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想北宋當年/張棠

2018/3/31  
  
本站分類:藝文

遙想北宋當年/張棠

宋朝是中國朝代中的一個「另類」,是一個被人垢病,積弱不振的朝代,但北、南兩宋合起來,卻也維持了319年之久 (960-1279),比唐朝多30年,比明、清兩代各多出了40幾年。所以我們也不能小看一個武力不強的朝代,宋朝有宋朝的生存之道。 

宋朝生存的環境並不單純,近百年的戰亂(五代十國)結束了,留下了許多後遺症,其中最頭痛的是強敵壓境,長期受到西夏、遼、金等民族的武力威脅。宋朝重文輕武,對打仗沒興趣,歷代皇帝用了大量的金銀玉帛來換取和平。說來有趣,也就是因為用了這種息事寧人,沒什麼出息的「銀彈」政策,反倒暫時換來天下安定,都市繁榮,社會富裕,使宋朝的繪畫、文學、藝術、科技都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峰。 

宋太祖趙匡胤也是開國皇帝中的異類,他統一天下以後,並沒有像許多開國皇帝那樣大殺功臣,他聰明地採用了「杯酒釋兵權」的高招,利用兩次軍中夜宴的機會,勸將領們「多積金帛田宅以遺子孫,歌兒舞女以終天年」,輕而易舉的削減了軍人勢力,集大權於中央。 

聽了太祖「歌兒舞女以終天年」的勸說,再加上後來繼位的幾位皇帝都是業餘的「音樂家」,汴京城中歌舞昇平,一片歡樂。宋朝的風氣自由開放,首都汴京沒有門禁,夜夜燈火輝煌,笙歌處處,當時的權貴,有的流連曲坊,有的競蓄聲伎,自已更在宴會及各種場合中「競相填寫新詞」。 

就在這樣優渥肥美的環境中,宋詞這株文學的奇葩,自然而然的開出了燦爛耀眼的花朵。晏殊、歐陽修、柳永、晏幾道、蘇軾、秦觀、周邦彥、李清照、辛棄疾、姜夔、吳文英等等,一個接一個,在詞壇上紛紛出場亮相,他們的作品,有的多情,有的纏綿,有的豁達,有的豪邁,有的深沉,有的靈秀,有的抽象,有的朦朧,看得人眼花繚亂,目不暇給。 

在萬籟俱寂的夜晚,偶而翻開宋詞,讀到柳永的《雨霖鈴》:「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或是晏幾道的《鷓鴣天》:「從別後,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今宵剩把銀釭照,猶恐相逢是夢中。」……千年前詞人的濃情真意,竟穿越了時空,躍然紙上,似乎墨汁猶未乾透。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柳永)。宋代詞人當中,我最同情柳永。柳永是一個音樂天才,他不但能按曲寫詞,也能就詞改曲,所以他寫的詞特別動人好聽,作曲家( 樂工)有了好的作品,都爭著要他寫詞,「凡有井水處,即能歌柳詞」,柳永可以說是宋仁宗時代的歌壇天王,然而他卻受盛名與俗名之累,一生潦倒。 

「詞」就是歌詞,是可以隨著曲調歌唱的,所以詞的旋律一般婉轉動人。柳永精音律,他的詞讀起來格外好聽,我曾用我的「普通話」誦讀柳永的《雨霖鈴》,總覺得韻味不足,一直想聽「原味」朗誦。柳永是福建崇安人,在汴京長大,在汴京成名,我想他應當是以河南口音寫詞。到了鄭州,在河南作家協會的安排之下,我終於聽到了用河南口音朗誦的《雨霖鈴》,果真韻味濃郁,比我的普通話有味多了。但當時也有作家提醒我,說我聽到的並不是原汁原味的河南話,北宋時的河南話,早已流失在外,恐怕只有到粵語、閩南語與客家語中去找尋了。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15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