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饒富興味的野史筆記。--《清代史事軼聞--《悔逸齋筆乘》 與《名人軼事》合刊》

2018/4/17  
  
本站分類:創作

一本饒富興味的野史筆記。--《清代史事軼聞--《悔逸齋筆乘》 與《名人軼事》合刊》

★ 晚清經典歷史書籍《悔逸齋筆乘》、《名人軼事》,重新點校出版。
★ 光緒皇帝自費幫明朝皇帝修陵墓,為何不敢讓慈禧知道?清末的抗爭名將馮子材為何沒有歸順清朝?慈禧皇后有公主病?年羹堯軍令嚴格且性情殘酷?街談巷說最富興味的遺文軼事,一本盡收。

◆ 慈禧與肅順齟齬之始,竟是一次乘車不快所引起?
庚申七月,英法兵犯淀園,上倉皇出狩,得宮中一車以行。后妃嬪御,悉雇市上車相從。車既敝舊,騾尤羸瘠,且急驅兼程,乘者不勝其苦……孝欽涕泣乞請,肅厲色曰:「危難中那比承平時,且此間何處求新車,得舊者已厚幸矣,爾不觀中宮亦雇街車,其羸敝亦與爾車等耳。爾何人?乃思駕中宮上耶?」孝欽尚欲有言,肅已策馬去數十步外矣。孝欽雖不敢言,然由是深銜肅。──〈孝欽與肅順齟齬之始〉,《悔逸齋筆乘》

◆ 年羹堯軍令如山且性情殘酷,部下必奉令唯謹?
嘗輿從出府,值大雪,從官之扶輿而行者,雪片鋪滿手上,幾欲墜指。將軍憐之,下令曰:「去手。」蓋欲免其僵凍也。從官未會其意,竟各出佩刀自斷其手?血涔涔遍雪地。將軍雖悔出言之誤,顧已無可補救。其軍令之嚴峻,有如此者。然亦可見其平日性情之殘酷矣。──〈年羹堯軼事一〉,《名人軼事》

立即訂購《清代史事軼聞--《悔逸齋筆乘》 與《名人軼事》合刊》

 

內容試閱

〈孝欽與肅順齟齬之始〉
  方咸豐末,肅順以戶部司員,不數年驟躋協揆尚書,入贊樞密,得君甚專,不時得入內廷。諸妃嬪皆謹事之,孝欽時亦在貫魚列,不能獨異也。庚申七月,英法兵犯淀園,上倉皇出狩,得宮中一車以行。后妃嬪御,悉雇市上車相從。車既敝舊,騾尤羸瘠,且急驅兼程,乘者不勝其苦。及次月入山行,崎嶇升降,痡瘏益甚,簸盪愈不可耐。孝欽方在車中啜泣,忽睹肅順騾馬自車旁徑過,急搴呼之曰:「六爺,吾車敝極,盍為我易一堅好者?」肅漫應曰:「中途安所得車?俟前站再議可也。」須臾至某鎮市少憩。孝欽使呼肅順,則方在上前奏事,內監俟其退,語以故。肅不顧曰:「此何時,吾尚有暇辦關防差使耶?」(后妃所乘車謂之關防車)有頃,復啟行,適肅騎又過孝欽車旁,孝欽涕泣乞請,肅厲色曰:「危難中那比承平時,且此間何處求新車,得舊者已厚幸矣,爾不觀中宮亦雇街車,其羸敝亦與爾車等耳。爾何人?乃思駕中宮上耶?」孝欽尚欲有言,肅已策馬去數十步外矣。孝欽雖不敢言,然由是深銜肅。

〈年羹堯軼事一〉
  年大將軍羹堯,怙寵鴟張,目無朝貴,然獨重同年。雍正元年,平青海歸,黃韁紫騮,絕馳而行,王公以下,膝地郊迎,年不之顧。史文靖公貽直,獨長揖不拜。將軍望見大驚,翻騎而下曰:「是吾鐵崖同年耶?」扶之上馬,並轡入章益門,一時傳為佳話。將軍軍法極厲,一言甫出,部下必奉令唯謹。嘗輿從出府,值大雪,從官之扶輿而行者,雪片鋪滿手上,幾欲墜指。將軍憐之,下令曰:「去手。」蓋欲免其僵凍也。從官未會其意,竟各出佩刀自斷其手,血涔涔遍雪地。將軍雖悔出言之誤,顧已無可補救。其軍令之嚴峻,有如此者。然亦可見其平日性情之殘酷矣。

〈田文鏡惡科目中人〉
  雍正間,李衛、田文鏡歷任督撫,素惡科目,田撫豫時,一疏劾科甲牧令數十人。適李穆堂制府過汴,相見揖未畢,即厲聲曰:「明公身任封疆,有心蹂躪讀書人,何也?」田不能堪,遂劾李牽連入蔡案擬辟。乾隆初,始奉特旨湔雪,尋令佐戶部。按:穆堂先生再起,後復以多保鴻博鎸官。先生立朝剛鯁,其屢起屢躓,皆為維持國體,不獨憐才愛士之私心。然蹭蹬終身,未竟其用。然觀田、李二公,固有別矣。相傳田文鏡為豫督,平越王少司馬士俊適令祥符,庭參日,田問出身,王攢眉囁嚅,故作羞愧狀,良久始對曰:「士俊不肖,讀書出身,某科散館翰林也。」田以為刺己,怒斥之。王知不免,回署即詳請免河南碱地稅,冀見忤放歸。田果疏劾。時楊中丞文乾方為布政使司,入謁曰:「王某請免稅邀譽耳,公不欲成孺子名,盍少緩?」田諾之。未幾,楊巡撫廣東,即保薦同往,以道府用,薦升兩司。田卒,代其任。以田文鏡之嚴苛明察,而王則面加訕誚,楊則誘以巽言,剛柔抑揚,若弄孺子,其才豈在文鏡下歟?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4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