多大魚:翡翠色的,瑪瑙色的,紫色的,黑色和銀色的,而他都毫不吝嗇地將牠們放了……
半個月又過去了。
這是一個晴朗的好日子,萬里無雲,鶉鴣在竹林裡叫著,魚在河心跳躍……
將近中午,當我認為他今天不會來的時候,他扶著一支手杖來了。他已鬚髮蒼白,老態龍鍾。急促地喘息著,困難地移動著腳步。坐下之後,他用一種迂緩的動作整理他的魚具,又開始垂釣。
這一天,他被震盪於激情中,從他的眼睛裡,我窺見一個狂熱的願望在燃燒著。
黃昏的時候,他突然釣起一條金色的大魚。我相信這條魚是世上罕有的,它的鱗片上閃爍著一層耀眼的光芒,就如同這位衰邁的老人眼睛中所閃爍的光芒一樣。從他那狂喜而被奇蹟昏惑的神態中,我想,這就是他理想中所要釣的魚了。
我以為我已分嚐了他的快樂。
我看見他有點不知所措地捧著那條金色的大魚,可是他的神色漸漸變了,他那雙明亮的眼睛漸漸變得灰黯下來;半晌,他絕望而痛惜地伸出他那枯瘦而顫抖的手指,依戀地愛撫著那些發光的鱗片,然後輕輕地將那條金色的大魚放回水裡去。
然後,他疲乏地站起來,用盡所有的力氣折斷了手上的魚竿,返身向來的路走回去……
我忍不住追上去,拉著他的衣袖,急急地問道:
「你是為什麼來的呢?」
「我要釣金色的大魚。」他平靜地回答。
「剛才那條不是金色的大魚嗎?」
他慢慢地回轉身,用他那慈愛而憐惜的目光凝視著我,微笑著說:
「是的,孩子。那是一條金色的大魚。」
於是他返身走了。
從此,在河邊我再也看不見他了。但我將永遠每天到那兒去,直至我能夠解釋這個謎。
在愚人的心中,這並不是謎呢!
四十三年一月五日於臺北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作家生活誌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8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