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略生命之可貴與多采多姿的生活。--《小千世界》

2018/3/30  
  
本站分類:創作

領略生命之可貴與多采多姿的生活。--《小千世界》

「卜一兄的新書《小千世界》頗不同於他以往的著作,書中處處看到他淵博的知識、敏銳的觀察、超人的記憶和深入的思考。」──陳建新 維州理工大學生物化學系退休教授

每一個人都應該,也可以找到自己的「小千世界」,得以欣慰自得!本書作者自退休以來,年事漸長,一生的求學、謀生、養兒、育女、奮發、浮沉均成過往,功名利祿已逝;成敗憂喜早空。閒來無事,居然探索到兩起「小千世界」:一為「與禽獸魚鱉為伍」,二為「我的釣魚生涯」。作者在其中領略到生命之可貴與生活的多姿,也體驗到天、地、人之大道。

立即訂購《小千世界》

 

內容試閱

【第一章:鴨子】

  鴨子

  這個湖泊與其周遭的草原可謂一「小千世界」,這裡生活的傢伙可真不少,其中最為引人注目的是鴨子。因為社區管理人員為了美化環境,放養了一些鴨子,讓其自生自長。
  經過多年的混種、繁衍,這些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鴨子們就有如穿著各異的孩子,有黑色、白色、黑白花色、淺褐色、深褐色、褐花色、灰色、灰白色、藍白色等等;分成好幾個集團在大湖不同的地方聚集,有時也到高爾夫球場中間的小湖泊棲息。
  每年初春開始就會有一批批剛從蛋孵化出來的鴨仔跟隨著母鴨,或在草地上試著覓食,或在湖水中蕩漾。牠們是天生的游泳好手,一生下來就能在水中用蹼划水,來去自如;但是覓食還有一個過程,最初只能跟著母鴨在草叢中找些細小、柔軟的小草或小蟲,但幾天之後就能學會吃較硬或不同的其他食物。

------

  家鴨

  家鴨(Domestic ducks)大略分為馴化的野鴨―綠頭鴨(Mallard)、番鴨(Muscovy duck)、斑嘴鴨(Eastern Spot-billed Duck)及其混種。家鴨體型較野鴨大,是生活在水中或陸地的兩棲動物,但不能在水中待太久。
  牠們以水中的小動物(魚、蝦、泥鰍、小蟲等),植物(水草、稗子、稻子等)為食。我也常見牠們在下雨後去挖草根,大概是找小蟲、蚯蚓吃。然與天鵝和雁不同,體型較小,羽毛較短,因被人類馴養後失去了遷徙的遠程飛翔能力,飛行距離有限;而且不像天鵝和雁有固定的配偶。
  一般鴨子能活6到8年,也有的鴨子壽命可達25年,據說最老的鴨子曾活了快50年。鴨子的眼睛有360度視角,不用轉頭就可以看到身後。三國演義中記載司馬懿有狼顧之相,能看到背後的東西。看來鴨子比司馬懿還厲害。

------

  巧克力

  五個晚生中還有一隻小白黑花鴨,牠也是每次都纏在我身旁,不像一般鴨子總有些怕人。有時還踩在我鞋子上,問我要東西吃。我有時用腳把牠提起來,有時摸摸牠,牠也不躲避。我回想當牠與小劉剛從蛋裡破殼而出不久就見到我這老頭來餵牠們,也許在牠們的腦海裡我一定是牠們的「親人」!
  牠雖不像小劉那樣能跳高,但只要我手拿麵包低一點,牠就立刻上來咬。有時我用腳把牠抬起來,牠也無所謂,知道我是在同牠玩。偶爾牠會輕輕地釘我一下,表示「我是你的巧克力」。牠是一個聰明伶俐、懂得察言觀色的傢伙,是以常常撈到較多的麵包與玉米。
  有一天,我到中區沒見到牠。餵完在場的鴨子後,正準備走了,突然見到遠遠約 50米外有隻白花鴨子沿著湖邊慢慢地走來。我好奇地停步等了一陣,到眼前才知道就是巧克力。我手上拿著麵包,牠立刻就來吃了。
  又有一天我為了照顧大群的紅嘴紅腳鳥冷落了牠,牠居然生氣起來,不理我了,也不吃我丟給牠的玉米,跑得遠遠的。鴨子和人一樣,各有其個性。

------

  血腥的星期五

  八月底一天黃昏我到西區,突然發現有一隻母鴨帶著初生的十一隻小鴨,令我又驚又喜。因為在這個時分還有成群的小鴨出籠,這是以往沒見過的。
  我當時沒帶相機,本打算次日再來照相。後來靈機一動,乾脆拿手機匆匆拍了一大堆相片。回家還高興地拿相片給老妻觀賞。
  第二天黃昏我又興致冲冲地跑去,令我大吃一驚,那隻母鴨帶的小鴨只剩一隻了!這「血腥的星期五」殺了那初到世間的十隻小鴨。是疾病?還是天敵?據我推斷這群可憐的小鴨可能碰上一群兇殘的巨鱉,都被飽餐一頓了!
  兩天之後,那隻殘存的小鴨也不見了。生命的來去真如行雲流水,轉瞬即逝!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68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