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謝盛友:憶梅新

2018/2/27  
  
本站分類:生活

【歐華作協專欄】謝盛友:憶梅新

梅新參加大陸留德學人座談

 

 

日前趙淑俠大姐對麥勝梅《乘著當代副刊的翅膀飛揚》一文的迴響中說,梅新〔章益新〕是歐華的朋友。1991歐華作協成立時,中央日報副刊主編梅新,聯合報副刊主編瘂弦,以及現在世界華文作協的秘書長符兆祥,三人特別乘飛機到巴黎參加歐華作協的成立會議。盛情可感。梅新雖已去世20年,我們對他的謝意和友情仍然活著。

去年(2017年)是詩人、中副主編梅新離開我們的第二十個年頭,時光荏苒,對他的思念卻從未停止。從台灣媒體閱讀到,梅新夫人張素貞繼1997年《他站成一株永恆的梅──梅新紀念文集》,接續編選了《投影為風景的再生樹──梅新紀念文集續編》,2017年10月6日舉行了新書分享會。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我作爲中國大陸留德學人多次被邀請訪臺座談。有一次我們訪問中央日報,馬樹禮(時任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理事會主任委員)向梅新介紹說:「梅新,這是我中山大學的校友(馬樹禮1927年考入廣州國立第一中山大學),筆名華骅,文章經常發表在中央日報上。」當時參加座談的除了馬樹禮以外,還有國民黨高層的秦孝儀。

梅新:「華骅,您的《老板與酒鬼》幽默富有哲理,中篇小說《她會再來》語言特殊。」我聽後感到十分驚訝,副刊老總主編文章無數,他竟然能把名字、作品和我本人對上號。

另外有一次訪臺,梅新請我喝茶敘舊。我們走到重慶路時遇到抗議遊行示威,當時發生千島湖慘案, 24名台灣觀光客及8名船工導遊遭到搶劫,並被兇手燒死。我們親眼看到抗議口號「大陸豬滾回大陸去」。梅新:「華骅,不好意思,讓您尴尬了。」我:「讓我尴尬是凶手,不是這句遊行標語。」

梅新說中央日報畢竟是黨報,副刊有負擔。我說,黨報有黨報的作法,中央日報要作知識分子的代言人,像Frankfurter Allgemeine(法蘭克福匯報) ,報紙本身獨立於任何政黨或組織,但是法蘭克福匯報始終堅持自由保守主義的風格,作爲知識分子的代言人。

我離開台北時,梅新說他要到機場來送我,令我受寵若驚。不巧,那天國民黨有緊急會議,梅新無法親自到機場來,那時還沒有手機,當然也不能發短訊,他派一位中央日報的同仁送來一大包台北特産。

趙淑俠大姐說,梅新〔章益新〕是歐華的朋友,的確如此,我說梅新是我實實在在的朋友。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21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