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歐華作協秘書處提供:魅力漢字 凝聚歐華

2018/4/25  
  
本站分類:藝文

【歐華作協專欄】歐華作協秘書處提供:魅力漢字   凝聚歐華

歐洲地域遼闊,山阻水隔,使居住在各地的同一民族語言產生變化,英語、法語、德語、希臘語、義大利語、斯拉夫語等屬于印歐語系,這些拼音文字非常依賴“語音”,當 “語音”產生變化後,修改文字符合“語音”是很自然的,加上拼音文字修改容易,造成歐洲的語文一路增多,語文有異則 造成民族分裂,歐洲各民族歷經多次被征服及強制同化,但卻沒有因此融為一體,反而分化出更多民族。漢字依賴“字形”,對語音的依賴不顯著,且要修改漢字有一定難度,是以雖然中國各地區的漢語方言有異,但文字始終一樣,防止了民族分化。

所以,歐洲華人居住分散,生活在幾十個歐洲國家裏。隨著時間的流逝,萬事萬物經曆著變化。歐洲各國華人數目大量增加,華僑社會的結構,起了根本性的變化。在變化中的新僑社裡,知識分子佔了很大的比例,其中有愛好文學,以寫作為專職的,因此趙淑俠覺得諾大一個歐洲,也應該有個華文文學的〔文壇〕。僅靠三兩個出名的作家是稱不上文壇的。1991年3月16日,經過一年多的努力與摸索之後,歐洲華文作家協會在巴黎成立。建會的籌備工作,主要是當時的巴黎會員執行,趙淑俠則每天以電話連繫。 屬於歐洲的,具有歐洲特色的海外華文文學,終於具體而有形地誕生了。

歐洲華文作家協會是歐洲有華僑史以來,第一個全歐性的華人文學組織。趙淑俠和這些創會元老,除余心樂和呂大明,王家鳳外,與其他人如郭鳳西,孫步霏,麥勝梅,王雙秀,楊玲,祖慰等,幾乎都是大會成立前夕,在住宿的伯爵旅社晤面,有的是在成立大會會場上初次相見。歐華作協組會時,30歲的眭澔平已以文學創作和電視主播雙得名,在台灣家喻戶曉。那時他正在英國攻讀博士學位,趙淑俠費了好大的事才找到他來參加歐華作協。現在的團隊基礎,是歐華作協成立以後,逐漸建立起來的。歐華成立大會之時,符兆祥和那時的聯合報副刊主編瘂弦先生,中央日報報副刊主編梅新先生,遠從臺北光臨來做嘉賓,使成立大會生色不少。

歐華作協得到永久榮譽會長趙淑俠一如既往的深切關懷和大力支持,2017年年會前她來信說,回想當時大家在〔伯爵旅社〕晤面,想的只是以文會友,相互取暖,並未敢計劃前途的長短。一路走來,新血不斷踴入,不但傳承有序,薪火不斷,還創立了〔歐華文庫〕,連續出書,大家更努力耕耘,勤奮寫作,〔忙著〕得獎。氣氛何其活躍!在巴黎創會時,我們群中沒有一個爺爺奶奶,如今卻是爺奶成群。原來這些萍水相逢的文學兄弟姊妹,正走在同老的人生路上。這是多麼難得的緣份啊!

歐洲華文作家協會這個大家庭,各種文類及寫作型態齊備,每位作家都有自己獨特的寫作方向,專精而優卓——趙淑俠以文壇先進豐富的創作經驗一路指導提攜後起之輩拓荒闢野,不遺餘力;楊允達開路領軍的華洋詩道,牽引其他作家朝著心靈語言的方向邁步;黃鶴昇融合哲思及文學於一爐,讓人耳清目明;李永華是歐華文壇的各項全能怪才,小說、散文、詩歌、社會與政治評論樣樣傑出;俞力工結合中外文史與古今天下大事,創出獨特罕見,有中華民族士大夫刀筆正義之傳統古風;白嗣宏的戲劇與譯述,帶領讀者走進俄羅斯文學深邃的天地;莫索爾讓人體認了西班牙的藝文風采;呂大明更融匯知性與感性創作出典雅唯美的散文,讀了直直沈醉不歸;謝盛友言簡意賅的文字幽冷卻不失溫暖,風格特殊;丘彥明的田園畫藝散文,讓人悠然落身於東籬南山的閑逸仙境,陶然忘憂;池元蓮和張琴字裡行間對愛情執著的永恆歌頌,鐵石都難不動容;方麗娜、倪娜、穆紫荊經營的小說世界裡,將女性書寫特有的纖柔細膩展現於情節的鋪陳中,令人側目;常暉的音樂藝文和人生感觸之書寫,使人印象深刻;高關中夾其豐富知識而落筆揮灑的地景人文及人物行誼之撰述、顏敏如的國際視野文學創作、朱頌瑜的幽古思情散文風韻,無不獨具特色,各領風騷。

值得一提的是,前任老會長朱文輝是中德雙語作家,對推理文學有濃厚興趣,熱衷於犯罪推理小說之創作、翻譯與評論。曾以中篇推理小說《生死線上》獲臺北第二屆林佛兒推理小說首獎;亦曾在台灣的推理雜誌上發表長篇系列專文《偵探推理文學面面觀》,展現其多年研究心得。《迷途醉客》是他創作微型小說的筆名,多篇作品曾在中國國內得獎。

還有兩位作協的元老級秀筆:一是歐華作協剛剛卸任的前會長郭鳳西,《旅比書簡》和《歐洲剪影》兩書剪出華、歐兩種交融心靈的畫像,而精心挖掘史料寫出的《錢姑媽白蘭芝夫人》一文,更是替錢姑媽找到中國義助猶太人於苦難的女性辛德勒歷史定位(男性辛德勒是何鳳山)。

而現任會長麥勝梅,則專擅於人文旅遊散文,作品像冬夜圍坐在爐邊聽大人講童話故事般地舒服,心頭暖烘烘。她的旅遊散文成熟而有韻致,香如茗茶,醇如陳釀,德國大城小鎮與偏鄉逸野,在知性與感性交融的字裡行間沖洗出詩情與畫意的顯影,時空鏡頭的交疊呈現,足以讓人在微醺迴宕中低吟,故,有人生的體驗與觀照、文學探索的沈思、史地情懷的觸動,更有面對人文生命的豪情壯志。近年來,她更由散文的迆邐漫步進入詩的靈逸園地裡,認為《詩是優雅的,有溫度的,過目難忘的文字,(…)是唯美的旅律…》。散文與詩伴著她,走入更寬廣的心靈世界。

當然還有更多新進的會員文友,以長江後浪逐前浪之姿在協會裡裡外外高度閃亮發光,引起注目。歐華作協的火炬,將由她、他們繼續點亮,傳承永續。

魅力的漢字凝聚著歐華作協,創會會長趙淑俠說,華文作家的故鄉是中華方塊字。她認為“在文學創作的過程中,哪怕寫的是悲劇情節、是流淚,也是幸福的。在異國的復雜的文化和語境之下,我們一直在住在國主流文化與華族文化相互的對流間找尋融合,堅持文學創作而無悲情。我們對別人的文化是仰望而尊重,對自身所擁有的華族文化驕傲、眷戀,清醒檢討而絕無自卑或自貶。”在她看來,分佈在海外各地的華文作家,有兩個共同點:其一都有完整的中華文化背景;再就是受到一些住在國文化的薰陶,以致在思想和生活面,既不同於母國的本土作家,也不同與僑居國的作家。而是具有一種聚中國儒家思想,揉和西方基督教文明的特質,並習慣以兩種特質的混合觀點來看人生、看世界。

於是歐華作協有雙語作家如趙淑俠、楊允達、熊秉明、程抱一、鄭寶娟、眭澔平、丘彥明、白嗣宏、韓秀、趙曼、林奇梅、池元蓮、謝盛友、顏敏如、莫索爾、餘心樂、俞力工、車慧文、青峰 (詩人)、麥勝梅、區曼玲、西楠,出版了歐華作協文庫如《歐羅巴的編鐘協奏》、《歐洲華文作家文選》、《在歐洲天空下:旅歐華文作家文選》、《對窗六百八十格》:歐洲華文作家微型小說選(上) (下) 、《歐洲不再是傳說》、《東張西望: 看歐洲家庭教育》、《迤邐文林二十年》、《歐洲綠生活: 向歐洲學習過節能、減碳、廢核的日子》、《寫在旅居歐洲時:三十位歐華作家的生命歷程》、《餐桌上的歐遊食光》。

 

維基百科:歐洲華文作家協會: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6%AC%A7%E6%B4%B2%E5%8D%8E%E6%96%87%E4%BD%9C%E5%AE%B6%E5%8D%8F%E4%BC%9A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70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