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華作協專欄】夏青青:大西洋,一天的四季

2017/10/19  
  
本站分類:旅遊

【歐華作協專欄】夏青青:大西洋,一天的四季

今年夏天,第一次帶孩子到大西洋畔度假,天天從早到晚陪孩子膩在沙灘上戲水玩沙,這才體會到曾經來過多次的大西洋在一天之內的四季變遷。 

大西洋的一天從冬天開始。清晨的大西洋還沒有從冬眠中醒來,萬物處於安眠狀態,靜靜地積聚力量,等待春天,等待爆發。 

清晨的大西洋,刮著冷風,不很猛烈,卻頗有寒意。茫茫大海是一望無際的茫茫雪野,雪白的海面泛著清冷的白光。退潮時分,北風掠過雪野,吹動積雪一波一波緩緩移動。 

天剛濛濛亮,大西洋揉著惺忪的睡眼,從冬眠中醒來。 

隔著高樓,隔著小山,太陽在移動腳步,慢慢走來,準備喚醒大海,喚醒人們,喚醒海邊所有的生命。西天,灰濛濛的天空上橫掛一條朦朧的彩帶,淡淡的粉紅揉合了一絲橙黃,那是太陽派出的使者宣告新的一天即將開始。 

南歐人習慣遲睡晚起,這個時候絕大多數人還在酣睡,大海邊鮮少人影,金色的沙灘毫無遮攔地鋪展開來,為白色的大海鑲上金色邊框。海水日夜不停地把近水的沙灘沖刷成土地一樣堅硬,但不是平展展的,部分地方凹凸不平,形成波紋狀起伏的圖案。圖案很不規則,卻又不斷重複,縱橫如溝壑,閃亮似魚鱗。黃沙鋪成的底色上,淺淺的海水閃著銀光,這裡那裡各種各樣的貝殼靜靜地躺著,等待有心人來撿起賞玩。 

清晨,沙灘上沒有陽光,一把把棕櫚苫蓋的陽傘張開來,無精打采地站立在冷風裡。沒有遊客,一張張長椅仍疊成一摞,偏立一隅。這時候的沙灘是屬於海鷗的。沒有遊客打擾,一群海鷗集聚在沙灘上,在銀白的淺水裡踱步,眺望,探訪朋友。 

放眼看去,整個沙灘是一幅幽靜的風景寫生。 

突然,這海邊難得的安靜被打破了,畫面局部動了起來。一個早起散步的孩子沖到海鷗群裡,揮舞胳膊驚起海鷗。被打擾的海鷗展開白色的翅膀,一飛沖天,在空中盤旋來去,似乎想要看清楚這調皮的孩子是誰。 

沙灘上孩子在奔跑,天空中海鷗在飛翔。東方,一輪紅日即將升起,帶來熱量,帶來活力,帶來春天。 

春天來了,一夜之間草木吐綠萬物競芳百花爭放,萬物陡然醒來恢復生機,讓人目不暇給不知所措。上午的大西洋象春天一般喧鬧。 

上午,太陽早已升起。蔚藍色的大海,近處呈現綠色,遠處是一抹淡淡的淺灰色。淡藍淡藍的天空,水洗過一般,顏色越來越淡,漸漸變成一片乳白。在遙遠的天際,在淺灰的大海和乳白的天空交會接壤的地方,海天一色,水乳交融。 

開始漲潮了,藍色的海水卷起白色的浪濤,轟轟地撲上沙灘。 

白金色的沙灘,被海水和時光磨得細碎光滑的沙子堆積得厚厚的,乾燥的地方松鬆軟軟,一踩一個坑。早飯後,沙灘上的遊人猛然增多,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帶著陽傘,帶著毛巾,帶著好心情,來到海邊,鋪開毛巾,支起陽傘。沙灘上,一朵朵傘花怒放,沙灘變成一個百花盛開的大花園。 

傘花下,傘花旁,傘花間,密密麻麻的到處是人。有的人躺在毛巾上看書,有的人躺在長椅上睡覺,有的人坐在小椅子上養神。老人們靜靜地曬太陽,享受靜止的時光。孩子們在沙灘上挖出一個大大的城堡,提來海水灌入城堡。戀人們四目交投竊竊私語,運動健將奔來跑去揮動球拍。水邊有人悠閒漫步,水裡有人載沉載浮。 

沙灘上,人頭攢動,笑語喧嘩,好似海潮一浪又一浪。 

夏天萬物蓬勃生長,時刻在動,時刻在變,如同中午的大西洋。 

中午時分,潮水在動。

漲潮了,水位越來越高,綠色的海水翻滾著,奔騰著,咆哮著,卷起白色的浪花,奔向海岸,撲上沙灘,裹挾無數的沙子,泛成一片黃色,但是依然透明,並不渾濁。陽光照耀下,白色的浪花中,一粒粒沙子閃著金光。片刻後,海浪在沙灘上平息下來,閃爍的沙子跌落沙灘,清澈的海水流回大海。 

遊人在動。

潮水越來越急,浪頭越來越高,一排排浪頭前赴後繼層層疊疊地湧來,湧來。正是玩帆板衝浪的最佳時刻,一群弄潮兒身穿密密實實的防水服裝,站在長長尖尖的帆板上,彎腰弓背指揮帆板切開波濤,隨著潮水沖上浪尖,跌落穀底,再沖上去。矯健的身姿在浪潮裡忽隱忽現,驚險萬分。 

玩帆板衝浪需要專業裝備和訓練,沒有經驗的遊客和孩子們在淺水裡用玩具帆板戲水衝浪。長方形前方半圓的帆板上有固定好的繩子,繩子套在手腕上,兩手抓住帆板中間,盯著前面的海浪,看著海水卷起湧來,迎著浪尖跑上去,趴在帆板上,再隨著浪頭隨波逐流沖到沙灘上,爬起來,濕濕的衣服緊貼在身上。 

看,一個高高的浪頭挾著黃沙轟轟奔來,聲勢驚人。有的孩子轉身逃走,有的尖叫著閉起眼睛堅持不退。白色的浪頭,黃色的沙子,一股腦打下來,掀翻帆板,沖走了孩子的遮陽帽。孩子從水裡爬起來,抹去臉上的海水,抓起帆板,四處尋找帽子,水淋淋的帽子抓起來戴到頭上,仍舊趴在帆板上,任海水把自己送上沙灘。 

一浪接一浪,海水不知停歇;一遍又一遍,遊人不知疲累。 

這時沙灘也活起來,變成一幅動感十足的美妙圖畫。

中午時分,沿著沙灘漫步而行,讓粒粒金沙充塞腳趾間,讓雪白的浪花在足踝綻放,讓綠色的海水淹沒膝蓋。在炎熱的夏日,享受大西洋清涼的海水,何等愜意。怡然自得時,突然感覺腳下堅硬的沙灘變得凹凸不平,正午的陽光照射下來,沿著沙灘縱橫的圖案走向,一道道金線在透明的海水中閃爍,好像那位巧手的匠人用金絲編織成的錦緞鋪到了沙灘上,在水底抖動。

黃色的沙灘,白色的浪花,金色的錦緞不停地變換閃耀。 

下午的大西洋炎熱又慵懶,像盛夏。 

經過半天的暴曬,毒辣的陽光把沙子烤得滾燙滾燙,赤腳走上去,不由自主趕快抬起腳來,雙腳輪番起落跳舞。很多遊人玩累了,如此這般跳動著走過沙灘回去午睡,或者躲到陰涼的房間去了。留下來的人也懶洋洋地躺在沙灘上,靜靜地享受日光浴,一動不動。 

灰綠色的海水泛著銀白的光芒,延伸到遙遠的天邊,演變成一片深邃的蔚藍。海水也顯得慵懶,不再奔騰咆哮。退潮了,灰綠的海水卷起一個個小小的白點,白點擴大連成一段段白線,一段段白線攜起手來嘩嘩地奔上沙灘,再緩緩退去。 

湛藍湛藍的天空似乎疲倦了,扯起幾片淡淡的白紗遮在臉上,稍稍遮擋仰慕者追尋的目光。 

傍晚,秋天來臨,大西洋呈現金秋斑斕的色彩。 

退潮了,銀灰色的海水溫順地湧來,退去。淡藍的天空呈現淺淺的灰色,天邊一座灰黑色的雲山憑空湧現,雲山旁邊一片橙黃橫跨天際,正中金黃的火焰裹著一團閃亮的白色,金色的光芒照亮西天,照亮雲山,道道金光在正前方的水面上跳動閃耀,完美地演繹古人筆下“浮光躍金”的畫面。 

金色慢慢地暗下去,暗下去。東方,一彎新月淡淡的輪廓悄沒聲息地掛到墨藍的天幕上。不知不覺間海風刮走夏日的暑熱,刮來大洋深處秋天的寒意。沙灘上已經看不到什麼遊人了,極少數還在沙灘散步的人們轉身開始往回走,夕陽把他們的身影放大拉長投射到他們面前。暗金色的沙灘上,一串長長的影子隨著主人走動而走動。這是大自然作導演,特約夕陽和遊人合作,上演一場絕妙的皮影戲。 

西天,點點沉沒的夕陽把沙灘上的影子拉得越來越長,長長的影子漸漸變得模糊。銀灰色的海面化身為一塊碩大無比的墨玉,在月色下發出幽冷的光芒。一顆、兩顆、三顆,更多顆星星,悄悄在天際閃爍。 

白晝結束,夜晚來臨,遊人回到旅館休息。海邊恢復安靜,進入冬眠狀態,等待明天,等待又一個四季輪回。 

2013年10月

今日人氣:1  累計人次:97  回應:0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登入會員回應本文

沒有帳號?