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味霸悍潘天寿/張棠

2018/3/23  
  
本站分類:藝文

一味霸悍潘天寿/張棠

 

天壽的畫,以隸書入畫,錚錚鐵骨,雄渾豪放,大氣磅礡,氣勢憾人。在中國文人繪畫史,尤其是花鳥史上,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他的畫風雄闊奇崛,強而有力,能于「霸悍中見沉

靜,僻怪中見平和」。潘天壽是當今最受人推崇的一位寫意花鳥畫巨匠。

潘天壽詩書畫印四全,尤其在指墨畫上的成就,獨步藝林。他用指﹝手指﹞如用筆,將「指畫」的特點融在筆畫之中,成為將指墨畫,推到一個嶄新境地的一代大師。

 

潘天壽的生平

滿清末年,1897年三月十四日,潘天壽生於浙江省寧海縣冠莊村。寧海是一個沿海小縣,全縣大都是山地和丘陵。冠莊村位於寧海縣的中部,四周都是山峰,西面就是高峻的「雷婆頭峰」,在這山峰之上,赤松滿山,鬱鬱蔥蔥,濤聲貫耳,潘天壽晚年,用「雷婆頭峰壽者」的署名,即胎源於此。

因為山地的阻隔,冠莊村閉塞落後,潘天壽小時讀私塾,十四歲時,才到寧海縣城去讀初小。在寧海讀書的時候,他和十幾個外地來的小學生,一起住在一所空蕩的三公祠樓上,晚上就睡在破舊的樓板上。

潘天壽的父親是鄉中少有的秀才,在當地很有名望,二十幾歲就被推為冠莊村的村長(鄉董),也曾一度擔任寧海縣的議員。他父親的為人,慷慨大方,樂善好施,卻不善理財,由是家道日衰。

潘天壽十九歲高小畢業,由於天災人禍和經營不善,他父親的事業一一失敗,家產變賣殆盡,他父親不得已只好叫兒子回家種田,幫忙家計。在學校潘天壽的功課一直很好,他的老師就勸他父親,不如讓他去報考免費的「浙江第一師範」,他父親考慮了好幾天,答應了,不過,他特別聲明,兒子如果考不取,就得回家種田。考試的結果,潘天壽不但考取了,還考了第一名。

杭州的「浙江第一師範」,簡稱「一師」,在辛亥革命後,是新文學運動在南方的重鎮,校長亨經頤,教員劉大白、夏丏尊、李叔同(後來的弘一法師)等,都是當時白話文學的重量級人物。學生全部住校,教師也多住校,師生朝夕相處,關係特別融洽。

潘天壽在一師五年,專心學習,課餘盡量學習繪畫、書法、篆刻。當時學校的老師,很多都是西泠印社的會員,對金石篆刻很有研究,學生受到老師的影響,一時蔚為風氣,互相切磋刻贈。潘天壽也參加了學校中的篆刻組織「樂石社」,認真研習篆刻。

一師的課業很重,一週之中,只有星期天是潘天壽寫字練畫的時候。如果畫畫,他一天可以畫二、三十張國畫,如果借到好的字帖,他就寫字,一寫十幾小時,也不覺得疲倦。潘天壽的毛筆字在同學之間很有名氣,問他要字的人很多,他也來者不拒,因他無錢買宣紙,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有機會用宣紙寫字。

24歲,潘天壽在一師畢業,因為家境貧窮,無力升學,只好在母校「正學高小」教書。兩年後,轉到浙西的「孝豐高小」,孝豐原名安吉,是一代大師吳昌碩的家鄉。孝豐和寧海,都是「窮鄉僻壤」的鄉下,潘天壽教課之餘,無所事事,正好寫字練畫。他用最便宜的土紙練畫,畫到紙的正反面都畫滿了才肯扔掉,他在屋角放了一個大缸,專門扔畫壞的廢紙,這些廢紙,過不了幾天,就裝滿了一缸。

1923年,潘天壽27歲,他由一師老師的介紹,到上海的「民國女子工校」教書。一個才華橫溢的鄉下青年,到了生氣蓬勃,人文薈萃的上海,他的人生,就從此改觀了。

初到上海,雖然潘天壽人生地不熟,但是看過他作品的人,沒有不對他的才氣與魄力稱讚不已的。最叫他高興的是,他到上海不久,「上海美專」就來請他教中國畫。上海美專是一所美術專科學校,他以前就很想進美專讀書,因無錢而作罷,誰知一轉眼,他竟變成了美專的老師。

他在美專教學非常認真,第二年就被聘為專任教授。但是美專教授的待遇低,他要貼補家用,又不習慣賣畫,生活就過得相當的清苦。他住在美專的宿舍裡,只有一張木板床,一條破被,一頂破蚊帳。然而他十分努力,三年後他就用上課的講義,編了一本「中國繪畫史」。1926年此書由商務印書館出版,是我國最早的一本中國繪畫史的教科書。

在上海,潘天壽進步最多,一方面他結識了陳師曾、黃賓虹、吳昌碩等著名畫家,受到他們的薰陶啟發,一面又看到不少名畫真蹟,眼界大開。他是在二十七歲那年,經老友諸聞韻的介紹,認識了八十高齡的吳昌碩,當時吳昌碩是上海畫壇最具影響力的領袖,吳昌碩看了他的畫,對他的才氣稱讚有加,送他「天驚地怪見落筆,巷語街談總入詩」的對聯,和「讀潘阿壽山水障子」的長詩來勉勵他,指點他。

潘天壽三十一歲的時候,也就是1927年,杭州「西湖藝專」的院長林風眠,特別派人前來,邀他去杭州教授國畫。第二年初,潘天壽到杭州,以後他在杭州結婚生子,一住十年。因為西湖藝專是所國立的學校,教師的薪水比上海美專等私立學校高很多,潘天壽的生活終於有了改善。

潘天壽到杭州以後不久,升任國畫系主任。此時在上海的「上海美專」和幾所新開的美術學校都缺少國畫教師,他舊日同事一再的遊說,拉他去兼課。他礙於人情,也為了國畫藝術,只好不辭辛勞,奔波於上海與杭州之間。

1932年,三十六歲的潘天壽,與諸聞韻、吳茀之、張書旂、張振鐸等五人組成立了有名的「白社」,切磋畫藝。規定每年開一次畫展,每人每年交二十幅精品,並出了兩期「白社畫集」。白社的成就得到藝術界極高的評價。

民國26年﹝1937年﹞日本發動「蘆溝橋事變」,抗日戰爭爆發了。十月,杭州吃緊,潘天壽隨著西湖藝專向「大後方」撤退。當他離開杭州時,走得非常倉促,所有的字畫、詩文手稿、印章等都來不及帶走,他就用一把大鎖把大門鎖住,再用大木杠把門窗釘死,然後帶著一家大小,匆匆忙忙的離開了杭州。

       對日抗戰時期,「淪陷區」的學校紛紛往後方撤退。「西湖藝專」撤退到沅陵時與「北平藝專」合併,改名「國立藝專」。隨著戰事的發展,國立藝專一遷再遷,最後遷到重慶沙坪霸盤溪。抗戰時期,潘天壽就用一根扁擔,一頭挑著小皮箱,一頭挑著鋪蓋,冒著日人的炮火,經過千山萬水,不停的奔波。

在逃難途中,潘天壽的妻子何愔不勝旅途勞累,暈車嘔吐,大病數月不起,何愔只好帶著子女,留在浙江縉雲。在縉雲,他們的幼子,受到日本飛機轟炸的驚嚇而病死,他們在逃難中出生的一個男孩,也因醫藥缺乏在途中夭折。

1941年,潘天壽有一年的假期,他從四川回到縉雲探望妻子兒女,並採購繪畫工具。在回四川的路上,他得了嚴重的痢疾,不得已帶病折回,病後戰火斷了歸路,他一時生活無著,只好暫時任教於當時位於閩北建陽的「東南聯大」﹝後東南聯大合併於英士大學﹞。

他在東南聯大時,生活還算安定。此時在重慶的國立藝專人事更迭,行政混亂,學生苦苦哀求,要潘天壽回來主持大局,他百辭不得,只好回重慶。在擔任國立藝專校長期間,他的生活一樣的清苦,他住在一所祠堂的破屋內,房間狹小,木板床上連枕頭都沒有,每晚只有枕著兩本隨身攜帶的「辭海」睡覺。

1945年八月,日本投降,全國歡騰。潘天壽遠在四川,他的妻子何愔帶著兒女先回杭州。回到杭州時,何愔發現,他們杭州的房子已不見了,以前住的地方,已變成日軍的養馬場,當年鎖在屋裡的字畫與書稿全部不知去向。

第二年﹝1946﹞,潘天壽從重慶回到杭州,國立藝專復校了,學生卻大鬧風潮。等風潮平息後,潘天壽辭去了校長的工作,專心教書。抗戰八年,顛沛流離,生活極不安定,潘天壽的創作極少,但他對藝術的思索卻從未中斷。辭去了校長的職位以後,無官一身輕,潘天壽的畫興極高,靈感如湧。1948年這一年,是他創作的高峰,他畫了很多幅具有代表性的精華之作。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西湖藝專改名為「中央美術學院,華東分院」。潘天壽也名至榮歸,受到了應有的尊重:1958年潘天壽出席了第一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五月,「蘇俄藝術科學院」聘他為名譽院士;1959年12月他被正式任命為「浙江美術學院」院長;1960被選為「全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1961年「浙江美協」成立,他被選為主席;1963年大型畫冊「潘天壽畫集」出版;他在杭州北京、上海、香港的畫展大獲成功,受到藝術界一致的讚揚。

可是誰也沒想到,這些榮譽的桂冠只是曇花一現,在中國歷史的大浩劫中,潘天壽真正的苦難就要開始了。

1966年,潘天壽剛過七十大壽,文化大革命爆發了。那年九月,學校內外忽然到處刷滿了「打倒潘天壽」的大標語,潘天壽被抓到學校去,掛上大牌子,戴上高帽子,在頃盆大雨中,被押解著在大街上遊行鬥爭,從此以後,他被關入「牛棚」達三年之久。他的家被抄了,他的全部文稿被洗劫一空,他連續不斷的受到殘酷的批鬥,受盡了打罵、折磨、與侮辱。潘天壽一生為人正直,不求名利,生活簡樸,與人無爭,想不到在全國藝術界他是唯一被江青,姚文元親自下令批判的老畫家。江青說「潘天壽的畫醜死了」,姚文元也說「潘天壽畫的老鷹是特務的化身」。1969年他甚至被押往他的家鄉寧海等地去批鬥,遊街示眾,使他的身心受到無與倫比的摧殘與折磨。

連續四、五年非人的摧殘,他的身體完全被摧垮了。從牛棚回來以後,潘天壽一直沒有離開過病床,他的腎臟被打傷,大量尿血,氣喘胸悶,奄奄一息。他住在醫院裡,除了家屬之外,極少人來看他,就連醫療人員都不敢同他接近。1971年九月四日,一代藝術大師,就在一片清冷之中,寂寞的離開了人間,享年七十五歲。

 

潘天壽的繪畫藝術

天壽是天才型的畫家。他從小喜愛繪畫,他臨摹連環圖、年畫、祠廟門窗上的山水人物等,自得其樂,既無人指導,也無人理會,他家中無錢,買不起繪畫的材料,也難不倒他,所有筆、墨、硯、印石等繪畫的工具,他都能自己製造。他十四歲時,一本破舊的「芥子園畫傳」,為他打開了一個新的世界,他就是在十四歲那年,下定決心:「要做一個中國畫的畫家」。

潘天壽的畫藝早熟,很早就形成了自己的風格,二十四、五歲就已筆墨縱橫,放任不羈,對細膩工整的畫法,一無興趣,又因他無師自通,自學而成,所以他能自由發揮,不受一家一派之限制,於是他一學畫,就以合乎自己個性的大寫意入手。

潘天壽的書法功力深厚,他用筆果斷強悍,力透紙背,具有「雄健、剛直、凝煉」和「老、辣、澀」,的特點。他吸收了古人的筆墨精華,又熔入自己的強烈個性,他的線條大多用濃墨,甚至焦墨。粗黑的線條,畫在白紙上,筆筆清楚,濃重醒目。他的畫少渲染,甚至不用渲染,所以畫面清爽明快,對比強烈。他的畫「以隸入畫」,所以他常以隸書題款,以便和畫中的筆意相呼應。

他對畫的結構非常認真,他的每一張畫都有完整的結構,所以潘天壽幾乎沒有不好的作品。潘天壽的畫看似簡單,事實上他的每一張作品,往往易稿十餘次,他每易一稿,就省略一些點線,漸漸提煉成為至簡的筆墨。

潘天壽的畫,氣勢奪人。無論矯健的蒼松古梅,特兀的荷花巨石,高瞻的雄鷹禿鷲,無不驚心動魄,教人肅然起敬。他常用幾條輪廓線畫大磐石,這種「造險破險」畫法,是前無古人的。他畫一塊巨石,占滿整張畫面,就是打破平凡,作人之不敢的「造險」,然後在畫上加一些翎毛花草,化板為活,是為「破險」。由於「險」,再加上他雄健的筆力,使他的畫有一股磅礡之氣。潘天壽曾刻過一方「一味霸悍」的印章,就是他對這種氣勢的自傲。

潘天壽一生以教書為職業,和職業畫家比起來,他的畫不多。他生平不賣畫,因此他的畫大都留在自己手上。不幸他生不逢時,一再遭到浩劫,因此他的作品損失極多。如今,潘天壽的畫已被視為國寶,受到國家的保護。中國法令明文規定,所有潘天壽的作品一律禁止出國。

 

潘天壽的指畫

墨畫」是以「手指」作畫。這種以指作畫的方法,自古就有,唐代就有畫家張璪,作畫時「或以手摸絹素」的記載,其後以清康熙年間的「高其佩」最為有名。

潘天壽從小看到鄉間畫家,以指作畫,但他一直覺得指畫是「偏側小徑」,他雖會畫而不常畫。抗戰時在流離之中,物質缺乏,他不得已偶爾用指作畫,他這才發現指墨畫的凝重老辣,很能表現他的畫風。一九五零年之後,他的指畫就越來越多,幅面也越來越大。他用指如用筆,「手指」和「毛筆」,同時都是他作畫的重要工具。

指畫用手指畫線,粗細濃淡,遠不如用毛筆自如。正因為不方便,不流暢,斷斷續續,粗粗細細,濕處極濕,乾處極乾,反而形成了一種毛筆無法達到的「剛、拙、辣、澀」的效果。因此在潘天壽的晚年,他不但常畫指畫,還將指畫的特點融在筆畫之中。

潘天壽畫指畫的方法,一般是用「食指」蘸墨畫線。畫時指甲與肉同時著紙,再用「拇指」畫粗線,「小指」畫細線。因為手指不能像毛筆一樣含水,所以每次以指蘸墨,畫出來的線條都很短,要畫長線時,只有隨蘸隨畫,把短線接成長線。指畫也可以畫「潑墨」,畫潑墨時,將準備好的墨水,潑倒在紙上,然後食指、小指、中指與無名指,四指齊下,迅速的將墨塗開而畫。

潘天壽作指畫時通常用未加礬處理過「生宣」,但也常用紙質半生半熟的「豆漿紙」,蘸墨以後,利用墨跡在紙上的化開,而形成特有的墨趣。他指畫上的上色與題款都用毛筆,那是因為墨線的趣味已達到,就不需要用手指了。

潘天壽指畫的作品極多,佔他晚年創作的四分之一。他的每一幅指畫作品都具有高度的藝術性,非常耐看,無論雅致的小品,還是雄偉的大幅,如今都已成了中國藝術的瑰寶。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17  回應:2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藍君    
藍君
見你寫近現代大師級藝術家的小傳,你花妙筆為這大時代中淬煉而出的藝術巨匠,寫出不凡的人生故事與傲人的藝術成就 ,令我萬分欽佩. 希望有緣交個朋友 我父親也是浙江人喔!
回應    0    0

張棠    
張棠
感謝!欢迎來函。 你有我的網址嗎?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