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孩子的生命教育讀本。--《愛心嬤天兵娃》

2017/10/25  
  
本站分類:創作

寫給孩子的生命教育讀本。--《愛心嬤天兵娃》

※※台灣優質兒少文學作家│王力芹│寫給孩子的生命教育讀本※※

「飯沒吃乾淨,以後會娶麻臉老婆喔!」
「說話要輕聲細語,不可以大聲,知道嗎?」
每個猴囝仔的童年回憶,都有一個嘮叨、慈祥、充滿大智慧的阿嬤!

綽號「醃腸」、「電風」、「小尾」的蔡家三兄妹,每天吵吵鬧鬧,天兵的個性惹出了不少趣事。三人在蔡家阿嬤的潛移默化下,漸漸體認了「同體共生」、「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精神,也培養出樂善好施和慈悲為懷的美德,懂得以實際行動關懷弱勢。

只說故事,不說教,
自然而然啟發孩子們對於生命意義與價值的深刻思考。
看見每個人心中深藏的心靈寶藏!

立即訂購《愛心嬤天兵娃》

 

內容試閱

│醃腸電風扯不完│

  典峰目前是四年級學生,因為個性活潑,常常為了趕著要玩電腦遊戲或是看電視,作功課的速度宛如賽車,只顧著快快到達終點,其他一概不顧,所以寫出來的字,阿公說像跳舞,阿嬤說像畫符,哥哥直接批評他潦草,妹妹則是一切以完美為依歸,對典峰求快的態度不敢茍同外,還嗤之以鼻。
  「小哥的字每個都牽絲,好噁喔!」
  「你懂什麼?這叫風格。」
  「什麼風格?」
  「就是有我個人特色啦!」
  「筱薇是說你那哪有風格可言,根本是『慘不忍睹』。」源泉加上一句註解。
  「扯醃腸。」典峰氣極了,但是他拿哥哥沒轍,只能以喊他綽號來消氣。
  「幹什麼?扯電風。」源泉鎮定的回敬典峰的綽號。
  「扯醃腸。」
  「扯電風。」
  「扯醃腸。」
  「扯電風。」
  「你們兩個麥閣了(不要再扯了),我才是大(大蔡)啦!」
  阿公發聲阻止兄弟繼續爭吵,沒想到卻引來阿嬤的挖苦,「就是你姓了這個什麼『 』,兩個囝仔才會常常扯過來扯過去。」
  「嗄?」
  阿公挺無辜的,兩兄弟因為都有同情弱者的心腸,一分鐘前還劍拔弩張的情形剎那間完全消除,分別靠向阿公,典峰甚至說了,「阿公,你是『大蔡』,我是『小蔡』。」
  典峰故意用國語發音,是為了安撫阿公,沒想到還是落入諧音的惡夢。「小哥,你說你自己是『小菜』,哈哈哈,真好笑。」
  「呃?」典峰壓根沒想到他巧用心思的說法,還是讓妹妹抓住把柄取笑了,不禁有點懊惱。
  「告訴你,你別傷腦筋要扳回一成,套一句阿嬤說的,我們姓了這個姓,就得認了。」源泉這一番話,從阿公到典峰,聽來都不無道理。
   ※※※
  關於典峰作業簿上的字,爸爸曾經給過八個字的評論,「活潑有餘、穩重不足」,那時他還追著爸爸問這句話的含義。
  「爸爸,什麼是『活潑有餘、穩重不足』?」
  「小哥,你很笨呢,爸爸是說你的字像活潑的魚啦,這個也不知道?」
  才剛進小一的筱薇以她的方式解讀,自然是為家人引爆了笑氣,全家人紛紛為之絕倒。
  「聽妳在亂臭彈,好吧,那妳再告訴我什麼是穩重不足?」
  「呃……」筱薇哪裡知道什麼是「穩重不足」,小哥要她說出個道理,她又撓腮又抓頭的硬擠出所知的幾個字,在這被逼問的節骨眼上拿來應付一下,「應該就是吃粽子的士兵吧!」
  「吃粽子的士兵?」祖孫三代共四人一齊出聲,那一聲明明白白說出常下棋的他們心中的疑惑,吃粽子的士兵和「穩重不足」哪裡扯上關係了?
  「吃粽子跟穩重有什麼關係咧?而且還是士兵……」
  源泉想破頭也想不出個所以然,更別說硬要筱薇解釋的典峰,他愣頭的模樣活像一尊丈二和尚呢!而阿公也是不停摩娑他那顆平頭,大有不知其所以然的困惑。四人之中只有中生代的爸爸,不消多想就知道是他的寶貝女兒兜錯字了,絕對是信手拈來抓幾個同音字濫竽充數。
  「小薇,妳說的『穩重不足』到底是哪幾個字啊?告訴爸爸。」
  「就男生女生玩親親的那個吻,呵呵……」講到吻字筱薇還縮肩作羞澀狀,「端午節吃粽子的粽,部首的部,和你跟阿公下棋的棋子卒嘛!」「啥?妳是說吻粽部卒?這是什麼士兵?喔,妳也幫幫忙!呵呵……」典峰自己也捧腹大笑。
  「哇靠,蔡小尾,我還真服了妳了,居然能把穩重不足拆解成這樣。」源泉不知是該稱讚妹妹匠心獨具,還是要感嘆她的硬掰瞎扯工夫一流?「人家爸爸是說典峰的字太龍飛鳳舞,才……」源泉一看妹妹那張無法了解的臉,霎時想到她可能不明白他所用的「龍飛鳳舞」一詞,於是停頓下來,自己也不知該要如何接續下去,唉,總之要和妹妹說道理,簡直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
  這段往事在抄經堂裡突然冒出典峰心頭,不由得他抿嘴一笑,不管是「穩重不足」還是「吻粽部卒」,他都不想要,那……就好好寫吧!
  寫到第三個字,典峰一改剛開始的握筆不順,不知不覺中似乎找到了竅門,他很認真一筆一劃描著,嘴裡也細細唸著紙條上的字。
  「年年不忘春耕,自然能夠秋收;時時不離助人,自然能得人助。」
  看到助人兩個字,年前和哥哥與妹妹合資捐贈愛心年菜的事突然浮現腦海,因為正寫著助人兩字,典峰念頭因此飛到還可以怎樣幫助需要被幫助的人?以及有誰需要被幫助?
  不想則已,一想,簡直像編劇一般,一路想下去了。
  典峰想到,或許可以邀哥哥和妹妹,在社區發起一個愛心捐助活動,向社區裡的各戶人家勸募,再把募來的錢拿去幫助人。
太好了,就這麼辦。
  不過,要怎樣跟人家說呢?哥哥最厲害了,他一定想得出方法。
  想到這兒,一方面也因為不曾握過自來水墨筆,握久寫字手也會痠,典峰於是停下來甩甩手,趁機歪過哥哥那邊,本想和哥哥分享自己的點子,正巧看到哥哥寫的法語。
  「生來之福有限,故應惜福;積來之福無窮,故須培福。」感覺似懂非懂。
  剎那間心裡有一種想法,不由得教他再度敬佩起堂前供桌上那尊佛。佛祖知道他才小學四年級,所以抽到的法語是他看得懂的,哥哥六年級,再一學期就要讀國中,所以給他抽到深一點的句子。

……(未完)

 

了解更多請至秀威網路書店

至Google play 購買電子書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3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