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與愛好唐代傳奇之人必讀經典。--《教你讀唐代傳奇--玄怪錄》

2018/1/9  
  
本站分類:創作

研究與愛好唐代傳奇之人必讀經典。--《教你讀唐代傳奇--玄怪錄》

唐代乃中國古典文學的輝煌時期,有文起八代之衰的韓愈;開創詩歌黃金盛世的唐詩;唐代詞人並開啟後世宋詞的蓬勃。而唐代傳奇則以文言文短篇小說的形式呈現,上承六朝志怪小說,始創於初唐,大盛於中唐,衰落於宋代,內容有愛情、志怪、俠義、歷史四類。

  牛僧孺,字思黯,《唐書》有傳,記其為隋朝僕射牛弘的後裔,初出道便頗有文名。《全唐文》有載其文章共十九篇。其後《唐文拾遺》又補輯到兩篇。合共二十一篇。牛僧孺所著《玄怪錄》共十卷,本書收錄目前無爭論為其本人所著的三十七篇,另將有爭論的〈郭元振(烏將軍)〉、〈張老〉和〈定婚店〉三篇亦收錄書中,全書共收錄四十篇。名篇〈元載〉、〈張老〉等均廣為流傳,並為其後多位文言小說家仿效,後代如李復言《續玄怪錄》、薛漁思《河東記》等均受其影響而生。牛僧孺的《玄怪錄》為研究唐代傳奇的人必讀的讀物。

立即訂購《教你讀唐代傳奇--玄怪錄》

 

內容試閱

【六、董慎】

  隋大業元年❶,兗州佐史❷董慎,性公直,明法理。自都督以下,用法有不直者,必犯顏而諫之。雖加譴責,亦不之懼,必俟刑正而後退。
  嘗因授衣❸歸家,出州門,逢一黃衣使者曰:「太山君呼君為錄事❹。」因出懷中牒示慎。牒❺曰:「董慎名稱茂實,案牘精練,將平疑獄,須俟良能。權差知右曹錄事。❻」印甚分明,後署曰「倨」。
  慎謂使者曰:「府君呼我,豈有不行。然不識府君名謂何?」
  使者曰:「錄事勿言,到任便知矣。」自持大布囊,內❼慎其中,負之趨出兗州郭❽。因致囊於路左,汲水調泥,封慎兩目。慎都不知遠近,忽聞大唱曰:「范慎追董慎到!」使者曰:「諾。」趨入。
  府君曰:「所追錄事,今復何在?」
  使者曰:「冥司幽秘,恐或洩漏,向請左曹匿影布囊盛之。」
  府君大笑曰:「已死范慎追董慎,取左曹囊盛右曹錄事,可謂能防慎也。」便令寫出❾,抉去目泥,賜青縑衫,魚須笏❿、豹皮靴,文甚斑駮。邀登副階,命左右取榻令坐,
  曰:「藉君公正,故有是請⓫。今有閩州司馬令狐寔等六人,寘無間獄⓬。承天曹符⓭,以寔是太元夫人三等親,准令遞減三等。昨罪人程翥等一百二十人,引例喧訟,不可止遏。已具名申天曹,天曹以為罰疑唯輕⓮,亦令量減二等。余恐後人引例多矣,君謂宜如何?」
  慎曰:「夫水照妍媸⓯而人不怨者,以至清無情;況於天地刑法,豈宜恩貸奸慝!然慎一胥吏⓰耳,素無文字,雖知不可,終語無條貫⓱。當州府秀才張審通,辭采雋拔,足得備君書記。」
  府君令帖⓲召之。俄頃至。
  審通曰:「此易耳,當為判,以狀申。⓳」
  府君曰:「尹善為我辭⓴。」即補左曹錄事,仍賜衣服如董慎。各給一玄狐,每出即乘之。
  審通判曰:「天本無私,法宜畫一,苟從恩貸,是資奸行。令狐寔前命減刑,已同私請;程翥後申簿訴,且異罪疑。倘開遞減之科,實失公家之論。請依前付無間獄,仍錄狀申天曹。」
  即有黃衫人持狀而往。少頃,復持天符至,曰:「所申文狀,多起異端。奉主之宜,但合遵守。周禮八議,一曰議親,又元化匱中釋沖符,亦曰無不親;是則典章昭然,有何不可。豈可使太元功德,不能庇三等之親!仍敢愆違,須有懲罰。府君可罰不衣紫六十甲子,餘依前處分。」
  府君大怒審通曰:「君為判詞,使我受譴。」即命左右,取方寸肉塞卻一耳,遂無所聞。
  審通訴曰:「乞更為判申。不允,即甘當受罰。」
  府君曰:「君為我去罪,即更與君一耳。」
  審通又判曰:「天大地大,本乃無親,若使有親,何由得一?苟欲因情變法,實將生偽喪真。太古以前,人猶至朴,中古以降,方聞各親。豈可使太古育物之心,生仲尼觀蜡之歎?無不親,是非公也,何必引之?請寬逆耳之辜,敢薦沃心之藥。庶其閱實,用得平均。令狐寔等,並請依正法。仍錄狀申天曹。」
  黃衣人又持往。須臾,又有天符來曰:「再省所申,甚為允當。府君可加六天副正使;令狐寔程翥等,並正法處置。」
  府君即謂審通曰:「非君不可正此獄。」因命左右割下耳中肉,令一小兒擘之為耳,安於審通額上,曰:「塞君一耳,與君三耳,何如?」又謂慎曰:「鄰賴君薦賢,以成我美。然不可久留君,當加壽一週年相報耳。君兼本壽,得二十一年矣。」即送歸家。
  使者復以泥封目,布囊各送至宅,□然寫出,而顧問妻子,妻子曰:「君亡精魂已十餘日矣。」
  慎自此,果二十一年而卒。
  審通,數日額覺癢,遂湧出一耳,通前三耳,而踴出者尤聰。
  時人笑曰:「天有九頭鳥,地有三耳秀才。」亦呼為雞冠秀才。
  慎初思府君稱「鄰」,後乃知「倨」乃「鄰」字也。

[說明]
一、本文據《太平廣記》卷二百九十六與商務《舊小說》第四冊《玄怪錄》校錄,予以分段,並加註標點符號。
二、此文有敘述,有文(牒),有議論,很可能是牛氏投卷之作。按《新唐書》卷一百七十四〈牛僧孺傳〉載:(牛僧孺)穆宗初,以庫部郎中知制誥,徒御史中丞,按治不法,內外澄肅。宿州刺使李直臣坐賕當死,賂宦官為助,具獄上。帝曰:「直臣有才,朕欲貸而用之。」僧孺曰:「彼不才者,持祿取容乎?天子制法,所以束縛有才者。祿山、朱泚以才過人,故亂天下。」帝異其言,乃止。
王夢鷗先生認為此文與牛氏本傳中所載故事不無關係。

[註釋]
❶隋大業元年──大業,隋煬帝年號。共十四年。元年為西元六○五年。
❷兗州佐史──兗,音演。兗州,今山東河北一帶。佐史:佐治之小吏。
❸授衣──唐國學五月有田假。九月有授衣假。《詩‧豳風》七月:「九月授衣。」
❹太山君呼君為錄事──呼:舉,舉君為錄事。錄事、書記之類。
❺牒──舊時公文書的一種。
❻董慎名稱茂實六句──董慎有好的名聲,對於公文非常經熟老練。要裁斷刑事案件,必須有天生的好本領。派知右曹錄事之職。
❼內慎其中──內:納。把董慎放入袋中。
❽出兗州郭──郭:城郭。將董慎負出城。
❾便令寫出──寫出:輸出、卸下。
❿賜青縑衫,魚須笏,豹皮靴──縑、把兩根絲絞在一起織成。魚須:鮫魚之皮。《禮、王藻》:「笏、大夫以魚須文竹。謂以鮫魚須飾竹以成文。」(以鮫魚須飾文竹之邊。)須音班。
⓫藉君公正,故有是請──憑你的公正,我們才請你來。
⓬無間獄──即阿鼻地獄。凡犯五逆罪者,即墮此獄。所謂無間,一、趣果無間。身死直接墮此獄,中無間隔。二、受苦沒有間斷。三、時無間。一劫之間,相續而無間斷。四、命無間。一劫之間,壽命無間斷。五、身形無間。地獄縱橫八萬四千由旬,身形填滿其中無間隙。(五逆:害父、害母、害阿羅漢、破僧、出佛身血。)
⓭天曹符──分職治事的官署曰曹。天曹:天帝的一個官署。符:有若令。
⓮罰疑唯輕──有疑問時,採用較輕的刑罰。(此語與「賞疑唯重」相對。論功引賞,若有疑問,給予較高的賞。)
⓯妍媸──妍:美。媸:醜。
⓰胥吏──官署中管案牘的小官。
⓱語無條貫──說話沒有條理,前後不能一貫。
⓲帖召──唐時,宰相有堂帖,召喚官員。此處府君以帖召喚張審通。
⓳當為判,以狀申──判、狀,都是公文的格式。唐時,禮部試之後,取得任用資格。還要再經過吏部試,才能授官。吏部試包括:骵(身體有無殘缺)、言(口試、測試應對能力、書(書法)可觀、判(對一案之批示)要用駢文,必須用典貼切,遣詞端暢。
⓴善為我辭──好好的為我措詞擬稿。

====================

【三十一、張老】

  張老者,揚州六合縣園叟也。其鄰有韋恕❶者,梁天監❷中自揚州曹掾秩滿而來。有長女,既□❸,召里中媒媼,令訪良壻。張老聞之,喜而候媒於韋門。
  媼出,張老固延入,且備酒食。酒闌❹,謂媼日:「聞韋氏有女,將適人。求良才於媼,有之乎?」
  曰:「然。」
  曰:「某誠衰邁,灌園之業,亦可衣食,幸為求之。事成厚謝。」媼大罵而去。
  他日又邀媼。媼曰:「叟何不自度。豈有衣冠子女,肯嫁園叟耶?此家誠貧,士大夫家之敵者,不少。顧叟非匹;吾安能為叟一盃酒,乃取辱於韋氏?」
  叟固曰:「強為吾一言之。言不從,即吾命也。」媼不得已,冒責而入言之。
  韋氏大怒曰:「媼以我貧,輕我乃如是!且韋家焉有此事。況園叟何人,敢發此議?叟固不足責,媼何無別之甚耶?」
  媼曰:「誠非所宜言。為叟所逼,不得不達其意。」
  韋怒曰:「為我報之,今日內得五百緡❺則可。」媼出以告張老,
  乃曰:「諾。」未幾,車載納於韋氏。
  諸韋大驚曰:「前言戲之耳。且此翁為園,何以致此?吾度其必無而言之。今不移時而錢到,當如之何?」乃使人潛候其女❻,女亦不恨。乃曰:「此固命乎。」遂許焉。
  張老既娶韋氏,園業不廢。負穢钁地,鬻蔬不輟❼。其妻躬執爨濯,了無怍色❽,親戚惡之,亦不能止。
  數年,中外之有識者❾責恕曰:「君家誠貧,鄉里豈無貧子弟,奈何以女妻園叟,既棄之,何不令遠去也?」
  他日,恕置酒召女及張老,酒酣,微露其意。
  張老起曰:「所以不即去者,恐有留念。今既相厭,去亦何難。某王屋山❿下有一小莊,明旦且歸耳。」
  天將曙,來別韋氏。「他歲相思,可令大兄往天壇山⓫南相訪。」遂令妻騎驢戴笠,張老策杖相隨而去,絕無消息。
  後數年,恕念其女,以為蓬頭垢面,不可識也。令長男義方訪之。到天壇南,適遇一崑崙奴⓬,駕黃牛耕田。問曰:「此有張老家莊否?」
  崑崙投杖拜曰:「大郎子,何久不來。莊去此甚近,某當前引。」遂與俱東去。
  初上一山,山下有水,過水,連綿凡十餘處,景色漸異,不與人間同。忽下一山,水北朱戶甲第,樓閣參差,花木繁榮,煙雲鮮媚,鸞鶴孔雀,徊翔其間,歌管寥亮耳目。崑崙指曰:「此張家莊也。」韋驚駭不測。
  俄而及門。門有紫衣門吏,拜引入廳中。鋪陳之華,目所未睹。異香氤氳,遍滿崖谷。忽聞珠珮之聲漸近。二青衣出曰:「阿郎來此。」次見十數青衣,容色絕代,相對而行,若有所引。俄見一人戴遠遊冠,衣朱綃,曳朱履,徐出門。一青衣引韋前拜。儀狀偉然,容色芳嫩,細視之,乃張老也。言曰:「人世勞苦,若在火中。身未清涼,慾焰又熾,而無斯須泰時。兄久客寄,何以自娛?賢妹略梳頭,即當奉見。」因揖令坐。
  未幾,一青衣來曰:「娘子已梳頭畢。」遂引入見妹於堂前。
  其堂沉香為梁,玳瑁帖門,碧玉窗,珍珠箔,階砌皆冷滑碧色,不辨其物。其妹服飾之盛,世間未見。略序寒暄,問尊長而已,意甚鹵莽⓭。有頃進饌,精美芳馨,不可名狀。食訖,館韋於內廳。
  明日方曙,張老與韋氏坐。忽有一青衣附耳而語。張老笑曰:「宅中有客,安得暮歸。」因曰:「小妹暫欲遊蓬萊山,賢妹亦當去,然未暮即歸,兄但憩此。」張老揖而入。
  俄而五雲起於庭中⓮,鸞鳳飛翔,絲竹並作,張老與妻及妹,各乘一鳳,餘從乘鶴者十數人,漸上空中,正東而去。望之已沒,猶隱隱有音樂之聲。
  韋君住後,小青衣供侍甚謹。迨暮,稍聞笙簧之音,倏忽復到。及下於庭,張老與妻見韋曰:「獨居大寂寞,然此地神仙之府,非俗人得遊。以兄宿命,合得到此。然亦不可久居,明日當奉別耳。」
  及時,妹復出別兄,殷懃傳語父母而已。
  張老曰:「人世遐遠,不及作書。」奉金二十鎰⓯,並與一故席帽曰:「兄若無錢,可於揚州北邸賣藥王老家取一千萬,持此為信。」遂別。復令崑崙奴送出,卻到天壇,崑崙奴拜別而去。韋自荷金而歸。
  其家驚訝問之。或以為神仙,或以為妖妄,不知所謂。五六年間,金盡,欲取王老錢,復疑其妄。或曰:「取爾許錢不持一字,此帽安足信。」既而困極,其家強逼之曰:「必不得錢,亦何傷。」乃往揚州,入北邸,而王老者,方當肆陳藥。
  韋前曰:「叟何姓?」曰:「姓王。」韋曰:「張老令取錢一千萬,持此帽為信。」王曰:「錢即實有,席帽是乎?」韋曰:「叟可驗之,豈不識耶?」王老未語,有小女出青布幃中,曰:「張老常過,令縫帽頂,其時無皂線,以紅線縫之。線色手踪,皆可自驗。」因取看之,果是也。遂得載錢而歸,乃信真神仙也。
  其家又思女,復遣義方往天壇山南尋之。到即千山萬水,不復有路,時逢樵人,亦無知張老莊者。悲思浩然而歸,舉家以為仙俗路殊,無相見期。又尋王老,亦去矣。
  後數年,義方偶遊揚州,閒行北邸前,忽見張家崑崙奴前曰:「大郎家中何如?孃子雖不得歸,如日侍左右。家中事無巨細,莫不知之。」因出懷金十斤以奉曰:「孃子令送與大郎君。阿郎與王老會飲於此酒家。大郎且坐,崑崙當入報。」
  義方坐於酒旗下,日暮不見出,乃入觀之。飲者滿坐,坐上並無二老,亦無崑崙。取金視之,乃真金也。驚歎而歸。又以供數年之食。後不復知張老所在。

[說明]
一、《太平廣記》卷十六載此文。後註云:「《續玄怪錄》。」宋臨安書棚本《續玄怪錄》未列此文。商務《舊小說》卷四也將此文歸入《續玄怪錄》,題名〈張老〉。與《太平廣記》同。《類說》則題名為〈韋女嫁張老〉。列入《玄怪錄》。
二、本文依據上述各書校錄,予以分段,並加註標點符號。
三、王夢鷗先生《唐人小說研究》第四集中,述及〈韋女嫁張老〉篇中,認為此文乃在影射韋夏卿家子弟。將元稹比張老。蓋元稹初娶即韋氏。「以後日韋瓘對牛僧孺之百般攻訐觀之,則此為牛氏之文,當較是也。」(《唐人小說研究》第四集,頁十四、十五)王老師博覽群書,學識淵博。我們從他所論,將此文列入《玄怪錄》中。且李復言作《續玄怪錄》,所記子物都不出唐代。本文述南朝梁天監年事,以歸入牛氏《玄怪錄》為宜。

[註釋]
❶韋恕──九品中正制,造成魏晉的士族政治。到了唐朝,士族以崔、盧、李、鄭、王五姓為士族之首。五姓之女,非士族不嫁。公主、郡主,遠不如五姓之女。其次有韋、杜等大族。諺語有說:「城南韋杜,去天尺五。」本文以韋生之女,配一灌園叟,非常可能有諷刺的意味。
❷梁天監中──南朝梁開國武帝蕭衍的年號,共十八年,自西元五○二至五一九年。
❸自揚州曹椽秩滿而來──南朝州府,下設兵曹、戶曹等「曹」。其主官曰曹椽,類似今日的「科」,「科長」。秩滿:任滿。
❸筓──音雞。女孩子到了十五歲,把頭髮用竹筓束成髻。故曰:「十五而筓。」及筓之年,即許嫁之年。謂已達適婚年齡。
❹酒闌──飲酒者。半罷半在謂之闌。即喝酒喝了一半之時。
❺緡──緡:絲線,用以穿錢。一緡千錢。五百緡,即五十萬錢。
❻乃使人潛候其女──使人偷偷的打探女兒的意思。
❼負穢钁地,鬻蔬不輟──挑肥水、鋤地、賣菜,不停。
❽躬執爨濯,了無怍色──親自燒火洗衣,毫無不快的樣子。
❾中外之有識者──親戚和外人中有知識的人。
❿王屋山──在山西陽城縣西南。
⓫天壇山──王屋山頂有接天壇。
⓬崑崙奴──身體黝黑的馬來人奴隸。或謂是非洲人。
⓭意甚鹵莽──這裡應該是「簡略」的意思。父母親人瞧不起,遠離故鄉來到此間,不無心存芥蒂也。
⓮五雲起於庭中──白居易:「樓閣玲瓏五雲起。」五雲、彩色雲氣。
⓯金二十鎰──二十兩為鎰,四百兩。合二十五斤。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2  累計人次:101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