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清音李可染/張棠

2018/6/23  
  
本站分類:藝文

山水清音李可染/張棠

 

(七)山水新音李可染

 

 

末到民國,歷來被尊為畫壇主流的中國山水畫,因陳陳相襲,了無新意,而日趨末路。

就在此沉悶無味,了無生氣之際,李可染跋山涉水,征途萬里,到山林中、生活中去實地寫生,成功的創造出清新、生動、具有真情實感的新山水,給死氣沈沈的中國山水畫壇帶來一股清流。他強勁而清新的畫風,很快的風靡了全中國,震憾了中外藝術界,在國內外都發生了極大的影響。他也因此對現代中國山水畫,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李可染畫的「牛和牧童」,也獨步藝壇,自成一派。他用筆果敢、簡淡、灑脫。在他的畫中,人與自然和而為一,他的牛和牧童所表現出來的童稚之心,最為動人。

 

 李可染的生平

1907年(光緒三十三年)3月26日,李可染出生於江蘇省徐州市的一間茅草房中。他父親原是徐州附近鄉下的窮苦農民,年輕時逃荒到徐州,起初以打魚為生,以後學作廚師,省吃儉用積了錢,就和弟弟開了一間家庭式的餐館。

他父母都不識字,母親連名字也沒有,哥哥姐姐也都早早輟學在家幫忙生計。李可染在家排行第三,當他出生的時候,他家的餐館生意已經不錯了,他七歲時,他父親送他到同巷的私塾讀書,十歲,又送他進新式學校就讀,他小學的圖畫老師王琴舫,見他聰慧好學,就以「孺子可教,素質可染」,替他改名「可染」,從此以後,他就以「可染」為名了。

他十六歲 (1923) 小學畢業,赴上海求學,進入「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初中部,潘天壽、諸聞韻都作過他的老師。十八歲,他美專畢業,回到家鄉徐州,擔任小學的美術老師。

         李可染二十二歲時,決定報考「西湖國立藝術院」油畫研究班。他一到杭州,就碰到從山東來的張眺,也是來考油畫研究班的。兩人就在西湖邊找了一間最便宜的房子住下來,李可染以前沒有學過油畫,張眺就帶他去買油畫材料,又帶他到西湖畫風景,就這樣一連畫了十幾天,他就去參加考試了。考試時要畫真人大小的人體畫,他畫了生平第一幅人體油畫,居然被林風眠校長「破例」錄取,原來被錄取的八名研究生中,只有他一個人是初中畢業生。

在西湖藝術院,教素描的老師是法國人「克羅多」教授,李可染認為自己的素描是全班最差的,所以到交素描畫的時候,他都故意把自己的畫反貼著,等教授走到了面前,才很不好意思的把畫翻過來給他看。為了趕上其他同學,他每天天不亮就起來練習,並刻意在畫架上寫一個「王」字,是「亡」的意思,表示說畫不好不如死,結果在學期結束時,他的素描,果真被克羅多教授評為全院第一。

1930年,李可染參加了「西湖一八藝社」,並參加該社在上海舉辦的第二次畫展。「一八藝社」成立於民國十八年,由西湖國立藝術院十八名學生所發起,因此稱「一八藝社」,後來由於共產黨員的加入,「一八藝社」很快的變成了左傾的學生團體,張眺是共產黨員,受到他的牽連,李可染和其他五名學生也被學校開除了。

1938年國共合作,李可染三十一歲,他到武漢,參加郭沫若領導的「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第三廳」的抗日宣傳工作。十月,武漢失守,李可染告別有孕在身的妻子,隨「三廳」同事輾轉從長沙、桂林、貴州,在1939年初到達重慶。四月他從上海轉來的信件得知,他心愛的妻子,蘇娥,在生第三子後患猩紅熱不治去世,李可染悲痛逾常,深受刺激,從此他患上了失眠症和高血壓。

不久國共合作破裂,第三廳改組為「文化工作委員會」,李可染開始恢復水墨和水彩畫的創作。一次一個海外團體到重慶參觀,接待單位借李可染的水彩畫去佈置會場,徐悲鴻看到他的畫,主動寫信給他,要以自己的作品和他交換,使他非常感動,徐悲鴻對李可染的畫非常欣賞,稱讚他︰「獨標新韻,奇趣洋溢」。

1943年,「重慶國立藝專」校長陳之佛請他擔任中國畫講師,在春節聯歡晚會上,李可染為雕塑系學生鄒佩珠京劇伴奏,三月後鄒佩珠畢業,倆人結為連理。那一年,李可染三十六歲。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北平國立藝專的一批教職員,與入城的共軍美術幹部會合,成立「中央美術學院」,仍以徐悲鴻為校長,李可染在中國畫系教「勾勒課」。五十年代,是中國畫歷史上最寒冷的冬天,徐悲鴻雖名為校長,而實權則操在黨委書記江豐之手,江豐和他的同路人,認為中國畫是封建社會的毒物,不能反映時代,表現現代生活。江豐不但取消了中國畫系,改為「彩畫科系」,他還將教授李苦禪分配到工會賣電影票,做雜役,不許教課。

在當時極寒冷的空氣中,李可染以積極的態度來回應挑戰,他提出︰「深入生活來汲取為人民服務的新內容,再從新內容產生新的表現形式」。

  • 1950和1952年李可染參加石窟考察團,到大同雲岡,甘肅永靖炳陵石窟等地考察,這些考察豐富了他對傳統文化的知識,也增強了他對繼承和發揚傳統文化的責任感。
  • 1954和1956年,他連續兩年去長途旅行寫生,這兩次的寫生,更是他日後新風格形成的一個重要關鍵。

第一次,他與張仃,羅銘兩教授結伴,經無錫、蘇州、杭州、紹興、富春江、黃山,歷時三月。

1956年與學生黃潤華到南方作第二次的長途旅行寫生,經江蘇、浙江、安徽、湖南、四川五省,歷時八月,這次寫生對他風格的改變極為重要,他曾經說過︰「沒有1956年,就沒有後來的作品」。

  • 1957年他與關良應邀訪東德,歷時四月,在訪問其間,他創作了一些當地的風景寫生,探索多層次及逆光的表現方法,「麥森教堂」「古老磨坊」都是這次旅行的代表作,柏林藝術科學院為他和關良舉辦聯合畫展。
  • 1959年李可染帶學生赴廣西桂林,創作了一批桂林山水,日後「桂林山水勝境」成了他重要的創作題材,也成了其他畫家極為喜愛的新題材。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五十九歲的李可染,被批鬥後關進牛棚,二年後被放了出來,回到人民群眾中去接受監督改造。1970年,李可染六十三歲,又被下放到湖北省丹江口農場去勞動改造,開始是下田拔草,後來被調為傳達室的電話接線員。

在美國總統尼克森訪華之前的半年,李可染忽然被調回北京,為外交部畫畫。1972年李可染為民族飯店作大幅山水「漓江」,費時一年。次年又為外交部作六公尺巨幅山水「陽朔勝景圖」,歷時三個月,這都是他的嘔心瀝血之作,是他晚期風格成熟時期的代表作。

1974年,李可染受到四人幫的批判,他的「漓江」被打為黑畫,他的精神受到嚴重的摧殘,因高血壓發作而引起了失語症,半年後才慢慢恢復說話的能力。

1976四人幫被粉碎後,李可染已經七十歲,他仍然決心從零開始,重新再攀高峰,他特別請篆刻家為他刻了「白髮學童」,及「七十始知無知」兩印來表示他的決心。

隨著十年浩劫的結束,李可染峰迴路轉,苦盡甘來,他終於在藝術上攀登了歷史的高峰,在國內外都得到極高的榮譽︰他被選為五、六、七屆政協委員;全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1979文化部指示籌拍李可染教學的電影,1983年完成「峰高無坦途 - 李可染山水畫藝術」的長片和「為祖國山河立傳 – 介紹畫家李可染」和「李可染畫牛」兩短片;1981年1983年,兩次李可染應邀訪問日本,第二次訪日時在東京大阪舉辦李可染畫展;1983年中國畫研究院在北京成立,李可染擔任首任會長;1983年東德藝術科學院頒發他「通訊院士」的榮譽;1984年第六屆全國美展頒發李可染的「江山無盡圖」榮譽獎;1985年李可染的家鄉徐州市修復了他家舊居。

1989年六月四日發生天安門流血慘案,李可染捐三萬元給靜坐絕食的學生。12月5日國家文化部的人來看李可染,在談話之中,李可染忽然臉色蒼白,心臟病發作而辭世,享年八十二歲。

 

李可染的國畫藝術

可染最大的藝術成就在中國山水畫,他融合了中西繪畫的技巧,創造出具有時代感的新山水,他成功的把金石派在花鳥畫上的成就,發展到山水畫,將傳統的中國畫,推到一個新的高峰。他的山水畫以濃郁的生活氣息,和清新的筆墨意境,獨樹一幟,在國內外都發生了重大影響,因而形成了「李氏山水」的藝術流派。

李可染不嗜酒,不抽煙,對文玩雜物一無所好,個性寬厚,不善交際,全部精力都放在繪畫上。他自認他的成就完全是靠「勤勤懇懇地作畫」,「踏踏實實地作畫」,「嚴肅認真地作畫」,一步一腳印「漸修」而成的。

山水畫的創作不外是臨摩傳統,和摩寫自然(外師造化)。李可染十分注重基本功的勤學苦練,但因環境的關係,他在生活方面投下的功力,遠超過傳統,他從生活中得來的收獲,也大於傳統。在五十年代以後,他的藝術觀念與新社會的「革命文藝路線」,剛好一拍即合,於是有了他萬里長征的寫生生活。

李可染的寫生,是先觀察自然景物,風雲變幻,然後取山川之精髓而落筆,而不是「與照相機爭功」的寫生。

在當時,寫生的環境相當的艱苦,李可染年近五十,患有高血壓和失眠症。在黃山,他與張仃、羅銘兩教授們住在破廟之中,下雨天睡覺要撐傘,房間沒有窗,雲霧在房中穿出穿進,畫畫時要把門板卸下來當畫板。他與學生黃潤華到南方四川等地寫生時,在炎熱的夏天,每天背著畫夾、畫具、水壺、飯盒、雨衣、遮陽傘等等沉重的包袱,來回走一、二十里,甚至四、五十里,為了專心畫畫,吃住都極為簡陋。

但這幾次的寫生奠定了他日後創作的基礎,是他日後新風格形成的一個重要關鍵。

從1960年開始,李可染對他的的寫生作品提煉加工,稱之為「採一煉十」法,他的作品就是對寫生的素材,反覆的藝術加工,精煉而成的。

李可染對構圖極為用心,他認為經營位置,寸畫寸金,為了內涵的豐富和全局的寬敞,他的構圖很滿。

他又認為山水畫所表現的事物最複雜,所以層次一定要豐富,空間一定要深遠,他畫一幅畫往往要加墨十多次,甚至二十多次,這種「積墨法」是他從老師黃賓鴻那裡得到的最大收獲。

在傳統的中國的筆墨之外,他又廣泛地採用了西方繪畫的技巧,例如光的表現,明暗處理等技法,然後他將融合後的中西方繪畫技巧,變成了他個人獨特的藝術語言。

李可染作畫的速度極慢,往往十日一山,五日一水,稍不如意,就廢棄不要,他自稱「廢畫三千」。他每次畫完後,喜歡把畫釘在牆上,反覆研究,別人都覺得完美了,他仍不滿足,還要修改,幾天後,改得面目全非了,然後再釘在牆上,再研究,再修改,反覆不知多少次。他的特別之處也就在於是「敢於破壞」,以求深入,最後達到整體的完美。

最重要的,在眾多國畫改革派中,李可染的特別成功,是他對中國文化堅信不移的信念。

 

李可染畫牛

李可染一生愛牛,也最愛畫牛。

抗日時期,李可染在「重慶國立藝專」教書時,住在金剛坡下的一個農人家中,住房的隔壁就是牛棚,牛棚裡養著一隻大青牛,他日日與牛為伍,觀其行聽其聲,他為牛的品性所震撼,因「崇其性而愛其形」,一生畫牛不止,也因為對牛的崇拜,他特別將自己的畫室命名為「師牛堂」。

牛和牧童,是李可染四十年代以後僅次於山水的重頭戲,他創立了一種獨特的表現方法,在畫中「牛和牧童」是他的化身,人與自然和諧一致。

他的牛與牧童之所以迷人,在於牛與兒童的天真無邪,他的畫創造了黑與白,面與線,大與小,粗豪與俏皮等的對照。他的創作給世界帶來一批人見人愛的藝術珍品。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6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