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跳舞。

2015/5/26  
  
本站分類:創作

只有跳舞。


我說:現在只有舞,能讓我快樂。

芭蕾老師說:我也是。

一週兩次,每次兩小時,我從城這端搭車到城另一端去上芭蕾技巧及肢體伸展課。老師的公寓位於鬧市中某大道背面一座老舊建築二樓,不設電梯。攀上木製螺旋梯,踩至某一處會聽見唧唧啞啞的聲響;幾次以後就懂得迴避,以免在被白蟻蛀蝕之處懸落。按門鈴,與老師打招呼,進入工作室,著裝,脫鞋。我有幾雙芭蕾舞鞋但很少穿,總是赤腳。我喜歡赤腳,喜歡腳板踩在地面滑過拖曳的感覺。我喜歡最接近地心引力又最用力與它對抗。

我們就定位,暖身,拉筋,除了芭蕾課常用音樂,老師的指令,空間裡甚少有其他聲響。第一位置,第二位置。同手同腳,相對位置。一二三,一二三,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單起單落(emboîté),在空中換腿,著地,做擦地半蹲(demi-plie)。第五位置,動作腿緩緩吸上支撐腿直至腳尖抵膝蓋邊向外展開,這是芭蕾裡的經過(passé)。從三樓公寓傳來小孩哭鬧及奔跑聲,頑童邊奔跑邊哭喊:我不要我不要;嚴父在後怒斥:別跑給我回來。有次我笑了,對老師說想到天鵝湖第三幕王宮的舞會裡,黑天鵝偽裝成天鵝公主歐蒂特與王子共舞的曲目。老師說多年前她終於被舞團挑選上跳天鵝公主,第三幕裡的三十二次回轉練得她幾乎入院。在演出前兩天因內部原因被撤換,退下成為第二幕平靜的湖畔裡,王子向天鵝公主表達愛意并許下誓言之後,在旁祝福起舞的天鵝群中一個。身為專業舞者她還是很盡責的演出,跳了十場即使跳得好哀傷好沮喪。演出結束之後她無法停止難過,恰好有人求婚就結了婚。

她沒說我也不問是否有比較快樂。

柴可夫斯基還譜寫了睡美人及胡桃鉗。可是說到芭蕾每個人都會先想到天鵝湖,太耳熟能詳的故事。生命中充斥太多類似耳熟能詳的故事。以為擇己所愛,愛己所擇,拼了命的捍衛著;可是有時命運那麼邪惡如同魔鬼與黑天鵝,在富麗堂皇的抉擇時刻冷冷看著我們的信誓旦旦堅定選擇,再在戳破謊言及假象之後放聲嘲笑。幾次之後學會如同學會避開白蟻蛀蝕之處。練舞好痛,種種扭傷割傷外傷內傷新傷舊傷有時連睡著都痛呼吸都痛,可是我心因為這痛而丰盈,我靈因超越這痛而茁壯。我練舞時偶爾分神想到你。想到曾經是我愛情裡所有想要的總和的你,想得流淚,想得窒息。我曾以為我能與你一直舞下去,到很老很老還能相攜到探戈舞會。那時我們已經無法做很繁複的動作,僅僅簡單的相擁,在音樂裡相擁,在讓我們邂逅的舞裡相守直到死亡把我們分開。可是你要的不是我,你中了命運魔咒的連自己要什麼都不知道只好用迷惑及背叛來傷害我。

天鵝湖最終幕,王子與天鵝公主殉情投湖,魔鬼知道自己的魔咒不敵愛情而狼狽消失,王子及天鵝公主在晨曦裡升天。只有跳舞。我用舞超越我的痛舞是我的日光。命運施何魔咒都敵不過舞。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5  回應:1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

何必問    
何必問
在舞動的世界裡是我唯一可以忘記一切的快樂時光 在裡面的我可以無拘無束自由飛翔
回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