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外。

2015/8/3  
  
本站分類:藝文

戲外。

是二零零九年在鹿特丹國際電影節看的「不變的你」 (Ne change rien)。

 

葡萄牙導演佩德羅科斯塔執導。有關珍娜巴麗芭的紀錄片。全片有關她的音樂,一些零碎生活片段,與樂手練唱,錄音畫面。她靜靜抽煙。黑白膠卷上有很多很長的沉默,有很多遠鏡頭也有很多她美麗臉孔的特寫。她對著麥克風唱她寫的歌靠得那麼近仿佛唱一首耳語。

 

那時我在歐洲背包,鹿特丹是那場旅行的終站。風塵僕僕的抵達約定地點和他會面。謝謝妳來看我。他擁抱我。

 

我是來看電影的。我笑。

 

我們也真的去看了電影。他執導的電影次日才首映,我們看了「不變的你」。珍娜巴麗芭唱著一首叫「電影」的歌:我自殘。這挺管用,以引起你的注目。我自殤。假裝沉溺,并以激情承受折磨。浪費時間,你沒看見。浪費時間。我逃跑。我自設路障。我終結所有人際交集。我自我孤立。是的我瘋了。這是我誘惑的奧秘。浪費時間,你沒看見。浪費時間。

 

我被那冷落而空洞的一字一句剪得粉碎。在漆黑裡淚流。

 

幾天後我在影廳外喝咖啡。看見珍娜巴麗芭迎面走來。我奔向她說我好喜歡妳的電影好喜歡妳的音樂聽得淚流。她很高興的對我笑說謝謝妳喜歡。我拿相機請她的助理幫我們合照。只著平底鞋的她好修長,我的身高還不及她的肩膀。她轉身走了幾步,又回頭說。謝謝妳聽見我歌裡所唱的。因此我唱歌。

 

那刻如同魔術。至今珍娜巴麗芭依然是我此生見過最完美的女人。

 

多年後的某日。在從多哈返阿根廷的班機上看了妮可基嫚主演的《為愛璀璨-永遠的葛麗絲》。電影結束後才驚覺,天那是珍娜巴麗芭,在戲中很稱職的扮演了波拿巴女伯爵的花瓶角色的是珍娜巴麗芭。多年前那些震撼我的靈動孤寂在戲中無跡可尋。可是再想想也合理。她畢竟是戲子,總是得聽從劇本的編寫導演的指揮,在指定的場合演出指定的角色。

 

也想起多年前聽著她唱「電影」,被那冷落而空洞的一字一句剪得粉碎。在漆黑裡淚流。在漆黑裡他靜靜牽著我的手。事實上人前人後他總是牽著我的手。青春餘焰未熄我已開始傾斜,現實的黑暗及無常不斷湧泄切割我。我覺得冷覺得飄忽隨時將被風吹散。某日他出現,沉默的承接著我的單薄。他沒說什麼我也沒說什麼。這樣牽過一陣子的手。時日經年至今我們依然保持淡淡聯絡。而始終沒有語言透露。我們之間我們的手,這些年未曾鬆開過還是多年前就未曾真正牽起過。也許成年的特質之一就是不再暢所欲言。把想的事情好好收在心裡,或者只說出一半。

 

又也許。我們這些凡夫俗子不外是生命劇場的戲子。劇幕裡呈現別人想看見的面目,稱職的扮演自己的角色。當我們卸下偽裝,對心之所嚮所表露真切,卻如歌中所唱: Peine perdue,Tu n'as rien vu,Peine perdue...浪費時間,你沒看見。浪費時間。

 

只好繼續粉墨登場。賣力演戲。弄假成真。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6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