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穆紫荊(德國):女人如花

2018/3/8  
  
本站分類:生活

【歐華作協專欄】穆紫荊(德國):女人如花

  在店裏呆久了,會比較喜歡看從昆明或者四川來的女人。因爲她們一個個都穿得如孔雀一般,衣服褲子乃至鞋襪和包包的顔色是艷麗之中帶有了鄉野的氣息。而北京或者上海來的女人們,則普遍顔色素雅,除了衣料的講究之外,落在人眼裏的感覺是缺乏了一點張力的。不知道我這樣說是否太過狹窄?是的,原本只是法蘭克福的一個小小角落,來的又都是普通的市民階層,所以這樣的説法是肯定不夠公允的。只能說是從芒兒那一雙小小的眼睛裏所看到的女人。

 

  女人喜歡看首飾,而芒兒則喜歡讓她們在首飾的裝扮下,變得更加地魅力四射。這很有點像是理髮店。進來時頭髮雜亂的女人,出去后便個個可以招搖過市。可惜有的女人,總是捨不得給自己買。尤其是那些沒戴首飾進來的女人,一陣東挑西選之後,所買下的都是給別人帶的,或者是要送給別人的,便常令芒兒為之感到深深的遺憾。要知道女人首先重要的是美麗其自己。然後才是送美麗給別人。芒兒很希望她們進來的時候,是個女人,出去時候,是個漂亮的女人。

  有一次來了一對來自大陸内地的小夫妻。丈夫看中了一款花型項鏈,想給做妻子的買。那妻子卻始終竭力地說:“我不要!我不要!”芒兒看那女人,常常的沒有修剪過的頭髮用一根橡皮筋扎了個箍,上身穿了件汗衫,下身配了條歐洲人只有在跑步時才會穿的運動褲。更爲嚇人的是,她還竟然赤腳蹬了一雙拖鞋。令人很詫異在如此一個美麗的春天,她竟然就是這樣走出了法蘭克福的四星級旅館、站到了歐洲的購物天堂之一著名的埰兒大街上,並最後還走進了華麗的名牌首飾店。再看那做她丈夫的男人,卻是穿了條正經長褲,扣了皮帶和腳蹬一雙很乾淨的皮鞋的。“唉!”芒兒心中暗自嘆氣。便向那女人稱讚道:“先生要給夫人買,夫人可真是好福氣啊!”言下之意,女人啊,難道你不知道你現在的樣子有多不配你的老公嗎?難道你不知道做丈夫也有從妻子那裏享到豔福的念頭和權利呢?趁早將自己打扮起來吧......

 

  可是那個女人卻說:“我不要!我不要!”

在芒兒的推薦下,男人很快看定了一款花形的項鏈,用手指點了固執地對女人說:“買吧!就買這一款!”

       芒兒聼了也連忙說:“我去拿!”她從心裏為那個女人高興,因爲這一身邋遢算是多少有救了。

 

  沒有想到的是,接下來,那個女人一步搶到了男人的跟前,舉手往其臉上“啪!”地揮了一巴掌。同時口裏惡狠狠地說:“你敢!” 把所有的店裏的人都給驚呆了。懂中文的和不懂中文的都想這個女人是不是瘋了。但是誰也不敢出聲。畢竟夫妻干仗那是人家兩口子的事兒,誰也不好插手和說什麽。只見那男人用自己的手摸摸臉,對芒兒匆匆地點點頭,便訕訕地跟在自己女人的屁股後面走了。有誰能夠懂得這個瘋女人的心呢?芒兒相信她大概是在為自己那所掙不多的丈夫在省錢吧?可是即便是把首飾給省了,何為就不能給自己換一條裙子,並穿上鞋襪,體面地陪伴在男人的身邊呢?

 

  歐洲是浪漫的。歐洲遊也就是浪漫之游。女人既然是男人的肋骨,也就是男人胸前所戴的那朵無形的花。有如花的女人相伴在側,男人才會顯得神采奕奕。即便不是一朵牡丹,只是一棵毫不起眼的的蒲公英,也同樣是因爲有了花的鮮氣而接著有了柔花似骨般的風情。目送著那一對小夫妻的背影,芒兒把那款花型的項鏈換到了柜中的主位。只願從它身邊所走過的邋遢女人,在看見它后都多少會擁有了一些花的形態吧。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139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